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猫和老鼠”的博弈 跟着反扒民警体验抓小偷

2017-10-12 04:38:08

来源:解放网 作者:吴艺璇 选稿:吴春伟

  

轨交公安便衣民警在容易发生扒窃案件的位置巡逻防控。

  

一怀抱幼儿进行扒窃的嫌疑人被轨交公安便衣民警控制

  

  轨交公安便衣民警对嫌疑人进行进一步讯问本版图片/晨报记者张佳琪

  地铁2号线上,高磊(化名)用手机翻阅着陈歆庚的《小偷回忆录》:“‘贼心’膨胀,人类不是命运的囚犯,而是他们心灵的囚犯。从事偷窃这一勾当的‘梁上君子’,大概从古至今就未绝迹过……”读罢,对这本书啧啧称赞的高磊说,这是他的从事轨交反扒工作5年的“教科书”,原名为《猫鼠博弈》,他很认可这一书名:“我们和扒手之间,就是一场猫和老鼠的博弈。”

  9月30日,市公安局轨交总队便衣民警便开始了国庆反扒工作,截至10月8日,共抓获53名扒手,缴获手机30余部。

  上海火车站10∶00

  “扒手的眼神是向下的”

  9月30日上午10时,3号线上海火车站站的站台上,一名身穿黑色T恤、卡其色休闲裤的男生向记者招手,旁边跟着一个裹着长袖连帽卫衣、脸上泛着青春痘的男孩,正低头玩着手机,时不时抬头瞄几眼。“我是轨道刑队高磊,1987年生,反扒5年,这是1995年生的小庞,也干两年了。”简单介绍后,高磊让记者跟上,并说:“有女生跟着我们很好办的,你可以很好地掩护我们。”

  当天,上海火车站即将迎来国庆客流高峰,地铁1号、3号、4号线交汇于此,拖着拉杆箱、背上旅行包的行人如织。“贼去人多的地方,我们也去人多的地方。”高磊和小庞都背了一个双肩包,混进摩肩接踵的人群中,一般很难有人能察觉出他们是谁。

  两人有说有笑,偶尔拿出手机变成行走的“低头族”。“我们其实一直在用余光看,手机里也在和同事交流对象出没情况。”记者与两人并排走在3号线转1号线的通道里,脚步急促,高磊指着10米开外的人说:“从那里到我们身边的这群人,基本上我都扫过了,已经被排除了。”

  “反扒分三步,看、跟、抓,我们现在就在‘看’,发现对象,就像在玩‘大家来找茬’。”高磊正说着,他让记者扭过头去看身后刚走过的一名黑衣男子,脚步比人群的速度快一些,“那是‘打火机’,我们跟过的对象。”正当记者回头看时,相距10米外的“打火机”也转过头来看了几眼。

  “为什么不继续跟?”记者问。“刚刚我们对视了,暂时没法跟了,而且‘打火机’胆子很小,我们对他很了解。”

  随后,两人又来到了人工售票口,小庞选择一列队伍假装排队,高磊则带着记者在另外一列队伍:“扒窃高发区域有列车门口、自动扶梯口、闸机口、出入站口、上下楼梯、服务窗口等等。站内过道拐角处、扶梯口这种狭隘的区域,也是小偷喜欢下手的区域。”

  “你看这个人,有点可疑,但是他手里拿了单程票,眼神向上四处张望,像在找路,基本可以排除。”高磊说,扒手的眼神都是向下的,盯着乘客的口袋、包包,时不时四处张望,步调也和常人不同。此外,也有盯着乘客手里贵重物品的,等待其将物品放入包袋,伺机下手。

  广兰路站11∶00

  “不让扒手溜走,靠的是默契”

  上午11时,高磊和小庞奔赴广兰路地铁站。在人民广场站换乘时,他们没有直接上车,在站台上逗留了一会儿,等待下一班车到来后,跟在人群后面上了车。

  “先下后上,大家都在挤。”高磊在上车时说,这样的情况常给扒手带来可乘之机。他介绍,他们称地铁关门前的偷盗为“半轮”,这种方式扒手一般偷完扭头就走;跟着乘客上车的偷盗叫“全轮”,他们常在车厢内盗窃。

  “反扒三部曲”的发现、跟踪、抓捕,高磊跳过了跟踪,先跟记者聊起了抓捕。“半轮”讲究“智取”,在地铁门关闭的那几秒,扒手伸手“出货”的那一刹那,不让扒手溜走,并确保人赃俱获,成败就在一瞬间。“靠的是默契,一个负责跟人,一个负责上前补位抓人,还有一个及时告诉被害人情况。”

  广兰路站到了,窄小站台内穿行着换乘列车的乘客。下车前,高磊趴在地铁的玻璃门上,向车外的人群张望,这是他的习惯动作,还未下车就开始寻找“猎物”。车门一开,高磊就“唰”一下走出去,环顾四周,随后又随着人群继续往前走。

  中午12时,已经到了他们的倦怠期,“发现”往往是最磨人的阶段,等到“猎物”出现,进入“跟踪”阶段,整个人都会跟着兴奋起来。

  迟迟未发现目标的高磊决定带着小庞去吃午饭,留其他队员在此伏击。刚坐一站到金科路,高磊的电话响起了:“在哪里?好的好的,我们马上回来。”嫌疑对象出现了,队员们正在跟踪一名抱着小孩的可疑男子。

  “我刚刚上车就看到了那个人,你偏要叫我去吃饭!”返回广兰路站的途中,小庞抱怨道。一个名为“广兰战队”的微信群随即建立,几名队员实时报着跟踪情况,急得小庞直跳脚,恨不得立刻加入战队里。

  小庞和高磊刚到广兰路站,扒手对一名准备返回内蒙古老家的女研究生下手了,他从女研究生背包侧袋扒出手机的那一刹那,被伏击在旁的两位便衣民警拿下。

  人民广场站13∶00

  “有时候会和扒手有‘心电感应’”

  饭点被拖到了下午1点,记者跟着高磊和小庞坐上了回人民广场的地铁,小庞还在懊悔错过了抓捕现场。

  吃完午饭,高磊和小庞又在人民广场搜寻嫌疑对象,两人随着一波又一波的人群来回走动。

  没过多久,2号线站台上的一名穿着“LV”上衣的男子被高磊认出,该男子似乎有所察觉,钻进人群上了地铁,高磊和小庞也在不经意间跟了上去,记者则从另一扇门进入。双方距离很近,两人背对着男子,尽量避免正面接触。然而,就在门关上的那一刻,该男子夺门而出。

  两人立刻乘地铁返回人民广场,但“LV”男子已经不见踪影。随后,高磊和小庞决定分头行动,记者跟随高磊换乘8号线,来到了老西门,他的脚步开始加快,重复着他的习惯动作,任凭感觉在南京东路、天潼路、曲阜路等几个换乘站徘徊,“有时候会和扒手有一种‘心电感应’,感觉他们就在附近,或者下一个目标就在下个车站。”

  “两个女子出现了,在人民广场1号线!”下午3点,高磊收到另外一组队员的消息,带着记者往回赶。在1号线人民广场的地铁站内,两名打扮花哨的女子出现了,在1号线往莘庄方向的8号门上了车。记者跟着高磊在7号门上车。

  “不要正面对着他们,侧面用余光。”地铁内,高磊对记者说。到黄陂南路站,两名女子下车,在站台中的休息椅坐下,高磊带着记者随下车人群径直走去,并通过地铁屏蔽门反光处观察她们的动态,趁其不备,再混入另一波候车的人群中等候观察。

  不久,两女子又原路回到了人民广场,在站台内寻找扒窃目标,高磊和队员们守候在旁。3分钟后,两女子跟着一对情侣上了自动扶梯,往换乘2号线的方向走去。

  高磊紧跟其后,保持3米左右的距离。其中一名女子加快脚步,上前将贼手伸进目标双肩包内,一个矩形的物品被该女子拿出。此时,另一名女子回头扫视一番,高磊上前拦住两名女子和被偷盗的乘客。令高磊没想到的是,该女子居然没有“出货”,东西没偷成,“怪我怪我,我太急了点。”高磊自责道。

  然而,跟踪对象工作没有停止,微信群里仍然有人报出两名女子的实时位置,高磊对记者说:“我可能暴露了,你单独跟,我们会跟着你后面。”记者跟到1号线新闸路站内,两名女子脱去了鞋子,坐在角落休息。“她们应该累了,也害怕了,我们跟踪还是起到作用的。"

  莘庄站23∶00

  “没撑伞的很可能是小偷”

  下午4时,又是一个客流高峰时段,高磊和其他几组队员回到上海火车站。

  地铁上,高磊打开手机给记者推荐了《小偷回忆录》,书本很薄,他看了好几遍,最让他受益匪浅的是书中几名小偷的自白。他知道在这场猫鼠博弈中,清楚对手的心理很重要:“我们其实很像,他们也有个‘小偷公司’,也有微信群每天讨论着对策,当然也有不少团体被我们打成了‘散户’。”

  高磊坦言,很多小偷都因生活所迫,走上了偷盗的路,但偷盗所得又让他们变得奢侈。高磊算了一笔账,如果偷两部苹果手机,他们基本上一个月“衣食无忧”,因此很多小偷走上了赌和毒的道路,一旦走上这条路,他们又需要靠扒窃来养活自己,渐渐地便贼瘾成性。

  如今,偷盗交通卡也成了地铁扒窃的新趋势,许多乘客觉得案值小就没有报案,还有人以为是自己弄丢的。高磊建议,如果乘客遭遇了盗窃,应该尽快报警,尽可能准确地说出遭窃的时间、地点,如果能记住扒手的相貌,还会给警方的抓捕提供帮助。

  说到最后一步“抓捕”,高磊的师傅常说,为了人赃俱获,“两个手一定要抓住!”而他也有自己的一套办法:“两个膝盖一顶,手一抓,把对象摔倒,对象就会懵掉。而且我们抓人的时候气势要大,要吼!起到震慑作用。”

  当天,这群便衣反扒民警从早上6点便开始工作,下午4时30分许,高磊和几名队员走到了地面上,在地下待了近10小时的高磊,点起了一根香烟。

  上海火车站外,下着大雨,人群淹没在一把把伞里,高磊和队员们仍在观察嫌疑对象,“没撑伞的很可能是对象”。

  晚上11时,高磊给记者发来微信:“今晚最后一站,莘庄,看看能不能完美收官。”当晚,高磊的微信步数是19113步。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猫和老鼠”的博弈 跟着反扒民警体验抓小偷

2017年10月12日 04:38 来源:解放网

  

轨交公安便衣民警在容易发生扒窃案件的位置巡逻防控。

  

一怀抱幼儿进行扒窃的嫌疑人被轨交公安便衣民警控制

  

  轨交公安便衣民警对嫌疑人进行进一步讯问本版图片/晨报记者张佳琪

  地铁2号线上,高磊(化名)用手机翻阅着陈歆庚的《小偷回忆录》:“‘贼心’膨胀,人类不是命运的囚犯,而是他们心灵的囚犯。从事偷窃这一勾当的‘梁上君子’,大概从古至今就未绝迹过……”读罢,对这本书啧啧称赞的高磊说,这是他的从事轨交反扒工作5年的“教科书”,原名为《猫鼠博弈》,他很认可这一书名:“我们和扒手之间,就是一场猫和老鼠的博弈。”

  9月30日,市公安局轨交总队便衣民警便开始了国庆反扒工作,截至10月8日,共抓获53名扒手,缴获手机30余部。

  上海火车站10∶00

  “扒手的眼神是向下的”

  9月30日上午10时,3号线上海火车站站的站台上,一名身穿黑色T恤、卡其色休闲裤的男生向记者招手,旁边跟着一个裹着长袖连帽卫衣、脸上泛着青春痘的男孩,正低头玩着手机,时不时抬头瞄几眼。“我是轨道刑队高磊,1987年生,反扒5年,这是1995年生的小庞,也干两年了。”简单介绍后,高磊让记者跟上,并说:“有女生跟着我们很好办的,你可以很好地掩护我们。”

  当天,上海火车站即将迎来国庆客流高峰,地铁1号、3号、4号线交汇于此,拖着拉杆箱、背上旅行包的行人如织。“贼去人多的地方,我们也去人多的地方。”高磊和小庞都背了一个双肩包,混进摩肩接踵的人群中,一般很难有人能察觉出他们是谁。

  两人有说有笑,偶尔拿出手机变成行走的“低头族”。“我们其实一直在用余光看,手机里也在和同事交流对象出没情况。”记者与两人并排走在3号线转1号线的通道里,脚步急促,高磊指着10米开外的人说:“从那里到我们身边的这群人,基本上我都扫过了,已经被排除了。”

  “反扒分三步,看、跟、抓,我们现在就在‘看’,发现对象,就像在玩‘大家来找茬’。”高磊正说着,他让记者扭过头去看身后刚走过的一名黑衣男子,脚步比人群的速度快一些,“那是‘打火机’,我们跟过的对象。”正当记者回头看时,相距10米外的“打火机”也转过头来看了几眼。

  “为什么不继续跟?”记者问。“刚刚我们对视了,暂时没法跟了,而且‘打火机’胆子很小,我们对他很了解。”

  随后,两人又来到了人工售票口,小庞选择一列队伍假装排队,高磊则带着记者在另外一列队伍:“扒窃高发区域有列车门口、自动扶梯口、闸机口、出入站口、上下楼梯、服务窗口等等。站内过道拐角处、扶梯口这种狭隘的区域,也是小偷喜欢下手的区域。”

  “你看这个人,有点可疑,但是他手里拿了单程票,眼神向上四处张望,像在找路,基本可以排除。”高磊说,扒手的眼神都是向下的,盯着乘客的口袋、包包,时不时四处张望,步调也和常人不同。此外,也有盯着乘客手里贵重物品的,等待其将物品放入包袋,伺机下手。

  广兰路站11∶00

  “不让扒手溜走,靠的是默契”

  上午11时,高磊和小庞奔赴广兰路地铁站。在人民广场站换乘时,他们没有直接上车,在站台上逗留了一会儿,等待下一班车到来后,跟在人群后面上了车。

  “先下后上,大家都在挤。”高磊在上车时说,这样的情况常给扒手带来可乘之机。他介绍,他们称地铁关门前的偷盗为“半轮”,这种方式扒手一般偷完扭头就走;跟着乘客上车的偷盗叫“全轮”,他们常在车厢内盗窃。

  “反扒三部曲”的发现、跟踪、抓捕,高磊跳过了跟踪,先跟记者聊起了抓捕。“半轮”讲究“智取”,在地铁门关闭的那几秒,扒手伸手“出货”的那一刹那,不让扒手溜走,并确保人赃俱获,成败就在一瞬间。“靠的是默契,一个负责跟人,一个负责上前补位抓人,还有一个及时告诉被害人情况。”

  广兰路站到了,窄小站台内穿行着换乘列车的乘客。下车前,高磊趴在地铁的玻璃门上,向车外的人群张望,这是他的习惯动作,还未下车就开始寻找“猎物”。车门一开,高磊就“唰”一下走出去,环顾四周,随后又随着人群继续往前走。

  中午12时,已经到了他们的倦怠期,“发现”往往是最磨人的阶段,等到“猎物”出现,进入“跟踪”阶段,整个人都会跟着兴奋起来。

  迟迟未发现目标的高磊决定带着小庞去吃午饭,留其他队员在此伏击。刚坐一站到金科路,高磊的电话响起了:“在哪里?好的好的,我们马上回来。”嫌疑对象出现了,队员们正在跟踪一名抱着小孩的可疑男子。

  “我刚刚上车就看到了那个人,你偏要叫我去吃饭!”返回广兰路站的途中,小庞抱怨道。一个名为“广兰战队”的微信群随即建立,几名队员实时报着跟踪情况,急得小庞直跳脚,恨不得立刻加入战队里。

  小庞和高磊刚到广兰路站,扒手对一名准备返回内蒙古老家的女研究生下手了,他从女研究生背包侧袋扒出手机的那一刹那,被伏击在旁的两位便衣民警拿下。

  人民广场站13∶00

  “有时候会和扒手有‘心电感应’”

  饭点被拖到了下午1点,记者跟着高磊和小庞坐上了回人民广场的地铁,小庞还在懊悔错过了抓捕现场。

  吃完午饭,高磊和小庞又在人民广场搜寻嫌疑对象,两人随着一波又一波的人群来回走动。

  没过多久,2号线站台上的一名穿着“LV”上衣的男子被高磊认出,该男子似乎有所察觉,钻进人群上了地铁,高磊和小庞也在不经意间跟了上去,记者则从另一扇门进入。双方距离很近,两人背对着男子,尽量避免正面接触。然而,就在门关上的那一刻,该男子夺门而出。

  两人立刻乘地铁返回人民广场,但“LV”男子已经不见踪影。随后,高磊和小庞决定分头行动,记者跟随高磊换乘8号线,来到了老西门,他的脚步开始加快,重复着他的习惯动作,任凭感觉在南京东路、天潼路、曲阜路等几个换乘站徘徊,“有时候会和扒手有一种‘心电感应’,感觉他们就在附近,或者下一个目标就在下个车站。”

  “两个女子出现了,在人民广场1号线!”下午3点,高磊收到另外一组队员的消息,带着记者往回赶。在1号线人民广场的地铁站内,两名打扮花哨的女子出现了,在1号线往莘庄方向的8号门上了车。记者跟着高磊在7号门上车。

  “不要正面对着他们,侧面用余光。”地铁内,高磊对记者说。到黄陂南路站,两名女子下车,在站台中的休息椅坐下,高磊带着记者随下车人群径直走去,并通过地铁屏蔽门反光处观察她们的动态,趁其不备,再混入另一波候车的人群中等候观察。

  不久,两女子又原路回到了人民广场,在站台内寻找扒窃目标,高磊和队员们守候在旁。3分钟后,两女子跟着一对情侣上了自动扶梯,往换乘2号线的方向走去。

  高磊紧跟其后,保持3米左右的距离。其中一名女子加快脚步,上前将贼手伸进目标双肩包内,一个矩形的物品被该女子拿出。此时,另一名女子回头扫视一番,高磊上前拦住两名女子和被偷盗的乘客。令高磊没想到的是,该女子居然没有“出货”,东西没偷成,“怪我怪我,我太急了点。”高磊自责道。

  然而,跟踪对象工作没有停止,微信群里仍然有人报出两名女子的实时位置,高磊对记者说:“我可能暴露了,你单独跟,我们会跟着你后面。”记者跟到1号线新闸路站内,两名女子脱去了鞋子,坐在角落休息。“她们应该累了,也害怕了,我们跟踪还是起到作用的。"

  莘庄站23∶00

  “没撑伞的很可能是小偷”

  下午4时,又是一个客流高峰时段,高磊和其他几组队员回到上海火车站。

  地铁上,高磊打开手机给记者推荐了《小偷回忆录》,书本很薄,他看了好几遍,最让他受益匪浅的是书中几名小偷的自白。他知道在这场猫鼠博弈中,清楚对手的心理很重要:“我们其实很像,他们也有个‘小偷公司’,也有微信群每天讨论着对策,当然也有不少团体被我们打成了‘散户’。”

  高磊坦言,很多小偷都因生活所迫,走上了偷盗的路,但偷盗所得又让他们变得奢侈。高磊算了一笔账,如果偷两部苹果手机,他们基本上一个月“衣食无忧”,因此很多小偷走上了赌和毒的道路,一旦走上这条路,他们又需要靠扒窃来养活自己,渐渐地便贼瘾成性。

  如今,偷盗交通卡也成了地铁扒窃的新趋势,许多乘客觉得案值小就没有报案,还有人以为是自己弄丢的。高磊建议,如果乘客遭遇了盗窃,应该尽快报警,尽可能准确地说出遭窃的时间、地点,如果能记住扒手的相貌,还会给警方的抓捕提供帮助。

  说到最后一步“抓捕”,高磊的师傅常说,为了人赃俱获,“两个手一定要抓住!”而他也有自己的一套办法:“两个膝盖一顶,手一抓,把对象摔倒,对象就会懵掉。而且我们抓人的时候气势要大,要吼!起到震慑作用。”

  当天,这群便衣反扒民警从早上6点便开始工作,下午4时30分许,高磊和几名队员走到了地面上,在地下待了近10小时的高磊,点起了一根香烟。

  上海火车站外,下着大雨,人群淹没在一把把伞里,高磊和队员们仍在观察嫌疑对象,“没撑伞的很可能是对象”。

  晚上11时,高磊给记者发来微信:“今晚最后一站,莘庄,看看能不能完美收官。”当晚,高磊的微信步数是19113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