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返乡日记|互联网下耄耋"空巢老人"的狗年春节[图]

2018-2-17 10:13:56

来源:东方网 作者:程琦 选稿:单冉

83岁的老人在使用微信与家人交流

83岁的老人在使用微信与家人交流

83岁的老人仍保持着记日记的习惯

  东方网记者程琦2月17日报道:在外求学、工作多年,家乡已渐行渐远,甚至很多朋友都说,你若不说你是东北人,根本看不出,而这些年往返黑龙江与上海之间,拥挤在春运大军之中的最大动力,就是看望外公。

  外公生于1935年,与外婆结婚于1956年,2015年春外婆过世。此后,外公就成了一名独居空巢老人,而这种独居是外公的自主选择,也是外公对外婆的一种纪念。

  一直以来,家人都觉得80多岁的老人,应该不会使用现代化的信息交流,为了能够方便及时的与他老人家沟通,给他配了一个字体硕大的老年手机,平日里打电话用。然而就在几个星期前,83岁的外公竟然通过社区的帮助,自学起了微信,隔空“喊话”家里一众晚辈。

  “你们什么时候回来啊?今年想吃点什么?我买了你们最爱吃的雪人(雪糕),放在了院子里冻着呢;粘豆包已经包好了……”春节前夕,外公通过微信语音功能尝试着在家大群内发声,每日汇报自己的年货准备进程。外公的这一小步,给了家人不小的震撼,家庭大群也异常活跃起来。

  老人家说,在此之前,需要单独给每个孩子打电话,才能知道他们的近况,有了微信,直接群里说一声,就会有回复,而且还能一大家子一起视频聊天,很热闹,家的氛围更浓了。几日下来,一些有关外公准备年货的日常清晰可见,可想而知老人家对大家庭的团聚是有多么的期待。

  外公赶了现代人的时髦,却也保留自己的老传统。作为一个83岁的老人,外公还有一个记日记的习惯,而这一记就是一辈子。其实,日记内容并没有什么感人肺腑,也无情真意切,只不过是一些家常琐事的记录,而且记录内容从不避人,小时候不懂事,总会拿来翻看,还嘲笑他老人家的日记是流水账。

  外公和外婆有五个子女,而且每个孩子都与他们距离甚远。日记虽不见有难舍难分,但却记录者妈妈等众姊妹以及我们这一代晚辈与他们老两口相处的每一个具体的细节。

  今年在外公的日记本里,他用钢笔写下了“腊月二十九,儿子携一家回来”;“三十儿下午,孙女、外孙女从上海坐飞机回来;“正月初二,大女儿、二女儿携全家回家”、“远在上海的小女儿和在北京的三女儿不回。”外公说,记日记,一来是记录生活,二来也是练字更是锻炼意志。

  今年过年,外公更是告诫在外打拼的孙辈们:人的第一需要是生活,有生活才有追求,要相信自己能够对生活做出最正确的判断,不断尝试,直到发现自己的兴趣和才能究竟何在,不过分责备自己。人生路,要走出如意。

  回乡时光短暂,越是亲近,离别的日子也就越近,所幸83岁的他,精神矍铄,身体健康,时光荏苒,愿阳光和外公同在。

上一篇稿件

返乡日记|互联网下耄耋"空巢老人"的狗年春节[图]

2018年2月17日 10:13 来源:东方网

83岁的老人在使用微信与家人交流

83岁的老人在使用微信与家人交流

83岁的老人仍保持着记日记的习惯

  东方网记者程琦2月17日报道:在外求学、工作多年,家乡已渐行渐远,甚至很多朋友都说,你若不说你是东北人,根本看不出,而这些年往返黑龙江与上海之间,拥挤在春运大军之中的最大动力,就是看望外公。

  外公生于1935年,与外婆结婚于1956年,2015年春外婆过世。此后,外公就成了一名独居空巢老人,而这种独居是外公的自主选择,也是外公对外婆的一种纪念。

  一直以来,家人都觉得80多岁的老人,应该不会使用现代化的信息交流,为了能够方便及时的与他老人家沟通,给他配了一个字体硕大的老年手机,平日里打电话用。然而就在几个星期前,83岁的外公竟然通过社区的帮助,自学起了微信,隔空“喊话”家里一众晚辈。

  “你们什么时候回来啊?今年想吃点什么?我买了你们最爱吃的雪人(雪糕),放在了院子里冻着呢;粘豆包已经包好了……”春节前夕,外公通过微信语音功能尝试着在家大群内发声,每日汇报自己的年货准备进程。外公的这一小步,给了家人不小的震撼,家庭大群也异常活跃起来。

  老人家说,在此之前,需要单独给每个孩子打电话,才能知道他们的近况,有了微信,直接群里说一声,就会有回复,而且还能一大家子一起视频聊天,很热闹,家的氛围更浓了。几日下来,一些有关外公准备年货的日常清晰可见,可想而知老人家对大家庭的团聚是有多么的期待。

  外公赶了现代人的时髦,却也保留自己的老传统。作为一个83岁的老人,外公还有一个记日记的习惯,而这一记就是一辈子。其实,日记内容并没有什么感人肺腑,也无情真意切,只不过是一些家常琐事的记录,而且记录内容从不避人,小时候不懂事,总会拿来翻看,还嘲笑他老人家的日记是流水账。

  外公和外婆有五个子女,而且每个孩子都与他们距离甚远。日记虽不见有难舍难分,但却记录者妈妈等众姊妹以及我们这一代晚辈与他们老两口相处的每一个具体的细节。

  今年在外公的日记本里,他用钢笔写下了“腊月二十九,儿子携一家回来”;“三十儿下午,孙女、外孙女从上海坐飞机回来;“正月初二,大女儿、二女儿携全家回家”、“远在上海的小女儿和在北京的三女儿不回。”外公说,记日记,一来是记录生活,二来也是练字更是锻炼意志。

  今年过年,外公更是告诫在外打拼的孙辈们:人的第一需要是生活,有生活才有追求,要相信自己能够对生活做出最正确的判断,不断尝试,直到发现自己的兴趣和才能究竟何在,不过分责备自己。人生路,要走出如意。

  回乡时光短暂,越是亲近,离别的日子也就越近,所幸83岁的他,精神矍铄,身体健康,时光荏苒,愿阳光和外公同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