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返乡日记】通城以南有座山

2018-2-15 16:40:31

来源:东方网 作者:魏政 选稿:付杨

>>>爱申活 暖心春


  东方网记者魏政2月15日报道:我的返乡路途并不算漫长,在上海客运总站买上一张汽车票,经过嘉定、太仓,再跨越雄伟的苏通大桥。两个半小时,这就是上海去往老家南通的时间距离,一座滨江临海的小城。

  随着人们生活条件的改善,过年走亲串友,越来越多的选择在各大饭店里相聚,一番觥筹交错,酒足饭饱之后,还要再打上几圈“掼蛋”方才满足。

  然而关于春节,要说最难忘的,还是儿时在乡下过的年。

  往南通老城向南六公里,面长江耸立着军、剑、狼、马鞍、黄泥五座山。在中国传统道教中,它们依次分属木、金、火、水、土;而在佛教的体系中,五山中的狼山是西方三圣中大势至菩萨的道场。

  外婆的家,就在狼山脚下。

  每逢春节,在外打拼的亲戚们都会回到狼山过年。四间平房,两片田地,便聚起了一大家子人。那时外公尚还健在,一大早开始,便和外婆笑呵呵的准备饭食,一个烧柴拉风箱,另一个切菜掌勺,我则在屋子和田前一个人来回玩耍,玩累了,便坐在门口的竹椅上晒太阳。待到下午,亲戚们陆续到家,哥哥们也跟着回来了,我这才有了玩伴。

  外公善烹饪,团圆饭自然丰盛,其中最拿手的当属红烧肉,与现今饭店里的油光肥腻不一样,外公的红烧肉鲜嫩爽滑、淡而入味,似乎有他独门的配方。“精夹肥”的肉块被切得大小规整,搭配面筋和调料细火慢炖。傍晚出锅时,香气即是开饭的信号,远在田间玩闹的我们不用大人叫,闻到味儿便会立马三步并作两步朝着炊烟和灯火的方向溜去,在碗里夹起一块放入口中,现在想来,家的味道莫过于此。

  吃完饭,长辈们都会给我们几个毛头小子发压岁钱,几个红包当中,大舅的那个包的最多,也最难拿,想要装进口袋,每个人都得像考试一样,在家人面前谈谈这一年的感想和收获。方才任凭你神气活现,到了这会儿都得正经八百的说出个一二三,然而答完题,我们又变成了之前天真的捣蛋鬼。

  这个规矩,也成了家里的传统,一直延续下来。

  提到过年,那不得不提放炮仗,没有禁令,地头也熟,即便天色已晚,我和几个哥哥仍然拎着一袋子摸黑出去,什么惯炮、擦炮、窜天猴、地老鼠、仙女棒、小蜜蜂…挨着个的轮流放,直到把身上带的全部“消灭”干净才肯回家,这大概是儿时过年最开心的事了罢。

  除了一连几天的鞭炮大战,每年的春节还有个固定的节目,就是全家人一起爬狼山,出了家门,沿着田间土路向南走5分钟,再拐两三道弯就能看到依山而建、白墙黑瓦的小镇,镇上住着三四十户人家,过年期间,居民加上游人,更是如同庙会一般热闹非凡。穿过镇子,就是山门,虽说狼山不高,但要想登顶也得费上一番力气,好在沿途风景不断,一家人有说有笑,没一会儿便看到了广教寺支云塔的塔尖。

  民间传说唐代此山为白狼精所占,有一日,高僧僧伽路过,以一袭袈裟笼罩全山将其降服,后得名狼山。由此,广教寺内也是一寺两供奉,前有圆通宝殿供大势至菩萨,支云塔后大圣殿供开山祖师。爬狼山敬香远眺长江,也是南通人逢年过节的习俗。

  现如今,长江经济带建设、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等多个国家战略正在实施,加之对接上海的步伐不断加快,作为长三角北翼的经济中心,通城近年来的发展如火如荼,架起了高架,建起了CBD,也挖起了地铁。不远的将来还要开通到上海的列车。返乡的时间不断变短,但不变的,是守候在故乡的人。

上一篇稿件

【返乡日记】通城以南有座山

2018年2月15日 16:40 来源:东方网

>>>爱申活 暖心春


  东方网记者魏政2月15日报道:我的返乡路途并不算漫长,在上海客运总站买上一张汽车票,经过嘉定、太仓,再跨越雄伟的苏通大桥。两个半小时,这就是上海去往老家南通的时间距离,一座滨江临海的小城。

  随着人们生活条件的改善,过年走亲串友,越来越多的选择在各大饭店里相聚,一番觥筹交错,酒足饭饱之后,还要再打上几圈“掼蛋”方才满足。

  然而关于春节,要说最难忘的,还是儿时在乡下过的年。

  往南通老城向南六公里,面长江耸立着军、剑、狼、马鞍、黄泥五座山。在中国传统道教中,它们依次分属木、金、火、水、土;而在佛教的体系中,五山中的狼山是西方三圣中大势至菩萨的道场。

  外婆的家,就在狼山脚下。

  每逢春节,在外打拼的亲戚们都会回到狼山过年。四间平房,两片田地,便聚起了一大家子人。那时外公尚还健在,一大早开始,便和外婆笑呵呵的准备饭食,一个烧柴拉风箱,另一个切菜掌勺,我则在屋子和田前一个人来回玩耍,玩累了,便坐在门口的竹椅上晒太阳。待到下午,亲戚们陆续到家,哥哥们也跟着回来了,我这才有了玩伴。

  外公善烹饪,团圆饭自然丰盛,其中最拿手的当属红烧肉,与现今饭店里的油光肥腻不一样,外公的红烧肉鲜嫩爽滑、淡而入味,似乎有他独门的配方。“精夹肥”的肉块被切得大小规整,搭配面筋和调料细火慢炖。傍晚出锅时,香气即是开饭的信号,远在田间玩闹的我们不用大人叫,闻到味儿便会立马三步并作两步朝着炊烟和灯火的方向溜去,在碗里夹起一块放入口中,现在想来,家的味道莫过于此。

  吃完饭,长辈们都会给我们几个毛头小子发压岁钱,几个红包当中,大舅的那个包的最多,也最难拿,想要装进口袋,每个人都得像考试一样,在家人面前谈谈这一年的感想和收获。方才任凭你神气活现,到了这会儿都得正经八百的说出个一二三,然而答完题,我们又变成了之前天真的捣蛋鬼。

  这个规矩,也成了家里的传统,一直延续下来。

  提到过年,那不得不提放炮仗,没有禁令,地头也熟,即便天色已晚,我和几个哥哥仍然拎着一袋子摸黑出去,什么惯炮、擦炮、窜天猴、地老鼠、仙女棒、小蜜蜂…挨着个的轮流放,直到把身上带的全部“消灭”干净才肯回家,这大概是儿时过年最开心的事了罢。

  除了一连几天的鞭炮大战,每年的春节还有个固定的节目,就是全家人一起爬狼山,出了家门,沿着田间土路向南走5分钟,再拐两三道弯就能看到依山而建、白墙黑瓦的小镇,镇上住着三四十户人家,过年期间,居民加上游人,更是如同庙会一般热闹非凡。穿过镇子,就是山门,虽说狼山不高,但要想登顶也得费上一番力气,好在沿途风景不断,一家人有说有笑,没一会儿便看到了广教寺支云塔的塔尖。

  民间传说唐代此山为白狼精所占,有一日,高僧僧伽路过,以一袭袈裟笼罩全山将其降服,后得名狼山。由此,广教寺内也是一寺两供奉,前有圆通宝殿供大势至菩萨,支云塔后大圣殿供开山祖师。爬狼山敬香远眺长江,也是南通人逢年过节的习俗。

  现如今,长江经济带建设、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等多个国家战略正在实施,加之对接上海的步伐不断加快,作为长三角北翼的经济中心,通城近年来的发展如火如荼,架起了高架,建起了CBD,也挖起了地铁。不远的将来还要开通到上海的列车。返乡的时间不断变短,但不变的,是守候在故乡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