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定制旗袍店老板:五年来上海的新服务越来越多 生意也越来越大

2017-10-7 04:21:35

来源:解放日报 选稿:李婉怡

原标题:“成绩,离不开上海现代化商业环境” 定制旗袍店老板:这五年来上海的新服务越来越多,生意也越来越大

  人物档案

  陈学军 南外滩轻纺面料市场博旺旗袍店老板

  从卖布料到定制旗袍,用现在流行的话来说,是消费升级引领了我的转型

  上海的“互联网+”发展,为我们这些传统行业的“小老板”解决了很多具体问题,让我不用操心那些小事,更加专心地做好旗袍

  我叫陈学军,是南外滩轻纺面料市场博旺旗袍店的老板。我们的店在整个面料市场都小有名气,因为旗袍做得好,很多明星、华侨,甚至外国大师都来我们店里定做旗袍。

  说实话,我是做面料批发出身的,自己并不会做旗袍。我的老家在浙江海宁许村镇,是家纺特色镇。我从小就接触各种布料,所以最早在董家渡面料批发市场做布料生意。

  能取得今天的成绩,离不开上海的现代化商业环境。董家渡面料批发市场以前在上海挺有名气的,但市场秩序不太好,前几年关闭了。在那里做了很久的生意,毕竟有些留恋,但低能级的市场被淘汰,也是理所当然。而且要不是那一次关闭,我可能还在卖布,不会有今天。

  说起来,从卖布料到定制旗袍,有两个契机。一个是面料批发市场关门后,我来到现在这个市场。这里的硬件条件比董家渡好多了,店铺空间大、有空调,可以量体裁衣,也可以现场试穿,这在以前是不敢想象的,当时想卖成衣也不可能。而且新的市场管理规范很多,办证照、纳税等都由市场统一管理,我做生意安心了不少,就想着把原先的面料生意升级一下。另一个契机是上海的消费能力强。上海是时尚之都,不论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喜欢旗袍的大有人在。在做面料生意的时候我就发现,只要产品好,哪怕价格高一些,也不怕没有市场,而且高级成衣定制的市场需求非常大,我就想到了卖成衣—— 下转◆4版  (上接第1版)用现在流行的话来说,是消费升级引领了我的转型。

  虽然我不会做旗袍,但我对传统手工旗袍并不陌生。上海有很多老字号做旗袍,都是我学习的对象。定制一件专业的传统手工旗袍,有定款式、选面料、挑花样、挑盘扣、配色、量尺寸、裁剪、刺绣、缝制等十几道工序,每一个环节都是专属门类。我的做法是物色专业的人来做专业的事。于是,我找到了杭州的真丝面料厂,也找到了红帮裁缝的传人,还有盘扣师傅、刺绣作坊等,最终从面料批发商转型成了旗袍定制商。

  在这个过程中,我有一个很深的感受,那就是上海的“互联网+”发展,为我们这些传统行业的“小老板”解决了很多具体问题。我大概也能算得上最早使用支付宝接受顾客付款的老板,算起来已经有五六年时间了。我们这里的旗袍单价在2000元以上,收现金总归不太方便,也收到过假钞。一次,有一个3000元的订单,收到的钱里夹着几张假钞,这一笔生意等于白做,我心里不太好受。但支付宝方便多了,不怕收到假钞,顾客也不用带很多现金。现在来店里的顾客,要么用信用卡,要么就是“扫一扫”。其实看看上海的大街小巷,大部分店都可以“扫一扫”了,这对我们“小老板”来说,绝对是好事。

  不仅做生意用“扫一扫”方便,上海的各种公共服务变化也很大,“互联网+”的速度很快。比如,我很早就开始通过手机来交店里的电费、充手机话费。以前都要花时间去网点办,现在趁做生意空的时候,在店里戳戳手机就能完成,省了很多时间。

  快递服务的发展也不得不提。我们市场的很多顾客是来上海旅游的外国人,交货时间很紧。以前市场里有好几个驻场“摩的”,专门替不同的店“跑腿”。但现在,我们都用“闪送”,就是手机上发出送货要求,一会儿有快递员拿了衣服送出去,送到哪里了也能用手机查,几个小时就送到了,又方便又可靠。我以前进面料靠货运,经常要凌晨两三点钟去货运站接货,很辛苦。但现在,网上叫个快递,什么时候发货、到哪里了、什么时候送到,一目了然,真的方便了很多。

  仔细想想,这五年来上海的新服务越来越多,我的生意也越来越大,这离不开上海的商业大环境,让我不用操心那些小事,更加专心地做好旗袍,用旗袍传递上海的美、中国的美。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定制旗袍店老板:五年来上海的新服务越来越多 生意也越来越大

2017年10月7日 04:21 来源:解放日报

原标题:“成绩,离不开上海现代化商业环境” 定制旗袍店老板:这五年来上海的新服务越来越多,生意也越来越大

  人物档案

  陈学军 南外滩轻纺面料市场博旺旗袍店老板

  从卖布料到定制旗袍,用现在流行的话来说,是消费升级引领了我的转型

  上海的“互联网+”发展,为我们这些传统行业的“小老板”解决了很多具体问题,让我不用操心那些小事,更加专心地做好旗袍

  我叫陈学军,是南外滩轻纺面料市场博旺旗袍店的老板。我们的店在整个面料市场都小有名气,因为旗袍做得好,很多明星、华侨,甚至外国大师都来我们店里定做旗袍。

  说实话,我是做面料批发出身的,自己并不会做旗袍。我的老家在浙江海宁许村镇,是家纺特色镇。我从小就接触各种布料,所以最早在董家渡面料批发市场做布料生意。

  能取得今天的成绩,离不开上海的现代化商业环境。董家渡面料批发市场以前在上海挺有名气的,但市场秩序不太好,前几年关闭了。在那里做了很久的生意,毕竟有些留恋,但低能级的市场被淘汰,也是理所当然。而且要不是那一次关闭,我可能还在卖布,不会有今天。

  说起来,从卖布料到定制旗袍,有两个契机。一个是面料批发市场关门后,我来到现在这个市场。这里的硬件条件比董家渡好多了,店铺空间大、有空调,可以量体裁衣,也可以现场试穿,这在以前是不敢想象的,当时想卖成衣也不可能。而且新的市场管理规范很多,办证照、纳税等都由市场统一管理,我做生意安心了不少,就想着把原先的面料生意升级一下。另一个契机是上海的消费能力强。上海是时尚之都,不论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喜欢旗袍的大有人在。在做面料生意的时候我就发现,只要产品好,哪怕价格高一些,也不怕没有市场,而且高级成衣定制的市场需求非常大,我就想到了卖成衣—— 下转◆4版  (上接第1版)用现在流行的话来说,是消费升级引领了我的转型。

  虽然我不会做旗袍,但我对传统手工旗袍并不陌生。上海有很多老字号做旗袍,都是我学习的对象。定制一件专业的传统手工旗袍,有定款式、选面料、挑花样、挑盘扣、配色、量尺寸、裁剪、刺绣、缝制等十几道工序,每一个环节都是专属门类。我的做法是物色专业的人来做专业的事。于是,我找到了杭州的真丝面料厂,也找到了红帮裁缝的传人,还有盘扣师傅、刺绣作坊等,最终从面料批发商转型成了旗袍定制商。

  在这个过程中,我有一个很深的感受,那就是上海的“互联网+”发展,为我们这些传统行业的“小老板”解决了很多具体问题。我大概也能算得上最早使用支付宝接受顾客付款的老板,算起来已经有五六年时间了。我们这里的旗袍单价在2000元以上,收现金总归不太方便,也收到过假钞。一次,有一个3000元的订单,收到的钱里夹着几张假钞,这一笔生意等于白做,我心里不太好受。但支付宝方便多了,不怕收到假钞,顾客也不用带很多现金。现在来店里的顾客,要么用信用卡,要么就是“扫一扫”。其实看看上海的大街小巷,大部分店都可以“扫一扫”了,这对我们“小老板”来说,绝对是好事。

  不仅做生意用“扫一扫”方便,上海的各种公共服务变化也很大,“互联网+”的速度很快。比如,我很早就开始通过手机来交店里的电费、充手机话费。以前都要花时间去网点办,现在趁做生意空的时候,在店里戳戳手机就能完成,省了很多时间。

  快递服务的发展也不得不提。我们市场的很多顾客是来上海旅游的外国人,交货时间很紧。以前市场里有好几个驻场“摩的”,专门替不同的店“跑腿”。但现在,我们都用“闪送”,就是手机上发出送货要求,一会儿有快递员拿了衣服送出去,送到哪里了也能用手机查,几个小时就送到了,又方便又可靠。我以前进面料靠货运,经常要凌晨两三点钟去货运站接货,很辛苦。但现在,网上叫个快递,什么时候发货、到哪里了、什么时候送到,一目了然,真的方便了很多。

  仔细想想,这五年来上海的新服务越来越多,我的生意也越来越大,这离不开上海的商业大环境,让我不用操心那些小事,更加专心地做好旗袍,用旗袍传递上海的美、中国的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