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一段不为人知的抗战历史:“枫泾阻击战”之夜袭日军营

2017-8-13 07:34:59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生键红 选稿:张侃理

  原标题:一段不为人知的抗战历史:“枫泾阻击战”之夜袭日军营

  

  枫泾镇内的工事遗存

  今年是中国人民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80年前的今天——1937年8月13日,淞沪会战打响,一度叫嚣“一个月内拿下上海”的侵华日军,遭到了上海军民的奋力抗击,日军速战速决的计划落空,淞沪战场处于僵持状态。1937年11月,为了扭转战局,侵华日军迅速改变战术,派遣强大兵力从沪浙交界的杭州湾北部的金山卫强行登陆,意图迂回夹击上海,并切断我上海守军退路和援军东进。此时国民党部队立即调兵遣将,予以坚决防御阻击。这场著名的阻击战就在枫泾地区打响。

  这场激烈而悲壮的战斗,在中华民族抗日史上留下了壮丽的一页。面对武装到牙齿的日本侵略者的杀戮,中华儿女无所畏惧,沥血孤营,横刀敌阵,碎首沙场,慑匪寇而泣鬼神,动苍穹而震寰宇。在这场阻击战中,有一段由国共两党党员组成敢死队夜袭日军营的故事惊心动魄、可歌可泣。在参与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和金山区地方志办公室联合开展的“枫泾阻击战”课题研究中,笔者获悉了这段不为人知的抗战历史。

  

  位于枫泾镇的阻击战国防工事遗存

  一支由国共两党党员组成的敢死队秘密潜藏枫泾,准备执行一次特殊的任务

  当时的背景是这样的。据1992年出版的《枫泾镇志》记载:11月5日,日本侵略军在金山嘴登陆的同时,出动大批飞机,从早到晚对枫泾轮番轰炸,铁路、公路被炸毁,盛家桥被炸毁。11月7日,国民党预备11师、128师、暂编13旅第1团、109师等部分官兵进驻枫泾镇及周围布防。8日下午,胡达师(11师)警戒连与2000余日军在镇东南北旺泾一带交战,阻击日本侵略军,9日上午枫泾沦陷。显然,战争形势于我不利。

  

  朱锡熊

  此时,在明知枫泾已陷落、淞沪会战败局已定的情况下,一支由国共两党党员组成的敢死队,秘密潜藏在枫泾镇朱家大院,准备执行一次特殊的任务。

  为何是潜藏在朱家大院呢?据旅美华侨、美国第一保健公司副总裁吴烨琪介绍:金山枫泾古镇朱家,几代世袭当铺,到了清末民初吴烨琪曾外祖父朱厚余之时,已是拥有三家当铺的富商了。朱厚余娶章练塘(枫泾)书香门第施家大小姐三香为妻,两人共育七女三子。吴烨琪的外祖母排行老八,老三朱锡熊娶章练塘镇上望族蒋家长女蒋福贞为妻,人称朱家三哥三嫂。三哥三嫂俩为人热情,喜欢交友,接济贫穷,几乎来者不拒,是镇上出名的乐善好施的好人。抗战爆发后,三哥让母亲三香带着九弟炳熊及大女儿朱迪帆、二儿子朱飞龙、四儿子朱肇基去上海避难,自己带着三女儿朱迪成留在枫泾守祖业,夫妇俩除了寄母亲家用外,全部家产拿出来支持抗日,将朱家住宅供给国民军第128师作为指挥部,其余住宅供伤员疗伤。

  而秘密集合在朱家老宅的这支敢死队则来自赫赫有名的“竿军”(以湖南凤凰籍官兵为主组成的国民革命军第128师),每位“竿军”敢死队员明知此去执行任务,牺牲是必定的,活着撤退是没有可能的,然而,此时此刻,民族大义压倒一切政党纷争,同为中华儿女,同为保卫祖国的山河,同仇敌忾,视死如归!

  “竿军”摸黑进入敌军阵营,开展生死肉搏战,杀死日军80余人

  临行前,朱家主人朱锡熊拿出朱家最好黄酒,烧了大锅的红烧肉,让“竿军”敢死队吃饱饭,喝足热身酒,准备夜袭日军营。喝完暖身告别酒,中华民族铁血男儿个个亮出了身份,其中,夜袭行动指挥官、四十一团团副方学苏亮出了身份,“我是中共”。

  “竿军”约定,全部敢死队员脱光上衣,光膀子上阵。当时,武器已全部没有了,只有自制的竹刀。每人腰间插满竹刀,准备开展生死肉搏战。摸进敌军阵营,没有光线可以看清敌况,光膀子的是“竿军”,摸到光膀子的是自己人,摸到穿衣服的,就用竹刀捅。此次夜袭惨烈异常,最终杀死日军80余人。

  

  方学苏

  1937年11月10日,方学苏牺牲了,方学苏是国军编制的团副,理应成为国民党的追认烈士,但是,这位枫泾阻击战的抗日烈士,成为中国共产党追认的烈士。

  1937年11月11日,日军将朱家三哥三嫂及幼女朱迪成和其他抗日居民、伤员一起活埋,惨烈无比!

  修志工作者要跟时间赛跑,挖掘历史,保存历史

  这段悲壮的历史在国民党军队历史和日军历史资料中讳莫如深。一种说法是,蒋介石深感愧对战死战士,而日本第10军大将松井石根和中将司令官柳川平助则均不敢向日军总部汇报,因担心伤亡消息传回日本会挫败日军士气。

  11月10日,蒋介石下令守枫泾的军队撤退,向南京靠拢。“竿军”中的留存战士,一支执行蒋介石命令,遵撤退指令,退至嘉善,继续阻击日军两天。另一支队伍,由王枫率领,奔向抗日中国共产党的根据地延安……

  据《枫泾镇志》记载,1937年11月的枫泾地区抗日战,歼灭入侵日军近400多人,中国军队伤亡1000余人。在这段抗日战中,中国军队伤亡惨重,但军民共同顽强的阻击,为南京政府转移大量人员和财物赢得了宝贵时间。

  上海人对于金山的抗战记忆大多停留在日军在金山卫的登陆,而发生在枫泾三天三夜的浴血奋战却鲜有人知。一支视死如归的敢死队,以血肉之躯,勇猛杀敌,一战埋千骨,忠魂永高昭。不朽的悲壮用血肉之躯书写,不屈的精神以誓死战斗铸就。

  随着时间流逝,历史的痕迹越来越淡。修志工作者要做的就是跟时间赛跑,挖掘历史,保存历史,牢记历史,让大众了解历史,了解我们这个民族是怎样从苦难中不屈不挠走过来的。如今,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和金山区地方志办公室联合开展的“枫泾阻击战”课题研究已取得阶段性成果,一些不为人知的历史也将逐渐展露原有的面貌。

  曾经的苦难虽渐行渐远,但是,我们不能忘记在金山这片土地上,有那么一群人,用血肉之躯换来了我们今天的和平,换来了祖国的日益强大。80年前的血拼,彰显着抵抗外侮的伟大精神。用鲜血留下的红色烙印,我们将铭记在心;用革命精神书写的史迹,我们要不忘初心。

  (作者为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副主任)



上一篇稿件

一段不为人知的抗战历史:“枫泾阻击战”之夜袭日军营

2017年8月13日 07:34 来源:上观新闻

  原标题:一段不为人知的抗战历史:“枫泾阻击战”之夜袭日军营

  

  枫泾镇内的工事遗存

  今年是中国人民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80年前的今天——1937年8月13日,淞沪会战打响,一度叫嚣“一个月内拿下上海”的侵华日军,遭到了上海军民的奋力抗击,日军速战速决的计划落空,淞沪战场处于僵持状态。1937年11月,为了扭转战局,侵华日军迅速改变战术,派遣强大兵力从沪浙交界的杭州湾北部的金山卫强行登陆,意图迂回夹击上海,并切断我上海守军退路和援军东进。此时国民党部队立即调兵遣将,予以坚决防御阻击。这场著名的阻击战就在枫泾地区打响。

  这场激烈而悲壮的战斗,在中华民族抗日史上留下了壮丽的一页。面对武装到牙齿的日本侵略者的杀戮,中华儿女无所畏惧,沥血孤营,横刀敌阵,碎首沙场,慑匪寇而泣鬼神,动苍穹而震寰宇。在这场阻击战中,有一段由国共两党党员组成敢死队夜袭日军营的故事惊心动魄、可歌可泣。在参与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和金山区地方志办公室联合开展的“枫泾阻击战”课题研究中,笔者获悉了这段不为人知的抗战历史。

  

  位于枫泾镇的阻击战国防工事遗存

  一支由国共两党党员组成的敢死队秘密潜藏枫泾,准备执行一次特殊的任务

  当时的背景是这样的。据1992年出版的《枫泾镇志》记载:11月5日,日本侵略军在金山嘴登陆的同时,出动大批飞机,从早到晚对枫泾轮番轰炸,铁路、公路被炸毁,盛家桥被炸毁。11月7日,国民党预备11师、128师、暂编13旅第1团、109师等部分官兵进驻枫泾镇及周围布防。8日下午,胡达师(11师)警戒连与2000余日军在镇东南北旺泾一带交战,阻击日本侵略军,9日上午枫泾沦陷。显然,战争形势于我不利。

  

  朱锡熊

  此时,在明知枫泾已陷落、淞沪会战败局已定的情况下,一支由国共两党党员组成的敢死队,秘密潜藏在枫泾镇朱家大院,准备执行一次特殊的任务。

  为何是潜藏在朱家大院呢?据旅美华侨、美国第一保健公司副总裁吴烨琪介绍:金山枫泾古镇朱家,几代世袭当铺,到了清末民初吴烨琪曾外祖父朱厚余之时,已是拥有三家当铺的富商了。朱厚余娶章练塘(枫泾)书香门第施家大小姐三香为妻,两人共育七女三子。吴烨琪的外祖母排行老八,老三朱锡熊娶章练塘镇上望族蒋家长女蒋福贞为妻,人称朱家三哥三嫂。三哥三嫂俩为人热情,喜欢交友,接济贫穷,几乎来者不拒,是镇上出名的乐善好施的好人。抗战爆发后,三哥让母亲三香带着九弟炳熊及大女儿朱迪帆、二儿子朱飞龙、四儿子朱肇基去上海避难,自己带着三女儿朱迪成留在枫泾守祖业,夫妇俩除了寄母亲家用外,全部家产拿出来支持抗日,将朱家住宅供给国民军第128师作为指挥部,其余住宅供伤员疗伤。

  而秘密集合在朱家老宅的这支敢死队则来自赫赫有名的“竿军”(以湖南凤凰籍官兵为主组成的国民革命军第128师),每位“竿军”敢死队员明知此去执行任务,牺牲是必定的,活着撤退是没有可能的,然而,此时此刻,民族大义压倒一切政党纷争,同为中华儿女,同为保卫祖国的山河,同仇敌忾,视死如归!

  “竿军”摸黑进入敌军阵营,开展生死肉搏战,杀死日军80余人

  临行前,朱家主人朱锡熊拿出朱家最好黄酒,烧了大锅的红烧肉,让“竿军”敢死队吃饱饭,喝足热身酒,准备夜袭日军营。喝完暖身告别酒,中华民族铁血男儿个个亮出了身份,其中,夜袭行动指挥官、四十一团团副方学苏亮出了身份,“我是中共”。

  “竿军”约定,全部敢死队员脱光上衣,光膀子上阵。当时,武器已全部没有了,只有自制的竹刀。每人腰间插满竹刀,准备开展生死肉搏战。摸进敌军阵营,没有光线可以看清敌况,光膀子的是“竿军”,摸到光膀子的是自己人,摸到穿衣服的,就用竹刀捅。此次夜袭惨烈异常,最终杀死日军80余人。

  

  方学苏

  1937年11月10日,方学苏牺牲了,方学苏是国军编制的团副,理应成为国民党的追认烈士,但是,这位枫泾阻击战的抗日烈士,成为中国共产党追认的烈士。

  1937年11月11日,日军将朱家三哥三嫂及幼女朱迪成和其他抗日居民、伤员一起活埋,惨烈无比!

  修志工作者要跟时间赛跑,挖掘历史,保存历史

  这段悲壮的历史在国民党军队历史和日军历史资料中讳莫如深。一种说法是,蒋介石深感愧对战死战士,而日本第10军大将松井石根和中将司令官柳川平助则均不敢向日军总部汇报,因担心伤亡消息传回日本会挫败日军士气。

  11月10日,蒋介石下令守枫泾的军队撤退,向南京靠拢。“竿军”中的留存战士,一支执行蒋介石命令,遵撤退指令,退至嘉善,继续阻击日军两天。另一支队伍,由王枫率领,奔向抗日中国共产党的根据地延安……

  据《枫泾镇志》记载,1937年11月的枫泾地区抗日战,歼灭入侵日军近400多人,中国军队伤亡1000余人。在这段抗日战中,中国军队伤亡惨重,但军民共同顽强的阻击,为南京政府转移大量人员和财物赢得了宝贵时间。

  上海人对于金山的抗战记忆大多停留在日军在金山卫的登陆,而发生在枫泾三天三夜的浴血奋战却鲜有人知。一支视死如归的敢死队,以血肉之躯,勇猛杀敌,一战埋千骨,忠魂永高昭。不朽的悲壮用血肉之躯书写,不屈的精神以誓死战斗铸就。

  随着时间流逝,历史的痕迹越来越淡。修志工作者要做的就是跟时间赛跑,挖掘历史,保存历史,牢记历史,让大众了解历史,了解我们这个民族是怎样从苦难中不屈不挠走过来的。如今,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和金山区地方志办公室联合开展的“枫泾阻击战”课题研究已取得阶段性成果,一些不为人知的历史也将逐渐展露原有的面貌。

  曾经的苦难虽渐行渐远,但是,我们不能忘记在金山这片土地上,有那么一群人,用血肉之躯换来了我们今天的和平,换来了祖国的日益强大。80年前的血拼,彰显着抵抗外侮的伟大精神。用鲜血留下的红色烙印,我们将铭记在心;用革命精神书写的史迹,我们要不忘初心。

  (作者为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副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