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20年坚守小岛记录下每个气象数据 沈其艳:见证洋山港的风云变化

2017-9-18 04:32:10

来源:解放网 作者:李芹 选稿:李婉怡

原标题:20年坚守小岛记录下每个气象数据

  

  沈其艳在收集气象数据/采访对象供图

  在静静的海岛上听雨、观风……或许,很多人会将这和浪漫联系在一起,但对上海海洋气象台洋山港气象站站长沈其艳来说,这是她坚守20年的气象观测工作。20年来,身边的人走了一批又一批,只有渔家女孩沈其艳坚持下来了:一路见证着洋山港的从无到有,也记录着小洋山岛的风云变化。

  渔家女孩结缘气象观测

  这个季节的小城子上,凉风习习,港区的红色塔吊一字排开、巍峨壮观。

  一切要从1997年说起。为配合洋山深水港的筹建和论证,上海气象局气象研究所在沈其艳家附近一个叫“金鸡门”的地方建设了一个气象哨,用于观测记录基本气象要素。20岁的沈其艳对气象哨内的一切,都充满着新鲜与好奇。“这是温度计、那是湿度计……”眼前的那位长者面容亲和,耐心地和她讲解着。

  去得多了,前辈们觉得沈其艳是可以培养的对象,恰逢气象局要在当地招聘年轻人当气象观测员,于是在1997年8月,沈其艳正式成为了气象站的一份子。

  在站里老师们的教导下,加上自己的勤奋好学,沈其艳考取气象观测员上岗证书。打小生活的经历,加上理论学习和实践操练,这个渔家女孩很快成为了标准的气象人,甚至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凭目测就能说出大概的风速、能见度等基本气象数据。

  之后,因为洋山港的建设,金鸡门的气象哨于2004年正式搬迁到小城子山上。2006年,洋山港气象站被正式列入国家观测站。

  观风云变化并不浪漫

  观风云变化真的和“浪漫”有关吗?或许,你亲自到气象站走一走才能知道20年的坚持意味着什么。

  先说去之前的路。早先交通不发达,沈其艳要从浦东惠南镇坐车到芦潮港,然后摆渡到大洋山岛,再从大洋山岛摆渡到小洋山岛,大半天的时间就这样过去了。遇到极端天气,船靠岸都是个难题。

  再说站里。洋山港气象站海拔80米,似乎并不高,但爬上去并不轻松。小洋山旧称羊山,以岛上多羊而得名。即便现在,上山小道一不小心还能踩上羊屎。沈其艳和同事们走的“路”,其实就是走多了踩出来的,直到2014年站点改造,才有了如今记者脚下的水泥阶梯。

  脚下是这样原生态的“路”,肩上还得背上水果和蔬菜。“那时候一上岛少则10天,多则半个月,我总是掐着天数带东西,因为坡陡路滑实在提不动。”那真是段艰难的日子——电是发电机供的,优先保障设备运转;没有通自来水,喝的是雨水……还有令人害怕的蜈蚣,每每都在后半夜出来活动。

  可要说沈其艳最担心的,莫过于打雷。普通人说“天打雷劈”可能是一句咒骂,但对她来说,那就是身边可见的实景。有一次,她上观测点去记录数据,一个滚地雷就打在她脚后跟,等她回过神来一看,那片土已经变黑色了。

  2014年以前,站里的很多气象设备还没有实现自动化,数据记录、上报全靠人工,每个观测项目,差一点都不行;气象仪器的巡视、维护,也都要按照规范来操作。一组组准确的数据,才具有保存的价值。

  20年坚持全靠家人支持

  记者眼前的沈其艳白白净净,一时间很难和那些艰苦历练联系在一起。

  不过对丈夫费燕军来说,妻子的“执拗”是素来如此。踏上气象观测岗位后,沈其艳一直觉得文化水平是自己的的短板,因此就报名成人大学。“别人60分万岁,她想着怎么才能多得几分。”沈其艳2006年考出了大专文凭,2011年考出了本科文凭,费燕军记不得多少次自己半夜醒来的时候,妻子还在那背单词、解题目。

  原本在港区工作的他因为担心妻子,常常帮忙运送物资上山。2010年,费燕军也加入了洋山港气象站,主要负责海上气象设备的维修。

  “以前我到海上浮标作对比观测,他担心得不得了,现在他去海上维修设备,轮到我担心了。”家人既是沈其艳坚守20年的最强后盾,也是她心底最柔软的部分。尤其是女儿小时候,每每分别,沈其艳感觉自己的眼泪都快流干了。

  但沈其艳始终记得几位老师对自己的嘱托,而且,沈其艳的太爷爷、爷爷和外公都因海难离世,她深刻明白细致化的天气预报,不仅可以保证港口的生产安全,也是渔民们出海安全的一道保障。

  因此,尽管站里的年轻人招一批走一批,但她始终坚持着,哪怕有比气象站工作收入高一倍的工作向她抛来橄榄枝,她也没拆开用工通知书。

  从1997年至今,沈其艳所在的洋山港气象站一天不间断,收集了将近20年的珍贵详细气象资料,无论是对气象论证还是洋山深水港开发的前期论证、建设的服务保障,都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小沈在那里,大家就放心。”上海海洋气象台副台长马红娥的一句话,代表了大家对沈其艳的认可。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20年坚守小岛记录下每个气象数据 沈其艳:见证洋山港的风云变化

2017年9月18日 04:32 来源:解放网

原标题:20年坚守小岛记录下每个气象数据

  

  沈其艳在收集气象数据/采访对象供图

  在静静的海岛上听雨、观风……或许,很多人会将这和浪漫联系在一起,但对上海海洋气象台洋山港气象站站长沈其艳来说,这是她坚守20年的气象观测工作。20年来,身边的人走了一批又一批,只有渔家女孩沈其艳坚持下来了:一路见证着洋山港的从无到有,也记录着小洋山岛的风云变化。

  渔家女孩结缘气象观测

  这个季节的小城子上,凉风习习,港区的红色塔吊一字排开、巍峨壮观。

  一切要从1997年说起。为配合洋山深水港的筹建和论证,上海气象局气象研究所在沈其艳家附近一个叫“金鸡门”的地方建设了一个气象哨,用于观测记录基本气象要素。20岁的沈其艳对气象哨内的一切,都充满着新鲜与好奇。“这是温度计、那是湿度计……”眼前的那位长者面容亲和,耐心地和她讲解着。

  去得多了,前辈们觉得沈其艳是可以培养的对象,恰逢气象局要在当地招聘年轻人当气象观测员,于是在1997年8月,沈其艳正式成为了气象站的一份子。

  在站里老师们的教导下,加上自己的勤奋好学,沈其艳考取气象观测员上岗证书。打小生活的经历,加上理论学习和实践操练,这个渔家女孩很快成为了标准的气象人,甚至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凭目测就能说出大概的风速、能见度等基本气象数据。

  之后,因为洋山港的建设,金鸡门的气象哨于2004年正式搬迁到小城子山上。2006年,洋山港气象站被正式列入国家观测站。

  观风云变化并不浪漫

  观风云变化真的和“浪漫”有关吗?或许,你亲自到气象站走一走才能知道20年的坚持意味着什么。

  先说去之前的路。早先交通不发达,沈其艳要从浦东惠南镇坐车到芦潮港,然后摆渡到大洋山岛,再从大洋山岛摆渡到小洋山岛,大半天的时间就这样过去了。遇到极端天气,船靠岸都是个难题。

  再说站里。洋山港气象站海拔80米,似乎并不高,但爬上去并不轻松。小洋山旧称羊山,以岛上多羊而得名。即便现在,上山小道一不小心还能踩上羊屎。沈其艳和同事们走的“路”,其实就是走多了踩出来的,直到2014年站点改造,才有了如今记者脚下的水泥阶梯。

  脚下是这样原生态的“路”,肩上还得背上水果和蔬菜。“那时候一上岛少则10天,多则半个月,我总是掐着天数带东西,因为坡陡路滑实在提不动。”那真是段艰难的日子——电是发电机供的,优先保障设备运转;没有通自来水,喝的是雨水……还有令人害怕的蜈蚣,每每都在后半夜出来活动。

  可要说沈其艳最担心的,莫过于打雷。普通人说“天打雷劈”可能是一句咒骂,但对她来说,那就是身边可见的实景。有一次,她上观测点去记录数据,一个滚地雷就打在她脚后跟,等她回过神来一看,那片土已经变黑色了。

  2014年以前,站里的很多气象设备还没有实现自动化,数据记录、上报全靠人工,每个观测项目,差一点都不行;气象仪器的巡视、维护,也都要按照规范来操作。一组组准确的数据,才具有保存的价值。

  20年坚持全靠家人支持

  记者眼前的沈其艳白白净净,一时间很难和那些艰苦历练联系在一起。

  不过对丈夫费燕军来说,妻子的“执拗”是素来如此。踏上气象观测岗位后,沈其艳一直觉得文化水平是自己的的短板,因此就报名成人大学。“别人60分万岁,她想着怎么才能多得几分。”沈其艳2006年考出了大专文凭,2011年考出了本科文凭,费燕军记不得多少次自己半夜醒来的时候,妻子还在那背单词、解题目。

  原本在港区工作的他因为担心妻子,常常帮忙运送物资上山。2010年,费燕军也加入了洋山港气象站,主要负责海上气象设备的维修。

  “以前我到海上浮标作对比观测,他担心得不得了,现在他去海上维修设备,轮到我担心了。”家人既是沈其艳坚守20年的最强后盾,也是她心底最柔软的部分。尤其是女儿小时候,每每分别,沈其艳感觉自己的眼泪都快流干了。

  但沈其艳始终记得几位老师对自己的嘱托,而且,沈其艳的太爷爷、爷爷和外公都因海难离世,她深刻明白细致化的天气预报,不仅可以保证港口的生产安全,也是渔民们出海安全的一道保障。

  因此,尽管站里的年轻人招一批走一批,但她始终坚持着,哪怕有比气象站工作收入高一倍的工作向她抛来橄榄枝,她也没拆开用工通知书。

  从1997年至今,沈其艳所在的洋山港气象站一天不间断,收集了将近20年的珍贵详细气象资料,无论是对气象论证还是洋山深水港开发的前期论证、建设的服务保障,都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小沈在那里,大家就放心。”上海海洋气象台副台长马红娥的一句话,代表了大家对沈其艳的认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