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思南书局概念店落幕 实体店已择定两店址 作家驻店激发"化学反应"

2018-1-4 04:57:48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施晨露 选稿:王浩也

原标题:思南书局概念店熄灯落幕,实体店已择定两家店址“像合上一本书,又翻开新的一页”

最后一位驻店作家孙颙与读者交流。

思南书局概念店。(均资料)

  “我会怀念它的。”微光从思南书局概念店的玻璃窗中透出。昨天是这家“快闪”书店最后一天营业,很多读者冒雨专程赶来。一句“怀念”,道出了所有人心声。

  魅力在于阅读氛围

  30平方米、3000余册藏书,这间小小的书局里,两个月时间内,60位作家轮番作为店长与读者相约。他们为读者荐书,为书局带来纪念品,甚至自己也会买走一两本书。书局闭幕式上,60位驻店作家为书局留下的寄语由SMG的6位主持人朗读。第一位驻店作家、学者李欧梵说,阅读的乐趣无穷;最后一位店长作家孙颙说,无论城市如何繁荣发达,无论新技术怎样千变万化,温馨的洋溢着纸香的书店,永远是我们心中最美丽的花。

  “中国文学地形图最著名的景点,在思南。”这是作家李洱的评语。而这“景点”不止是“到此一游”,而是像磁铁一般吸引作家和读者不断汇聚。如果说挂上莫言题写的“思南文学之家”牌匾,注定了这个文学地标的不凡出身,那么它的持久魅力则源于阅读氛围的长期浸润。从与上海书展同期举办的上海国际文学周,到每周六固定的思南读书会、思南书集,再到去年诞生的上海第一本文学选刊《思南文学选刊》,去年年末亮相的思南书局显得水到渠成。“作为城市文化建设的重要内容,思南书局概念店的创办,既是市新闻出版局大力推动实体书店建设的细致布局,也是市作协延长手臂服务社会的针对性的落实。最终,它由思南公馆投资方黄浦区永业集团和上海世纪出版集团、同济大学袁烽教授设计团队联手打造。”上海作协副主席、思南读书会总策划人孙甘露说,这家书店既是公共阅读活动的延伸推广,也是探索实体书店的创新尝试,希望唤起公众对于城市文化空间的重新理解,对文学阅读的再认识。

  作家驻店激发“化学反应”

  不同于一般书店的陈列,思南书局概念店围绕为读者选好书的核心和为读者提供更好阅读体验的理念,摈弃传统的书籍陈列分类方式,选书师将3000多本书分成“构造另一个宇宙”“上海摩登”“我的文学奖”“创造自然”等品类,更好地切中读者的兴趣、习惯。“作家驻店”制度则为读者提供了比作家见面会、讲座等传统形式更亲切也更有效地互动交流方式,形成互相激发的“化学反应”。“现在买书很方便,点点鼠标就行,为什么还要去书展、还要到书店?我一直有个看法,什么东西都会改变,有一点是永远不会改变的:人与人需要见面。作家跟读者见面,作家跟作家见面,读者跟读者见面,见面的时候就把写作、阅读、出版、销售等所有环节集合在一个场域里。作家可以接触他的读者,读者可以接触他喜爱的作家。同时,作家、出版者也会近距离地了解读者的反馈,包括感情上的交流,阅读理解上的交流。”孙甘露说,文学写作、文艺创作有其复杂的一面,怎样更好地阅读理解,需要一些引导。上海有很多作家资源,把作家之间、作家与评论家之间的交流开放给公众,也是为了引导读者更好地理解作品。这也是我们坚持做读书会活动,并把思南书局作为思南文化空间延伸塑造的意图所在。

  昨天18时30分,思南书局关上大门。书局的灯渐渐暗了,而故事还将继续。思南书局系列纪念物展览将在思南公馆展出,为公众呈现60位驻店作家签名书籍、书房小物、作家肖像照片、作家给思南书局的寄语、读者留言、书局内小型作家特展资料及思南书局概念店设计师手稿、3D打印模型、幕后花絮和活动视频等资料。从概念变成现实,思南书局也将落地扎根,成为真正的实体书店,目前已择定两家店址,其中一家就位于思南公馆区域,有望在今年4月23日世界读书日开业。“就像合上一本书,新的一页即将翻开。”孙甘露说。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思南书局概念店落幕 实体店已择定两店址 作家驻店激发"化学反应"

2018年1月4日 04:57 来源:解放日报

原标题:思南书局概念店熄灯落幕,实体店已择定两家店址“像合上一本书,又翻开新的一页”

最后一位驻店作家孙颙与读者交流。

思南书局概念店。(均资料)

  “我会怀念它的。”微光从思南书局概念店的玻璃窗中透出。昨天是这家“快闪”书店最后一天营业,很多读者冒雨专程赶来。一句“怀念”,道出了所有人心声。

  魅力在于阅读氛围

  30平方米、3000余册藏书,这间小小的书局里,两个月时间内,60位作家轮番作为店长与读者相约。他们为读者荐书,为书局带来纪念品,甚至自己也会买走一两本书。书局闭幕式上,60位驻店作家为书局留下的寄语由SMG的6位主持人朗读。第一位驻店作家、学者李欧梵说,阅读的乐趣无穷;最后一位店长作家孙颙说,无论城市如何繁荣发达,无论新技术怎样千变万化,温馨的洋溢着纸香的书店,永远是我们心中最美丽的花。

  “中国文学地形图最著名的景点,在思南。”这是作家李洱的评语。而这“景点”不止是“到此一游”,而是像磁铁一般吸引作家和读者不断汇聚。如果说挂上莫言题写的“思南文学之家”牌匾,注定了这个文学地标的不凡出身,那么它的持久魅力则源于阅读氛围的长期浸润。从与上海书展同期举办的上海国际文学周,到每周六固定的思南读书会、思南书集,再到去年诞生的上海第一本文学选刊《思南文学选刊》,去年年末亮相的思南书局显得水到渠成。“作为城市文化建设的重要内容,思南书局概念店的创办,既是市新闻出版局大力推动实体书店建设的细致布局,也是市作协延长手臂服务社会的针对性的落实。最终,它由思南公馆投资方黄浦区永业集团和上海世纪出版集团、同济大学袁烽教授设计团队联手打造。”上海作协副主席、思南读书会总策划人孙甘露说,这家书店既是公共阅读活动的延伸推广,也是探索实体书店的创新尝试,希望唤起公众对于城市文化空间的重新理解,对文学阅读的再认识。

  作家驻店激发“化学反应”

  不同于一般书店的陈列,思南书局概念店围绕为读者选好书的核心和为读者提供更好阅读体验的理念,摈弃传统的书籍陈列分类方式,选书师将3000多本书分成“构造另一个宇宙”“上海摩登”“我的文学奖”“创造自然”等品类,更好地切中读者的兴趣、习惯。“作家驻店”制度则为读者提供了比作家见面会、讲座等传统形式更亲切也更有效地互动交流方式,形成互相激发的“化学反应”。“现在买书很方便,点点鼠标就行,为什么还要去书展、还要到书店?我一直有个看法,什么东西都会改变,有一点是永远不会改变的:人与人需要见面。作家跟读者见面,作家跟作家见面,读者跟读者见面,见面的时候就把写作、阅读、出版、销售等所有环节集合在一个场域里。作家可以接触他的读者,读者可以接触他喜爱的作家。同时,作家、出版者也会近距离地了解读者的反馈,包括感情上的交流,阅读理解上的交流。”孙甘露说,文学写作、文艺创作有其复杂的一面,怎样更好地阅读理解,需要一些引导。上海有很多作家资源,把作家之间、作家与评论家之间的交流开放给公众,也是为了引导读者更好地理解作品。这也是我们坚持做读书会活动,并把思南书局作为思南文化空间延伸塑造的意图所在。

  昨天18时30分,思南书局关上大门。书局的灯渐渐暗了,而故事还将继续。思南书局系列纪念物展览将在思南公馆展出,为公众呈现60位驻店作家签名书籍、书房小物、作家肖像照片、作家给思南书局的寄语、读者留言、书局内小型作家特展资料及思南书局概念店设计师手稿、3D打印模型、幕后花絮和活动视频等资料。从概念变成现实,思南书局也将落地扎根,成为真正的实体书店,目前已择定两家店址,其中一家就位于思南公馆区域,有望在今年4月23日世界读书日开业。“就像合上一本书,新的一页即将翻开。”孙甘露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