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3岁小孩也会面瘫!医生建议首诊应选择颅神经外科

2018-1-13 13:47:41

来源:上观新闻 选稿:王珂然

原标题:3岁小孩也会面瘫!医生建议首诊应选择颅神经外科,尽快建立权威诊治指南

  东方网1月13日消息:本周申城降温,刺骨冷风吹出了医院门诊更多的面瘫患者——口角下垂、流泪流涎、眼裂增大、不能皱眉、闭目、露齿、鼓腮等,很多人觉得这是一种很小的病,但是日前在上海召开的世界颅神经外科医师联盟大会上,国内外颅神经外科医生却直言:。看似很小的面瘫,却隐藏着治疗上的大问题。

  据了解,面神经是人体12对颅神经中的第7对,主要支配头面部表情肌的运动。“通俗来说,若该神经兴奋性增加,可表现为一侧面部不自主抽搐的面肌痉挛;而若其兴奋性降低,就可造成面瘫。”

  世界颅神经外科医师联盟现任轮值主席、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神经外科李世亭教授告诉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面瘫有多种分类方法,如按照病因可分为病因至今未明的“特发性面神经麻痹(贝尔面瘫)”、发生于各种已知疾病如脑肿瘤、脑卒中的“继发性面瘫”;按照病情进展可分为“急性期面瘫”和“晚期面瘫”;按照受损部位可分为“中枢性面瘫”和“周围性面瘫”等。“不同类型面瘫的病程、治疗及预后大相径庭,但遗憾的是,目前除了贝尔面瘫外,医学界的共识并不多。”

  近年来,循证医学理念深入人心,更多的学术专委会都编制出各类疾病的权威治疗指南或共识,可在面瘫的治疗上,始终难以取得进展。李世亭坦言,“特别是疑难面瘫的治疗,大多依赖于医生的个体把握与过往经验。因此我们希望在医师联盟的平台上能对这一乱象提出解决方案,在多领域、多层面达成医学界的共识。”

  李世亭说,有些患者一直有误区:面瘫不用治疗过段时间也会好转,“我们对面瘫有6级的评估,轻度的1、2级可能在一周后逐步缓解,但中重度患者若不能及时规范治疗,可能引起面部神经功能减退、连带运动与肌纤维代偿引起的颤动等后遗症,即俗称的“面具脸”等,对患者的心理影响极大,甚至可并发抑郁症或自闭,“除了着凉之外,随着熬夜、压力增大、饮酒等不良生活方式越发普遍,年轻的面瘫患者也在增多,我们还接诊过3岁的面瘫患儿。”

  然而,正是由于缺乏统一诊治指南标准,患者往往“病急乱投医”:中医科、康复科、五官科、神经内科等都接诊面瘫患者,李世亭指出,首诊应选择颅神经外科,切忌自行通过针灸等方式治疗,“不同的病情等级与病因患者诊疗方式各不相同,门诊中我们看到耗费大量金钱却始终难获改善的患者,很是惋惜。”

  他举例道,如“贝尔面瘫”急性期患者应尽早服用糖皮质激素协同抗病毒药物联合治疗;外伤性面瘫则因尽早行面神经管减压术或显微手术吻合修复断裂的神经等。“越晚接受规范治疗,患者恢复正常面容的可能性就越低。”同时他还补充,近年来爱美女性频繁注射肉毒素、玻尿酸等,若过量也可能引起对面部神经的不可逆损伤造成面瘫,得不偿失。“我们预计在明年将推出面瘫的防治诊疗方案,通过达成国内外共识,让更多患者得到有效诊治,一定程度上缓解乱象。

上一篇稿件

3岁小孩也会面瘫!医生建议首诊应选择颅神经外科

2018年1月13日 13:47 来源:上观新闻

原标题:3岁小孩也会面瘫!医生建议首诊应选择颅神经外科,尽快建立权威诊治指南

  东方网1月13日消息:本周申城降温,刺骨冷风吹出了医院门诊更多的面瘫患者——口角下垂、流泪流涎、眼裂增大、不能皱眉、闭目、露齿、鼓腮等,很多人觉得这是一种很小的病,但是日前在上海召开的世界颅神经外科医师联盟大会上,国内外颅神经外科医生却直言:。看似很小的面瘫,却隐藏着治疗上的大问题。

  据了解,面神经是人体12对颅神经中的第7对,主要支配头面部表情肌的运动。“通俗来说,若该神经兴奋性增加,可表现为一侧面部不自主抽搐的面肌痉挛;而若其兴奋性降低,就可造成面瘫。”

  世界颅神经外科医师联盟现任轮值主席、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神经外科李世亭教授告诉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面瘫有多种分类方法,如按照病因可分为病因至今未明的“特发性面神经麻痹(贝尔面瘫)”、发生于各种已知疾病如脑肿瘤、脑卒中的“继发性面瘫”;按照病情进展可分为“急性期面瘫”和“晚期面瘫”;按照受损部位可分为“中枢性面瘫”和“周围性面瘫”等。“不同类型面瘫的病程、治疗及预后大相径庭,但遗憾的是,目前除了贝尔面瘫外,医学界的共识并不多。”

  近年来,循证医学理念深入人心,更多的学术专委会都编制出各类疾病的权威治疗指南或共识,可在面瘫的治疗上,始终难以取得进展。李世亭坦言,“特别是疑难面瘫的治疗,大多依赖于医生的个体把握与过往经验。因此我们希望在医师联盟的平台上能对这一乱象提出解决方案,在多领域、多层面达成医学界的共识。”

  李世亭说,有些患者一直有误区:面瘫不用治疗过段时间也会好转,“我们对面瘫有6级的评估,轻度的1、2级可能在一周后逐步缓解,但中重度患者若不能及时规范治疗,可能引起面部神经功能减退、连带运动与肌纤维代偿引起的颤动等后遗症,即俗称的“面具脸”等,对患者的心理影响极大,甚至可并发抑郁症或自闭,“除了着凉之外,随着熬夜、压力增大、饮酒等不良生活方式越发普遍,年轻的面瘫患者也在增多,我们还接诊过3岁的面瘫患儿。”

  然而,正是由于缺乏统一诊治指南标准,患者往往“病急乱投医”:中医科、康复科、五官科、神经内科等都接诊面瘫患者,李世亭指出,首诊应选择颅神经外科,切忌自行通过针灸等方式治疗,“不同的病情等级与病因患者诊疗方式各不相同,门诊中我们看到耗费大量金钱却始终难获改善的患者,很是惋惜。”

  他举例道,如“贝尔面瘫”急性期患者应尽早服用糖皮质激素协同抗病毒药物联合治疗;外伤性面瘫则因尽早行面神经管减压术或显微手术吻合修复断裂的神经等。“越晚接受规范治疗,患者恢复正常面容的可能性就越低。”同时他还补充,近年来爱美女性频繁注射肉毒素、玻尿酸等,若过量也可能引起对面部神经的不可逆损伤造成面瘫,得不偿失。“我们预计在明年将推出面瘫的防治诊疗方案,通过达成国内外共识,让更多患者得到有效诊治,一定程度上缓解乱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