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专访儿童文学作家秦文君:阅读是一场马拉松

2017-8-21 03:19:56

来源:东方网 作者:王永娟 选稿:吴春伟

专题:2017上海书展

  东方网记者王永娟8月21日报道:2017上海书展期间,著名儿童文学作家秦文君需要参加多场签售、读书分享活动。这位已经出版50多部作品,著作600多万字的童书作家,虽然已是花甲之年,但仍然笔耕不辍,她的小读者们也是更新了一代又一代。书展上,不乏当年的读者带着自己的孩子来找秦文君签名。在秦文君繁忙之余,东方网记者对她进行了专访,来聊一聊阅读、写作与成长。

  记者:在您看来,阅读对孩子意味着什么?

  秦文君:阅读对一个人的心灵成长非常重要。我曾经说过,阅读的孩子,他的潜力是不可估量的。

  现在的孩子很聪明,但是缺少一种能安静下来,沉下心来的毅力。大多数比较浮躁,坐不住。他们所接触的视听方面的内容可能更多一点,但是对于要通过思考,然后用文字表达比较有畏难情绪。现在电子产品丰富,娱乐项目众多,要想让孩子自发地去喜欢阅读比较难,因此孩子的阅读习惯必须要经过培养。

  家长和老师要让孩子对书产生情感,然后再慢慢养成阅读习惯,一旦养成,孩子就有可能成为一个终生爱书的人。阅读能让孩子从浮躁中静下来心来,内心更具有定力,从书本中,他甚至可以完成自我教育,潜力无限。

  记者:孩子是否只适合读“童书”?或者说,童书是否只适合孩子们来阅读?

  秦文君:孩子未必只适合读童书,童书也未必只适合孩子们来读。

  有些人可能认为儿童作品很简单,因为书中的主人公一般都是动物啦,小孩子啦,看上去很简单,但实际上并不简单,只是童书的表达方式让人感觉单纯有趣而已。童书书写的是全人类的情感,人性的感受,是来自于作者内心深处的声音。儿童文学也是一部百科全书。

  我认为,就一个作家来说,要读一千本书才可能具有能写出一本书的内涵。我平时读书量就比较大,读书也比较杂,文学类书籍读的比较多一些,但经济类、科技类等也会涉猎到。作家比其他人会读更多的书,读的书也会更专业。

  就孩子来说,一般的孩子一岁开始听故事看图画书,三五岁开始复述故事,六七岁开始自主阅读。但是有的孩子阅读能力特别强,三四岁就能看故事书,六七岁就开始看长篇小说。不过,我认为,孩子一开始还是要看点童话类有趣的东西,然后慢慢的升级。因为阅读是一场马拉松,不一定第一个开跑就一定跑在前面,它贵在坚持,不断的升级深化总有一天会达到理想的状态。

  记者:您出了那么多书,这些书也陪伴了几代人的成长。应该说,您对几代读者的口味变化应该是非常了解的,在您看来,80后、90后、00后读者,他们对童书的阅读口味有什么变化?

  秦文君:文学作品要写得多姿多彩,是多数儿童作家需要面对的难题,为了吸引住孩子,作家的确需要在文本上作许多探索。但是,我们也要看到,就算是同样一本书,不同的孩子之间接收到的信息差别也很大,关注的点也不一样。

  但是一代代孩子之间,是有共性存在的。孩子在成长过程中,需要被认可,需要文学作品中有他们的生活、他们的幻想,有关于爱、勇敢、道义、趣味、想象力,这都是儿童作品里不可或缺的元素。一部好的作品应该具有广泛涵义,能够满足不同年龄、不同人群的需求。不同时代文学作品的确会有改变,但是它们的改变不会像科技一样日新月异,而是一个缓慢的过程。

  记者:提到科幻或魔幻,很多人会想到《哈利波特》,这部作品的成功可以说是空前的。那么在您看来,中国存在这样的土壤或者这样潜力的作家吗?您对年轻作家有什么指导建议?

  秦文君:我认为未来早晚会有这样的作家出现。目前我也在创作“变形系列”,具有科幻色彩。同时,青年作家中,戴萦袅的《小熊包子》系列,就是一个幻想作品,这本书已经发行了50多万册,孩子们非常喜欢,并且获得了多种奖项,入选了新闻出版总署向孩子推荐的好书。这套书具有丰富的幻想,不同于哈利波特的“巫师文化”,“小熊包子”的幻想具有东方风格,更讲究一种意境。比如说,小说里写小熊包子可以把操场上吹过来的一阵风变成一匹风马,骑着风马在操场上跑来跑去;小熊包子能闻到各种味道,比如孤独的味道、懒骨头的味道、上课迟到的味道、马屁精的味道……这也很东方,是独一无二的。

  不过也要看到,现在的不少年轻作者,我说的是二十岁左右的,往往缺少自己的话语和艺术主张,实验性不够。有部分作者还喜欢跟风,市场上什么热就写什么。

  我认为,青年作者还是要遵从自己的内心,不要一味跟风,需要丰富的文学积淀,然后去写自己最擅长、最感兴趣的、最能感动自己的东西。年轻一代还是要多做一些艺术上的尝试,因为儿童文学毕竟还是文学,具有文学性才能让其魅力长久。

  

  记者:“变形系列”是您的新作品,有人说,天马行空正是中国儿童文学最薄弱的领域,其实在应试教育的大背景下,中国孩子也一直被认为是缺乏想象力的,对此,您看法如何?

  秦文君:我们的基础教育很扎实,但太过功利。我认为,教育应该是一种大教育,能够让人心灵自由、富有想象力,身心得到全面发展。失去了心灵自由和想象力的孩子,其潜力也很难被激发出来。

  其实孩子本身就具有想象力,很多时候是缺少激发,教育就是要激发孩子的想象。但是现在不管学校教育还是家庭教育都比较功利,只有大教育比如阅读才会激发。

  因为一部优秀的文学作品它具有两个特质:一颗柔软敏感的心、神奇的想象力。一个作品,不管是现实题材还是幻想题材,想象力是衡量它优劣的一个最重要的元素,如果一个作品被称为优秀作品,那么它肯定富有想象力。通过阅读,大量优质的阅读,孩子的想象力将会被激发出来。

  现在的孩子百分之七八十都有写作苦恼,或者是心里缺少想法,或者有想法却表达不出来,内心语言不够丰富。这些都能够通过阅读来提升,阅读是写作之母。

  

  记者:的确,如您所说,很多孩子都有写作苦恼,有很多小朋友写文章就是凑字数,要么就是语言干巴巴,对此,您有什么好的建议?

  秦文君:写出好的作品有三部曲。首先,必须要阅读。阅读是写作之母,我不觉得一个人不经过阅读就能写出好文章。不断地读各种各样的作品,读自己喜欢的作品,一遍甚至好多遍,慢慢的就有了语感有了感觉。所以,真正的好作品不是老师教的,而是自己来感悟的。

  当然,在关键的时候,也需要老师来指点一下,但是一定要注意,启蒙老师一定要选好,如果老师要求很高,不了解孩子的心,会把孩子吓住。有这样一个例子:一个小朋友想写爸爸抽烟不好,于是写了一个句子:“回家之后,看见家里烟雾腾腾、伸手不见五指,一支香烟要害死人。”如果放在我这里,我会觉得,孩子开始写作用夸张的手法没什么。但是他的老师说:“一支香烟要害死人,你爸害死人啦?伸手不见五指,你爸抽烟着火啦?”从此,孩子写作就有了惧怕心理,老师说是什么就是什么,完全根据作文选里写,完全失去了自己的想象与表达。所以,启蒙老师要找好。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专访儿童文学作家秦文君:阅读是一场马拉松

2017年8月21日 03:19 来源:东方网

专题:2017上海书展

  东方网记者王永娟8月21日报道:2017上海书展期间,著名儿童文学作家秦文君需要参加多场签售、读书分享活动。这位已经出版50多部作品,著作600多万字的童书作家,虽然已是花甲之年,但仍然笔耕不辍,她的小读者们也是更新了一代又一代。书展上,不乏当年的读者带着自己的孩子来找秦文君签名。在秦文君繁忙之余,东方网记者对她进行了专访,来聊一聊阅读、写作与成长。

  记者:在您看来,阅读对孩子意味着什么?

  秦文君:阅读对一个人的心灵成长非常重要。我曾经说过,阅读的孩子,他的潜力是不可估量的。

  现在的孩子很聪明,但是缺少一种能安静下来,沉下心来的毅力。大多数比较浮躁,坐不住。他们所接触的视听方面的内容可能更多一点,但是对于要通过思考,然后用文字表达比较有畏难情绪。现在电子产品丰富,娱乐项目众多,要想让孩子自发地去喜欢阅读比较难,因此孩子的阅读习惯必须要经过培养。

  家长和老师要让孩子对书产生情感,然后再慢慢养成阅读习惯,一旦养成,孩子就有可能成为一个终生爱书的人。阅读能让孩子从浮躁中静下来心来,内心更具有定力,从书本中,他甚至可以完成自我教育,潜力无限。

  记者:孩子是否只适合读“童书”?或者说,童书是否只适合孩子们来阅读?

  秦文君:孩子未必只适合读童书,童书也未必只适合孩子们来读。

  有些人可能认为儿童作品很简单,因为书中的主人公一般都是动物啦,小孩子啦,看上去很简单,但实际上并不简单,只是童书的表达方式让人感觉单纯有趣而已。童书书写的是全人类的情感,人性的感受,是来自于作者内心深处的声音。儿童文学也是一部百科全书。

  我认为,就一个作家来说,要读一千本书才可能具有能写出一本书的内涵。我平时读书量就比较大,读书也比较杂,文学类书籍读的比较多一些,但经济类、科技类等也会涉猎到。作家比其他人会读更多的书,读的书也会更专业。

  就孩子来说,一般的孩子一岁开始听故事看图画书,三五岁开始复述故事,六七岁开始自主阅读。但是有的孩子阅读能力特别强,三四岁就能看故事书,六七岁就开始看长篇小说。不过,我认为,孩子一开始还是要看点童话类有趣的东西,然后慢慢的升级。因为阅读是一场马拉松,不一定第一个开跑就一定跑在前面,它贵在坚持,不断的升级深化总有一天会达到理想的状态。

  记者:您出了那么多书,这些书也陪伴了几代人的成长。应该说,您对几代读者的口味变化应该是非常了解的,在您看来,80后、90后、00后读者,他们对童书的阅读口味有什么变化?

  秦文君:文学作品要写得多姿多彩,是多数儿童作家需要面对的难题,为了吸引住孩子,作家的确需要在文本上作许多探索。但是,我们也要看到,就算是同样一本书,不同的孩子之间接收到的信息差别也很大,关注的点也不一样。

  但是一代代孩子之间,是有共性存在的。孩子在成长过程中,需要被认可,需要文学作品中有他们的生活、他们的幻想,有关于爱、勇敢、道义、趣味、想象力,这都是儿童作品里不可或缺的元素。一部好的作品应该具有广泛涵义,能够满足不同年龄、不同人群的需求。不同时代文学作品的确会有改变,但是它们的改变不会像科技一样日新月异,而是一个缓慢的过程。

  记者:提到科幻或魔幻,很多人会想到《哈利波特》,这部作品的成功可以说是空前的。那么在您看来,中国存在这样的土壤或者这样潜力的作家吗?您对年轻作家有什么指导建议?

  秦文君:我认为未来早晚会有这样的作家出现。目前我也在创作“变形系列”,具有科幻色彩。同时,青年作家中,戴萦袅的《小熊包子》系列,就是一个幻想作品,这本书已经发行了50多万册,孩子们非常喜欢,并且获得了多种奖项,入选了新闻出版总署向孩子推荐的好书。这套书具有丰富的幻想,不同于哈利波特的“巫师文化”,“小熊包子”的幻想具有东方风格,更讲究一种意境。比如说,小说里写小熊包子可以把操场上吹过来的一阵风变成一匹风马,骑着风马在操场上跑来跑去;小熊包子能闻到各种味道,比如孤独的味道、懒骨头的味道、上课迟到的味道、马屁精的味道……这也很东方,是独一无二的。

  不过也要看到,现在的不少年轻作者,我说的是二十岁左右的,往往缺少自己的话语和艺术主张,实验性不够。有部分作者还喜欢跟风,市场上什么热就写什么。

  我认为,青年作者还是要遵从自己的内心,不要一味跟风,需要丰富的文学积淀,然后去写自己最擅长、最感兴趣的、最能感动自己的东西。年轻一代还是要多做一些艺术上的尝试,因为儿童文学毕竟还是文学,具有文学性才能让其魅力长久。

  

  记者:“变形系列”是您的新作品,有人说,天马行空正是中国儿童文学最薄弱的领域,其实在应试教育的大背景下,中国孩子也一直被认为是缺乏想象力的,对此,您看法如何?

  秦文君:我们的基础教育很扎实,但太过功利。我认为,教育应该是一种大教育,能够让人心灵自由、富有想象力,身心得到全面发展。失去了心灵自由和想象力的孩子,其潜力也很难被激发出来。

  其实孩子本身就具有想象力,很多时候是缺少激发,教育就是要激发孩子的想象。但是现在不管学校教育还是家庭教育都比较功利,只有大教育比如阅读才会激发。

  因为一部优秀的文学作品它具有两个特质:一颗柔软敏感的心、神奇的想象力。一个作品,不管是现实题材还是幻想题材,想象力是衡量它优劣的一个最重要的元素,如果一个作品被称为优秀作品,那么它肯定富有想象力。通过阅读,大量优质的阅读,孩子的想象力将会被激发出来。

  现在的孩子百分之七八十都有写作苦恼,或者是心里缺少想法,或者有想法却表达不出来,内心语言不够丰富。这些都能够通过阅读来提升,阅读是写作之母。

  

  记者:的确,如您所说,很多孩子都有写作苦恼,有很多小朋友写文章就是凑字数,要么就是语言干巴巴,对此,您有什么好的建议?

  秦文君:写出好的作品有三部曲。首先,必须要阅读。阅读是写作之母,我不觉得一个人不经过阅读就能写出好文章。不断地读各种各样的作品,读自己喜欢的作品,一遍甚至好多遍,慢慢的就有了语感有了感觉。所以,真正的好作品不是老师教的,而是自己来感悟的。

  当然,在关键的时候,也需要老师来指点一下,但是一定要注意,启蒙老师一定要选好,如果老师要求很高,不了解孩子的心,会把孩子吓住。有这样一个例子:一个小朋友想写爸爸抽烟不好,于是写了一个句子:“回家之后,看见家里烟雾腾腾、伸手不见五指,一支香烟要害死人。”如果放在我这里,我会觉得,孩子开始写作用夸张的手法没什么。但是他的老师说:“一支香烟要害死人,你爸害死人啦?伸手不见五指,你爸抽烟着火啦?”从此,孩子写作就有了惧怕心理,老师说是什么就是什么,完全根据作文选里写,完全失去了自己的想象与表达。所以,启蒙老师要找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