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非职业剧社成员宋宇:在上海的舞台 我是观众也是演员

2017-8-22 04:36:13

来源:解放日报 选稿:熊芳雨

原标题:在上海的舞台,我是观众也是演员 非职业剧社成员宋宇:这座城市的文化滋养实实在在

  戏剧表演、讲座、朗诵会、曲艺演出、展览……上海的每一座图书馆、每一个文化馆,每一座影院、剧院,在我看来,都是实实在在的文化地标。

  人物档案

  宋宇33岁 非职业剧社手拉手工作室成员,从事灯光音响设备出租工作多年

  我叫宋宇,33岁,从事灯光音响设备出租工作多年,无论是演唱会、音乐会还是戏剧节,幕布后是我最习惯的位置。两年前,我加入了手拉手工作室,这是一个由非专业演员组成的非职业剧社,所有人因戏剧而结缘。今年9月,“剧海观潮”浦东话剧节将拉开帷幕,我们会在张江戏剧谷演出肢体情感剧《莲生》。

  我曾以为,自己永远是一名观众。后来发现,在上海这座文化之城,我也可以成为演员,也可以是追光灯下的“主角”。

  我最喜欢的还是戏剧。为舞台演出服务的我,喜欢舞台的一切。非职业剧社,多么美妙的一个词。手拉手工作室的成员来自各行各业,IT、财务、教师、物流,大家都没有表演基础,却都不惧表演。肢体动作是一种本能的表达。我还记得第一次排练时,我的手臂动作简直可以用“张牙舞爪”来形容,但我很开心,因为戏剧表演令我碰触到最真实的自己。除了导演,剧社成员都是普通人,我们一起亲近戏剧艺术。

  我们的工作室位于桃浦新村,浦东新舞台、兰心大戏院等剧场,南翔社区文化活动中心、各个文化馆都曾为我们提供演出场地等各方面的支持与帮助。剧社以公益性活动为主,我们在各个剧场、学校、社区文化活动中心举办了很多亲子活动与工作坊,孩子、白领、老人都可以参加。没想到,身为观众的我,也能作为一个演员登上舞台,为周边市民带去欢乐和笑声。

  演出,既是为了与自己对话,也是为了与更多人对话。有一次我们在剧场演出肢体情感剧《无形的爱》,有位负责打扫剧场的清洁工阿姨第一次来看我们的戏,戏里有一段台词是外文,她听不懂,但她看懂了这出戏,一直在台下流泪。演出持续一个星期,她每天都来看。今年的儿童节,我们在中山公园组织了一个亲子戏剧活动,我亲手制作了所有的道具。同样是幕后工作,为剧社做幕后与为演唱会做幕后完全是不同的感觉,前者无疑更有成就感。

  在上海,和我们一样由普通白领组成的非职业剧社还有很多,比如梧桐剧社、二九剧社、星乐原话剧社、圆缘剧社等,喜爱戏剧的年轻人可以在这里找到属于自己的戏剧空间。每年的浦东话剧节,沪上非职业剧社将聚在一起,既互相交流切磋,也为浦东市民带来多场公益性戏剧演出。我们希望,能将演出带到养老院、孤儿院、福利中心、盲童学校,让更多人感受肢体语言的魅力。

  我是一名生活在上海的普通人,受益于这座城市的文化滋养。这些年,我有空会去美术馆,看看画展、艺术展。同时,我也是文化馆与社区文化活动中心的常客。都说上海市民文化节“365天不落幕”,事实正是如此!年初的十二生肖展与元宵节活动很是热闹,三不五时举行的非遗技艺展示令人大开眼界。古诗词专家、学者组成的“讲诗团”走进了各区图书馆,而京剧表演艺术家连说带唱,将艺术导赏带到了我们身边。戏剧表演、讲座、朗诵会、曲艺演出、展览……上海的每一座图书馆、每一个文化馆,每一座影院、剧院,在我看来,都是实实在在的文化地标。

  而在上海的文化舞台上,我既是“观众”,也是“演员”,尽管上台的时候,我或许仍会“张牙舞爪”。但我很快乐,也很满足。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非职业剧社成员宋宇:在上海的舞台 我是观众也是演员

2017年8月22日 04:36 来源:解放日报

原标题:在上海的舞台,我是观众也是演员 非职业剧社成员宋宇:这座城市的文化滋养实实在在

  戏剧表演、讲座、朗诵会、曲艺演出、展览……上海的每一座图书馆、每一个文化馆,每一座影院、剧院,在我看来,都是实实在在的文化地标。

  人物档案

  宋宇33岁 非职业剧社手拉手工作室成员,从事灯光音响设备出租工作多年

  我叫宋宇,33岁,从事灯光音响设备出租工作多年,无论是演唱会、音乐会还是戏剧节,幕布后是我最习惯的位置。两年前,我加入了手拉手工作室,这是一个由非专业演员组成的非职业剧社,所有人因戏剧而结缘。今年9月,“剧海观潮”浦东话剧节将拉开帷幕,我们会在张江戏剧谷演出肢体情感剧《莲生》。

  我曾以为,自己永远是一名观众。后来发现,在上海这座文化之城,我也可以成为演员,也可以是追光灯下的“主角”。

  我最喜欢的还是戏剧。为舞台演出服务的我,喜欢舞台的一切。非职业剧社,多么美妙的一个词。手拉手工作室的成员来自各行各业,IT、财务、教师、物流,大家都没有表演基础,却都不惧表演。肢体动作是一种本能的表达。我还记得第一次排练时,我的手臂动作简直可以用“张牙舞爪”来形容,但我很开心,因为戏剧表演令我碰触到最真实的自己。除了导演,剧社成员都是普通人,我们一起亲近戏剧艺术。

  我们的工作室位于桃浦新村,浦东新舞台、兰心大戏院等剧场,南翔社区文化活动中心、各个文化馆都曾为我们提供演出场地等各方面的支持与帮助。剧社以公益性活动为主,我们在各个剧场、学校、社区文化活动中心举办了很多亲子活动与工作坊,孩子、白领、老人都可以参加。没想到,身为观众的我,也能作为一个演员登上舞台,为周边市民带去欢乐和笑声。

  演出,既是为了与自己对话,也是为了与更多人对话。有一次我们在剧场演出肢体情感剧《无形的爱》,有位负责打扫剧场的清洁工阿姨第一次来看我们的戏,戏里有一段台词是外文,她听不懂,但她看懂了这出戏,一直在台下流泪。演出持续一个星期,她每天都来看。今年的儿童节,我们在中山公园组织了一个亲子戏剧活动,我亲手制作了所有的道具。同样是幕后工作,为剧社做幕后与为演唱会做幕后完全是不同的感觉,前者无疑更有成就感。

  在上海,和我们一样由普通白领组成的非职业剧社还有很多,比如梧桐剧社、二九剧社、星乐原话剧社、圆缘剧社等,喜爱戏剧的年轻人可以在这里找到属于自己的戏剧空间。每年的浦东话剧节,沪上非职业剧社将聚在一起,既互相交流切磋,也为浦东市民带来多场公益性戏剧演出。我们希望,能将演出带到养老院、孤儿院、福利中心、盲童学校,让更多人感受肢体语言的魅力。

  我是一名生活在上海的普通人,受益于这座城市的文化滋养。这些年,我有空会去美术馆,看看画展、艺术展。同时,我也是文化馆与社区文化活动中心的常客。都说上海市民文化节“365天不落幕”,事实正是如此!年初的十二生肖展与元宵节活动很是热闹,三不五时举行的非遗技艺展示令人大开眼界。古诗词专家、学者组成的“讲诗团”走进了各区图书馆,而京剧表演艺术家连说带唱,将艺术导赏带到了我们身边。戏剧表演、讲座、朗诵会、曲艺演出、展览……上海的每一座图书馆、每一个文化馆,每一座影院、剧院,在我看来,都是实实在在的文化地标。

  而在上海的文化舞台上,我既是“观众”,也是“演员”,尽管上台的时候,我或许仍会“张牙舞爪”。但我很快乐,也很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