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侦察金融犯罪案件多年 他为三千名受害者挽回30余亿元

2017-11-13 08:11:49

来源:新闻晨报 作者:吴艺璇 选稿:徐琪

  原标题:为3000名受害者挽回30余亿元

  “非法集资类案件必作于细,不允许任何疏忽和遗漏,因为可能一个冷冰冰的数字,就是一个受害群众几年,甚至几十年的心血和积攒。”林植说话慢条斯理,小心谨慎,但经他办理的案件却震惊全国。1979年出生的林植,现任上海市公安局经侦总队一支队二大队大队长,长期从事涉众型金融犯罪案件侦查工作。近年来,林植所办案件为近3000名受害群众挽回经济损失高达30余亿元。

  今年5月19日,在全国公安系统英雄模范立功集体表彰大会上,林植荣获全国特级优秀人民警察称号。

  深耕多年,攻克大案

  2002年从警校毕业后,林植就开始在上海市公安局经侦总队一支队工作,15年间,他负责办理的金融大案,包括上海泛鑫保险代理公司集资诈骗案、沪易贷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等一系列公安部交办、督办的重特大案件。

  2013年8月,上海发生了史上涉案规模最大、社会影响最深的上海泛鑫保险代理公司集资诈骗案。这是当时上海保险中介市场的老大,该公司擅自将寿险产品变造为固定收益理财产品,大肆对外销售,公司实际控制人陈怡、顾问江杰已离境,并有携款潜逃嫌疑。

  为防止涉案嫌疑人的进一步潜逃、涉案资产的进一步流失,林植迅速对涉案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财务等关键证人调查取证,迅速掌握泛鑫公司的犯罪手法与陈怡、江杰的主要犯罪事实。当时,为掌握确凿的证据,林植与一支队干警连续加班三天三夜,回忆起这段每天只能睡三四个小时的日子,林植说他们是为了与潜逃嫌疑人“赛跑”。掌握确凿证据后,一支队立即成立专案组,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立案侦查。

  经调查,专案组第一时间掌握了陈、江二人从香港起飞、途经韩国、落脚斐济的轨迹信息,随即派出追捕小组,成功对2人实施了境外抓捕。

  两名主要嫌疑人被控制后,林植带领的取证人员并没有停下工作,他们在一周内完成500余名代理人的取证工作。“有些人肯配合,十几分钟就做好笔录了。但也有一些人就是不说,一磨可能要几个钟头。”

  已经连续一周没有休整的他,又率领干警分赴江苏、浙江、香港等多地开展调查取证和资金查控工作。最终,林植和专案组厘清、捋顺了千百个涉案资金账户的往来关系,并循线深挖出犯罪嫌疑人企图向外转出的5000多万元赃款。

  斗智斗勇、惊心动魄

  经侦本身具有专业性,金融和互联网的结合进一步增加了经济犯罪的隐蔽性。在林植看来,经侦民警从发现线索、梳理线索,到抓捕嫌疑人、追回赃款,每一步都是斗智斗勇、惊心动魄的历程。

  “‘沪易贷’一案,当时投资人还没有注意到风险,但我们留意到了这家互联网金融公司网站上的异常。”2014年3月,犯罪人员邢某通过设立“沪易贷”网站,以承诺保本高息的方式吸引投资人投资,在短短一年多的时间里吸收资金高达1.9亿余元,投资人遍布全国各地。

  而就在此时,其官网上突然发布了一则需要延时兑付投资人本息的公告。“我觉得不对劲。第一,它募集资金非常大。第二,它声称的利息很高,年化收益率高达59.2%。第三,我们看到它资金无法兑付的情况。”经过林植与同事们分析,在没有投资人报案的情况下,他们初步认为有必要做进一步的调查。

  此后,上海警方发现尽管“沪易贷”网站上列出了大量的投资标的,但无法与现实中的真实项目相对应,“表面上投资人的钱进了项目,可实际上都进了邢某的个人账户,再由邢某自行支配。”林植说,P2P网站作为中介应该只在撮合交易中收取服务费,而像“沪易贷”利用了这个平台形成“资金池”,将资金收入个人账户中,是涉嫌犯罪的。

  若非林植和同事们尽早发现,受害投资人的数量和损失将更加庞大。

  有赃必追、追赃必尽

  在工作之余,林植先后接待涉众型案件受害群众200余批次。

  “我们会和投资人代表保持沟通,及时把追赃的进展情况告诉他们,而且和投资人接触也可能得到一些新线索。”林植表示,一般在周末或下班时间,他和探组同事会尽可能地接待受害投资人。虽然有时候很疲惫,但他更害怕看到受害群众失望的样子。

  在处置“沪易贷”案件中,林植就坚持了“有赃必追、追赃必尽”原则。由于犯罪人员将公司经营地址设在安徽,林植先后6次赴安徽合肥等地追缴赃款。就这样,一笔笔小数字、小账户汇集成最终的巨额追缴值。

  然而,对待自己即将上二年级的儿子,林植有时会变得“没有耐心”,儿子拖作业的时候他还会“发脾气”。但一提到儿子,林植很开心:“有时候好几天不见,他就给我打电话,会想我,他懂得不多,但他知道爸爸是警察,专门抓坏人。”

  办理重大案件期间常常加班加点,家人给了林植极大的温暖。林植回忆:“比如像陈怡携款潜逃的案子,前后一个月我们都在加班,工作到凌晨,晚上睡在办公室,那段时间没回过几次家门,但家人很理解,我很感激。”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侦察金融犯罪案件多年 他为三千名受害者挽回30余亿元

2017年11月13日 08:11 来源:新闻晨报

  原标题:为3000名受害者挽回30余亿元

  “非法集资类案件必作于细,不允许任何疏忽和遗漏,因为可能一个冷冰冰的数字,就是一个受害群众几年,甚至几十年的心血和积攒。”林植说话慢条斯理,小心谨慎,但经他办理的案件却震惊全国。1979年出生的林植,现任上海市公安局经侦总队一支队二大队大队长,长期从事涉众型金融犯罪案件侦查工作。近年来,林植所办案件为近3000名受害群众挽回经济损失高达30余亿元。

  今年5月19日,在全国公安系统英雄模范立功集体表彰大会上,林植荣获全国特级优秀人民警察称号。

  深耕多年,攻克大案

  2002年从警校毕业后,林植就开始在上海市公安局经侦总队一支队工作,15年间,他负责办理的金融大案,包括上海泛鑫保险代理公司集资诈骗案、沪易贷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等一系列公安部交办、督办的重特大案件。

  2013年8月,上海发生了史上涉案规模最大、社会影响最深的上海泛鑫保险代理公司集资诈骗案。这是当时上海保险中介市场的老大,该公司擅自将寿险产品变造为固定收益理财产品,大肆对外销售,公司实际控制人陈怡、顾问江杰已离境,并有携款潜逃嫌疑。

  为防止涉案嫌疑人的进一步潜逃、涉案资产的进一步流失,林植迅速对涉案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财务等关键证人调查取证,迅速掌握泛鑫公司的犯罪手法与陈怡、江杰的主要犯罪事实。当时,为掌握确凿的证据,林植与一支队干警连续加班三天三夜,回忆起这段每天只能睡三四个小时的日子,林植说他们是为了与潜逃嫌疑人“赛跑”。掌握确凿证据后,一支队立即成立专案组,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立案侦查。

  经调查,专案组第一时间掌握了陈、江二人从香港起飞、途经韩国、落脚斐济的轨迹信息,随即派出追捕小组,成功对2人实施了境外抓捕。

  两名主要嫌疑人被控制后,林植带领的取证人员并没有停下工作,他们在一周内完成500余名代理人的取证工作。“有些人肯配合,十几分钟就做好笔录了。但也有一些人就是不说,一磨可能要几个钟头。”

  已经连续一周没有休整的他,又率领干警分赴江苏、浙江、香港等多地开展调查取证和资金查控工作。最终,林植和专案组厘清、捋顺了千百个涉案资金账户的往来关系,并循线深挖出犯罪嫌疑人企图向外转出的5000多万元赃款。

  斗智斗勇、惊心动魄

  经侦本身具有专业性,金融和互联网的结合进一步增加了经济犯罪的隐蔽性。在林植看来,经侦民警从发现线索、梳理线索,到抓捕嫌疑人、追回赃款,每一步都是斗智斗勇、惊心动魄的历程。

  “‘沪易贷’一案,当时投资人还没有注意到风险,但我们留意到了这家互联网金融公司网站上的异常。”2014年3月,犯罪人员邢某通过设立“沪易贷”网站,以承诺保本高息的方式吸引投资人投资,在短短一年多的时间里吸收资金高达1.9亿余元,投资人遍布全国各地。

  而就在此时,其官网上突然发布了一则需要延时兑付投资人本息的公告。“我觉得不对劲。第一,它募集资金非常大。第二,它声称的利息很高,年化收益率高达59.2%。第三,我们看到它资金无法兑付的情况。”经过林植与同事们分析,在没有投资人报案的情况下,他们初步认为有必要做进一步的调查。

  此后,上海警方发现尽管“沪易贷”网站上列出了大量的投资标的,但无法与现实中的真实项目相对应,“表面上投资人的钱进了项目,可实际上都进了邢某的个人账户,再由邢某自行支配。”林植说,P2P网站作为中介应该只在撮合交易中收取服务费,而像“沪易贷”利用了这个平台形成“资金池”,将资金收入个人账户中,是涉嫌犯罪的。

  若非林植和同事们尽早发现,受害投资人的数量和损失将更加庞大。

  有赃必追、追赃必尽

  在工作之余,林植先后接待涉众型案件受害群众200余批次。

  “我们会和投资人代表保持沟通,及时把追赃的进展情况告诉他们,而且和投资人接触也可能得到一些新线索。”林植表示,一般在周末或下班时间,他和探组同事会尽可能地接待受害投资人。虽然有时候很疲惫,但他更害怕看到受害群众失望的样子。

  在处置“沪易贷”案件中,林植就坚持了“有赃必追、追赃必尽”原则。由于犯罪人员将公司经营地址设在安徽,林植先后6次赴安徽合肥等地追缴赃款。就这样,一笔笔小数字、小账户汇集成最终的巨额追缴值。

  然而,对待自己即将上二年级的儿子,林植有时会变得“没有耐心”,儿子拖作业的时候他还会“发脾气”。但一提到儿子,林植很开心:“有时候好几天不见,他就给我打电话,会想我,他懂得不多,但他知道爸爸是警察,专门抓坏人。”

  办理重大案件期间常常加班加点,家人给了林植极大的温暖。林植回忆:“比如像陈怡携款潜逃的案子,前后一个月我们都在加班,工作到凌晨,晚上睡在办公室,那段时间没回过几次家门,但家人很理解,我很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