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曹家渡花市关门了,“翻版”曹家渡花市也要关门了,中心城区买花难吗?

2018-1-26 07:52:16

来源:上观新闻 选稿:夏毓婕

  原标题:曹家渡花市关门了,“翻版”曹家渡花市也要关门了,中心城区买花难吗?

  临近春节,是花卉批发市场最热闹的时候。但今年,有了一些不同:中心城区最大的花鸟批发市场曹家渡花市已经关门,曾经的摊主分流到多个市场;这几天,被称为“翻版”曹家渡花市的真博花鸟市场(又称曹安花卉市场)也传出了即将关门的消息。

  细数起来,近年来中心城区的各类批发市场接二连三地关闭或搬迁,但对那些习惯了在家门口购买“批发价”商品的消费者来说,这些关闭或搬迁有遗憾吗?

  走访:搬家后的“老曹家渡”们还好吗?

  “生意比想象得好。”古北花世界里,夏雨花坊的店主姚女士告诉记者。店里花团锦簇,大花惠兰、蝴蝶兰、郁金香、玫瑰等几十种年宵花卉让人眼花缭乱,前来选购的消费者络绎不绝。

  姚女士告诉记者,曹家渡花市关闭后,大部分摊主分流到古北花世界、虹桥古玩城、新岚灵花鸟市场、曹安鞋城、恒盛市场等几个离中心城区相对较远的批发市场,不过经营一个月来,她发现总体情况还不错:“很多都是老顾客,知道我搬到这里后,会继续过来采购;而且这个市场周围的居民消费量也比较好。没搬家时还很担心新市场的生意,但实际情况没有想象得那么糟糕。”记者也注意到,姚女士很注重留客,她搞了“满减”促销,向每位购买花卉的消费者赠送小礼物,招呼他们下次再来。

  不过,也有些商户觉得,新市场的知名度还不够高,多少影响一些生意。在虹桥古玩城,小李鲜花批发店的店主告诉记者,他和兄弟一起开了这家店,从曹家渡搬到这里后,发现有些老客户打电话来问,为什么曹家渡花市关门了。他觉得很多消费者还不清楚老花市关门的事,又对新市场不了解。从发展看,几个新市场还要培育一下。

  此外,还有些商户以搬迁为契机,进行转型。记者认识的原曹家渡花市摊主邹先生就说,市场关闭后,他没有急着搬迁,而是想留在中心城区经营,但不做批发生意了,走精品店路线:“你去以前的‘精文花市’附近走走,会发现很多由批发店转型的精品店,也活得很好。”

  在曹家渡花鸟市场关闭之前,精文花市的关闭也曾引发关注,因为精文花市处在“市中心的中心”、现文化广场所在地。2006年前后,文化广场启动改造,精文花市关闭,一大批商户或搬迁或转型。但在今天的文化广场附近,能看到不少精品花卉店和家居店的身影。

  永嘉路上的宛群花艺是其中之一。店主说,精文花市关闭后,他们选择了现在的店铺。原先走的是批发市场路线,鲜花几元一把,薄利多销;但转型后,店租高了,也要求店铺提供附加值更高的产品和服务,所以开始销售有主题的花艺作品:“现在的生意还不错,周边写字楼的不少白领是回头客。”店主说,这家店目前每天的销售额在1000元至2000元左右,比较稳定。

  专家:批发市场也要升级换代

  比起正在逐步适应新环境的“老曹家渡”们,购花者觉得中心城区没有大型花市的遗憾更多。正在虹桥古玩城选购花卉的张女士说自己曾是曹家渡花市的常客,一个重要原因是市场里的选择很多样,除了鲜花、盆花外,还有绢花等各种装饰花。相比之下,目前这个市场刚刚起步,“感觉选择面比以前小了很多”。

  开花艺工作室的邱女士则告诉记者,工作性质决定了她要批量采购花卉,现在中心城区没有批发市场了,挺不方便:“我们工作室没有私家车,现在采购要专门抽出一天时间,如果临时有什么补花需求,普通的花店满足不了,就比较麻烦;而以前曹家渡花市就在市中心,不论自己去采购还是店家送货,半个小时就可以送到,现在肯定不行了。”

  那么,中心城区到底要不要批发市场?不难发现,越来越多的批发市场正离开中心城区:曹家渡花鸟市场、铜川路水产市场、曹安路果品市场等。

  面对这些变化,上海市商业经济学会会长齐晓斋觉得“很正常”,因为传统的批发市场已经不适合在中心城区发展:“一方面,中心城区的批发市场大多有一定历史,软硬件条件都比较有限,粗放型经营存在环境、安全等各种隐患;另一方面,有的批发市场虽然价格便宜,但经营可能不规范,这种低价会对周边合法经营的商家造成冲击,不利于市场秩序。综合各种因素,批发市场搬离中心城区是大趋势。”

  宛群花艺店的店主也说,从做生意的角度看,中心城区开批发店的难度会越来越大:“比如,卖花的利润并不高,损耗还大,但现在房租越来越高,如果不转型,批发的模式生存不下去。”

  但是,批发市场在满足市场需求上有其自身特色,比如选择多样、价廉物美等。这些需求怎么满足?齐晓斋认为有两条路:一是升级换代,二是引入更多灵活的经营模式。

  他举例说,在铜川路水产市场关闭前,很多市民喜欢市场的当场选购、当场加工服务;现在,这样的服务出现在盒马鲜生、永辉超级物种等新业态中。这些新业态与传统批发市场相比,软硬件条件都有了很大的提升,不仅消费者体验更好,而且能够有效避免环境、安全风险。“其实,从菜市场的发展就能看出转型升级的重要性:最初,上海都是马路菜场,和批发市场类似,是粗放型的;然后,进入入室经营阶段,解决了脏乱差问题;现在,提倡‘标准化菜市场’,各方面条件得到进一步完善。”齐晓斋觉得,批发市场的升级换代也应遵循这样的过程:“在中心城区,有新的业态提供原先批发市场的商品和服务;在非中心城区,规划出适合批发市场的经营空间,多渠道满足消费者和商户需求。”

  与此同时,一些灵活的经营模式也能作为批发市场的补充。齐晓斋说,“快闪店”或“临时集市”是一种思路:“在特定的时段或节点,在中心城区某些区域辟出‘快闪店’或‘临时集市’,集中供应有特色的产品。比如春节来临前,可以有鲜花、农副产品主题的‘快闪店’或‘临时集市’,这样既能让消费者采购这些主题产品,也利于管理,避免长期开设露天市场带来的负面效应。”

  创业者:新业态的新机会

  一些创业者则看到批发市场搬离中心城区后出现的机会。例如,在平价鲜花销售领域,“鲜花订阅”、“鲜花共享”等新业态应运而生。

  白领汪青青已经习惯了“鲜花订阅”这一新的买花方式:“现在互联网售花平台很多,比如‘花加(Flower Plus)’、‘花点时间’什么的,花几十元钱,就能每周收到一束新鲜花卉。”她将这些“鲜花订阅”平台的产品与批发市场的价格进行过比对:“大概是互联网平台贴钱推广,所以网上的价格并不比批发市场贵多少,而且省去了前往花市选购的时间,很适合工作紧张的上班族。”而面对互联网平台上的花“不能亲自挑选”等问题,汪青青觉得应该一分为二看待:“现场选购可以发现很多不熟悉的品种或者特别惊艳的品种;可是,等着送花上门也会有额外的惊喜,比如我每周都在好奇,这一周的配色是什么、有哪些新品种,也挺开心的。”

  上海大朵科技董事长陈志杰则看中了中心城区用户、特别是写字楼用户对盆栽花卉的需求,因为之前很多市民逛花鸟市场除了买鲜切花,也喜欢那些盆栽植物。“不过,这些消费群体有一个问题,就是因为各种原因不善于养花或无暇照料,我们想做的是利用共享经济,用相对低廉的价格让这些用户可以一直享用鲜花。”

  陈志杰介绍说,根据这一初衷,他们推出了共享花卉服务平台Fancy。Fancy通过自建物流和在办公楼宇中铺设共享花柜的方式,为白领创建一个个“近在楼下的花鸟市场”。每季,Fancy会精选几十种当季新鲜花卉,如玫瑰、郁金香、瓜叶菊、月季、满天星等,通过祛虫、保鲜、装盆、包装等处理后,放置展示在办公楼宇的共享花柜中。用户只需下载Fancy APP,按照系统提示注册并缴纳50元押金,即可享受一键扫码取花、随心换花等服务。

  “无需自己费力养护,每个月花3元钱,就能租到一盆花。”陈志杰觉得,这种方式的优点不言而喻:一方面,现场选花可以满足直观、便利和个性化需求;另一方面,短租的形式则能节省用户料理花卉的时间和精力,并且随时“喜新厌旧”。他计划在2018年底前,将Fancy共享花卉推广到上海各大主城区的主要写字楼中。

  业内人士指出,随着“互联网+”的普及和消费升级理念的深入人心,以80后、90后为代表的新一代消费主力会更偏爱带有互联网思维的交易方式。所以对批发市场的经营者来说,无需留恋传统的经营方式,而是可以根据新的市场需求和消费习惯,提供更多能满足“新消费”时代的产品和服务。

上一篇稿件

曹家渡花市关门了,“翻版”曹家渡花市也要关门了,中心城区买花难吗?

2018年1月26日 07:52 来源:上观新闻

  原标题:曹家渡花市关门了,“翻版”曹家渡花市也要关门了,中心城区买花难吗?

  临近春节,是花卉批发市场最热闹的时候。但今年,有了一些不同:中心城区最大的花鸟批发市场曹家渡花市已经关门,曾经的摊主分流到多个市场;这几天,被称为“翻版”曹家渡花市的真博花鸟市场(又称曹安花卉市场)也传出了即将关门的消息。

  细数起来,近年来中心城区的各类批发市场接二连三地关闭或搬迁,但对那些习惯了在家门口购买“批发价”商品的消费者来说,这些关闭或搬迁有遗憾吗?

  走访:搬家后的“老曹家渡”们还好吗?

  “生意比想象得好。”古北花世界里,夏雨花坊的店主姚女士告诉记者。店里花团锦簇,大花惠兰、蝴蝶兰、郁金香、玫瑰等几十种年宵花卉让人眼花缭乱,前来选购的消费者络绎不绝。

  姚女士告诉记者,曹家渡花市关闭后,大部分摊主分流到古北花世界、虹桥古玩城、新岚灵花鸟市场、曹安鞋城、恒盛市场等几个离中心城区相对较远的批发市场,不过经营一个月来,她发现总体情况还不错:“很多都是老顾客,知道我搬到这里后,会继续过来采购;而且这个市场周围的居民消费量也比较好。没搬家时还很担心新市场的生意,但实际情况没有想象得那么糟糕。”记者也注意到,姚女士很注重留客,她搞了“满减”促销,向每位购买花卉的消费者赠送小礼物,招呼他们下次再来。

  不过,也有些商户觉得,新市场的知名度还不够高,多少影响一些生意。在虹桥古玩城,小李鲜花批发店的店主告诉记者,他和兄弟一起开了这家店,从曹家渡搬到这里后,发现有些老客户打电话来问,为什么曹家渡花市关门了。他觉得很多消费者还不清楚老花市关门的事,又对新市场不了解。从发展看,几个新市场还要培育一下。

  此外,还有些商户以搬迁为契机,进行转型。记者认识的原曹家渡花市摊主邹先生就说,市场关闭后,他没有急着搬迁,而是想留在中心城区经营,但不做批发生意了,走精品店路线:“你去以前的‘精文花市’附近走走,会发现很多由批发店转型的精品店,也活得很好。”

  在曹家渡花鸟市场关闭之前,精文花市的关闭也曾引发关注,因为精文花市处在“市中心的中心”、现文化广场所在地。2006年前后,文化广场启动改造,精文花市关闭,一大批商户或搬迁或转型。但在今天的文化广场附近,能看到不少精品花卉店和家居店的身影。

  永嘉路上的宛群花艺是其中之一。店主说,精文花市关闭后,他们选择了现在的店铺。原先走的是批发市场路线,鲜花几元一把,薄利多销;但转型后,店租高了,也要求店铺提供附加值更高的产品和服务,所以开始销售有主题的花艺作品:“现在的生意还不错,周边写字楼的不少白领是回头客。”店主说,这家店目前每天的销售额在1000元至2000元左右,比较稳定。

  专家:批发市场也要升级换代

  比起正在逐步适应新环境的“老曹家渡”们,购花者觉得中心城区没有大型花市的遗憾更多。正在虹桥古玩城选购花卉的张女士说自己曾是曹家渡花市的常客,一个重要原因是市场里的选择很多样,除了鲜花、盆花外,还有绢花等各种装饰花。相比之下,目前这个市场刚刚起步,“感觉选择面比以前小了很多”。

  开花艺工作室的邱女士则告诉记者,工作性质决定了她要批量采购花卉,现在中心城区没有批发市场了,挺不方便:“我们工作室没有私家车,现在采购要专门抽出一天时间,如果临时有什么补花需求,普通的花店满足不了,就比较麻烦;而以前曹家渡花市就在市中心,不论自己去采购还是店家送货,半个小时就可以送到,现在肯定不行了。”

  那么,中心城区到底要不要批发市场?不难发现,越来越多的批发市场正离开中心城区:曹家渡花鸟市场、铜川路水产市场、曹安路果品市场等。

  面对这些变化,上海市商业经济学会会长齐晓斋觉得“很正常”,因为传统的批发市场已经不适合在中心城区发展:“一方面,中心城区的批发市场大多有一定历史,软硬件条件都比较有限,粗放型经营存在环境、安全等各种隐患;另一方面,有的批发市场虽然价格便宜,但经营可能不规范,这种低价会对周边合法经营的商家造成冲击,不利于市场秩序。综合各种因素,批发市场搬离中心城区是大趋势。”

  宛群花艺店的店主也说,从做生意的角度看,中心城区开批发店的难度会越来越大:“比如,卖花的利润并不高,损耗还大,但现在房租越来越高,如果不转型,批发的模式生存不下去。”

  但是,批发市场在满足市场需求上有其自身特色,比如选择多样、价廉物美等。这些需求怎么满足?齐晓斋认为有两条路:一是升级换代,二是引入更多灵活的经营模式。

  他举例说,在铜川路水产市场关闭前,很多市民喜欢市场的当场选购、当场加工服务;现在,这样的服务出现在盒马鲜生、永辉超级物种等新业态中。这些新业态与传统批发市场相比,软硬件条件都有了很大的提升,不仅消费者体验更好,而且能够有效避免环境、安全风险。“其实,从菜市场的发展就能看出转型升级的重要性:最初,上海都是马路菜场,和批发市场类似,是粗放型的;然后,进入入室经营阶段,解决了脏乱差问题;现在,提倡‘标准化菜市场’,各方面条件得到进一步完善。”齐晓斋觉得,批发市场的升级换代也应遵循这样的过程:“在中心城区,有新的业态提供原先批发市场的商品和服务;在非中心城区,规划出适合批发市场的经营空间,多渠道满足消费者和商户需求。”

  与此同时,一些灵活的经营模式也能作为批发市场的补充。齐晓斋说,“快闪店”或“临时集市”是一种思路:“在特定的时段或节点,在中心城区某些区域辟出‘快闪店’或‘临时集市’,集中供应有特色的产品。比如春节来临前,可以有鲜花、农副产品主题的‘快闪店’或‘临时集市’,这样既能让消费者采购这些主题产品,也利于管理,避免长期开设露天市场带来的负面效应。”

  创业者:新业态的新机会

  一些创业者则看到批发市场搬离中心城区后出现的机会。例如,在平价鲜花销售领域,“鲜花订阅”、“鲜花共享”等新业态应运而生。

  白领汪青青已经习惯了“鲜花订阅”这一新的买花方式:“现在互联网售花平台很多,比如‘花加(Flower Plus)’、‘花点时间’什么的,花几十元钱,就能每周收到一束新鲜花卉。”她将这些“鲜花订阅”平台的产品与批发市场的价格进行过比对:“大概是互联网平台贴钱推广,所以网上的价格并不比批发市场贵多少,而且省去了前往花市选购的时间,很适合工作紧张的上班族。”而面对互联网平台上的花“不能亲自挑选”等问题,汪青青觉得应该一分为二看待:“现场选购可以发现很多不熟悉的品种或者特别惊艳的品种;可是,等着送花上门也会有额外的惊喜,比如我每周都在好奇,这一周的配色是什么、有哪些新品种,也挺开心的。”

  上海大朵科技董事长陈志杰则看中了中心城区用户、特别是写字楼用户对盆栽花卉的需求,因为之前很多市民逛花鸟市场除了买鲜切花,也喜欢那些盆栽植物。“不过,这些消费群体有一个问题,就是因为各种原因不善于养花或无暇照料,我们想做的是利用共享经济,用相对低廉的价格让这些用户可以一直享用鲜花。”

  陈志杰介绍说,根据这一初衷,他们推出了共享花卉服务平台Fancy。Fancy通过自建物流和在办公楼宇中铺设共享花柜的方式,为白领创建一个个“近在楼下的花鸟市场”。每季,Fancy会精选几十种当季新鲜花卉,如玫瑰、郁金香、瓜叶菊、月季、满天星等,通过祛虫、保鲜、装盆、包装等处理后,放置展示在办公楼宇的共享花柜中。用户只需下载Fancy APP,按照系统提示注册并缴纳50元押金,即可享受一键扫码取花、随心换花等服务。

  “无需自己费力养护,每个月花3元钱,就能租到一盆花。”陈志杰觉得,这种方式的优点不言而喻:一方面,现场选花可以满足直观、便利和个性化需求;另一方面,短租的形式则能节省用户料理花卉的时间和精力,并且随时“喜新厌旧”。他计划在2018年底前,将Fancy共享花卉推广到上海各大主城区的主要写字楼中。

  业内人士指出,随着“互联网+”的普及和消费升级理念的深入人心,以80后、90后为代表的新一代消费主力会更偏爱带有互联网思维的交易方式。所以对批发市场的经营者来说,无需留恋传统的经营方式,而是可以根据新的市场需求和消费习惯,提供更多能满足“新消费”时代的产品和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