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上海“80后”家庭调查:小家庭平均住房面积97.6平方米

2018-1-17 07:40:13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栾吟之 选稿:任世杰

原标题:“80后”家庭调查:小家庭平均住房面积97.6平方米,学历不再“男强女弱”

  随着最后一批“90后”成年,“80后”渐渐步入中年,成为职场上、各社会阶层的中流砥柱。复旦大学人口与发展政策研究中心共同聚焦上海“80 后”的经济情况、家庭生活和生活方式,历时8年,入户访问近1200 个上海地区“80 后”家庭,完成一份“80后”生活情况调查,首刊于《上海年鉴(2017)》。其中有许多令人惊讶的结论,比如,近3成“80后”没有换过工作,小家庭的平均住房面积97.6平方米。“80后”家庭约6成有存款,生育二胎的意愿并不强烈——

  “80后”的个人年收入稳定快速增长

  2012年、2014年和2016年的上海“80后”收入平均数依次为6.1/万、8.1万和10.2万元,涨幅高于同期上海城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幅,更远高于同期上海CP1增幅。前10%和前1%的高收入群体在2012-2014年间的收入稳定增长,2014-2016年则增长较快。2016年进入前10%和前1%的收入门槛比2012年时差不多提高了2/3。整体来看,“80后”个人收入的分布形态较健康,呈现橄榄型分布,即“两头小中间大”,极高和极低收入的比例均不大。

  重要原因在于,“80后”的整体受教育水平较高,平均达到14.7年,为其收入快速增长提供了动力。

  很明显的是,“80后”更换工作并不频繁,近3成没有换过工作,超过1/3只换过1~2次,高频率更换工作者比例仅为8%。

  

  较高收入群体(前25%,12万元+/年,下同)的更换工作频次相对低,而偏低收入群体(后25%,5万元一/年,下同)的更换频次则相对高。但在较高收入群体中,年收入20万以上群体的换工作次数相对这一群体要略高。高教育水平的受访者,换工作次数显著低。

  “80后”受访者换工作的两大原因是“待遇差”和“其他单位吸引”。这是收入的“推拉”效应(“待遇差”是推力,“其他单位吸引”是拉力)。

  随着教育水平的上升,高收入及较高收入群体的比例直线上升,其中研究生学历者的较高收入比例近65%、高收入比例近4成。随着教育水平的上升,个人收入的平均数、中位数均显著提升,其中研究生学历者的收入平均数为17.7万元/年、中位数为14.3万元,远超全样本均值。

  夫妻学历不再“男强女弱”

  按家庭看,丈夫的收入高于妻子,平均差距在3万元左右。

  以家庭为单位的总收入,中位数为17万元/年、平均数为21.6万/元。

  “80后”家庭的平均住房面积为97.6平方米。“80后”家庭约6成有存款。在有存款的家庭中,近数家庭(总占比28%)的存款低于10万元,7成家庭(总占比42%)存款低于20万元,近9成家庭(总占比54%)的存款低于50万元。“80后”家庭压力前三位依次是“经济压力”“子女教育”和“住房压力”,“赡养照顾老人”排在第4位。“80后”对未来收入增长仍主要持乐观态度,多数认为未来的家庭经济状况会更好。“80后”的结婚年龄明显推迟。

  上海地区30至34岁人群中从未结婚的比例已上升至男性19.2%、女性12.5%,远高于2005年全国人口普查数据。

  在择偶上表现出传统与自主并重的局面。近一半“80后”的配偶是通过介绍认识的,而在这一群体中,超过四成的介绍人都是长辈亲戚或父母。

  婚姻匹配呈现出新时代模式:男长女幼仍是普遍现象,近七成的婚姻中丈夫年龄超过妻子。婚姻中学历男强女弱的现象已发生根本性的改变,妻子受教育年限与丈夫相当或更高的婚姻已占83%。

  家庭内部决策权的分配呈现出男性主管家庭重大开支,女性主管日常开支与子女管教,特别是子女教育。在关于妻子是否应该工作这一话题上,不管是男性还是女性已达成共识应由妻子自己决断。

  男性比女性更愿意生二胎

  二胎生育意愿较为薄弱,仅有13.1%的被访者愿意生二孩,超过50%的被访者明确表示不愿意再生,约三分之一的被访者处于摇摆状态。分性别看,男性生育二孩的意愿明显强于女性,分年龄看,85前的二胎生育意愿明显低于“85后”。

  当询问至决定不再生胎的原因时,位居前三位的原因分别是养孩子太贵、房子不够大和时间不够。当询问至决定生二胎的原因时,位居前两位的原因分别是未来两个子女间可以相互陪伴、独生子女会孤单。

  与父母的互动与互助是频繁而紧密的。超过六成“80后”的父母经常帮助其料理家务;超过一半的“80后”每周至少有一次为父母提供日常帮助;将近四成的“80后”每天会通过电话、视频、短信等方式联络问候父母。

  超过90%的“80后”在孩子上学前都离不开自己父母的帮助,而且多数父母每天都会帮助照看(外)孙子女。当“80后”遇到困难时,寻求帮助的首要渠道仍是父母或配偶。在照顾父母这一词题上表现出高度的尽责,近半数的“80后”认为照顾父母应由自己主要承担。

  在健康水平方面,“80后”受访者中有70%以上的人认为自己身体健康和心理健康,有四分之三的人自评“人生幸福”。约三分之一的人出现了不健康的行为,分别是睡眠不足、三餐不规律、不健康饮食、喝酒和吸烟,其中睡眠不足最突出,占4成以上,同时具备四种以上不健康行为的高危群体达到14.3%。

上一篇稿件

上海“80后”家庭调查:小家庭平均住房面积97.6平方米

2018年1月17日 07:40 来源:上观新闻

原标题:“80后”家庭调查:小家庭平均住房面积97.6平方米,学历不再“男强女弱”

  随着最后一批“90后”成年,“80后”渐渐步入中年,成为职场上、各社会阶层的中流砥柱。复旦大学人口与发展政策研究中心共同聚焦上海“80 后”的经济情况、家庭生活和生活方式,历时8年,入户访问近1200 个上海地区“80 后”家庭,完成一份“80后”生活情况调查,首刊于《上海年鉴(2017)》。其中有许多令人惊讶的结论,比如,近3成“80后”没有换过工作,小家庭的平均住房面积97.6平方米。“80后”家庭约6成有存款,生育二胎的意愿并不强烈——

  “80后”的个人年收入稳定快速增长

  2012年、2014年和2016年的上海“80后”收入平均数依次为6.1/万、8.1万和10.2万元,涨幅高于同期上海城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幅,更远高于同期上海CP1增幅。前10%和前1%的高收入群体在2012-2014年间的收入稳定增长,2014-2016年则增长较快。2016年进入前10%和前1%的收入门槛比2012年时差不多提高了2/3。整体来看,“80后”个人收入的分布形态较健康,呈现橄榄型分布,即“两头小中间大”,极高和极低收入的比例均不大。

  重要原因在于,“80后”的整体受教育水平较高,平均达到14.7年,为其收入快速增长提供了动力。

  很明显的是,“80后”更换工作并不频繁,近3成没有换过工作,超过1/3只换过1~2次,高频率更换工作者比例仅为8%。

  

  较高收入群体(前25%,12万元+/年,下同)的更换工作频次相对低,而偏低收入群体(后25%,5万元一/年,下同)的更换频次则相对高。但在较高收入群体中,年收入20万以上群体的换工作次数相对这一群体要略高。高教育水平的受访者,换工作次数显著低。

  “80后”受访者换工作的两大原因是“待遇差”和“其他单位吸引”。这是收入的“推拉”效应(“待遇差”是推力,“其他单位吸引”是拉力)。

  随着教育水平的上升,高收入及较高收入群体的比例直线上升,其中研究生学历者的较高收入比例近65%、高收入比例近4成。随着教育水平的上升,个人收入的平均数、中位数均显著提升,其中研究生学历者的收入平均数为17.7万元/年、中位数为14.3万元,远超全样本均值。

  夫妻学历不再“男强女弱”

  按家庭看,丈夫的收入高于妻子,平均差距在3万元左右。

  以家庭为单位的总收入,中位数为17万元/年、平均数为21.6万/元。

  “80后”家庭的平均住房面积为97.6平方米。“80后”家庭约6成有存款。在有存款的家庭中,近数家庭(总占比28%)的存款低于10万元,7成家庭(总占比42%)存款低于20万元,近9成家庭(总占比54%)的存款低于50万元。“80后”家庭压力前三位依次是“经济压力”“子女教育”和“住房压力”,“赡养照顾老人”排在第4位。“80后”对未来收入增长仍主要持乐观态度,多数认为未来的家庭经济状况会更好。“80后”的结婚年龄明显推迟。

  上海地区30至34岁人群中从未结婚的比例已上升至男性19.2%、女性12.5%,远高于2005年全国人口普查数据。

  在择偶上表现出传统与自主并重的局面。近一半“80后”的配偶是通过介绍认识的,而在这一群体中,超过四成的介绍人都是长辈亲戚或父母。

  婚姻匹配呈现出新时代模式:男长女幼仍是普遍现象,近七成的婚姻中丈夫年龄超过妻子。婚姻中学历男强女弱的现象已发生根本性的改变,妻子受教育年限与丈夫相当或更高的婚姻已占83%。

  家庭内部决策权的分配呈现出男性主管家庭重大开支,女性主管日常开支与子女管教,特别是子女教育。在关于妻子是否应该工作这一话题上,不管是男性还是女性已达成共识应由妻子自己决断。

  男性比女性更愿意生二胎

  二胎生育意愿较为薄弱,仅有13.1%的被访者愿意生二孩,超过50%的被访者明确表示不愿意再生,约三分之一的被访者处于摇摆状态。分性别看,男性生育二孩的意愿明显强于女性,分年龄看,85前的二胎生育意愿明显低于“85后”。

  当询问至决定不再生胎的原因时,位居前三位的原因分别是养孩子太贵、房子不够大和时间不够。当询问至决定生二胎的原因时,位居前两位的原因分别是未来两个子女间可以相互陪伴、独生子女会孤单。

  与父母的互动与互助是频繁而紧密的。超过六成“80后”的父母经常帮助其料理家务;超过一半的“80后”每周至少有一次为父母提供日常帮助;将近四成的“80后”每天会通过电话、视频、短信等方式联络问候父母。

  超过90%的“80后”在孩子上学前都离不开自己父母的帮助,而且多数父母每天都会帮助照看(外)孙子女。当“80后”遇到困难时,寻求帮助的首要渠道仍是父母或配偶。在照顾父母这一词题上表现出高度的尽责,近半数的“80后”认为照顾父母应由自己主要承担。

  在健康水平方面,“80后”受访者中有70%以上的人认为自己身体健康和心理健康,有四分之三的人自评“人生幸福”。约三分之一的人出现了不健康的行为,分别是睡眠不足、三餐不规律、不健康饮食、喝酒和吸烟,其中睡眠不足最突出,占4成以上,同时具备四种以上不健康行为的高危群体达到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