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学思践悟十九大】一所中学的“文化自信”:探源百年校史 沁润红色记忆

2017-12-22 14:56:04

来源:东方网 作者:何继良 朱贝尔 熊芳雨 选稿:王珂然

>>>点击浏览H5:一所中学的“文化自信”:百年校史 红色记忆

  1921年11月19日,距离中共“一大”结束不到4个月,时任中央总书记的陈独秀,来到上海一所中学,发表了一场题为“我们怎样改造思想”的演讲。这所学校就是浦东中学。

1907年浦东中学校门

  在浦东中学的历史上,类似的演讲还有很多,郭沫若在此做过“科学与文学的关系”演讲,美国教育家杜威来此做“公民教育”演讲,还有蔡元培、茅盾、恽代英等等。这是一所什么学校?里面的学生又是些什么人?为何名家频频造访当时地处偏远的浦东中学?

  这是一段关于传承与发展的故事。

陈独秀发表《我们怎样改造思想》演讲

  蜚声海内外 大师级校友云集

  这是一所曾蜚声海内外的历史名校,是浦东地区的第一所中学,是近代上海现代意义上的第一所完全中学,也是一所在诸多领域都有大师级校友的学校。著名教育家董纯才曾盛赞母校浦东中学为“当年全国最好的学校”。著名校友如张闻天、钱昌照、蒋经国、蒋纬国、中国核武器之父王淦昌、中国北斗导航之父陈芳允、史学大家范文澜、罗尔纲、中国现代会计之父潘序伦、居里夫人唯一中国物理学博士施士元、赵宗燠院士、唐山工学院院长顾宜孙、夏坚白院士、龚惠兴院士、诗人卞之琳、著名导演谢晋、杰出的人民教育家董纯才、教育家王艮仲、操震球、“让子弹飞”的原著作者马识途、“中国法学第一翁”芮沐、法语泰斗何如、荣誉学部委员周定一、著名翻译家叶君健,还有董申保院士、周明镇院士等。

斑驳古朴的校史陈列馆(汪伟秋 摄)

  马识途1933年来到上海并考取浦东中学高中二年级插班生。在此求学期间,他第一次以“马质夫”的笔名撰写作品——《万县》,获奖作品被《中学生》杂志社刊出。马识途在后来的传记《风雨人生》中回忆了这段生活:“开学一上课,从用的教本看,我就知道这学校水平不低,除语文外,都是一色的美国学校用的英文教本,老师也都用英语讲授。教我们语文课的是上海一位小有名气的作家叫章铁民。他从不照教本讲,说那些出版社编教材的大半是低能儿,没有一个是文章家,他只欣赏开明书店出版的叶圣陶、夏丏尊他们编的教材,还特别向我们推荐他们编的《中学生》杂志。他鼓励我们多读名作家如鲁迅等人的作品,他说读多了自然就能写出好文章来。我照他说的订了一份《中学生》杂志,每期都认真读。”

马识途读书时与同学合影

  有一回,《中学生》杂志刊出征文启事,马识途想一试,又怕落选,正犹豫间,浦东中学老师主动找他,要他参加竞赛。“我寄了一篇地方风光文章《万县》去,竟然入选刊出,还收入他们编的文集中。当我突然收到六元钱的稿酬汇单时,真是喜出望外,不只是为了这抵得上我一个月伙食钱的六元钱,主要是我的名字第一次印成铅字出现在这样一份全国著名的刊物上。这是我第一次发表作品,虽然用的是‘马质夫’的笔名,可是因为注明是‘浦东中学学生’,一下在我们学校传开了,那种荣誉感比什么都尊贵。”马识途写道。

  2010年,马识途在世博会期间回到母校探望,并于2015年给浦东中学筹备中的博物馆题词。

浦东中学(汪伟秋 摄)

  播撒红色种子 优秀革命传统

  这也是一所有红色基因、革命传统的学校。浦东中学自创建至1937年间,正是国难深重、政局动荡、革命风暴迭起之际。浦东中学的校友在其中做出了巨大贡献,如原中共中央总书记张闻天、新四军苏皖边区主席李一氓、青年领袖冯文彬、新四军师政治部主任王翰、右江根据地主席雷经天,还有周达明烈士、何琪烈士等。

  浦东中学第一任校长黄炎培始终积极开展抗日活动,积极办学,有一次在演讲之中,指着儿子黄大能说,“大能,你站起来听着,日本人打起来,如果你贪生怕死,投降做汉奸,日本人不杀你,我们也会杀掉你,如果你上战场牺牲了,我们全家将感到光荣。”

  浦东中学也是一所充满抗争色彩的学校。

浦东中学早年校园全景

  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浦中师生300余人参加游行示威,还组成义勇队;同年6月4日继续罢工罢市罢课,浦中有学生6人被捕。1925年5月15日,日本资本家枪杀顾正红烈士,5月30日浦中全体学生都到南京路示威游行。1926年5月在校内建立五卅国耻纪念碑,永久纪念。“九一八”之后,学校成立“浦东中学学生抗日救国会”,高中部上午上课,下午分赴浦东各地进行抗日宣传。东三省沦陷后,浦东中学高中部学生及部分初中部学生在“进步”老师的支持下,加入了赴南京的请愿行列。当年10月,浦东中学约450名学生与上海交大、复旦等大中学校学生几经周折到达南京,要求国民党政府“抗日救国、收复失地。”

五卅纪念碑(汪伟秋 摄)

  浦东中学校友不屈的抗战精神,是为了传承红色基因,打好中国底色,这是一份自信,是一种荣誉,更是一种使命与担当。学校教育在传授知识的同时,培养了高尚思想品格和良好道德修养,提升人文素养,坚持立德树人,增强学生的民族自尊心、自信心和自豪感,熔铸民族的生命力、创造力和凝聚力。

学校创办人杨斯盛铜像(汪伟秋 摄)

  创办者“毁家兴学”精神长存

  这所学校的辉煌历史与创办者杨斯盛密不可分,他是这所学校的精神源起。

  杨公斯盛,浦东蔡路人,父母早亡,十三岁时一个人到浦西从做泥水匠的小工开始,通过勤奋和敬业,到三十岁时,创办了上海滩第一家由中国人自己办的营造厂——杨瑞泰营造厂。其代表作就是现在的海关大楼,优异的工程质量,使外国人折服,赢得了同行的赞誉。事业成功之后,不是独享生活,他竭力帮助同行,提携新人,支持他们独立创业;历经挫折,成立上海水木公会,从而避免了川沙帮与宁波帮的恶性竞争;随后又建立了红十字医院,解决工匠受伤医治问题;创办了通惠小学,解决工人子女就学的困难。同时,他还到处修路架桥,广做慈善。

  1904年,杨公在浦西自家别墅内创办广明小学,一年之后,成果显著,他决定创办中学。最初,朋友推荐的是静安寺旁边的黄金地段,但杨公拒绝了,他认为,那个地段距租界太近,对学生诱惑太大,不利于学生成长;而且当时浦东没有一所中学,应该为家乡教育发展出一份力,请黄炎培等重新选址,最终选在浦东六里桥。

  他捐银三十余万两,创办了浦东中学校;而留给独生儿子杨鑫,只是一套房,而且规定不得变卖。正如他在“捐产兴学啓”中所言,“值此国步艰危,不可终日,听名人谈论,必以兴教育为救国第一义,私念仆亦国民也,此区区家产,与其传之子孙,使贤者损之,愚者增累,何以移以兴学,完我国民之义务,且使子孙幸被泽焉。”

  1907年3月8日,浦东中学正式开学;3月21日,杨公亲自颁布“勤朴”校训,他对学生提出了两个要求,“勤”,勤于学习,勤于锻炼;“朴”,学生要俭朴,更要专注,“于学问,于实业,心无旁骛,专注”。

浦东中学校训“勤朴”(汪伟秋 摄)

  次年5月29日,杨公因操劳过度过世,临终前,他立下遗嘱,规定家人不得干预校务,念念不忘的是“黑板还需要改进”。浦东中学能够有后来的成就,因为这所中学具有杨斯盛身上对乡土、国家和民族的责任和担当的基因。在杨公精神的感召下,所有教师尽心教书,同学专注学习,最终大家辈出。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学思践悟十九大】一所中学的“文化自信”:探源百年校史 沁润红色记忆

2017年12月22日 14:56 来源:东方网

>>>点击浏览H5:一所中学的“文化自信”:百年校史 红色记忆

  1921年11月19日,距离中共“一大”结束不到4个月,时任中央总书记的陈独秀,来到上海一所中学,发表了一场题为“我们怎样改造思想”的演讲。这所学校就是浦东中学。

1907年浦东中学校门

  在浦东中学的历史上,类似的演讲还有很多,郭沫若在此做过“科学与文学的关系”演讲,美国教育家杜威来此做“公民教育”演讲,还有蔡元培、茅盾、恽代英等等。这是一所什么学校?里面的学生又是些什么人?为何名家频频造访当时地处偏远的浦东中学?

  这是一段关于传承与发展的故事。

陈独秀发表《我们怎样改造思想》演讲

  蜚声海内外 大师级校友云集

  这是一所曾蜚声海内外的历史名校,是浦东地区的第一所中学,是近代上海现代意义上的第一所完全中学,也是一所在诸多领域都有大师级校友的学校。著名教育家董纯才曾盛赞母校浦东中学为“当年全国最好的学校”。著名校友如张闻天、钱昌照、蒋经国、蒋纬国、中国核武器之父王淦昌、中国北斗导航之父陈芳允、史学大家范文澜、罗尔纲、中国现代会计之父潘序伦、居里夫人唯一中国物理学博士施士元、赵宗燠院士、唐山工学院院长顾宜孙、夏坚白院士、龚惠兴院士、诗人卞之琳、著名导演谢晋、杰出的人民教育家董纯才、教育家王艮仲、操震球、“让子弹飞”的原著作者马识途、“中国法学第一翁”芮沐、法语泰斗何如、荣誉学部委员周定一、著名翻译家叶君健,还有董申保院士、周明镇院士等。

斑驳古朴的校史陈列馆(汪伟秋 摄)

  马识途1933年来到上海并考取浦东中学高中二年级插班生。在此求学期间,他第一次以“马质夫”的笔名撰写作品——《万县》,获奖作品被《中学生》杂志社刊出。马识途在后来的传记《风雨人生》中回忆了这段生活:“开学一上课,从用的教本看,我就知道这学校水平不低,除语文外,都是一色的美国学校用的英文教本,老师也都用英语讲授。教我们语文课的是上海一位小有名气的作家叫章铁民。他从不照教本讲,说那些出版社编教材的大半是低能儿,没有一个是文章家,他只欣赏开明书店出版的叶圣陶、夏丏尊他们编的教材,还特别向我们推荐他们编的《中学生》杂志。他鼓励我们多读名作家如鲁迅等人的作品,他说读多了自然就能写出好文章来。我照他说的订了一份《中学生》杂志,每期都认真读。”

马识途读书时与同学合影

  有一回,《中学生》杂志刊出征文启事,马识途想一试,又怕落选,正犹豫间,浦东中学老师主动找他,要他参加竞赛。“我寄了一篇地方风光文章《万县》去,竟然入选刊出,还收入他们编的文集中。当我突然收到六元钱的稿酬汇单时,真是喜出望外,不只是为了这抵得上我一个月伙食钱的六元钱,主要是我的名字第一次印成铅字出现在这样一份全国著名的刊物上。这是我第一次发表作品,虽然用的是‘马质夫’的笔名,可是因为注明是‘浦东中学学生’,一下在我们学校传开了,那种荣誉感比什么都尊贵。”马识途写道。

  2010年,马识途在世博会期间回到母校探望,并于2015年给浦东中学筹备中的博物馆题词。

浦东中学(汪伟秋 摄)

  播撒红色种子 优秀革命传统

  这也是一所有红色基因、革命传统的学校。浦东中学自创建至1937年间,正是国难深重、政局动荡、革命风暴迭起之际。浦东中学的校友在其中做出了巨大贡献,如原中共中央总书记张闻天、新四军苏皖边区主席李一氓、青年领袖冯文彬、新四军师政治部主任王翰、右江根据地主席雷经天,还有周达明烈士、何琪烈士等。

  浦东中学第一任校长黄炎培始终积极开展抗日活动,积极办学,有一次在演讲之中,指着儿子黄大能说,“大能,你站起来听着,日本人打起来,如果你贪生怕死,投降做汉奸,日本人不杀你,我们也会杀掉你,如果你上战场牺牲了,我们全家将感到光荣。”

  浦东中学也是一所充满抗争色彩的学校。

浦东中学早年校园全景

  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浦中师生300余人参加游行示威,还组成义勇队;同年6月4日继续罢工罢市罢课,浦中有学生6人被捕。1925年5月15日,日本资本家枪杀顾正红烈士,5月30日浦中全体学生都到南京路示威游行。1926年5月在校内建立五卅国耻纪念碑,永久纪念。“九一八”之后,学校成立“浦东中学学生抗日救国会”,高中部上午上课,下午分赴浦东各地进行抗日宣传。东三省沦陷后,浦东中学高中部学生及部分初中部学生在“进步”老师的支持下,加入了赴南京的请愿行列。当年10月,浦东中学约450名学生与上海交大、复旦等大中学校学生几经周折到达南京,要求国民党政府“抗日救国、收复失地。”

五卅纪念碑(汪伟秋 摄)

  浦东中学校友不屈的抗战精神,是为了传承红色基因,打好中国底色,这是一份自信,是一种荣誉,更是一种使命与担当。学校教育在传授知识的同时,培养了高尚思想品格和良好道德修养,提升人文素养,坚持立德树人,增强学生的民族自尊心、自信心和自豪感,熔铸民族的生命力、创造力和凝聚力。

学校创办人杨斯盛铜像(汪伟秋 摄)

  创办者“毁家兴学”精神长存

  这所学校的辉煌历史与创办者杨斯盛密不可分,他是这所学校的精神源起。

  杨公斯盛,浦东蔡路人,父母早亡,十三岁时一个人到浦西从做泥水匠的小工开始,通过勤奋和敬业,到三十岁时,创办了上海滩第一家由中国人自己办的营造厂——杨瑞泰营造厂。其代表作就是现在的海关大楼,优异的工程质量,使外国人折服,赢得了同行的赞誉。事业成功之后,不是独享生活,他竭力帮助同行,提携新人,支持他们独立创业;历经挫折,成立上海水木公会,从而避免了川沙帮与宁波帮的恶性竞争;随后又建立了红十字医院,解决工匠受伤医治问题;创办了通惠小学,解决工人子女就学的困难。同时,他还到处修路架桥,广做慈善。

  1904年,杨公在浦西自家别墅内创办广明小学,一年之后,成果显著,他决定创办中学。最初,朋友推荐的是静安寺旁边的黄金地段,但杨公拒绝了,他认为,那个地段距租界太近,对学生诱惑太大,不利于学生成长;而且当时浦东没有一所中学,应该为家乡教育发展出一份力,请黄炎培等重新选址,最终选在浦东六里桥。

  他捐银三十余万两,创办了浦东中学校;而留给独生儿子杨鑫,只是一套房,而且规定不得变卖。正如他在“捐产兴学啓”中所言,“值此国步艰危,不可终日,听名人谈论,必以兴教育为救国第一义,私念仆亦国民也,此区区家产,与其传之子孙,使贤者损之,愚者增累,何以移以兴学,完我国民之义务,且使子孙幸被泽焉。”

  1907年3月8日,浦东中学正式开学;3月21日,杨公亲自颁布“勤朴”校训,他对学生提出了两个要求,“勤”,勤于学习,勤于锻炼;“朴”,学生要俭朴,更要专注,“于学问,于实业,心无旁骛,专注”。

浦东中学校训“勤朴”(汪伟秋 摄)

  次年5月29日,杨公因操劳过度过世,临终前,他立下遗嘱,规定家人不得干预校务,念念不忘的是“黑板还需要改进”。浦东中学能够有后来的成就,因为这所中学具有杨斯盛身上对乡土、国家和民族的责任和担当的基因。在杨公精神的感召下,所有教师尽心教书,同学专注学习,最终大家辈出。

  名师荟萃 办学理念先进

  教育离不开老师。历史上的浦东中学名师云集、大师辈出,不仅有著名国学大师钱基博、薛凤昌、唐昌言、胡孟子等为代表的进士、秀才,还有一批海外留学才俊,如哈佛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博士毕业的陈容、哥伦比亚大学硕士毕业的吴玉麟、英国伦敦大学硕士毕业的钱歌川、耶鲁大学毕业的法学博士康时敏等投身到浦东中学的教学中,同时,部分大学教授也在浦东中学兼课。各行业顶尖人才打造了学术高地,为历史上的浦东中学赢得良好的声誉。

浦东中学留德同学会

  浦东中学也十分注重学生潜质的挖掘与培养。如根据学生成长的需要和社会发展的需求,进行学制的改革,确定教学目标,选择教材,设定课程。浦东中学开办时,就设立甲乙丙丁戊五年制,后改为四年制。1916年8月实行文、理分科,1919年又改为五年,并且为学期制。1923年实行三三制新学制。实行学分制,初中凡习满168分为毕业,高中习满150分为毕业。这样的学制显然为学生早日成才提供了鼓励和支持。如王淦昌用4年时间完成了6年的中学课程,施士元用5年时间完成了6年的中学课程等,为有特殊潜质学生的加速成长创设了机会。

  学校在开办之初,就开设了生涯规划和就业指导之类的课程。浦东中学从上世纪一十年代开始,相继确定“升学班”、“普通班”、“职业班”(教育类和商科类)、“工业班”,根据学生的不同兴趣和志向,予以不同的支持与帮助。尤其是针对云贵川等内地的学生,因为交通偏僻,很难聘到优秀的理科教师和外语教师,而开设“特别班”,专门招收当时文化落后的边区、内地旧制中学或程度相当的学生。上世纪二十年代校友罗尔纲初进浦东中学时,乃英文白丁,经学校特别补习,旋考进上海中国公学,治学不辍,成就卓然。他在书中回忆道:“我的家乡广西贵县……我读的旧制中学,英文、数理化等科教师常常请不到……浦中在高中设置特别班……他们可根据短缺的课程选读高中各级课程,上课随班听讲,宿舍则另在一处……我在校时(1925年)这个特别班几乎都是广西、广东、四川的学生,我也是其中的一个。这是浦东中学对边区、内地的旧制中学生一极大的栽培。”

学校配备的教学设备放到今天也不落伍

  在重理不轻文的前提下,学校购买了非常先进的学生实验器材,尤其是理化生等学科的实验器材,即使放到今天,也不落伍。

  浦东中学还积极筹办图书馆,在当时,可以与大学齐名,很多大学的研究者,也会到浦东中学来借阅相关书籍。

  传承校史精神 坚定文化自信

  有历史,有传承,就有自信。通过研究百年校史文化、“寻找浦中校友”等系列活动,浦东中学全校师生感悟“勤朴”校训,传承校史精神。实现了以丰厚的校史文化为载体,将校史资源与当下教育有机融合,将文化传承与课堂教学无缝衔接,将校史文化学习与社会实践活动统整起来,形成了浦东中学独特的爱国主义教育特色。

校史馆珍藏(汪伟秋 摄)

  每年清明,全校师生都会在杨公铜像前进行“祭奠校主杨公,缅怀先贤英烈”的清明祭扫活动。这项活动能使同学们更加明白肩上的使命和责任,也更坚定同学们报效祖国、努力学习的决心,告慰青松下长眠的先辈们。

  参观黄炎培故居、张闻天故居也是浦东中学每年的传统项目。在“学长”居住的地方,浦东中学校友怀着无比的崇敬之心缅怀着先贤,遥想着“学长”当年于浦东中学求学之光景,仔细学习着“学长”波澜壮阔的一生,感悟着先贤为了国家和民族的命运,而奋斗终身无怨无悔的爱国情怀。

  此外,自2014年暑假期间,学校组织学生开展“寻访校友”的活动,为同学们打开一扇窗,互联网上的信息搜索,校友信息的甄别,辗转寻找校友,牵线搭桥的相遇,面对面的采访,让学生们深受教育。本次实践活动获得了师生的积极参与,赢得了家长的大力支持,本次调查活动概括为:感悟真实,参与面广。6月份学校发放调查报告42份,9月初回收38份,根据调查结果分类,分成三大类:大有斩获型、小有收获型、一无所获型。根据调查结果显示,有的找到了全国劳模刘恕、著名教育家戴炜栋等;有的找到非常普通,但普遍具有“敬业、乐观、善良、向上”的特质。在这个过程中学生们真实体验了什么是社会实践活动。

  2013年底学校决定创建“浦东中学校友文库”,向所有浦中校友(对于浦东中学做出过突出贡献的名誉校友、在浦东中学求学过的学生、任教过的教师、担任过的校董)征集相关书籍,校友文库“征集令”一出,全校师生群情踊跃,与之呼应的系列活动旋即展开。淘书乐、捐书乐、读书乐……在充实“校友文库”的同时,也启迪同学们好读书、读好书、学榜样。在这个过程中进一步了解校史文化,寻找自己最崇拜校友的足迹,开阔视野,自觉地将校史文化、校史精神内化,不断塑造和丰富自己的精神世界,并且用一生的实践去传承校史精神,努力在未来遇见更好的自己。

  (特别鸣谢浦东中学校长倪瑞明对此文提供帮助)

  侧记:一份穿越百年的托付

  浦东中学现任校长倪瑞明在朋友圈更新了一条:“浦东,是一个有历史底蕴的地方,更是一个有温度的区域。”

  也许很多人印象当中的浦东,在1990年开发开放之前,只是个大农村而已,当年流行这样一句话:“宁要浦西一张床,不要浦东一间房”。然而,一个世纪以前的浦东中学,就已经开始对上海乃至中国发挥着巨大的影响。

  2013年8月,倪瑞明调任浦东中学,几乎所有的领导都对他说,“这是一所历史名校,希望你去之后,能重振历史名校”。当倪瑞明走进浦东中学斑驳古朴的校史馆,第一感觉是震惊,第二感觉是怀疑,第三感觉是惭愧,因为对这所学校知之甚少。

  在这之前,倪瑞明已经有五所学校17年的党政管理经历,1996年在美国教学交流,回国之后,下半年在建平教育集团内的学校开始党政管理工作,始终坚持将学习视为一种生活方式,除了教育系统内的学习和培训,在30岁那年,他还自费学习EMBA课程,目的是为了更好地借鉴和迁移企业管理经验。但面对这所百年名校,倪瑞明依然没有思绪。

  倪瑞明决定先从研究学校的历史开始。“也许历史可以告诉我,该如何去做。”倪瑞明告诉记者。白天,倪瑞明要完成常规的教育管理工作,到了晚上,就浸泡在故纸堆中,面对繁体字和竖版格式,字典始终不离左右。搜寻与挖掘有关党的珍贵历史文物的工作从未停歇。

  三年后,在读完了校史馆内所有的毕业纪念刊、校友登记表、校友来信;又与新区档案馆沟通,获得了市区两级档案馆内浦东中学的史料;后又收集了分散于上海图书馆、北大、复旦、华师大等高校内与浦东中学相关的史料后,倪瑞明释然了。

  “我们要做的不是重振历史名校,因为时代已变;我们要做的是传承历史名校的文化精髓和校友的精神,尤其是校主杨公‘毁家兴学、为国育才’的精神。”倪瑞明说,“作为教育工作者,我们不仅需要传授知识和技能,更要以身作则,成为学生责任和担当的榜样,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每个学生千差万别,我们无法让每个学生在学业成绩上同样优秀,但在责任和担当意识的培养上,不应该有差异。”

名家碑廊(汪伟秋 摄)

  今年暑假,浦东中学现任校长倪瑞明在学校里建成了梦想已久的碑廊,把近代四十多幅名家大师给浦东中学的题词镌刻于碑石之上,他希望学生能每天浸润在这样的文化中。在碑刻中,他最喜欢的是胡适先生所题写的“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这源于杨公当年创办学校的思想。

  用故事阐释真理,用细节展示精神,历史就变得更加可亲,文化也变得更有分量。或许对倪瑞明来说,这就是一份穿越百年的托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