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日间的KTV——沪上阿姨爷叔们的音乐沙龙

2017-10-27 01:30:53

来源:解放网 作者:吴艺璇 张益维 选稿:李婉怡

原标题:日间的KTV,阿姨爷叔们的音乐沙龙

阿姨爷叔成为KTV日间主力军,半数以上包房都是退休老人。 /晨报记者 张佳琪

  10月28日,重阳佳节,全社会“尊老、敬老、爱老、助老”的日子。在这个温饱早已不愁的时代,老人们的精神生活过得是否充实?除了广场舞,他(她)们还在做什么?当我们走近他(她)们,倾听他(她)们,发现他(她)们的生活远比我们想象得精彩:她们尽情享受着时代发展所带来的红利,像年轻人一样K歌、做公号、跑马拉松,享受私人订制的旅游线路,不断挑战生命的极限,拓宽生命的宽度。他(她)们,有着自己的“花”样年华。

  约上三两好友,去KTV“吼两嗓子”,喊上三五伙伴,到“音乐沙龙”里练练新歌。这些原本属于年轻人的生活方式,如今,正在阿姨爷叔之间流行起来。如果说,上海KTV的夜间时光属于唱着《青春修炼手册》的“TFBOYS”们,那么,它的日间时光,则属于唱着“智斗刁德一”的“阿庆嫂”们。

  阿姨爷叔,已然占领日间KTV。

  阿姨们因接送孙子相识

  早上8点半,送完孙子上学的缪阿姨在天钥桥路的一家KTV开好包房,一连串点了近50首歌,等着歌友的到来。

  同在徐汇区的叶阿姨早上不到6点就起床了,给一家五口备好早餐,等儿子儿媳带着孙女出门后,又洗了几件衣服。她把小孙子往老伴儿怀里一放,到KTV与歌友们会合,开始了她认为是“每周最放松的时刻”。

  每周二上午8点半到12点,到KTV唱歌是歌友们的例行活动。黄阿姨当天比以往到的早一些,她利索地干好了家务,把孙子安顿好后便往KTV赶,她说:“为了出来吼两嗓子,我需要挤出点时间来,否则天天在家做家务会做傻的。”

  当天例行活动只到了三位歌友,出勤率最高的缪阿姨是组长也是活动发起人,孙子3岁那年她就开始到KTV里唱歌了。“接送孙子认识的。”说到几个人相识的原因,她们都异口同声。“接送孩子排队的时候聊起天来,发现大家都爱唱歌,大概从2009年开始,就相约在KTV里一起唱歌了。”缪阿姨说。

  据黄阿姨回忆,两年前这家KTV的会员日是29元一上午,如今涨到了34元。早先几年,她们每次唱完都抢着付钱,可长此以往不是办法。现在她们也学会了年轻人的那套,AA制,同时采用定期交“会费”的办法,由缪阿姨负责管理。“我们不定期的给她一到两百元,先把钱交了,这样还可以督促我们坚持唱下去。”

  KTV里有着各自保留曲目

  上午10点,三位阿姨的已点曲目里已经有近80首歌曲,越剧和沪剧占据大半,红歌和样板戏也有不少出现在列表里,除此之外,也不乏有一些网络流行歌曲。

  “少爷房里格佣人们,相帮他在理衣裳。”缪阿姨对着叶阿姨唱道,表情略带忧愁,“他现在可曾起了床,昨夜回来是啥辰光?”黄阿姨接唱,双脚轻轻打着节拍。这是沪剧雷雨《繁漪求萍》里的片段,阿姨们在KTV里边演边唱,表情和动作都很投入。

  两位阿姨都是江浙一带人,对越剧和沪剧颇为喜爱。而黄阿姨来自四川,第一次听两位阿姨唱的剧就被吸引了:“吴侬软语很好听,我不是上海人,但我很想跟她们学。”在KTV唱了几年下来,她也能唱几出发音标准的沪、越剧,她说,这得益于叶老师和缪老师的教学。

  黄阿姨是歌手刘和刚的粉丝,《父亲》 是她的KTV保留曲目。“我觉得他唱的父亲和我父亲特别贴近,以前这首歌我根本唱不完,唱到心里发酸。”黄阿姨的父亲今年90岁了,远在老家四川,因为来沪照料儿女,只有过年才能回家看望老父亲。

  “我的老父亲,我最疼爱的人,人间甘甜有十分,您只尝了三分。”黄阿姨站着把歌唱完,未拿话筒的手随着歌曲的情感起伏摆动,动情时她还会闭上眼睛。

  “来!唱《智斗》!”缪老师喊道,这也是她们的保留曲目。《智斗》的音乐响起,三位阿姨仅用两个话筒,在阿庆嫂、刁德一和胡传魁之间自如地切换角色。三位阿姨都已经60多岁,唱起样板戏就会想起自己的少女时代。花样虽不多,那块只放样板戏的大银幕,是缪阿姨上学时期学样板戏的地方; 那段为了听样板戏步行二三十里的路,是叶阿姨记忆里的青春;学跳《红色娘子军》和《沂蒙颂》穿过的舞鞋,是黄阿姨的花样年华。

  流行歌曲难不倒阿姨们

  10月24日上午11时许,这家KTV里的包房基本上都被退休的阿姨们占据。据店内的负责人介绍,当日,KTV里48个包房有半数以上被退休阿姨定满。“每周二是我们的会员日,上午半价是34元,这一天基本上都被老年人占据了。”

  这些新潮的阿姨,除了唱自己年代的歌曲,年轻人的歌曲也难不倒她们。缪阿姨是三位阿姨中最爱唱流行歌曲的,小沈阳的《老爸老妈》,王铮亮的《时间都去哪儿了》,都是她常唱的歌曲。“我们听到好听的,会用手机下载,在家里学,到了KTV也会学。”

  有时候,这些退休阿姨们接触新歌的速度比KTV曲库更新得快。“最近很火的《那年花开月正圆》那首歌叫《忘不掉》,我可喜欢了,但是这里没有!”黄阿姨坐在点唱机前面翻找。

  在另外一个包房里,记者还看到了8位打扮雅致的阿姨们,她们和三位阿姨一样,也是接送小孩相识的。“我们来自五湖四海,有东北的,有上海的,也有西南的。”一位穿着白色呢绒外套的阿姨说,“我们的‘业务’很全的,美声、民族、流行,还有这位,降央卓玛‘代言人’。”惹得包房里的阿姨们开怀大笑。

  包房里有两位徐家汇合唱团的成员,其中一位吴阿姨很时髦地将歌友们的聚会称为沙龙,“这个沙龙,每周一次,音响条件也好,环境也好,又便宜,每人最多出5块钱,我们可是赶上了好时代。”吴阿姨手舞足蹈地说着,每次沙龙到了结束的时候,保留曲目必须是《我爱你中国》。

  记者调查

  交通方便和价格优惠阿姨挑KTV的唯二标准

  阿姨们告诉记者,她们选择KTV的标准有两个,一是交通方便,“我们下午还要回家睡觉、做饭,没有空跑远”;二是价格优惠。因此,设置在各大交通枢纽的品牌KTV连锁店成为了她们的首选目标。

  10月25日,记者选择了某网络点评平台 KTV 中综合人气前10位,各自品牌中人气排行最高的门店上海歌城(新世界店)以及好乐迪(中山公园店)进行日间探店。

  “我们白天确实阿姨叔叔比较多,主要是因为白天人少,比较便宜。”10月25日上午11时许,上海歌城新世界店的店员在接待过一群来问价格的阿姨们后,对记者说。

  记者在上海歌城新世界店看到,工作日中午时分,拥有众多房间的上海歌城新世界店的半数房间已经坐满了客人。这些客人中,多数都是已上了年纪的阿姨,间或有一些爷叔陪伴在阿姨身边。长长的走廊里,回荡着“十五的月亮升上了天空呦……”“大海啊,大海,是我生活的地方……”等经典老歌。

  服务人员对此已司空见惯,业务熟练地为阿姨们调试音响、选歌。阿姨们则一边招呼着服务帮忙,一边自在的随着音乐打着拍子:“我们是随着朋友来玩的,没什么固定时间,有空就聚。”一名阿姨笑着说。

  同样的场景出现在好乐迪中山公园店中,10月25日下午,好乐迪正在被使用的二十余个包房中,大半被阿姨爷叔占领。来唱歌的阿姨爷叔们衣着讲究,派头十足。KTV包房们内,不见年轻人常消费的啤酒饮料,而是摆着一壶壶的茶水。

  “和年轻人不一样,叔叔阿姨们喜欢喝茶,龙井和普洱是他们最常消费的两种茶水。一种适合喜欢绿茶的人,一种比较养胃。”好乐迪的工作人员对记者说,为阿姨爷叔们添热水,是他们白日工作的主要项目之一。

  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在工作日的白天,上了年纪的阿姨是KTV内的主力军,为此,一些门店特意针对叔叔阿姨调整了日间消费政策。和年轻人不同,白日来KTV唱歌的阿姨爷叔多居住在附近,其中的一些人,已成为了门店常客。这些阿姨爷叔的作息十分规律,基本都是工作日中午左右到KTV,唱四个小时就会离开,中等大小的包房是他们青睐的消费对象。

  “能看得出来,阿姨爷叔是来放松的。他们基本不会饮酒,也不会因为想省钱而拒绝其他消费,茶水是他们多数人必点的。叔叔阿姨们比较忙的时候,比如双休日的白天或者下午四点后,就很少来了。”服务人员说。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日间的KTV——沪上阿姨爷叔们的音乐沙龙

2017年10月27日 01:30 来源:解放网

原标题:日间的KTV,阿姨爷叔们的音乐沙龙

阿姨爷叔成为KTV日间主力军,半数以上包房都是退休老人。 /晨报记者 张佳琪

  10月28日,重阳佳节,全社会“尊老、敬老、爱老、助老”的日子。在这个温饱早已不愁的时代,老人们的精神生活过得是否充实?除了广场舞,他(她)们还在做什么?当我们走近他(她)们,倾听他(她)们,发现他(她)们的生活远比我们想象得精彩:她们尽情享受着时代发展所带来的红利,像年轻人一样K歌、做公号、跑马拉松,享受私人订制的旅游线路,不断挑战生命的极限,拓宽生命的宽度。他(她)们,有着自己的“花”样年华。

  约上三两好友,去KTV“吼两嗓子”,喊上三五伙伴,到“音乐沙龙”里练练新歌。这些原本属于年轻人的生活方式,如今,正在阿姨爷叔之间流行起来。如果说,上海KTV的夜间时光属于唱着《青春修炼手册》的“TFBOYS”们,那么,它的日间时光,则属于唱着“智斗刁德一”的“阿庆嫂”们。

  阿姨爷叔,已然占领日间KTV。

  阿姨们因接送孙子相识

  早上8点半,送完孙子上学的缪阿姨在天钥桥路的一家KTV开好包房,一连串点了近50首歌,等着歌友的到来。

  同在徐汇区的叶阿姨早上不到6点就起床了,给一家五口备好早餐,等儿子儿媳带着孙女出门后,又洗了几件衣服。她把小孙子往老伴儿怀里一放,到KTV与歌友们会合,开始了她认为是“每周最放松的时刻”。

  每周二上午8点半到12点,到KTV唱歌是歌友们的例行活动。黄阿姨当天比以往到的早一些,她利索地干好了家务,把孙子安顿好后便往KTV赶,她说:“为了出来吼两嗓子,我需要挤出点时间来,否则天天在家做家务会做傻的。”

  当天例行活动只到了三位歌友,出勤率最高的缪阿姨是组长也是活动发起人,孙子3岁那年她就开始到KTV里唱歌了。“接送孙子认识的。”说到几个人相识的原因,她们都异口同声。“接送孩子排队的时候聊起天来,发现大家都爱唱歌,大概从2009年开始,就相约在KTV里一起唱歌了。”缪阿姨说。

  据黄阿姨回忆,两年前这家KTV的会员日是29元一上午,如今涨到了34元。早先几年,她们每次唱完都抢着付钱,可长此以往不是办法。现在她们也学会了年轻人的那套,AA制,同时采用定期交“会费”的办法,由缪阿姨负责管理。“我们不定期的给她一到两百元,先把钱交了,这样还可以督促我们坚持唱下去。”

  KTV里有着各自保留曲目

  上午10点,三位阿姨的已点曲目里已经有近80首歌曲,越剧和沪剧占据大半,红歌和样板戏也有不少出现在列表里,除此之外,也不乏有一些网络流行歌曲。

  “少爷房里格佣人们,相帮他在理衣裳。”缪阿姨对着叶阿姨唱道,表情略带忧愁,“他现在可曾起了床,昨夜回来是啥辰光?”黄阿姨接唱,双脚轻轻打着节拍。这是沪剧雷雨《繁漪求萍》里的片段,阿姨们在KTV里边演边唱,表情和动作都很投入。

  两位阿姨都是江浙一带人,对越剧和沪剧颇为喜爱。而黄阿姨来自四川,第一次听两位阿姨唱的剧就被吸引了:“吴侬软语很好听,我不是上海人,但我很想跟她们学。”在KTV唱了几年下来,她也能唱几出发音标准的沪、越剧,她说,这得益于叶老师和缪老师的教学。

  黄阿姨是歌手刘和刚的粉丝,《父亲》 是她的KTV保留曲目。“我觉得他唱的父亲和我父亲特别贴近,以前这首歌我根本唱不完,唱到心里发酸。”黄阿姨的父亲今年90岁了,远在老家四川,因为来沪照料儿女,只有过年才能回家看望老父亲。

  “我的老父亲,我最疼爱的人,人间甘甜有十分,您只尝了三分。”黄阿姨站着把歌唱完,未拿话筒的手随着歌曲的情感起伏摆动,动情时她还会闭上眼睛。

  “来!唱《智斗》!”缪老师喊道,这也是她们的保留曲目。《智斗》的音乐响起,三位阿姨仅用两个话筒,在阿庆嫂、刁德一和胡传魁之间自如地切换角色。三位阿姨都已经60多岁,唱起样板戏就会想起自己的少女时代。花样虽不多,那块只放样板戏的大银幕,是缪阿姨上学时期学样板戏的地方; 那段为了听样板戏步行二三十里的路,是叶阿姨记忆里的青春;学跳《红色娘子军》和《沂蒙颂》穿过的舞鞋,是黄阿姨的花样年华。

  流行歌曲难不倒阿姨们

  10月24日上午11时许,这家KTV里的包房基本上都被退休的阿姨们占据。据店内的负责人介绍,当日,KTV里48个包房有半数以上被退休阿姨定满。“每周二是我们的会员日,上午半价是34元,这一天基本上都被老年人占据了。”

  这些新潮的阿姨,除了唱自己年代的歌曲,年轻人的歌曲也难不倒她们。缪阿姨是三位阿姨中最爱唱流行歌曲的,小沈阳的《老爸老妈》,王铮亮的《时间都去哪儿了》,都是她常唱的歌曲。“我们听到好听的,会用手机下载,在家里学,到了KTV也会学。”

  有时候,这些退休阿姨们接触新歌的速度比KTV曲库更新得快。“最近很火的《那年花开月正圆》那首歌叫《忘不掉》,我可喜欢了,但是这里没有!”黄阿姨坐在点唱机前面翻找。

  在另外一个包房里,记者还看到了8位打扮雅致的阿姨们,她们和三位阿姨一样,也是接送小孩相识的。“我们来自五湖四海,有东北的,有上海的,也有西南的。”一位穿着白色呢绒外套的阿姨说,“我们的‘业务’很全的,美声、民族、流行,还有这位,降央卓玛‘代言人’。”惹得包房里的阿姨们开怀大笑。

  包房里有两位徐家汇合唱团的成员,其中一位吴阿姨很时髦地将歌友们的聚会称为沙龙,“这个沙龙,每周一次,音响条件也好,环境也好,又便宜,每人最多出5块钱,我们可是赶上了好时代。”吴阿姨手舞足蹈地说着,每次沙龙到了结束的时候,保留曲目必须是《我爱你中国》。

  记者调查

  交通方便和价格优惠阿姨挑KTV的唯二标准

  阿姨们告诉记者,她们选择KTV的标准有两个,一是交通方便,“我们下午还要回家睡觉、做饭,没有空跑远”;二是价格优惠。因此,设置在各大交通枢纽的品牌KTV连锁店成为了她们的首选目标。

  10月25日,记者选择了某网络点评平台 KTV 中综合人气前10位,各自品牌中人气排行最高的门店上海歌城(新世界店)以及好乐迪(中山公园店)进行日间探店。

  “我们白天确实阿姨叔叔比较多,主要是因为白天人少,比较便宜。”10月25日上午11时许,上海歌城新世界店的店员在接待过一群来问价格的阿姨们后,对记者说。

  记者在上海歌城新世界店看到,工作日中午时分,拥有众多房间的上海歌城新世界店的半数房间已经坐满了客人。这些客人中,多数都是已上了年纪的阿姨,间或有一些爷叔陪伴在阿姨身边。长长的走廊里,回荡着“十五的月亮升上了天空呦……”“大海啊,大海,是我生活的地方……”等经典老歌。

  服务人员对此已司空见惯,业务熟练地为阿姨们调试音响、选歌。阿姨们则一边招呼着服务帮忙,一边自在的随着音乐打着拍子:“我们是随着朋友来玩的,没什么固定时间,有空就聚。”一名阿姨笑着说。

  同样的场景出现在好乐迪中山公园店中,10月25日下午,好乐迪正在被使用的二十余个包房中,大半被阿姨爷叔占领。来唱歌的阿姨爷叔们衣着讲究,派头十足。KTV包房们内,不见年轻人常消费的啤酒饮料,而是摆着一壶壶的茶水。

  “和年轻人不一样,叔叔阿姨们喜欢喝茶,龙井和普洱是他们最常消费的两种茶水。一种适合喜欢绿茶的人,一种比较养胃。”好乐迪的工作人员对记者说,为阿姨爷叔们添热水,是他们白日工作的主要项目之一。

  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在工作日的白天,上了年纪的阿姨是KTV内的主力军,为此,一些门店特意针对叔叔阿姨调整了日间消费政策。和年轻人不同,白日来KTV唱歌的阿姨爷叔多居住在附近,其中的一些人,已成为了门店常客。这些阿姨爷叔的作息十分规律,基本都是工作日中午左右到KTV,唱四个小时就会离开,中等大小的包房是他们青睐的消费对象。

  “能看得出来,阿姨爷叔是来放松的。他们基本不会饮酒,也不会因为想省钱而拒绝其他消费,茶水是他们多数人必点的。叔叔阿姨们比较忙的时候,比如双休日的白天或者下午四点后,就很少来了。”服务人员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