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话剧《繁花》:看前“有点担心” 看完“超出期待”

2018-2-14 15:17:55

来源:上观新闻 选稿:付杨

  原标题:话剧《繁花》首轮演出上座率逾95%,看前“有点担心”,看完“超出期待”

  “一直听到各种各样关于话剧《繁花》的消息,有期待又有点担心。”评论家李宁一番话,几乎成为每个《繁花》研讨会参与者的开场白。首轮连续8场演出,上座率超过95%,让主创团队对5月初北京天桥艺术中心演出有了更多期待。

  评论家周豹娣对《繁花》的担心源于小说改编难度,“小说叙事那么散,我很担心话剧怎么弄法。”首演时,美琪大戏院门口观众人潮涌动,她放心了,“前几场演出,微信朋友圈各种消息比较少。剧场门口票贩子起初是杀价的,到后来全部涨价了,说明这个戏行情看涨。”看完戏,周豹娣与朋友交流,“真的是蛮不容易的,戏剧这个东西很滑稽,到最后一刻大幕拉开的时候,一切都变成对的了。”

  上戏教授荣广润看完《繁花》第一反应“比想象中好,而且好不少”。作为“职业观众”,他直言,“有些戏看到实在难受,要打瞌睡,但是《繁花》一点没有。从文本角度而言,话剧抓住小毛、沪生、阿宝三个人物,用他们三个人与其他人物的关联反映时代,即便没看过小说的人也不会有云里雾里的感觉。”

  “看过小说的,知道难度太大,文学可以非常散,戏剧舞台如果没有一个最基本的情节框架,观众坐不住。”上戏教授丁罗男评价话剧《繁花》,“编剧懂戏,知道怎么从小说中间抽取一些可以改造成为戏剧行动线的东西,尽管与传统戏剧还是不一样,不是贯穿得那么强烈。”

  扮演沪生的章涛表示,“小说篇幅实在太大,繁花繁花,就是各花。我们三个男演员其实是枝叶,把各种各样的花串联起来。话剧分为三季,第一季也就是挑了几朵花来讲。三个男人正好代表三种不同的性格,沪生逃避和不争的性格,很让人讨厌,我又不想让人讨厌,就要把握这个分寸。”杜光祎饰演小毛,在他看来,小毛是热血沸腾的青年,从小到大随遇而安,“小毛生活在弄堂里,现在来说就是西康路长寿路方向靠近苏州河。苏州河是上海的母亲河。有一段时间,运输靠苏州河,我们喝的水来自苏州河,居民在河边洗衣服,河两岸会有些工厂比如纱厂。哪里有水,我们就在水旁边栖息,哪里有风景,我们就在哪里过夜,其实是一种最基本的,最适宜生存的状态。小毛的生活中没有一些好高骛远的东西,比如说哪里风景漂亮,我们站在哪里可以看到整个城市。”金珈饰演的阿宝出生在皋兰路,“阿宝从小家庭非常优越,要什么有什么。祖父有洋房。翻天覆地的时代变化把他突然之间带到了截然不同的环境,对他的心理、价值观、很多事情的判断造成一种创伤。但是每个人性格都不一样,有些人是外露型的,他能出来。阿宝这人到最后就是‘不说’。所以这个人物在小说里有很多时候‘不响’。‘不响’是他的一种态度。

  话剧《繁花》顾问曹路生表示,“《繁花》筹备三四年,为了找到能说上海话的演员用了很长时间。北京有《茶馆》,陕西有《白鹿原》,上海终于有了自己的一个方言话剧。”据介绍,主创团队将进一步修整话剧枝蔓情节,突出上海地域特色,力争早日展开巡演。

上一篇稿件

话剧《繁花》:看前“有点担心” 看完“超出期待”

2018年2月14日 15:17 来源:上观新闻

  原标题:话剧《繁花》首轮演出上座率逾95%,看前“有点担心”,看完“超出期待”

  “一直听到各种各样关于话剧《繁花》的消息,有期待又有点担心。”评论家李宁一番话,几乎成为每个《繁花》研讨会参与者的开场白。首轮连续8场演出,上座率超过95%,让主创团队对5月初北京天桥艺术中心演出有了更多期待。

  评论家周豹娣对《繁花》的担心源于小说改编难度,“小说叙事那么散,我很担心话剧怎么弄法。”首演时,美琪大戏院门口观众人潮涌动,她放心了,“前几场演出,微信朋友圈各种消息比较少。剧场门口票贩子起初是杀价的,到后来全部涨价了,说明这个戏行情看涨。”看完戏,周豹娣与朋友交流,“真的是蛮不容易的,戏剧这个东西很滑稽,到最后一刻大幕拉开的时候,一切都变成对的了。”

  上戏教授荣广润看完《繁花》第一反应“比想象中好,而且好不少”。作为“职业观众”,他直言,“有些戏看到实在难受,要打瞌睡,但是《繁花》一点没有。从文本角度而言,话剧抓住小毛、沪生、阿宝三个人物,用他们三个人与其他人物的关联反映时代,即便没看过小说的人也不会有云里雾里的感觉。”

  “看过小说的,知道难度太大,文学可以非常散,戏剧舞台如果没有一个最基本的情节框架,观众坐不住。”上戏教授丁罗男评价话剧《繁花》,“编剧懂戏,知道怎么从小说中间抽取一些可以改造成为戏剧行动线的东西,尽管与传统戏剧还是不一样,不是贯穿得那么强烈。”

  扮演沪生的章涛表示,“小说篇幅实在太大,繁花繁花,就是各花。我们三个男演员其实是枝叶,把各种各样的花串联起来。话剧分为三季,第一季也就是挑了几朵花来讲。三个男人正好代表三种不同的性格,沪生逃避和不争的性格,很让人讨厌,我又不想让人讨厌,就要把握这个分寸。”杜光祎饰演小毛,在他看来,小毛是热血沸腾的青年,从小到大随遇而安,“小毛生活在弄堂里,现在来说就是西康路长寿路方向靠近苏州河。苏州河是上海的母亲河。有一段时间,运输靠苏州河,我们喝的水来自苏州河,居民在河边洗衣服,河两岸会有些工厂比如纱厂。哪里有水,我们就在水旁边栖息,哪里有风景,我们就在哪里过夜,其实是一种最基本的,最适宜生存的状态。小毛的生活中没有一些好高骛远的东西,比如说哪里风景漂亮,我们站在哪里可以看到整个城市。”金珈饰演的阿宝出生在皋兰路,“阿宝从小家庭非常优越,要什么有什么。祖父有洋房。翻天覆地的时代变化把他突然之间带到了截然不同的环境,对他的心理、价值观、很多事情的判断造成一种创伤。但是每个人性格都不一样,有些人是外露型的,他能出来。阿宝这人到最后就是‘不说’。所以这个人物在小说里有很多时候‘不响’。‘不响’是他的一种态度。

  话剧《繁花》顾问曹路生表示,“《繁花》筹备三四年,为了找到能说上海话的演员用了很长时间。北京有《茶馆》,陕西有《白鹿原》,上海终于有了自己的一个方言话剧。”据介绍,主创团队将进一步修整话剧枝蔓情节,突出上海地域特色,力争早日展开巡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