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夏夜公园"电影节"如约而至 上海28处公园绿地免费集中放映

2017-7-19 04:51:04

来源:文汇报 作者:李静 选稿:熊芳雨

原标题:“家门口放电影,肯定要来看”

  又一年盛夏。7月1日至8月31日,全市16个区的28处公园绿地将免费为市民集中放映150余场次电影,每个区至少有一个放映点。每年一次的夏夜公园“电影节”从2005年举办至今,已走入第13个年头。从目前的放映情况来看,露天电影人气火爆,是市民夏季纳凉、休闲、交际、就近享受公共文化服务的得力平台。市公园管理事务中心副主任朱虹霞表示,随着夜公园数量增加,夏夜“电影节”不断扩容,影片数量和种类会逐渐增加。

  近200名居民观看首场露天电影

  7月4日晚间6点前后,天色还亮,和平公园周边居民吃过晚饭便搬着小板凳,拿着折扇和水杯来了。晚间7点30分,这里将放映今夏第一部免费露天电影———《湄公河行动》。

  和平公园副园长王璇正和几位同事在广场的三根旗杆上搭幕布,然后调试放映机的位置和性能,这里上一次放映露天电影还是2014年。调试的同时,他们拉上警戒线,把幕布和放映机圈起来,形成半个狭长的椭圆形。居民们就围着椭圆的边长摆好凳子,逐渐往外围扩散,没带凳子的站在最外面,还有很多居民看幕前没好位子,就绕到幕布后面———除了字幕是反的,其他倒也能看清。接近晚上7点30分,广场上已陆续聚起近200名观众。王璇看天色暗得差不多了,便开始放映。近两小时的放映时间,居民有陆续赶来的,也有离开的,大多数居民看到影片结束。几乎所有坐定、站定的居民都很安静,偶尔挪挪位置找找角度,交谈和走动都很少。

  晚上9点20分左右,影片结束,广场灯亮起。观影人群很快散去,地面有两三个白色塑料袋比较扎眼,其他地方没有明显垃圾,保洁员很快打扫完。公园工作人员摘下幕布,收好放映机,七八分钟后,公园锁上大门。

  “让孩子知道什么是露天电影”

  在现场蹲守的虹口区绿化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张明权介绍,虹口区9座公园中有4座可放映露天电影———鲁迅公园、和平公园、曲阳公园和川北公园,每年由其中一家“接单”。今年轮到和平,从7月4日到8月29日,这里将放映9场,每周二晚间7点30分一场,遇下雨就顺延一天。之前,市、区和公园网站、微信、微博公众号等网络平台广泛发布了露天电影放映消息,公园也在门口贴告示通知居民。

  家住和平公园附近的曾女士在微信上看到露天电影的消息后,当天就早早和上小学一年级的儿子来到公园。“我小时候看过,来重温一下;孩子不知道什么是露天电影,正好带他来看看。”母子俩到得早,在放映机旁占了个“好位子”,和很多居民一样席地而坐,看完了整部《湄公河行动》。小男孩很激动,大声说:“喜欢,下周还要来。”

  同住附近的王先生和陆女士夫妇已经退休,平时就喜欢看电影,今年上海国际电影节期间,他们穿梭在全市各大影院,一共看了6部中外影片。“现在,家门口放起电影,肯定要来看,往年的露天电影我们一部不落看完。很多片子不错的,我喜欢战争片,我爱人喜欢喜剧片,排片表里都有,今天这部就很好。”

  现在,和平公园还没有实行夜晚开放,7月份的关门时间是晚7点。王璇介绍,放映期间也只开放广场区域,为保证安全,现场配备安保、保洁、放映、志愿者等20多人维持秩序和巡逻,广场通往公园内部的各条通道都用警戒线拦起来,并有专人把守,防止居民游客误入,只留下一条通往厕所的小路。张明权说,“露天电影进公园”这些年没遇到过紧急情况,但都会提前准备,安排保安和志愿者等加强巡逻,“至多是劝阻吸烟或平息抢座位时有个别言语争吵,放映一开始就很安静了。”

  让居民就近就便享受优质公共文化服务

  放映现场,观众多是中老年人及小学阶段的小朋友,也有三口之家,或父母一方带着孩子来的,还有一些外来务工者,而年轻居民较少。王璇说,以前周边有一大片老房子,夏天每有露天电影,居民都像过节一样开心,早早来占位子,最多的时候一场涌进来700多人,挤满了整个小广场;甚至有居民中午就搬着塑料板凳来抢位子了。现在那片动迁了,人少了很多。据了解,绝大部分放映露天电影的公园情况类似,目前单场观众最多的约有三四百人,少的有100多人,多数是老人和孩子。

  资深电影人方玉强接触露天电影已有30多年,如今他任总经理的一家文化传播公司经常承接政府或企业的服务项目,每年5月至10月到本市各社区、农村或企业放映露天电影。他说,“每场100多名观众已经算挺多了,露天电影受到影片时效性、放映技术条件、放映环境等因素影响,无法和院线电影相比,年轻人注重的影片声光质效果等要求都达不到,但这却是不常看电影、不方便出远门的老人和孩子们休闲乘凉、邻里互动交际的平台和契机。”“从上世纪70年代中后期至今,露天电影伴随上海几代人的成长,和家人、小伙伴在夏日夜幕里看上一部露天电影是很多人美好的记忆片段。”方玉强希望,作为一项公共文化服务项目,露天电影能够坚持做下去。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夏夜公园"电影节"如约而至 上海28处公园绿地免费集中放映

2017年7月19日 04:51 来源:文汇报

原标题:“家门口放电影,肯定要来看”

  又一年盛夏。7月1日至8月31日,全市16个区的28处公园绿地将免费为市民集中放映150余场次电影,每个区至少有一个放映点。每年一次的夏夜公园“电影节”从2005年举办至今,已走入第13个年头。从目前的放映情况来看,露天电影人气火爆,是市民夏季纳凉、休闲、交际、就近享受公共文化服务的得力平台。市公园管理事务中心副主任朱虹霞表示,随着夜公园数量增加,夏夜“电影节”不断扩容,影片数量和种类会逐渐增加。

  近200名居民观看首场露天电影

  7月4日晚间6点前后,天色还亮,和平公园周边居民吃过晚饭便搬着小板凳,拿着折扇和水杯来了。晚间7点30分,这里将放映今夏第一部免费露天电影———《湄公河行动》。

  和平公园副园长王璇正和几位同事在广场的三根旗杆上搭幕布,然后调试放映机的位置和性能,这里上一次放映露天电影还是2014年。调试的同时,他们拉上警戒线,把幕布和放映机圈起来,形成半个狭长的椭圆形。居民们就围着椭圆的边长摆好凳子,逐渐往外围扩散,没带凳子的站在最外面,还有很多居民看幕前没好位子,就绕到幕布后面———除了字幕是反的,其他倒也能看清。接近晚上7点30分,广场上已陆续聚起近200名观众。王璇看天色暗得差不多了,便开始放映。近两小时的放映时间,居民有陆续赶来的,也有离开的,大多数居民看到影片结束。几乎所有坐定、站定的居民都很安静,偶尔挪挪位置找找角度,交谈和走动都很少。

  晚上9点20分左右,影片结束,广场灯亮起。观影人群很快散去,地面有两三个白色塑料袋比较扎眼,其他地方没有明显垃圾,保洁员很快打扫完。公园工作人员摘下幕布,收好放映机,七八分钟后,公园锁上大门。

  “让孩子知道什么是露天电影”

  在现场蹲守的虹口区绿化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张明权介绍,虹口区9座公园中有4座可放映露天电影———鲁迅公园、和平公园、曲阳公园和川北公园,每年由其中一家“接单”。今年轮到和平,从7月4日到8月29日,这里将放映9场,每周二晚间7点30分一场,遇下雨就顺延一天。之前,市、区和公园网站、微信、微博公众号等网络平台广泛发布了露天电影放映消息,公园也在门口贴告示通知居民。

  家住和平公园附近的曾女士在微信上看到露天电影的消息后,当天就早早和上小学一年级的儿子来到公园。“我小时候看过,来重温一下;孩子不知道什么是露天电影,正好带他来看看。”母子俩到得早,在放映机旁占了个“好位子”,和很多居民一样席地而坐,看完了整部《湄公河行动》。小男孩很激动,大声说:“喜欢,下周还要来。”

  同住附近的王先生和陆女士夫妇已经退休,平时就喜欢看电影,今年上海国际电影节期间,他们穿梭在全市各大影院,一共看了6部中外影片。“现在,家门口放起电影,肯定要来看,往年的露天电影我们一部不落看完。很多片子不错的,我喜欢战争片,我爱人喜欢喜剧片,排片表里都有,今天这部就很好。”

  现在,和平公园还没有实行夜晚开放,7月份的关门时间是晚7点。王璇介绍,放映期间也只开放广场区域,为保证安全,现场配备安保、保洁、放映、志愿者等20多人维持秩序和巡逻,广场通往公园内部的各条通道都用警戒线拦起来,并有专人把守,防止居民游客误入,只留下一条通往厕所的小路。张明权说,“露天电影进公园”这些年没遇到过紧急情况,但都会提前准备,安排保安和志愿者等加强巡逻,“至多是劝阻吸烟或平息抢座位时有个别言语争吵,放映一开始就很安静了。”

  让居民就近就便享受优质公共文化服务

  放映现场,观众多是中老年人及小学阶段的小朋友,也有三口之家,或父母一方带着孩子来的,还有一些外来务工者,而年轻居民较少。王璇说,以前周边有一大片老房子,夏天每有露天电影,居民都像过节一样开心,早早来占位子,最多的时候一场涌进来700多人,挤满了整个小广场;甚至有居民中午就搬着塑料板凳来抢位子了。现在那片动迁了,人少了很多。据了解,绝大部分放映露天电影的公园情况类似,目前单场观众最多的约有三四百人,少的有100多人,多数是老人和孩子。

  资深电影人方玉强接触露天电影已有30多年,如今他任总经理的一家文化传播公司经常承接政府或企业的服务项目,每年5月至10月到本市各社区、农村或企业放映露天电影。他说,“每场100多名观众已经算挺多了,露天电影受到影片时效性、放映技术条件、放映环境等因素影响,无法和院线电影相比,年轻人注重的影片声光质效果等要求都达不到,但这却是不常看电影、不方便出远门的老人和孩子们休闲乘凉、邻里互动交际的平台和契机。”“从上世纪70年代中后期至今,露天电影伴随上海几代人的成长,和家人、小伙伴在夏日夜幕里看上一部露天电影是很多人美好的记忆片段。”方玉强希望,作为一项公共文化服务项目,露天电影能够坚持做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