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返乡日记】亲情是最好的年味

2018-2-16 09:03:37

来源:东方网 作者:田雨霖 选稿:付杨

>>>爱申活 暖心春

  东方网记者田雨霖2月16日报道:大年初一早上被叫醒的不是梦想,而是灶间的饭菜香。圆滚滚的饺子被捞起,在睡眼朦胧中塞几口,香软糯滑的饺子皮包裹着浓郁的饺馅。大年初一早上吃饺子是我们每年过年的保留项目。

  时间回到2天前,上海,安徽,山东,河南,河北,山西,九小时的高铁拉近了回家的距离。窗外从连绵不绝的青山到方方整整的水田,再到一节节山间隧道,光线忽明忽暗,山西,我回来了。

  在外求学、工作几年,乡音乡味在脑海中并不遥远,随时随地会被调动出来。煎炒烹炸,山西的主妇们腊月工作分外繁重,虽然现在不比以前,但是一坛坛,一罐罐过年食材看着确实踏实。

  一出车站就被父母的牵挂叫住了,每次回家,不管多晚,第一眼总是跟父母翘首以盼的眼神不期而遇。年初去车站接,年末再送到车站。刚开始离家哭天抹泪内心很排斥这种分别,虽然现在不会像之前那样,但是从回家就开始数着离家的日期也是一种不舍。

  回到家,还未卸下包袱,就被我爸拉着去称体重,胖了还是瘦了是他关心的头等大事,然后再问今年的“成绩单”,家里一年一次的“年会”不顾夜色已深如期召开。

  家庭年会主题无非是适龄青年的几件大事,看来平时遮遮掩掩能躲即躲的心态现在是逃不掉了。但是我爸妈还算开明,不强求,不干涉,多的是倾听。奈何在走亲访友间不经意被问到年龄时,自己还是会一怔,会不会这也成了父母除了关心我的体重之外的另一个隐忧,只是他们表露得不明显。

  年末一篇北大学子控诉父母的文章在网上被热议,关于父母跟子女的教育问题成了全民话题。我的父母对我一直采取抓大放小的政策,尊重我的想法,必要时候给予参考意见。从小上哪些补习班,大学选什么学校,读什么专业,主动权都在我手中。放养式的教育让我离家的时间越来越长,离家的距离越来越远。一只脱离了父母的候鸟回来最怕也是最担心看到他们鬓角的白发。

  这几天我爸妈恨不得让我一周多长10斤肉,我又恨不得把一年所有的见闻讲给他们。候鸟归来总有再次出走的一天,然而中国式的亲情早已融入每个人血液中,无论在哪里,家的牵挂像追风筝的人,那根线被牢牢地攥在手里,家,就在不远处。

  

上一篇稿件

【返乡日记】亲情是最好的年味

2018年2月16日 09:03 来源:东方网

>>>爱申活 暖心春

  东方网记者田雨霖2月16日报道:大年初一早上被叫醒的不是梦想,而是灶间的饭菜香。圆滚滚的饺子被捞起,在睡眼朦胧中塞几口,香软糯滑的饺子皮包裹着浓郁的饺馅。大年初一早上吃饺子是我们每年过年的保留项目。

  时间回到2天前,上海,安徽,山东,河南,河北,山西,九小时的高铁拉近了回家的距离。窗外从连绵不绝的青山到方方整整的水田,再到一节节山间隧道,光线忽明忽暗,山西,我回来了。

  在外求学、工作几年,乡音乡味在脑海中并不遥远,随时随地会被调动出来。煎炒烹炸,山西的主妇们腊月工作分外繁重,虽然现在不比以前,但是一坛坛,一罐罐过年食材看着确实踏实。

  一出车站就被父母的牵挂叫住了,每次回家,不管多晚,第一眼总是跟父母翘首以盼的眼神不期而遇。年初去车站接,年末再送到车站。刚开始离家哭天抹泪内心很排斥这种分别,虽然现在不会像之前那样,但是从回家就开始数着离家的日期也是一种不舍。

  回到家,还未卸下包袱,就被我爸拉着去称体重,胖了还是瘦了是他关心的头等大事,然后再问今年的“成绩单”,家里一年一次的“年会”不顾夜色已深如期召开。

  家庭年会主题无非是适龄青年的几件大事,看来平时遮遮掩掩能躲即躲的心态现在是逃不掉了。但是我爸妈还算开明,不强求,不干涉,多的是倾听。奈何在走亲访友间不经意被问到年龄时,自己还是会一怔,会不会这也成了父母除了关心我的体重之外的另一个隐忧,只是他们表露得不明显。

  年末一篇北大学子控诉父母的文章在网上被热议,关于父母跟子女的教育问题成了全民话题。我的父母对我一直采取抓大放小的政策,尊重我的想法,必要时候给予参考意见。从小上哪些补习班,大学选什么学校,读什么专业,主动权都在我手中。放养式的教育让我离家的时间越来越长,离家的距离越来越远。一只脱离了父母的候鸟回来最怕也是最担心看到他们鬓角的白发。

  这几天我爸妈恨不得让我一周多长10斤肉,我又恨不得把一年所有的见闻讲给他们。候鸟归来总有再次出走的一天,然而中国式的亲情早已融入每个人血液中,无论在哪里,家的牵挂像追风筝的人,那根线被牢牢地攥在手里,家,就在不远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