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一个人一条船 寒潮下的河道清洁工

2018-1-12 13:14:05

来源:看看新闻 作者:邢维 李维潇 选稿:王珂然

原标题:视频|一个人一条船 寒潮下的河道清洁工

  这些天,上海的寒潮天气让不少人选择躲在屋内。而他们,却依然每天撑一叶小舟,拿一根网兜,在寒风更甚的河面,全手动作业。席梦思、沙发、易拉罐、塑料袋,河道里漂浮的垃圾五花八门。

  泛舟在上海的河浜里,哪怕天气放晴洒满阳光,却依然挡不住寒潮之下,这水面的冰冷和寒风。饭盒、席梦思、沙发、易拉罐、塑料袋这些垃圾时不时地伴随左右,他们要打捞起这些垃圾,然后送到岸边,每人每天400公斤的垃圾,泛舟河浜对于河道清洁工来说一点也不轻松。

1.jpg

  2018年1月10日,上海中心气象台发布了两年来首个霜冻黄色预警。1月11日清晨,最低气温下降到零下三度。早晨七点半,任明玉开始了一天的河面清洁工作。

  上海不常见的霜冻天气,船上结了一层薄冰,任明玉小心翼翼地,站在一张麻布袋上,这是他的简易防滑垫。

2.jpg

  一个人一条船,超过一公里长的河道,任明玉每天要撑船两个来回。

  “都是手动,冷,走在路上都冷,船里面都结冰,危险性很大,站在船上有冰滑得很”。

  低温给清洁工作业带来了挑战,但每天的清理不能停,“泡沫箱、易拉罐盒子、还有席梦思床垫、沙发都扔到河里面,现在生活垃圾少了,大整治整治的”,任明玉用自制的网兜把河里漂浮的塑料袋捞起来。一个人,一条船,一天能打捞40包垃圾,一包10公斤左右”。

3.jpg

  任明玉所在的河道清洁队负责普陀区39条河道的清洁工作,总长度超过50公里。虽然天气寒冷,但是工作没多久,汗水就从任明玉的眉头流了下来。冬天里,身上的救生衣可以起到保暖的作用,但是到了夏天,整个背上都会捂出痱子。

4.jpg

  河长制推行之后,河道里的垃圾量减少了三分之二,但剩下的这三分之一,任明玉依然不敢懈怠。

  任明玉所在的河道清洁队有三十多个工人,平均年龄超过50岁,这份工作夏天酷热,冬天又湿又凉,工作环境脏,收入低,很难有年轻人愿意做。清洁工大多是安徽人,也有江苏的和贵州的,清洁队负责人甄体乐告诉记者。面对人员缺口,环保队负责人邓泽澜也考虑采用更智能的设备:“比较粗放的保洁的方式,可能还是有些落后,我们是考虑在科技方面,是否采用一些新的科技产品。”

5.jpg

  相比每月的收入,任明玉他们更看重这份工作的稳定,以及单位缴纳的五险一金,“家里没事,小孩的婚事都办完了,出来少挣点钱自己养老,我们这个年龄了,干什么技术活也不能干,我们就是为社会做点小小的贡献,给河道保洁,让市民有一个水清岸绿的感觉。”任明玉觉得能对社会有所贡献,同时能为老年生活做些准备,他很知足。

6.jpg

  一个人、一条船,一天400公斤垃圾。寒潮天气里,他们坚持着本职工作,是上海城市环境的美容师。

上一篇稿件

一个人一条船 寒潮下的河道清洁工

2018年1月12日 13:14 来源:看看新闻

原标题:视频|一个人一条船 寒潮下的河道清洁工

  这些天,上海的寒潮天气让不少人选择躲在屋内。而他们,却依然每天撑一叶小舟,拿一根网兜,在寒风更甚的河面,全手动作业。席梦思、沙发、易拉罐、塑料袋,河道里漂浮的垃圾五花八门。

  泛舟在上海的河浜里,哪怕天气放晴洒满阳光,却依然挡不住寒潮之下,这水面的冰冷和寒风。饭盒、席梦思、沙发、易拉罐、塑料袋这些垃圾时不时地伴随左右,他们要打捞起这些垃圾,然后送到岸边,每人每天400公斤的垃圾,泛舟河浜对于河道清洁工来说一点也不轻松。

1.jpg

  2018年1月10日,上海中心气象台发布了两年来首个霜冻黄色预警。1月11日清晨,最低气温下降到零下三度。早晨七点半,任明玉开始了一天的河面清洁工作。

  上海不常见的霜冻天气,船上结了一层薄冰,任明玉小心翼翼地,站在一张麻布袋上,这是他的简易防滑垫。

2.jpg

  一个人一条船,超过一公里长的河道,任明玉每天要撑船两个来回。

  “都是手动,冷,走在路上都冷,船里面都结冰,危险性很大,站在船上有冰滑得很”。

  低温给清洁工作业带来了挑战,但每天的清理不能停,“泡沫箱、易拉罐盒子、还有席梦思床垫、沙发都扔到河里面,现在生活垃圾少了,大整治整治的”,任明玉用自制的网兜把河里漂浮的塑料袋捞起来。一个人,一条船,一天能打捞40包垃圾,一包10公斤左右”。

3.jpg

  任明玉所在的河道清洁队负责普陀区39条河道的清洁工作,总长度超过50公里。虽然天气寒冷,但是工作没多久,汗水就从任明玉的眉头流了下来。冬天里,身上的救生衣可以起到保暖的作用,但是到了夏天,整个背上都会捂出痱子。

4.jpg

  河长制推行之后,河道里的垃圾量减少了三分之二,但剩下的这三分之一,任明玉依然不敢懈怠。

  任明玉所在的河道清洁队有三十多个工人,平均年龄超过50岁,这份工作夏天酷热,冬天又湿又凉,工作环境脏,收入低,很难有年轻人愿意做。清洁工大多是安徽人,也有江苏的和贵州的,清洁队负责人甄体乐告诉记者。面对人员缺口,环保队负责人邓泽澜也考虑采用更智能的设备:“比较粗放的保洁的方式,可能还是有些落后,我们是考虑在科技方面,是否采用一些新的科技产品。”

5.jpg

  相比每月的收入,任明玉他们更看重这份工作的稳定,以及单位缴纳的五险一金,“家里没事,小孩的婚事都办完了,出来少挣点钱自己养老,我们这个年龄了,干什么技术活也不能干,我们就是为社会做点小小的贡献,给河道保洁,让市民有一个水清岸绿的感觉。”任明玉觉得能对社会有所贡献,同时能为老年生活做些准备,他很知足。

6.jpg

  一个人、一条船,一天400公斤垃圾。寒潮天气里,他们坚持着本职工作,是上海城市环境的美容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