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上海版“大风厂”成功自救 奉贤法院“刚柔并济”破解执行难

2017-12-7 11:46:56

来源:东方网 作者:毛丽君 选稿:任世杰

图片说明:今天上午,奉贤法院召开“着力破解执行难两年工作回顾”新闻发布会。

  东方网记者毛丽君12月7日报道:外籍老板跑路,公司资产被法院查封,被拖欠工资的员工们在法院的监管下发起自救,随着被查封的部分生产材料解封,工厂生产恢复了,经过5个月的运营,员工被拖欠的68万元工资款和补偿金全部到位。这是一起真实发生在上海市奉贤区人民法院的关于执行的故事。东方网记者了解到,在对“老赖”保持高压打击的同时,奉贤法院创新执行举措破解执行难,截至10月底,该院在最高院执行综合质效评分中位居上海法院第一位。

  上海版“大风厂”成功自救 创新举措破解执行难

  电视剧《人民的名义》中,大风厂出了问题之后,老员工们不想离去,发起自救,工会主席郑西坡带头重新组建公司恢复生产。因和《人民的名义》中大风厂员工自救的故事情节类似,奉贤这家纺织品公司被称为上海版“大风厂”。

  涉案公司是奉贤当地一家知名的纺织品公司,公司生产隔尿垫并出口海外。生意向来红火,在奉贤四团镇算是家喻户晓的企业。因发展策略不当,导致资金链断裂,2017年多家供应商将该纺织品公司告上法庭,外籍老板无心收拾烂摊子,一跑了之,奉贤法院查封了纺织品厂的设备和一批进口的PVC料子,计划拍卖弥补员工被拖欠的工资。

  “拍卖后的设备就不值钱了,客户大部分我们还联系着。我们想恢复生产,把剩下的PVC料子加工好卖了,差不多就是我们员工的工资了。”一次约谈中,生产厂长对法院执行法官说。

  经法院排摸了解,涉案公司的产品在市场上具有较强的竞争力,如果对剩余原材料进行生产销售,销售额足以支付员工被拖欠的工资。经过详细的计划和安排,在法院的监管下,生产所需的原材料解封了,公司生产恢复了,职工组织起来有序生产自救。

  来自奉贤法院的最新消息,经过5个月的生产自救,该厂员工被拖欠的68万元工资款和补偿金目前已全部到位。“生道执行”是奉贤法院在破解执行难中的一项创新举措。

  两年累计直接案件18045件 失信被执行人惩戒高压不减

  今天上午,奉贤法院召开“着力破解执行难两年工作回顾”新闻发布会。东方网记者了解到,创新执行举措仅该院在破解执行难上的尝试,而在执行工作中,对失信被执行人的惩戒该院始终保持着高压态势不减,最大限度挤压“老赖”的生存空间。

  据奉贤法院副院长韩峰介绍,法院不断强化执行强制措施力度。两年来,该院累计对137名执行人实施司法拘留,97人被拘留后旅行义务,履行金额3300余万元。同时,法院和区公案、检察院联手,合理对被执行人施压,公安协查方面,奉贤公安两年来查获11人并全部予以司法拘留。

  两年来,奉贤法院累计将3091名被执行人纳入失信人黑名单,对6971名被执行人发送限制高消费令。为了最大限度挤压“老赖”生存空间,法院每年都会制作失信人黑名单展板,并将黑名单直接送进“老赖”生活的社区,对失信人进行高压打击。

  据统计,截至10月底,奉贤法院两年来累计执结案件18045件,实际执行率、执行标的清偿率、案均执行标的清偿率分别为80.97%、80.20%和81.34%,分别位列上海基层法院第三、第二和第一。截至10月底,奉贤法院在最高院执行综合质效评分中位居上海法院第一位。

上一篇稿件

上海版“大风厂”成功自救 奉贤法院“刚柔并济”破解执行难

2017年12月7日 11:46 来源:东方网

图片说明:今天上午,奉贤法院召开“着力破解执行难两年工作回顾”新闻发布会。

  东方网记者毛丽君12月7日报道:外籍老板跑路,公司资产被法院查封,被拖欠工资的员工们在法院的监管下发起自救,随着被查封的部分生产材料解封,工厂生产恢复了,经过5个月的运营,员工被拖欠的68万元工资款和补偿金全部到位。这是一起真实发生在上海市奉贤区人民法院的关于执行的故事。东方网记者了解到,在对“老赖”保持高压打击的同时,奉贤法院创新执行举措破解执行难,截至10月底,该院在最高院执行综合质效评分中位居上海法院第一位。

  上海版“大风厂”成功自救 创新举措破解执行难

  电视剧《人民的名义》中,大风厂出了问题之后,老员工们不想离去,发起自救,工会主席郑西坡带头重新组建公司恢复生产。因和《人民的名义》中大风厂员工自救的故事情节类似,奉贤这家纺织品公司被称为上海版“大风厂”。

  涉案公司是奉贤当地一家知名的纺织品公司,公司生产隔尿垫并出口海外。生意向来红火,在奉贤四团镇算是家喻户晓的企业。因发展策略不当,导致资金链断裂,2017年多家供应商将该纺织品公司告上法庭,外籍老板无心收拾烂摊子,一跑了之,奉贤法院查封了纺织品厂的设备和一批进口的PVC料子,计划拍卖弥补员工被拖欠的工资。

  “拍卖后的设备就不值钱了,客户大部分我们还联系着。我们想恢复生产,把剩下的PVC料子加工好卖了,差不多就是我们员工的工资了。”一次约谈中,生产厂长对法院执行法官说。

  经法院排摸了解,涉案公司的产品在市场上具有较强的竞争力,如果对剩余原材料进行生产销售,销售额足以支付员工被拖欠的工资。经过详细的计划和安排,在法院的监管下,生产所需的原材料解封了,公司生产恢复了,职工组织起来有序生产自救。

  来自奉贤法院的最新消息,经过5个月的生产自救,该厂员工被拖欠的68万元工资款和补偿金目前已全部到位。“生道执行”是奉贤法院在破解执行难中的一项创新举措。

  两年累计直接案件18045件 失信被执行人惩戒高压不减

  今天上午,奉贤法院召开“着力破解执行难两年工作回顾”新闻发布会。东方网记者了解到,创新执行举措仅该院在破解执行难上的尝试,而在执行工作中,对失信被执行人的惩戒该院始终保持着高压态势不减,最大限度挤压“老赖”的生存空间。

  据奉贤法院副院长韩峰介绍,法院不断强化执行强制措施力度。两年来,该院累计对137名执行人实施司法拘留,97人被拘留后旅行义务,履行金额3300余万元。同时,法院和区公案、检察院联手,合理对被执行人施压,公安协查方面,奉贤公安两年来查获11人并全部予以司法拘留。

  两年来,奉贤法院累计将3091名被执行人纳入失信人黑名单,对6971名被执行人发送限制高消费令。为了最大限度挤压“老赖”生存空间,法院每年都会制作失信人黑名单展板,并将黑名单直接送进“老赖”生活的社区,对失信人进行高压打击。

  据统计,截至10月底,奉贤法院两年来累计执结案件18045件,实际执行率、执行标的清偿率、案均执行标的清偿率分别为80.97%、80.20%和81.34%,分别位列上海基层法院第三、第二和第一。截至10月底,奉贤法院在最高院执行综合质效评分中位居上海法院第一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