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共享雨伞现身申城地铁站 借伞需“实名认证+押金”

2017-8-12 03:55:47

来源:东方网 作者:高睿 选稿:吴春伟

  据《劳动报》报道,细心的市民发现,近期在轨交2号线部分站点,又出现了共享雨伞的身影。和之前登陆申城的无桩式雨伞不同,这次的雨伞全部以桩机形式亮相。该项目创始人向劳动报记者表示,企业正与申通地铁洽谈,将先以地铁站为载体,陆续投放共享雨伞。对于如何控制遗失率的难题,该创始人给出的解答为“实名认证+押金”,若用户7日不还雨伞,将在系统后台扣除全部押金。

  共享雨伞进驻地铁2号线

  昨日,劳动报记者在轨交2号线中山公园站、威宁路站与北新泾站发现,几个站点的出口处都安置有一台共享雨伞的租借设备。在记者观察期间,也有不少市民驻足打量,了解使用方法。

  这些共享雨伞来自于一家名叫“摩伞”的品牌,而该品牌与先前曾试水申城的“魔力伞”并无关联。“摩伞”的租借设备的机身为白色,上半部分为广告显示屏,下半部分陈列着上中下三排绿色的雨伞。经记者清点,每台桩机设备,最多可容纳48把雨伞。

  记者扫码下载了“摩伞”App,输入身份证信息并实名注册,再交付39元押金,点击“扫码借伞”,系统自动生成了一张二维码图,将该二维码放置进机器的扫描口,扫描后雨伞便会自动解锁。值得注意的是,目前“摩伞”尚处于免费租借阶段,在借用首日免收租金,而超出一天后,使用费为2元/日。使用完毕后,点击手机屏幕上的“我要还伞”,将雨伞放回伞桩即可。

  未来三年或投100万把

  “因为雨伞本身的押金和使用费都不高,如果铺设成本过高的话,很难进行推广。”这是此前某共享雨伞品牌负责人向劳动报记者道出的行业现状。那么,“摩伞”又是如何成功进入上海地铁的?

  记者通过设备上的客服电话,联系上了“摩伞”的创始人黄建良。他向记者表示,雨伞设备要进入地铁站,需做到两点,一是借还必须迅速,不能造成客流堵塞。二是雨伞的水滴不能给来往乘客造成隐患。为此,“摩伞”

  对“借还”环节的技术进行了完善,可以保证在几秒内完成租借与归还。此外,每台租借设备的内部都安装了吸水装置,可以对每把使用过的伞,进行自动烘干。

  依据“天眼查”信息显示,“摩伞”属于上海天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公司今年5月刚刚成立,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企业在官网上如此写道:项目计划未来三年,在上海投放超过100万把共享雨伞,逐步从地铁站、火车站、机场等交通枢纽向写字楼、商场、社区扩散,最终辐射上海全市,形成上班、购物、回家全程点对点无缝对接的雨伞借还服务。

  “目前正在与申通地铁进行洽谈,本周先完成2号线各站点的铺设。”黄建良向记者透露,自8月5日首台设备投放至今,已有完成投放22台,雨伞逾千把。未来几周,企业还将继续在地铁11号线、3号线等站点投放。

  “实名+押金”控制遗失率

  不同于打“城市包围战”的共享单车,共享雨伞总给市民一种“打游击”的感觉。今年5月,共享雨伞首次现身陆家嘴,却无桩及零散投放,影响市容被城管没收,推广企业也暂停了项目。6月下旬及7月初,共享雨伞二度登陆,但极高的遗失率,导致推广企业没能形成气候。

  “目前主要还是行业的盈利模式模糊,共享雨伞该如何共享,需要花时间去摸索。而道德风险对于项目而言,还是高了一些。”一家曾在沪投放过共享雨伞的企业创始人对劳动报记者这样表示。

  那么,“摩伞”做好应对准备了吗?黄建良介绍,企业目前主要是以“实名认证+押金”结合的方式来控制遗失率,首先企业通过系统能知道是哪位用户借走了伞。其次,若用户超过7天未予归还,则其缴纳的39元押金将被扣除。不过,他坦言,要完全做到“零遗失”还是很难,出于成本考虑,雨伞内也并未安装定位系统。

  另外,记者还注意到,该App的还伞界面有“我想买伞”选项,用户可以通过押金购买所接走的雨伞。“这个选项,我们只是试点,今后会予以取消,毕竟将伞流转起来,共享起来,才是我们的最终目的。”黄建良称。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共享雨伞现身申城地铁站 借伞需“实名认证+押金”

2017年8月12日 03:55 来源:东方网

  据《劳动报》报道,细心的市民发现,近期在轨交2号线部分站点,又出现了共享雨伞的身影。和之前登陆申城的无桩式雨伞不同,这次的雨伞全部以桩机形式亮相。该项目创始人向劳动报记者表示,企业正与申通地铁洽谈,将先以地铁站为载体,陆续投放共享雨伞。对于如何控制遗失率的难题,该创始人给出的解答为“实名认证+押金”,若用户7日不还雨伞,将在系统后台扣除全部押金。

  共享雨伞进驻地铁2号线

  昨日,劳动报记者在轨交2号线中山公园站、威宁路站与北新泾站发现,几个站点的出口处都安置有一台共享雨伞的租借设备。在记者观察期间,也有不少市民驻足打量,了解使用方法。

  这些共享雨伞来自于一家名叫“摩伞”的品牌,而该品牌与先前曾试水申城的“魔力伞”并无关联。“摩伞”的租借设备的机身为白色,上半部分为广告显示屏,下半部分陈列着上中下三排绿色的雨伞。经记者清点,每台桩机设备,最多可容纳48把雨伞。

  记者扫码下载了“摩伞”App,输入身份证信息并实名注册,再交付39元押金,点击“扫码借伞”,系统自动生成了一张二维码图,将该二维码放置进机器的扫描口,扫描后雨伞便会自动解锁。值得注意的是,目前“摩伞”尚处于免费租借阶段,在借用首日免收租金,而超出一天后,使用费为2元/日。使用完毕后,点击手机屏幕上的“我要还伞”,将雨伞放回伞桩即可。

  未来三年或投100万把

  “因为雨伞本身的押金和使用费都不高,如果铺设成本过高的话,很难进行推广。”这是此前某共享雨伞品牌负责人向劳动报记者道出的行业现状。那么,“摩伞”又是如何成功进入上海地铁的?

  记者通过设备上的客服电话,联系上了“摩伞”的创始人黄建良。他向记者表示,雨伞设备要进入地铁站,需做到两点,一是借还必须迅速,不能造成客流堵塞。二是雨伞的水滴不能给来往乘客造成隐患。为此,“摩伞”

  对“借还”环节的技术进行了完善,可以保证在几秒内完成租借与归还。此外,每台租借设备的内部都安装了吸水装置,可以对每把使用过的伞,进行自动烘干。

  依据“天眼查”信息显示,“摩伞”属于上海天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公司今年5月刚刚成立,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企业在官网上如此写道:项目计划未来三年,在上海投放超过100万把共享雨伞,逐步从地铁站、火车站、机场等交通枢纽向写字楼、商场、社区扩散,最终辐射上海全市,形成上班、购物、回家全程点对点无缝对接的雨伞借还服务。

  “目前正在与申通地铁进行洽谈,本周先完成2号线各站点的铺设。”黄建良向记者透露,自8月5日首台设备投放至今,已有完成投放22台,雨伞逾千把。未来几周,企业还将继续在地铁11号线、3号线等站点投放。

  “实名+押金”控制遗失率

  不同于打“城市包围战”的共享单车,共享雨伞总给市民一种“打游击”的感觉。今年5月,共享雨伞首次现身陆家嘴,却无桩及零散投放,影响市容被城管没收,推广企业也暂停了项目。6月下旬及7月初,共享雨伞二度登陆,但极高的遗失率,导致推广企业没能形成气候。

  “目前主要还是行业的盈利模式模糊,共享雨伞该如何共享,需要花时间去摸索。而道德风险对于项目而言,还是高了一些。”一家曾在沪投放过共享雨伞的企业创始人对劳动报记者这样表示。

  那么,“摩伞”做好应对准备了吗?黄建良介绍,企业目前主要是以“实名认证+押金”结合的方式来控制遗失率,首先企业通过系统能知道是哪位用户借走了伞。其次,若用户超过7天未予归还,则其缴纳的39元押金将被扣除。不过,他坦言,要完全做到“零遗失”还是很难,出于成本考虑,雨伞内也并未安装定位系统。

  另外,记者还注意到,该App的还伞界面有“我想买伞”选项,用户可以通过押金购买所接走的雨伞。“这个选项,我们只是试点,今后会予以取消,毕竟将伞流转起来,共享起来,才是我们的最终目的。”黄建良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