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经典在传承中不朽 上芭“看家戏”《白毛女》回归申城

2017-10-13 11:05:38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朱渊 选稿:任世杰

原标题:经典在传承中不朽 上芭“看家戏”《白毛女》回归申城

图说:经典芭蕾舞剧《白毛女》 网络图

  “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历经半个世纪久演不衰的经典芭蕾舞剧《白毛女》将于金秋(10月末)回归申城。这台是上芭的“看家戏”,自1964年这部作品问世至今,已走过53个春秋,演出超过2000场。作为上芭2017冬季演出季的“开锣戏”,《白毛女》也将拉开整个演出季序幕,之后,民族芭蕾《梁山伯与祝英台》、时尚芭蕾《马可·波罗》以及圣诞芭蕾《胡桃夹子》,四台风格迥异的芭蕾作品将让观众尽享芭蕾之美。

  “隔了将近半个世纪再看这台《白毛女》,还是那样精致、那样美,不论是舞美或是服装,就是带着强烈时代感的布景幻灯片,现在看来依然像是一幅莫奈的画。”上芭团长辛丽丽说到这台被一代代上芭人全面传承、完好保留的《白毛女》,十分动容:“时代变迁,连画幻灯片的老师傅都已经快找不到了,可我们还是要想尽办法留住这一切,留住《白毛女》的美,留住经典带来的无限震撼。”

  “突破”与“传承”是上芭人对《白毛女》不变的承诺。“突破”,体现在喜儿、白毛女、大春的亮相和身段,还有“红缨枪”、“大红枣”等大段群舞。《白毛女》借鉴戏曲的手眼身法步,融入中国舞的动作和风格。对长年接受古典芭蕾训练的上芭人而言,《白毛女》是不一样的存在,是凌驾于古典芭蕾之外的“必修课”。

图说:经典芭蕾舞剧《白毛女》 网络图

  “我们上芭任何一个演员,要成为真正的上芭人,都要经过《白毛女》这一关。传承《白毛女》是上芭、上芭人坚守的承诺。”为将《白毛女》更好的继承,辛丽丽甚至在选角时就会有一套附加标准:“喜儿是花旦、白毛女是青衣、大春是小生,如果有形象上特别靠近这三个角色的孩子来报考,或多或少能加点分数。”

  现如今,接棒《白毛女》的都已经是上芭第六、第七、第八代的演员了。第六代的喜儿李晨晨、第八代白毛女周嘉雯,还有最年轻的冯子纯生于1999年,还不满18岁。

  为了原汁原味地展现《白毛女》的故事,“老带新”无疑是最行之有效的方法。每次排练,曾经饰演喜儿和白毛女的上海芭蕾舞团团长辛丽丽总是一丝不苟地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地指导主演们;而正在恢复期的首席演员范晓枫也将自己扮演白毛女的心得和经验毫无保留地进行传授。正是如此,当“北风那个吹”的歌声在剧场中响起,《白毛女》才能一次又一次地感动台下观众。

  “《白毛女》之所以能流传至今,给予我们舞蹈人最大的启示,在于‘寻根溯源’。”第二代《白毛女》编导之一的林泱泱直言:“我们的原创作品要打准时代脉搏、寻到文化根源,再以精益求精的态度去反复打磨、塑造,才能有这样可以传世的作品。”

上一篇稿件

经典在传承中不朽 上芭“看家戏”《白毛女》回归申城

2017年10月13日 11:05 来源:新民晚报

原标题:经典在传承中不朽 上芭“看家戏”《白毛女》回归申城

图说:经典芭蕾舞剧《白毛女》 网络图

  “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历经半个世纪久演不衰的经典芭蕾舞剧《白毛女》将于金秋(10月末)回归申城。这台是上芭的“看家戏”,自1964年这部作品问世至今,已走过53个春秋,演出超过2000场。作为上芭2017冬季演出季的“开锣戏”,《白毛女》也将拉开整个演出季序幕,之后,民族芭蕾《梁山伯与祝英台》、时尚芭蕾《马可·波罗》以及圣诞芭蕾《胡桃夹子》,四台风格迥异的芭蕾作品将让观众尽享芭蕾之美。

  “隔了将近半个世纪再看这台《白毛女》,还是那样精致、那样美,不论是舞美或是服装,就是带着强烈时代感的布景幻灯片,现在看来依然像是一幅莫奈的画。”上芭团长辛丽丽说到这台被一代代上芭人全面传承、完好保留的《白毛女》,十分动容:“时代变迁,连画幻灯片的老师傅都已经快找不到了,可我们还是要想尽办法留住这一切,留住《白毛女》的美,留住经典带来的无限震撼。”

  “突破”与“传承”是上芭人对《白毛女》不变的承诺。“突破”,体现在喜儿、白毛女、大春的亮相和身段,还有“红缨枪”、“大红枣”等大段群舞。《白毛女》借鉴戏曲的手眼身法步,融入中国舞的动作和风格。对长年接受古典芭蕾训练的上芭人而言,《白毛女》是不一样的存在,是凌驾于古典芭蕾之外的“必修课”。

图说:经典芭蕾舞剧《白毛女》 网络图

  “我们上芭任何一个演员,要成为真正的上芭人,都要经过《白毛女》这一关。传承《白毛女》是上芭、上芭人坚守的承诺。”为将《白毛女》更好的继承,辛丽丽甚至在选角时就会有一套附加标准:“喜儿是花旦、白毛女是青衣、大春是小生,如果有形象上特别靠近这三个角色的孩子来报考,或多或少能加点分数。”

  现如今,接棒《白毛女》的都已经是上芭第六、第七、第八代的演员了。第六代的喜儿李晨晨、第八代白毛女周嘉雯,还有最年轻的冯子纯生于1999年,还不满18岁。

  为了原汁原味地展现《白毛女》的故事,“老带新”无疑是最行之有效的方法。每次排练,曾经饰演喜儿和白毛女的上海芭蕾舞团团长辛丽丽总是一丝不苟地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地指导主演们;而正在恢复期的首席演员范晓枫也将自己扮演白毛女的心得和经验毫无保留地进行传授。正是如此,当“北风那个吹”的歌声在剧场中响起,《白毛女》才能一次又一次地感动台下观众。

  “《白毛女》之所以能流传至今,给予我们舞蹈人最大的启示,在于‘寻根溯源’。”第二代《白毛女》编导之一的林泱泱直言:“我们的原创作品要打准时代脉搏、寻到文化根源,再以精益求精的态度去反复打磨、塑造,才能有这样可以传世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