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在沪旅客纷纷集中返乡、快踏上回家路了:有人兴奋 有人伤感

2018-2-14 03:23:25

来源:解放网 作者:吴正彬 潘文 选稿:王浩也

原标题:快踏上回家路了,有人兴奋,有人伤感

  春节临近,这几天在上海工作的外地旅客已纷纷开始集中返乡。昨天,记者来到虹桥火车站看到,返乡旅客拖着大包小包或独行或结伴而行,大家都是一副归心似箭的样子。回家过年当然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不过除了高兴,旅客的心情其实也有更为复杂的一面。

  平静

  最重要是一家人在一起

  早上7点左右,老陈一家五口拖着两大箱行李到达上海虹桥火车站,准备前往广州的亲家家里过年,和他一起的还有他的妻子、儿子、儿媳和孙子。

  “我家的是独生子,亲家的是独生女,去年大家一起去我家过的年,今年我们带着孙子一起去亲家家里过年,每年换个地方,大家一起过年才热闹!”老陈说,“我家在浙江,已经在上海工作了十几年,儿子毕业后也在上海工作,以前回家都是坐公共汽车,现在回家方便多了。”

  谈及回家过年的心情时,老陈表示每年都差不多,挺平静的。“去亲家家里过年我们也没什么准备的,他们比较忙”,老陈笑了笑说。

  急切

  想念家乡浓浓的年味

  在虹桥火车站候车大厅里不难看见,一些步履匆匆的旅客脸上写满了急切。湖南衡阳,这是旅客陶先生的家乡,在陶先生的描述里,过年期间的衡阳是非常热闹的,各种各样的风俗也都很有趣。陶先生说,自己一直以来都是回家过年的,因为家人和亲朋好友基本都在老家,而且家乡的年味很浓,这一点始终让他魂牵梦萦。“我们那边过年有很多好吃的、好玩的,很有气氛。想到马上就能回去了,心里还是有点小激动。”

  伤感

  明年可能不会再来了

  对于25岁的小顾来说,今年的返乡之旅却显得有些特别,因为这一次回去后,他可能就不会再回来了。

  小顾说,自己之前是在上海浦东新区的一个直播平台做摄像,但前几天他刚刚把这份工作给辞了。“下家还没找好,直接就辞了,也没有考虑太多。明年打算回郑州找工作吧,毕竟家在郑州嘛。”小顾是2016年年初到上海工作的,那时候刚过完年,他就怀着要闯出点名堂的雄心壮志,一个人“任性”地跑来上海。如今两年过去了,他终究还是决定离开这座他奋斗过两年的城市。

  “来上海还是学到了蛮多东西的,只是感觉这边的生活不太适合我。”小顾一边说,一边掏出了车票进行拍照,他说要记录下在上海的最后一天。“伤感肯定有的,毕竟在这里生活了两年嘛。”“以后还会再来吗?”“有可能会带亲朋好友过来玩玩。”

上一篇稿件

在沪旅客纷纷集中返乡、快踏上回家路了:有人兴奋 有人伤感

2018年2月14日 03:23 来源:解放网

原标题:快踏上回家路了,有人兴奋,有人伤感

  春节临近,这几天在上海工作的外地旅客已纷纷开始集中返乡。昨天,记者来到虹桥火车站看到,返乡旅客拖着大包小包或独行或结伴而行,大家都是一副归心似箭的样子。回家过年当然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不过除了高兴,旅客的心情其实也有更为复杂的一面。

  平静

  最重要是一家人在一起

  早上7点左右,老陈一家五口拖着两大箱行李到达上海虹桥火车站,准备前往广州的亲家家里过年,和他一起的还有他的妻子、儿子、儿媳和孙子。

  “我家的是独生子,亲家的是独生女,去年大家一起去我家过的年,今年我们带着孙子一起去亲家家里过年,每年换个地方,大家一起过年才热闹!”老陈说,“我家在浙江,已经在上海工作了十几年,儿子毕业后也在上海工作,以前回家都是坐公共汽车,现在回家方便多了。”

  谈及回家过年的心情时,老陈表示每年都差不多,挺平静的。“去亲家家里过年我们也没什么准备的,他们比较忙”,老陈笑了笑说。

  急切

  想念家乡浓浓的年味

  在虹桥火车站候车大厅里不难看见,一些步履匆匆的旅客脸上写满了急切。湖南衡阳,这是旅客陶先生的家乡,在陶先生的描述里,过年期间的衡阳是非常热闹的,各种各样的风俗也都很有趣。陶先生说,自己一直以来都是回家过年的,因为家人和亲朋好友基本都在老家,而且家乡的年味很浓,这一点始终让他魂牵梦萦。“我们那边过年有很多好吃的、好玩的,很有气氛。想到马上就能回去了,心里还是有点小激动。”

  伤感

  明年可能不会再来了

  对于25岁的小顾来说,今年的返乡之旅却显得有些特别,因为这一次回去后,他可能就不会再回来了。

  小顾说,自己之前是在上海浦东新区的一个直播平台做摄像,但前几天他刚刚把这份工作给辞了。“下家还没找好,直接就辞了,也没有考虑太多。明年打算回郑州找工作吧,毕竟家在郑州嘛。”小顾是2016年年初到上海工作的,那时候刚过完年,他就怀着要闯出点名堂的雄心壮志,一个人“任性”地跑来上海。如今两年过去了,他终究还是决定离开这座他奋斗过两年的城市。

  “来上海还是学到了蛮多东西的,只是感觉这边的生活不太适合我。”小顾一边说,一边掏出了车票进行拍照,他说要记录下在上海的最后一天。“伤感肯定有的,毕竟在这里生活了两年嘛。”“以后还会再来吗?”“有可能会带亲朋好友过来玩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