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上海文艺院团在欧洲 让“中国表达”持续发酵

2017-8-27 07:07:57

来源:上观新闻 选稿:张侃理

  

  8月,上海文艺院团在欧洲刮起“中国风”。上海交响乐团刚刚结束了瑞士和奥地利的巡演,奔赴德国汉堡,即将成为在全球瞩目的易北爱乐音乐厅登台的首个中国乐团。上海歌剧院则在德国萨尔布吕肯国际音乐节成功演出了贝多芬《第九交响曲》和威尔第歌剧《阿依达》两部经典巨作。与此同时,上海芭蕾舞团的豪华版《天鹅湖》开启了在荷兰阿姆斯特丹皇家卡雷剧院的18场演出,打破该剧院30年来的驻场纪录。

  拓展国际朋友圈,助力文化走出去

  从瑞士到奥地利,上海交响乐团所到之处,总能遇见“老朋友”。无论是蒂罗尔音乐节的登场还是格拉芬内格音乐节的亮相,都可谓近年来上交高规格国际文化交流的硕果。有20年历史的蒂罗尔音乐节已成为瓦格纳歌剧演出重镇,艺术总监古斯塔夫·库恩2015年就曾把蒂罗尔音乐节制作的瓦格纳《尼伯龙根的指环》带到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轰动一时。而格拉芬内格音乐节的创办者布赫宾德,今年3月刚在上交音乐厅用7场音乐会接力演完贝多芬的32首钢琴奏鸣曲。在格拉芬内格,上交在毗邻城堡的露天云柱音乐台演出,让2000名观众迷醉,布赫宾德特意前来祝贺。上海交响乐团团长周平说:“国际交流就是你来我往,积极拓展国际朋友圈,助力中国交响乐团向世界迈进的脚步,推动中国文化走出去。”

  

  格拉芬内格音乐节室外场地毗邻一座古堡。吴桐摄

  

  上海交响乐团的演出吸引了约2000名观众,不少观众带着毯子和野餐盒早早到来。蔡磊磊摄

  上海文艺院团欧洲巡演的舞台上,出现了不少重量级的“外援”。强强联合促进了艺术的交流,也让“外援”们成为沟通中西的文化使者。为了高质量完成荷兰、比利时的40场巡演,上芭邀请了9位来自世界各大芭蕾舞团的顶级明星助阵,包括英国皇家芭蕾舞团的马修·戈丁、慕尼黑巴伐利亚国立歌剧院芭蕾舞团克谢尼娅·雷日科娃、英国皇家芭蕾舞团瓦丁·穆塔基诺夫等,轮番担任男女主角,保证每一场演出都独特而精彩。在法国小城迪约兹,法国指挥家雅克·梅西耶指挥上海交响乐团,77岁的德国钢琴家、萨尔布吕肯国际音乐节艺术总监罗伯托·里奥那迪担任钢琴演奏,演绎柴可夫斯基《A大调第一钢琴协奏曲》。中外艺术家的合作天衣无缝,全场观众掌声雷动。罗伯托兴奋地表示:“能与上海来的艺术家们合作非常高兴,他们体现出了非常高的艺术水准。”上海交响乐团的欧洲巡演,则携手著名的俄罗斯小提琴家马克西姆·文格洛夫。在琉森,文格洛夫与上交联袂演绎柴可夫斯基《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令全场观众起立鼓掌。瓦茨女士说:“最初吸引我买票的是文格洛夫,没想到他与上海交响乐团的合作如此珠联璧合,让我对这支中国乐团刮目相看。”

  

  《天鹅湖》排练现场

  提升中国表达,惊艳世界观众

  近年来,中国艺术团体频繁在海外亮相,将中国优秀文化从最初的“走出去”逐渐深入地“走进去”,以真正代表中国文化实力的艺术表达,打动世界观众,引领不同文化之间的深度对话。

  上海芭蕾舞团的豪华版《天鹅湖》,是“世界语言中国表达”的成功之作。去年,《天鹅湖》就曾在荷兰8个城市演出26场,反响热烈,今年演出场次更是增加到40场。邀请方荷兰星辰公司总裁汉克先生说:“马林斯基剧院和英国皇家芭蕾舞团都曾在卡雷剧院演出,但从未有过驻演18场的盛况。我看过非常多版本的《天鹅湖》,这一版最让我感到惊艳!”在琉森,85岁指挥大师、作曲家潘德列茨基专程从波兰飞过来,当年第一个在琉森音乐节指挥这部作品的,正是潘德列茨基本人。上交的演绎得到了大师的盛赞:“这是我听过的最好的肖斯塔科维奇《第五交响曲》!”

  

  上芭豪华版《天鹅湖》剧照

  上海文艺院团在欧洲,不仅获得业内人士的好评,更得到挑剔的欧洲观众豪无保留的掌声。在阿姆斯特丹,豪华版《天鹅湖》首演夜,谢幕持续了一刻钟,掌声雷动。在萨布吕肯,听完上海歌剧院的《阿依达》,一位德国观众赞叹:“他们对这部经典作品的理解和表达都令人耳目一新。”在格拉芬内格,一位奥地利老先生穿着唐装来听上交的草地音乐会。他说:“上海交响乐团的演奏是世界级的!我曾去过北京,听上交演绎的《北平胡同》,让我好像穿梭在古老的北京城里。我非常喜欢中国文化。”

  

  上海歌剧院演出现场。上海歌剧院提供

  

  上海歌剧院歌唱家董芳饰演埃及公主“安奈瑞斯”。上海歌剧院提供

  8月,上海文艺院团在欧洲的舞台上创造着新的记录:上海交响乐团征服了中国乐团从未登陆过的顶级音乐节;萨尔布吕肯国际音乐节特别将中国作为主宾国,让上海歌剧院的亮相格外瞩目;上海芭蕾舞团则开启了迄今为止历时最长的一次巡演,在近两个月的时间里让“中国表达”持续发酵。上海交响乐团音乐总监余隆说:“要得到西方观众的关注,需要我们对西方文化的理解,而要真正走到西方观众心里,需要有个性、有温度的中国表达。我们要以海纳百川的文化胸襟去吸收和表达,去引领文明的对话。”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上海文艺院团在欧洲 让“中国表达”持续发酵

2017年8月27日 07:07 来源:上观新闻

  

  8月,上海文艺院团在欧洲刮起“中国风”。上海交响乐团刚刚结束了瑞士和奥地利的巡演,奔赴德国汉堡,即将成为在全球瞩目的易北爱乐音乐厅登台的首个中国乐团。上海歌剧院则在德国萨尔布吕肯国际音乐节成功演出了贝多芬《第九交响曲》和威尔第歌剧《阿依达》两部经典巨作。与此同时,上海芭蕾舞团的豪华版《天鹅湖》开启了在荷兰阿姆斯特丹皇家卡雷剧院的18场演出,打破该剧院30年来的驻场纪录。

  拓展国际朋友圈,助力文化走出去

  从瑞士到奥地利,上海交响乐团所到之处,总能遇见“老朋友”。无论是蒂罗尔音乐节的登场还是格拉芬内格音乐节的亮相,都可谓近年来上交高规格国际文化交流的硕果。有20年历史的蒂罗尔音乐节已成为瓦格纳歌剧演出重镇,艺术总监古斯塔夫·库恩2015年就曾把蒂罗尔音乐节制作的瓦格纳《尼伯龙根的指环》带到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轰动一时。而格拉芬内格音乐节的创办者布赫宾德,今年3月刚在上交音乐厅用7场音乐会接力演完贝多芬的32首钢琴奏鸣曲。在格拉芬内格,上交在毗邻城堡的露天云柱音乐台演出,让2000名观众迷醉,布赫宾德特意前来祝贺。上海交响乐团团长周平说:“国际交流就是你来我往,积极拓展国际朋友圈,助力中国交响乐团向世界迈进的脚步,推动中国文化走出去。”

  

  格拉芬内格音乐节室外场地毗邻一座古堡。吴桐摄

  

  上海交响乐团的演出吸引了约2000名观众,不少观众带着毯子和野餐盒早早到来。蔡磊磊摄

  上海文艺院团欧洲巡演的舞台上,出现了不少重量级的“外援”。强强联合促进了艺术的交流,也让“外援”们成为沟通中西的文化使者。为了高质量完成荷兰、比利时的40场巡演,上芭邀请了9位来自世界各大芭蕾舞团的顶级明星助阵,包括英国皇家芭蕾舞团的马修·戈丁、慕尼黑巴伐利亚国立歌剧院芭蕾舞团克谢尼娅·雷日科娃、英国皇家芭蕾舞团瓦丁·穆塔基诺夫等,轮番担任男女主角,保证每一场演出都独特而精彩。在法国小城迪约兹,法国指挥家雅克·梅西耶指挥上海交响乐团,77岁的德国钢琴家、萨尔布吕肯国际音乐节艺术总监罗伯托·里奥那迪担任钢琴演奏,演绎柴可夫斯基《A大调第一钢琴协奏曲》。中外艺术家的合作天衣无缝,全场观众掌声雷动。罗伯托兴奋地表示:“能与上海来的艺术家们合作非常高兴,他们体现出了非常高的艺术水准。”上海交响乐团的欧洲巡演,则携手著名的俄罗斯小提琴家马克西姆·文格洛夫。在琉森,文格洛夫与上交联袂演绎柴可夫斯基《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令全场观众起立鼓掌。瓦茨女士说:“最初吸引我买票的是文格洛夫,没想到他与上海交响乐团的合作如此珠联璧合,让我对这支中国乐团刮目相看。”

  

  《天鹅湖》排练现场

  提升中国表达,惊艳世界观众

  近年来,中国艺术团体频繁在海外亮相,将中国优秀文化从最初的“走出去”逐渐深入地“走进去”,以真正代表中国文化实力的艺术表达,打动世界观众,引领不同文化之间的深度对话。

  上海芭蕾舞团的豪华版《天鹅湖》,是“世界语言中国表达”的成功之作。去年,《天鹅湖》就曾在荷兰8个城市演出26场,反响热烈,今年演出场次更是增加到40场。邀请方荷兰星辰公司总裁汉克先生说:“马林斯基剧院和英国皇家芭蕾舞团都曾在卡雷剧院演出,但从未有过驻演18场的盛况。我看过非常多版本的《天鹅湖》,这一版最让我感到惊艳!”在琉森,85岁指挥大师、作曲家潘德列茨基专程从波兰飞过来,当年第一个在琉森音乐节指挥这部作品的,正是潘德列茨基本人。上交的演绎得到了大师的盛赞:“这是我听过的最好的肖斯塔科维奇《第五交响曲》!”

  

  上芭豪华版《天鹅湖》剧照

  上海文艺院团在欧洲,不仅获得业内人士的好评,更得到挑剔的欧洲观众豪无保留的掌声。在阿姆斯特丹,豪华版《天鹅湖》首演夜,谢幕持续了一刻钟,掌声雷动。在萨布吕肯,听完上海歌剧院的《阿依达》,一位德国观众赞叹:“他们对这部经典作品的理解和表达都令人耳目一新。”在格拉芬内格,一位奥地利老先生穿着唐装来听上交的草地音乐会。他说:“上海交响乐团的演奏是世界级的!我曾去过北京,听上交演绎的《北平胡同》,让我好像穿梭在古老的北京城里。我非常喜欢中国文化。”

  

  上海歌剧院演出现场。上海歌剧院提供

  

  上海歌剧院歌唱家董芳饰演埃及公主“安奈瑞斯”。上海歌剧院提供

  8月,上海文艺院团在欧洲的舞台上创造着新的记录:上海交响乐团征服了中国乐团从未登陆过的顶级音乐节;萨尔布吕肯国际音乐节特别将中国作为主宾国,让上海歌剧院的亮相格外瞩目;上海芭蕾舞团则开启了迄今为止历时最长的一次巡演,在近两个月的时间里让“中国表达”持续发酵。上海交响乐团音乐总监余隆说:“要得到西方观众的关注,需要我们对西方文化的理解,而要真正走到西方观众心里,需要有个性、有温度的中国表达。我们要以海纳百川的文化胸襟去吸收和表达,去引领文明的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