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仁济医院肝脏外科夏强医生和团队:一切为了“新肝宝贝”

2017-10-12 20:51:05

来源:新民晚报 选稿:付杨

  原标题:一切为了“新肝宝贝”

  同样是肝移植,成人手术不光技术成熟,而且风险要小很多,为什么放着“高速公路”不走,非要在儿童肝移植的羊肠小道上撞得头破血流?


夏强医生和团队在手术中

  在十多年前的中国,得了胆道闭锁的孩子,往往只能等待死亡。那时我常常在门诊遇到让人心痛的场面:一个孩子走了,几个家庭陷入绝望。而全国每年像这样的新发患儿在3000例左右,他们中间有80%的小朋友会在2岁以内因肝衰竭而死亡。

  开拓儿童活体肝移植,让每一个患病的孩子都有欢乐的童年!作为一名党培养多年的专家,我深感这是时代赋予我们的责任。2004年,38岁的我来到仁济医院创建肝脏外科。我们挤在一个小办公室兼休息室,“白加黑”7天24小时连轴转,困了就躺一会儿,醒来立刻干活,我们白手起家,第一年就创造了120例高质量肝移植手术的惊人业绩,在强手如林的上海肝移植领域名列前茅。

  2006年初,我带着团队开始了攻关之旅。活体肝移植最大的难点是要在肝脏血流完全开放的状态下,确保离断手术不出血。每天超过14个小时的训练,可是怎么都不成功。那段时间,我几乎处于情绪崩溃的边缘,咬着牙坚持苦练了整整10个月,功夫不负有心人,我们终于总结出了一套在无血流阻断下“精准切肝”的方法,并熟练掌握了显微缝合技术。2006年10月,我们成功开展了国内第一例儿童活体肝移植手术。手术1个月后,患儿刘明锐奇迹般地康复出院。2013年,8岁的小明锐参加了全国器官移植患者运动会,勇夺接力赛金牌。

  但是此后的路并不平坦,我几次萌发“原路掉头”的想法。看到我四处碰壁,身边的朋友很不理解:同样是移植,成人手术不光技术成熟,而且风险要小很多,收费也高,为什么放着“高速公路”不走,非要在儿童肝移植的羊肠小道上撞得头破血流?

  对此,我的想法是儿童肝移植是亟待征服的技术荒原、是肝胆外科的制高点,正是因为这个领域无人问津,那些重病的孩子才更需要我们!我至今难忘的是在我内心最纠结的时候,上海市卫计委和申康的领导多次鼓励我,并给予研究工作的大力支持,使我打消了放弃的念头。

第1000例儿童肝移植手术成功后夏强和同事合影

  经过不懈的努力,我们取得了极大的进步,到目前已完成1000例儿童肝移植手术,数量约为全国儿童肝移植总数的一半,仁济医院由此成为近6年来全世界完成儿童肝移植手术最多的医院。我们在国内率先提出一整套儿童肝移植技术标准,制定发表了第一版中国儿童肝移植指南。过去,中国的肝移植在国际舞台上没有发言权,2015年国际器官移植协会主席Delmonico带队专程来仁济考察后发来贺信称:“仁济肝移植是中国乃至全球最出色的之一。”为了救助更多贫困患儿,我们成立了中国最大的儿童肝移植俱乐部,和中国宋庆龄基金会等机构一起建立儿童肝移植慈善基金,救助了数百位患病儿童。

  现在每年“六一”儿童节,几百个像小明锐这样曾在仁济接受肝移植手术的孩子们都会回来进行免费体检。为了这些孩子安度术后危险关,我们曾经连续几天睡在他们身边,像爱护自己的孩子那样守护他们。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新肝宝贝”,新旧的“新”!看着这些重生的孩子、新生的家庭,我常常在想,我一定要坚持干下去,等我老了,这些孩子们一个个都长成健康的小伙子大姑娘了,那该多幸福!

  如果要问,我们凭什么最终走出困境,我认为无他,唯有信仰。我的团队平均年龄36岁,里面90%都是党员,在我们这群人的心中,对党的信仰可以攻破一切艰难险阻,可以支撑起我们24小时在岗的工作状态。

  最近,中央文明办、国家卫生计生委授予了我“中国好医生”的荣誉称号,激动之余,我深深感恩,感谢仁济给了我们这些医学攀登者坚实的依靠,感谢上海给了我们这些梦想者、创业者最好的舞台。

第1000例儿童肝移植中,妈妈捐献了220克肝脏给宝宝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仁济医院肝脏外科夏强医生和团队:一切为了“新肝宝贝”

2017年10月12日 20:51 来源:新民晚报

  原标题:一切为了“新肝宝贝”

  同样是肝移植,成人手术不光技术成熟,而且风险要小很多,为什么放着“高速公路”不走,非要在儿童肝移植的羊肠小道上撞得头破血流?


夏强医生和团队在手术中

  在十多年前的中国,得了胆道闭锁的孩子,往往只能等待死亡。那时我常常在门诊遇到让人心痛的场面:一个孩子走了,几个家庭陷入绝望。而全国每年像这样的新发患儿在3000例左右,他们中间有80%的小朋友会在2岁以内因肝衰竭而死亡。

  开拓儿童活体肝移植,让每一个患病的孩子都有欢乐的童年!作为一名党培养多年的专家,我深感这是时代赋予我们的责任。2004年,38岁的我来到仁济医院创建肝脏外科。我们挤在一个小办公室兼休息室,“白加黑”7天24小时连轴转,困了就躺一会儿,醒来立刻干活,我们白手起家,第一年就创造了120例高质量肝移植手术的惊人业绩,在强手如林的上海肝移植领域名列前茅。

  2006年初,我带着团队开始了攻关之旅。活体肝移植最大的难点是要在肝脏血流完全开放的状态下,确保离断手术不出血。每天超过14个小时的训练,可是怎么都不成功。那段时间,我几乎处于情绪崩溃的边缘,咬着牙坚持苦练了整整10个月,功夫不负有心人,我们终于总结出了一套在无血流阻断下“精准切肝”的方法,并熟练掌握了显微缝合技术。2006年10月,我们成功开展了国内第一例儿童活体肝移植手术。手术1个月后,患儿刘明锐奇迹般地康复出院。2013年,8岁的小明锐参加了全国器官移植患者运动会,勇夺接力赛金牌。

  但是此后的路并不平坦,我几次萌发“原路掉头”的想法。看到我四处碰壁,身边的朋友很不理解:同样是移植,成人手术不光技术成熟,而且风险要小很多,收费也高,为什么放着“高速公路”不走,非要在儿童肝移植的羊肠小道上撞得头破血流?

  对此,我的想法是儿童肝移植是亟待征服的技术荒原、是肝胆外科的制高点,正是因为这个领域无人问津,那些重病的孩子才更需要我们!我至今难忘的是在我内心最纠结的时候,上海市卫计委和申康的领导多次鼓励我,并给予研究工作的大力支持,使我打消了放弃的念头。

第1000例儿童肝移植手术成功后夏强和同事合影

  经过不懈的努力,我们取得了极大的进步,到目前已完成1000例儿童肝移植手术,数量约为全国儿童肝移植总数的一半,仁济医院由此成为近6年来全世界完成儿童肝移植手术最多的医院。我们在国内率先提出一整套儿童肝移植技术标准,制定发表了第一版中国儿童肝移植指南。过去,中国的肝移植在国际舞台上没有发言权,2015年国际器官移植协会主席Delmonico带队专程来仁济考察后发来贺信称:“仁济肝移植是中国乃至全球最出色的之一。”为了救助更多贫困患儿,我们成立了中国最大的儿童肝移植俱乐部,和中国宋庆龄基金会等机构一起建立儿童肝移植慈善基金,救助了数百位患病儿童。

  现在每年“六一”儿童节,几百个像小明锐这样曾在仁济接受肝移植手术的孩子们都会回来进行免费体检。为了这些孩子安度术后危险关,我们曾经连续几天睡在他们身边,像爱护自己的孩子那样守护他们。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新肝宝贝”,新旧的“新”!看着这些重生的孩子、新生的家庭,我常常在想,我一定要坚持干下去,等我老了,这些孩子们一个个都长成健康的小伙子大姑娘了,那该多幸福!

  如果要问,我们凭什么最终走出困境,我认为无他,唯有信仰。我的团队平均年龄36岁,里面90%都是党员,在我们这群人的心中,对党的信仰可以攻破一切艰难险阻,可以支撑起我们24小时在岗的工作状态。

  最近,中央文明办、国家卫生计生委授予了我“中国好医生”的荣誉称号,激动之余,我深深感恩,感谢仁济给了我们这些医学攀登者坚实的依靠,感谢上海给了我们这些梦想者、创业者最好的舞台。

第1000例儿童肝移植中,妈妈捐献了220克肝脏给宝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