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沪市民驾驶证无端出现4492条违章 三年沪牌拍牌资格被取消

2017-8-17 01:29:51

来源:东方网 作者:包璐影 选稿:熊芳雨

原标题:我的驾驶证无端出现4492条违章?

  据《劳动报》报道:如果不是收到了来自“交委行政服务中心”的短信通知,陈女士或许至今还没发现,自己这本驾照竟然成了为别人代处理交通违法的“替罪羔羊”。从2009年4月至2017年3月,8年时间里,这本驾照为千余辆不同车牌的陌生机动车处理了4492条交通违法记录。

  更让陈女士难以接受的是,因为这些莫名其妙出现的违法记录让她失去了三年的沪牌拍牌资格。在花了一个多月、找遍多个部门无果的情况下,陈女士无奈只能求助劳动报夏令热线13671686848,希望能讨个说法。

  申请沪牌拍牌遭拒三年参拍资格被取消

  “搞不明白,明明驾驶证在自己身边,怎么就被盗用了?”面对记者时,陈女士不断重复着心中的疑惑。

  据介绍,2004年她初次在上海申领了驾照,今年5月31日,她申请购买标书欲进行个人非营业性客车额度拍卖。根据拍卖流程,在此之后,需经过20个工作日来审核其是否具有拍牌资格。

  让陈女士始料未及的是,6月27日她收到了一条从“交委行政服务中心”发来的短信通知,明确告知其“不符合参拍条件,未通过审核”。理由是:陈女士自申请之日前1年内违法次数大于5次。不仅如此,短信中强调:根据有关规定,三年内不再受理陈女士的参拍申请。

  这一幕让陈女士一下子懵了。她告诉记者,自己最初申领的是B1驾驶证,从2011年后半年至今,其名下就未曾登记有机动车。“2010年的时候因为酒驾,我重新补考过一次驾照,但也是按照法律法规操作的,现在的驾照还是B1。”陈女士说。

  陈女士一再强调,根据交通法规,她都定期按规定向交警部门递交体检证明,近几年来自己的驾照每年也从没有因为违反交通法规而扣过分。“B1驾照但凡扣掉1分也是要去交警那里参加学习班的,这点我很清楚的。”陈女士反复表示。

  一共处理4492条违章涉及千余个陌生车牌

  当天,心怀疑惑的陈女士第一时间前往居住地所在区交警支队窗口进行咨询,查询结果让在场所有人都震惊了。交警部门的系统显示,陈女士的驾驶证从2009年4月开始至2017年3月,共计处理了4492条交通违法记录。

  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处理的车辆号牌涉及千余个。陈女士称,这些全是陌生号牌,其中既有本地沪牌,也有外地牌照。“我近五年的时间里都开公司的车,而且名下也没有车,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多的违章记录,更何况都是不认识的车牌号码。”陈女士说。

  奇怪的情况远不止这些。陈女士告诉记者,查询民警曾告知其,通过这本驾驶证处理的这些违章记录均不用扣分,只需要缴纳罚款即可。

  而且,通过交警部门后台系统查询,陈女士还被告知,这些违章缴纳罚款的方式都是通过银行卡完成的。也就是说,当事人只需通过银行柜面、电话银行、手机银行就可以完成罚款缴纳,无需本人亲自前往交警支队的窗口办理。

  面对这一情况,陈女士又感到了莫名其妙,她一再向记者表示,自己从来没有办理过这类的银行卡。为此,陈女士怀疑自己的驾驶证被人盗用了。

  6月27日当天,在离开区交警支队查询窗口后,其走进了上海市公安局长宁分局新华路派出所报案。根据派出所当天开出的“上海市公安局案(事)件接报回执单”,所书写的报案内容为:报警人陈XX来所报称其驾驶证被人冒用处理交通违章共计4492条。

  陈女士告诉记者,派出所的答复是:“该案件不属于治安事件”。因此,报案后便没有了后续。

  报案被告知“无法处理”

  市民无奈准备起诉

  在此之后,陈女士又前往银行咨询,希望能通过其了解到这张“从天而降”的银行卡究竟来自何方?

  几经转折,陈女士终于了解到一个关键信息。据银行方面透露,所有向这张署名陈女士的银行卡转账的持卡人都为同一人———杨某。在听闻该人的姓名后,陈女士猛然发现,这个杨某竟是十几年前其家中辞退的一名驾驶员。

  陈女士告诉记者,通过多方辗转联系后了解到,如今杨某在普陀区某二手车交易市场工作。陈女士认为,杨某很可能就是通过替人消分处理违章来完成二手车交易业务的。

  眼看已经找到了盗刷驾驶证的“真凶”,7月10日,陈女士便来到了杨某工作地所在辖区的普陀区曹杨新村派出所报案,希望能够寻求警方帮助。不过,陈女士得到了又一张派出所开具的接报案回执单后,回复依旧是“没办法处理”。

  事情发生后,陈女士多次前往相关部门反应情况,问题均未得到解决。现在,她从平行进口车行购买的机动车已经到货,但却面临三年无法拍牌的现实难题。陈女士告诉记者,正考虑通过法律途径,将相关部门诉至法院,以此来拿回自己的拍牌权,还自己一个清白。

  三大疑点亟需破解“飞来”违章何时能消除

  让陈女士无法理解的是,首先,自己的驾驶证在这些年内被大量陌生车牌处理交通违法记录,明显存在端口异常,监管机构为何没有任何提醒和作为?

  其次,她定期递交体检证明时,交警部门为何从未就该年度的违章情况出示相关记录?“8年里,哪怕只要有过一次提醒,至少就能让我发现问题了啊。”陈女士说。

  面对另一个疑惑,陈女士依旧无从核查。“即便有人窃取了我的个人信息,但署名我本人的银行卡究竟是怎么办出来的?”

  截至记者发稿时,交警部门及涉及的银行均表示,相关情况尚在调查中。本报将持续关注事件的进展。

上一篇稿件

沪市民驾驶证无端出现4492条违章 三年沪牌拍牌资格被取消

2017年8月17日 01:29 来源:东方网

原标题:我的驾驶证无端出现4492条违章?

  据《劳动报》报道:如果不是收到了来自“交委行政服务中心”的短信通知,陈女士或许至今还没发现,自己这本驾照竟然成了为别人代处理交通违法的“替罪羔羊”。从2009年4月至2017年3月,8年时间里,这本驾照为千余辆不同车牌的陌生机动车处理了4492条交通违法记录。

  更让陈女士难以接受的是,因为这些莫名其妙出现的违法记录让她失去了三年的沪牌拍牌资格。在花了一个多月、找遍多个部门无果的情况下,陈女士无奈只能求助劳动报夏令热线13671686848,希望能讨个说法。

  申请沪牌拍牌遭拒三年参拍资格被取消

  “搞不明白,明明驾驶证在自己身边,怎么就被盗用了?”面对记者时,陈女士不断重复着心中的疑惑。

  据介绍,2004年她初次在上海申领了驾照,今年5月31日,她申请购买标书欲进行个人非营业性客车额度拍卖。根据拍卖流程,在此之后,需经过20个工作日来审核其是否具有拍牌资格。

  让陈女士始料未及的是,6月27日她收到了一条从“交委行政服务中心”发来的短信通知,明确告知其“不符合参拍条件,未通过审核”。理由是:陈女士自申请之日前1年内违法次数大于5次。不仅如此,短信中强调:根据有关规定,三年内不再受理陈女士的参拍申请。

  这一幕让陈女士一下子懵了。她告诉记者,自己最初申领的是B1驾驶证,从2011年后半年至今,其名下就未曾登记有机动车。“2010年的时候因为酒驾,我重新补考过一次驾照,但也是按照法律法规操作的,现在的驾照还是B1。”陈女士说。

  陈女士一再强调,根据交通法规,她都定期按规定向交警部门递交体检证明,近几年来自己的驾照每年也从没有因为违反交通法规而扣过分。“B1驾照但凡扣掉1分也是要去交警那里参加学习班的,这点我很清楚的。”陈女士反复表示。

  一共处理4492条违章涉及千余个陌生车牌

  当天,心怀疑惑的陈女士第一时间前往居住地所在区交警支队窗口进行咨询,查询结果让在场所有人都震惊了。交警部门的系统显示,陈女士的驾驶证从2009年4月开始至2017年3月,共计处理了4492条交通违法记录。

  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处理的车辆号牌涉及千余个。陈女士称,这些全是陌生号牌,其中既有本地沪牌,也有外地牌照。“我近五年的时间里都开公司的车,而且名下也没有车,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多的违章记录,更何况都是不认识的车牌号码。”陈女士说。

  奇怪的情况远不止这些。陈女士告诉记者,查询民警曾告知其,通过这本驾驶证处理的这些违章记录均不用扣分,只需要缴纳罚款即可。

  而且,通过交警部门后台系统查询,陈女士还被告知,这些违章缴纳罚款的方式都是通过银行卡完成的。也就是说,当事人只需通过银行柜面、电话银行、手机银行就可以完成罚款缴纳,无需本人亲自前往交警支队的窗口办理。

  面对这一情况,陈女士又感到了莫名其妙,她一再向记者表示,自己从来没有办理过这类的银行卡。为此,陈女士怀疑自己的驾驶证被人盗用了。

  6月27日当天,在离开区交警支队查询窗口后,其走进了上海市公安局长宁分局新华路派出所报案。根据派出所当天开出的“上海市公安局案(事)件接报回执单”,所书写的报案内容为:报警人陈XX来所报称其驾驶证被人冒用处理交通违章共计4492条。

  陈女士告诉记者,派出所的答复是:“该案件不属于治安事件”。因此,报案后便没有了后续。

  报案被告知“无法处理”

  市民无奈准备起诉

  在此之后,陈女士又前往银行咨询,希望能通过其了解到这张“从天而降”的银行卡究竟来自何方?

  几经转折,陈女士终于了解到一个关键信息。据银行方面透露,所有向这张署名陈女士的银行卡转账的持卡人都为同一人———杨某。在听闻该人的姓名后,陈女士猛然发现,这个杨某竟是十几年前其家中辞退的一名驾驶员。

  陈女士告诉记者,通过多方辗转联系后了解到,如今杨某在普陀区某二手车交易市场工作。陈女士认为,杨某很可能就是通过替人消分处理违章来完成二手车交易业务的。

  眼看已经找到了盗刷驾驶证的“真凶”,7月10日,陈女士便来到了杨某工作地所在辖区的普陀区曹杨新村派出所报案,希望能够寻求警方帮助。不过,陈女士得到了又一张派出所开具的接报案回执单后,回复依旧是“没办法处理”。

  事情发生后,陈女士多次前往相关部门反应情况,问题均未得到解决。现在,她从平行进口车行购买的机动车已经到货,但却面临三年无法拍牌的现实难题。陈女士告诉记者,正考虑通过法律途径,将相关部门诉至法院,以此来拿回自己的拍牌权,还自己一个清白。

  三大疑点亟需破解“飞来”违章何时能消除

  让陈女士无法理解的是,首先,自己的驾驶证在这些年内被大量陌生车牌处理交通违法记录,明显存在端口异常,监管机构为何没有任何提醒和作为?

  其次,她定期递交体检证明时,交警部门为何从未就该年度的违章情况出示相关记录?“8年里,哪怕只要有过一次提醒,至少就能让我发现问题了啊。”陈女士说。

  面对另一个疑惑,陈女士依旧无从核查。“即便有人窃取了我的个人信息,但署名我本人的银行卡究竟是怎么办出来的?”

  截至记者发稿时,交警部门及涉及的银行均表示,相关情况尚在调查中。本报将持续关注事件的进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