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河长、路段长、网格长 高烧天他们仍为这座城市奔忙

2017-7-18 04:34:48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杜晨薇 选稿:吴春伟

  又是一年三伏天,人都是不愿出门的。吹着空调吃着瓜,何乐而不为?

  不过,还是有人一想到隔壁老太的午饭没着落,老年活动室的风扇没修好;或是雨后河里的垃圾没打捞,小区乱停车没人管,就坐不住了。在上海发着“高烧”时,这些人放弃了室内的冷气,疾步走上街头,为城市的环境和别人的幸福奔忙着。

  他们的身份是河长、路段长、网格长……虽是“芝麻绿豆官”,但职责在身,天再热,也不会懈怠。

  总在路上的网格长

  8时15分,室外温度30℃。

  电瓶车缓缓开过奉贤区庄行镇杨存路。车上走下来一个人,头顶着白色遮阳帽,三步两步赶到路旁的垃圾堆房。

  戴帽人叫高明霞,她叫住干得正酣的保洁阿姨,说话间一把接过老阿姨手中的工具,招呼她去荫头底下乘凉。

  高明霞是杨溇村的民政干部,也是一名分管6个村组大小事的网格长。

  这条千余米长的杨存路,是高明霞每天开展巡查和服务工作的主阵地。作为上海农村地区实践网格化管理的一线人员,网格长们需要随时关照分管片区内的商铺、工厂、公共设施、河道卫生、垃圾处理、村民生活……简单的问题当场处理,复杂些的报送上级或者沟通协商。

  安顿了村里的垃圾清理工作,高明霞跨上电瓶车,赶往沿途的下一站——老年活动室。“昨夜村民4组的杨阿叔说,活动室电视机信号又不行了,我得赶去看看。”

  此刻,路段长冯磊也是汗流浃背。他要兜转的这条马陆塘街处于嘉定新城(马陆镇)的中心地区,双车道、数百米,两旁分布着商铺、菜场和小区。

  近年来,嘉定新城(马陆镇)创新地建立了“班子领导当路长、条线部门管路段、属地单位守点位”的“路段长”工作制,将镇域范围内34个路号、214个路段“包干”给所有镇里干部。冯磊是嘉定新城综治办副主任,而作为路段长,他包干的区域正是这条马陆塘街及其周边的建筑、设施。

  盛夏时节,居民产生的生活垃圾量要比往常大些。为了监督街面卫生环境,冯磊一大早就跑去马路塘街集贸市场蹲点。“看到垃圾捡起来,把敞开的垃圾桶盖合上,损毁的绿化和标示牌则记录在案。”路段长们带着一双善于发现的眼睛,做着力所能及的小事,既检验了网格化工作的成效,也丰满了城市管理的格局。

  一头银发的弄堂长

  10时,室外温度33℃。

  从老年活动室里走出来,高明霞大汗淋漓。趁维修师傅调适电视机顶盒的档口,高明霞把活动室里的桌椅重新摆放了一遍,又检查了其他的设备。忙到这会儿,半个上午已经过去了,没干一件大事,但又似乎全是“大事”——关乎村民的环境卫生,老年人的娱乐休闲、人身安全……紧接着,她还要走访村里几户困难、单亲家庭。

  要是再年轻20岁,徐志香的干劲儿也一定不会输给高明霞。虽是79岁的人了,但毕竟在黄浦区的老城厢生活了近60年,又当了大半辈子的居委干部,要让徐志香远离社区工作,她不愿意。

  10时,电力公司的工程人员正给徐志香居住的重新小区内33幢房子的电表进行扩容和移位。重新小区隶属南京东路街道均乐居委,是1936年建成的老房子。1949年之后,在原先4层楼基础上又加盖了3层,整个小区的电线电缆分布混乱。如今,要对小区电表箱统一改造,首先得敲开门,准确了解各户的用电信息。

  这个任务只能交给“弄堂长”徐志香。毕竟好多居民连家里钥匙都敢放心交给徐老太保管,哪会有敲门不开的道理。

  一上午时间,额头上挂满汗珠,一头银发在正午的日光下显得明晃晃。

  闲不住的村民河长

  12时,室外温度35℃。

  相比路段长、弄堂长,河长们可以不用急一时一刻。即便如此,还是有人“闲不住”,不惜迎着酷暑“上前线”。

  去年11月,上海部署落实全市中小河道综合整治,河长制工作正式启动。根据上海《关于本市全面推行河长制的实施方案》,个别区还积极动员了社会力量,为每条河道配备了民间河长,凭借就近居住的优势对河道周边的情况进行监督,弥补了行政河长不能随时随地监督现场的不足。

  位于奉贤区柘林镇的一条村级河道——小学浜,在两个月前重新疏浚,水质好了许多。“河道一旦清爽了,河畔村民是最直接的受益人。”张石英自告奋勇,担任了小学浜的河长。

  张石英家的院子正对着小学浜。每隔十多天,村里的行政河长会到现场查看情况,张石英需要上报新近的情况。

  不过,张石英并不甘心只做行政河长的“眼线”。这天正午,他光着膀子抄起工具,把雨后冲刷进河里的垃圾打捞了上来,给光秃秃的驳岸种上了灌木、树苗,并自行采购了上百条鱼,投入了河塘。小学浜里睡莲开出了花骨朵,小鱼苗自在地游动,给高温天气增添了几分凉爽。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河长、路段长、网格长 高烧天他们仍为这座城市奔忙

2017年7月18日 04:34 来源:解放日报

  又是一年三伏天,人都是不愿出门的。吹着空调吃着瓜,何乐而不为?

  不过,还是有人一想到隔壁老太的午饭没着落,老年活动室的风扇没修好;或是雨后河里的垃圾没打捞,小区乱停车没人管,就坐不住了。在上海发着“高烧”时,这些人放弃了室内的冷气,疾步走上街头,为城市的环境和别人的幸福奔忙着。

  他们的身份是河长、路段长、网格长……虽是“芝麻绿豆官”,但职责在身,天再热,也不会懈怠。

  总在路上的网格长

  8时15分,室外温度30℃。

  电瓶车缓缓开过奉贤区庄行镇杨存路。车上走下来一个人,头顶着白色遮阳帽,三步两步赶到路旁的垃圾堆房。

  戴帽人叫高明霞,她叫住干得正酣的保洁阿姨,说话间一把接过老阿姨手中的工具,招呼她去荫头底下乘凉。

  高明霞是杨溇村的民政干部,也是一名分管6个村组大小事的网格长。

  这条千余米长的杨存路,是高明霞每天开展巡查和服务工作的主阵地。作为上海农村地区实践网格化管理的一线人员,网格长们需要随时关照分管片区内的商铺、工厂、公共设施、河道卫生、垃圾处理、村民生活……简单的问题当场处理,复杂些的报送上级或者沟通协商。

  安顿了村里的垃圾清理工作,高明霞跨上电瓶车,赶往沿途的下一站——老年活动室。“昨夜村民4组的杨阿叔说,活动室电视机信号又不行了,我得赶去看看。”

  此刻,路段长冯磊也是汗流浃背。他要兜转的这条马陆塘街处于嘉定新城(马陆镇)的中心地区,双车道、数百米,两旁分布着商铺、菜场和小区。

  近年来,嘉定新城(马陆镇)创新地建立了“班子领导当路长、条线部门管路段、属地单位守点位”的“路段长”工作制,将镇域范围内34个路号、214个路段“包干”给所有镇里干部。冯磊是嘉定新城综治办副主任,而作为路段长,他包干的区域正是这条马陆塘街及其周边的建筑、设施。

  盛夏时节,居民产生的生活垃圾量要比往常大些。为了监督街面卫生环境,冯磊一大早就跑去马路塘街集贸市场蹲点。“看到垃圾捡起来,把敞开的垃圾桶盖合上,损毁的绿化和标示牌则记录在案。”路段长们带着一双善于发现的眼睛,做着力所能及的小事,既检验了网格化工作的成效,也丰满了城市管理的格局。

  一头银发的弄堂长

  10时,室外温度33℃。

  从老年活动室里走出来,高明霞大汗淋漓。趁维修师傅调适电视机顶盒的档口,高明霞把活动室里的桌椅重新摆放了一遍,又检查了其他的设备。忙到这会儿,半个上午已经过去了,没干一件大事,但又似乎全是“大事”——关乎村民的环境卫生,老年人的娱乐休闲、人身安全……紧接着,她还要走访村里几户困难、单亲家庭。

  要是再年轻20岁,徐志香的干劲儿也一定不会输给高明霞。虽是79岁的人了,但毕竟在黄浦区的老城厢生活了近60年,又当了大半辈子的居委干部,要让徐志香远离社区工作,她不愿意。

  10时,电力公司的工程人员正给徐志香居住的重新小区内33幢房子的电表进行扩容和移位。重新小区隶属南京东路街道均乐居委,是1936年建成的老房子。1949年之后,在原先4层楼基础上又加盖了3层,整个小区的电线电缆分布混乱。如今,要对小区电表箱统一改造,首先得敲开门,准确了解各户的用电信息。

  这个任务只能交给“弄堂长”徐志香。毕竟好多居民连家里钥匙都敢放心交给徐老太保管,哪会有敲门不开的道理。

  一上午时间,额头上挂满汗珠,一头银发在正午的日光下显得明晃晃。

  闲不住的村民河长

  12时,室外温度35℃。

  相比路段长、弄堂长,河长们可以不用急一时一刻。即便如此,还是有人“闲不住”,不惜迎着酷暑“上前线”。

  去年11月,上海部署落实全市中小河道综合整治,河长制工作正式启动。根据上海《关于本市全面推行河长制的实施方案》,个别区还积极动员了社会力量,为每条河道配备了民间河长,凭借就近居住的优势对河道周边的情况进行监督,弥补了行政河长不能随时随地监督现场的不足。

  位于奉贤区柘林镇的一条村级河道——小学浜,在两个月前重新疏浚,水质好了许多。“河道一旦清爽了,河畔村民是最直接的受益人。”张石英自告奋勇,担任了小学浜的河长。

  张石英家的院子正对着小学浜。每隔十多天,村里的行政河长会到现场查看情况,张石英需要上报新近的情况。

  不过,张石英并不甘心只做行政河长的“眼线”。这天正午,他光着膀子抄起工具,把雨后冲刷进河里的垃圾打捞了上来,给光秃秃的驳岸种上了灌木、树苗,并自行采购了上百条鱼,投入了河塘。小学浜里睡莲开出了花骨朵,小鱼苗自在地游动,给高温天气增添了几分凉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