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这篇上海高考作文为何得满分:不能只讲"意义"不讲"有意思"

2017-11-14 14:01:24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王蔚 选稿:徐琪

  原标题:解密师生恋作文为何在高考得满分:不能只讲“意义”不讲“有意思”

  “高考作文究竟能不能得满分?”“什么样的作文是阅卷老师最反感的?”在近日举行的2017“浦东之秋”语文教学高峰论坛上,专家们给学生作文提出的宝贵意见还真有些“意料之外”。

  一篇写师生恋的作文,竟在上海的高考中获得了满分。华东师范大学教授、上海市高考语文阅卷组组长周宏“解密”了多年前这篇曾经在阅卷时产生过争议的文章。这篇考场作文出自一名女生,写的对一名20多岁男老师的暗恋,有一天她勇敢地去向老师表白,却遇到了拒绝,从此,她便把少女内心美好的情愫转化成学习的动力。此刻坐进考场的她,觉得心里非常笃定,不仅仅是来自对高考的自信,还因为她相信“他一定会在考场外等我”,因为男老师已经辞掉了教师工作,跳槽去了一家公司。在这篇以《忙》为题的高考作文里,女生最后总结说,人固然要为他人、为社会而忙,但首先要忙好自己当前最该忙的事情。“这是一篇令我记忆犹新的作文,获得满分也是情理之中。写作文不是要去写一篇证明命题老师观点‘正确’的废话。”周宏说。

  本次论坛是由上海市浦东新区贾志敏教育进修学校主办的。来自国内的多位作文教学大咖都十分赞同周宏对当下中小学生作文教学的批判。周宏提出,长期以来,语文教学一直要求学生的作文要写得“有意义”,要“积极向上”,问题是,这样的“有意义”真的“有意义”吗?为什么不能在作文教学要求和评分标准中增加一条,要写得“有意思”呢?语文界始终在为写作文是要“有意思”还是“有意义”而争论不休,其实,学生写作文最重要的是要“有趣”,议论文要有理趣,记叙文要有情趣,这比单纯地追求所谓的“有意义”要更难写。

  只要做到这个“趣”,写作文就会变成一种享受,写的人享受,读的人也享受。周宏列举了一篇小学生的作文《我最讨厌的老师》。文中写道:老师我都很讨厌,最讨厌数学老师。这个老师上课的时候总是骂我们,叫大家不要说废话,骂的时候拍桌子,拍得黑板擦都跳起来了。这个老师常对学生说,你们不要搞小动作,我看左边就是看右边,一个都逃不了我的眼光!我真是百思不得其解,看左边怎么能看右边呢?这就是我讨厌的老师……周宏欣赏这篇作文的理由是“保持了学生的本真”。

  经常有语文老师教育学生,写作文要争取首先能让阅卷老师感动。而在周宏看来,要“打动人”固然没错,但是问题在于,中学生作文更多的是要打动谁?如果仅仅是为了要去打动中考、高考的阅卷老师,这个目的就大错特错了。“所以我个人非常反对要学生去揣摩命题老师的意思。我认为是揣摩不到的,就算你揣摩到了,写出来的文章也未必是好的。事实上,确有平时作文写得好的学生,到了高考作文时却反而个性全无、兴趣丧失。所以,有必要强调,那些所谓不像高考作文的习作,恰恰可能是好的高考作文。千万不要因为‘求保险’而扼杀了作文的灵气。”周宏说,高考作文已经确立了“开放、灵活、包容、多元”的评价原则,在把“思想、真实、创新、规范”作为高考优秀作文标准的今天,靠应试训练已经不可能赢得考场作文的高分。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这篇上海高考作文为何得满分:不能只讲"意义"不讲"有意思"

2017年11月14日 14:01 来源:新民晚报

  原标题:解密师生恋作文为何在高考得满分:不能只讲“意义”不讲“有意思”

  “高考作文究竟能不能得满分?”“什么样的作文是阅卷老师最反感的?”在近日举行的2017“浦东之秋”语文教学高峰论坛上,专家们给学生作文提出的宝贵意见还真有些“意料之外”。

  一篇写师生恋的作文,竟在上海的高考中获得了满分。华东师范大学教授、上海市高考语文阅卷组组长周宏“解密”了多年前这篇曾经在阅卷时产生过争议的文章。这篇考场作文出自一名女生,写的对一名20多岁男老师的暗恋,有一天她勇敢地去向老师表白,却遇到了拒绝,从此,她便把少女内心美好的情愫转化成学习的动力。此刻坐进考场的她,觉得心里非常笃定,不仅仅是来自对高考的自信,还因为她相信“他一定会在考场外等我”,因为男老师已经辞掉了教师工作,跳槽去了一家公司。在这篇以《忙》为题的高考作文里,女生最后总结说,人固然要为他人、为社会而忙,但首先要忙好自己当前最该忙的事情。“这是一篇令我记忆犹新的作文,获得满分也是情理之中。写作文不是要去写一篇证明命题老师观点‘正确’的废话。”周宏说。

  本次论坛是由上海市浦东新区贾志敏教育进修学校主办的。来自国内的多位作文教学大咖都十分赞同周宏对当下中小学生作文教学的批判。周宏提出,长期以来,语文教学一直要求学生的作文要写得“有意义”,要“积极向上”,问题是,这样的“有意义”真的“有意义”吗?为什么不能在作文教学要求和评分标准中增加一条,要写得“有意思”呢?语文界始终在为写作文是要“有意思”还是“有意义”而争论不休,其实,学生写作文最重要的是要“有趣”,议论文要有理趣,记叙文要有情趣,这比单纯地追求所谓的“有意义”要更难写。

  只要做到这个“趣”,写作文就会变成一种享受,写的人享受,读的人也享受。周宏列举了一篇小学生的作文《我最讨厌的老师》。文中写道:老师我都很讨厌,最讨厌数学老师。这个老师上课的时候总是骂我们,叫大家不要说废话,骂的时候拍桌子,拍得黑板擦都跳起来了。这个老师常对学生说,你们不要搞小动作,我看左边就是看右边,一个都逃不了我的眼光!我真是百思不得其解,看左边怎么能看右边呢?这就是我讨厌的老师……周宏欣赏这篇作文的理由是“保持了学生的本真”。

  经常有语文老师教育学生,写作文要争取首先能让阅卷老师感动。而在周宏看来,要“打动人”固然没错,但是问题在于,中学生作文更多的是要打动谁?如果仅仅是为了要去打动中考、高考的阅卷老师,这个目的就大错特错了。“所以我个人非常反对要学生去揣摩命题老师的意思。我认为是揣摩不到的,就算你揣摩到了,写出来的文章也未必是好的。事实上,确有平时作文写得好的学生,到了高考作文时却反而个性全无、兴趣丧失。所以,有必要强调,那些所谓不像高考作文的习作,恰恰可能是好的高考作文。千万不要因为‘求保险’而扼杀了作文的灵气。”周宏说,高考作文已经确立了“开放、灵活、包容、多元”的评价原则,在把“思想、真实、创新、规范”作为高考优秀作文标准的今天,靠应试训练已经不可能赢得考场作文的高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