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女医生顾海慧的援藏故事 家中的宝宝才一岁多

2018-1-14 04:26:45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陈琼珂 选稿:吴春伟

  顾海慧推开家门,18个月大的宝宝躲在爸爸身后,害羞地看着妈妈。这一刻,与她之前设想的场景并不一样。一两个小时之后,宝宝才又和妈妈亲密无间。

  近日,受上海市卫计委指派,上海长海医院输血科医师顾海慧,作为军队和输血医学的唯一一名专家代表,圆满完成赴西藏日喀则地区援建任务,载誉回沪。

  “我是中共党员,是一名军人,科室里没有比我更合适的人选了!”顾海慧身材修长,看上去有些文弱、不善言辞,但做事认真、业务精湛,目前担任上海市医学会临床输血分会青委会副主任委员、上海市临床输血质控中心秘书。任务10月份下达后,她克服腰椎间盘突出、右侧膝关节半月板II°损伤,以及宝宝刚满周岁无人照看等困难,主动请缨踏上援藏路。

  日喀则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一下飞机,顾海慧就感受了雪域高原特有的高原反应,心率直达100次/分,氧饱和度降至82%,头疼欲裂、眼涨酸痛、四肢无力。顾不上调整休息,她立即投入到工作中去。

  援建的日喀则市人民医院刚搬至新院区,还处于试运行阶段,没有独立的输血科。医院的血库和交叉配血室设置在门诊二楼检验科内,位置不合理,布局不符合卫生学要求,污染区与非污染区没有分开,是急需解决的首要问题。

  然而,经过多次沟通、协调,方案做了好几套,还是不能将输血科改善达标。缺氧加上焦虑,睡眠成了大问题,每天晚上她必须依靠安眠药才能入睡。后来,她将输血科的位置和布局拍成视频,传给长海医院输血科钱宝华主任,在钱主任的指导下,终于将输血科重新布局到合理位置。

  该医院也没有实现输血信息化,交叉配血和发血都是手工登记并核查。没有信息化,她就用最原始的数据统计方法,和藏族同事一起翻阅交叉配血本和发血本,经过一周的加班加点,将近年发出的血液,按照品种、血型和科室进行汇总并统计分析,制定出下一步临床用血计划并指导临床合理用血。

  空气干燥和紫外线强烈造成顾海慧每天鼻部出血,眼睛干燥,睡觉依赖安眠药。她一边吸氧一边工作成了常态。身体的痛苦可以咬牙坚持,但思念之情却让她几次泪下。援藏期间,家中宝宝生病、呕吐、腹泻,哭着找妈妈,顾海慧只能看着视频偷偷抹眼泪。

  为了让她安心工作,家中老人专程从老家赶到上海,帮她照顾孩子,解决她的后顾之忧。回到家中,她欣喜地看到,宝宝长高了不少,独立了不少。

  经过不懈努力,日喀则市人民医院独立的输血科、完整的科室规章制度和质量管理体系得以建立。作为第一负责人,顾海慧带领输血科同事在日喀则市人民医院三甲现场评审中,分别接受了医疗、护理和院感三个组的检查,顺利通过“三甲”评审。

  现在援藏工作虽然结束了,顾海慧表示要以日喀则市人民医院援建为契机,建立长期帮扶工作,促进高原输血医学的发展,“能为西藏同胞尽一份力,我感到很自豪”。

上一篇稿件

女医生顾海慧的援藏故事 家中的宝宝才一岁多

2018年1月14日 04:26 来源:解放日报

  顾海慧推开家门,18个月大的宝宝躲在爸爸身后,害羞地看着妈妈。这一刻,与她之前设想的场景并不一样。一两个小时之后,宝宝才又和妈妈亲密无间。

  近日,受上海市卫计委指派,上海长海医院输血科医师顾海慧,作为军队和输血医学的唯一一名专家代表,圆满完成赴西藏日喀则地区援建任务,载誉回沪。

  “我是中共党员,是一名军人,科室里没有比我更合适的人选了!”顾海慧身材修长,看上去有些文弱、不善言辞,但做事认真、业务精湛,目前担任上海市医学会临床输血分会青委会副主任委员、上海市临床输血质控中心秘书。任务10月份下达后,她克服腰椎间盘突出、右侧膝关节半月板II°损伤,以及宝宝刚满周岁无人照看等困难,主动请缨踏上援藏路。

  日喀则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一下飞机,顾海慧就感受了雪域高原特有的高原反应,心率直达100次/分,氧饱和度降至82%,头疼欲裂、眼涨酸痛、四肢无力。顾不上调整休息,她立即投入到工作中去。

  援建的日喀则市人民医院刚搬至新院区,还处于试运行阶段,没有独立的输血科。医院的血库和交叉配血室设置在门诊二楼检验科内,位置不合理,布局不符合卫生学要求,污染区与非污染区没有分开,是急需解决的首要问题。

  然而,经过多次沟通、协调,方案做了好几套,还是不能将输血科改善达标。缺氧加上焦虑,睡眠成了大问题,每天晚上她必须依靠安眠药才能入睡。后来,她将输血科的位置和布局拍成视频,传给长海医院输血科钱宝华主任,在钱主任的指导下,终于将输血科重新布局到合理位置。

  该医院也没有实现输血信息化,交叉配血和发血都是手工登记并核查。没有信息化,她就用最原始的数据统计方法,和藏族同事一起翻阅交叉配血本和发血本,经过一周的加班加点,将近年发出的血液,按照品种、血型和科室进行汇总并统计分析,制定出下一步临床用血计划并指导临床合理用血。

  空气干燥和紫外线强烈造成顾海慧每天鼻部出血,眼睛干燥,睡觉依赖安眠药。她一边吸氧一边工作成了常态。身体的痛苦可以咬牙坚持,但思念之情却让她几次泪下。援藏期间,家中宝宝生病、呕吐、腹泻,哭着找妈妈,顾海慧只能看着视频偷偷抹眼泪。

  为了让她安心工作,家中老人专程从老家赶到上海,帮她照顾孩子,解决她的后顾之忧。回到家中,她欣喜地看到,宝宝长高了不少,独立了不少。

  经过不懈努力,日喀则市人民医院独立的输血科、完整的科室规章制度和质量管理体系得以建立。作为第一负责人,顾海慧带领输血科同事在日喀则市人民医院三甲现场评审中,分别接受了医疗、护理和院感三个组的检查,顺利通过“三甲”评审。

  现在援藏工作虽然结束了,顾海慧表示要以日喀则市人民医院援建为契机,建立长期帮扶工作,促进高原输血医学的发展,“能为西藏同胞尽一份力,我感到很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