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沪已建成21个“菜园子” 发起者希望在2040年建成2040个

2017-7-18 04:25:10

来源:解放网 作者:林颖颖 选稿:吴春伟

  

  设想一下,有一天你在小区漫步,顺手摘一根黄瓜,再拔上一把香菜,上楼做一盘蔬菜色拉;再过两天,你带孩子下楼,为蔬菜松松土拔拔草。这一切,是不是很赞?

  同济大学景观设计专业老师刘悦来就把这样的“白日梦”做进了现实。2014年,刘悦来发起成立自然教育组织“四叶草堂”,开始在上海尝试发动居民参与建设家门口的“食物森林”。目前已经在上海做出了21个“菜园子”。这些居民小区内的“都市农园”,多由街道提供资金支持,由社区居民志愿者直接参与运营。项目不动用物业基金,不需要物业公司打理,不让居委会街道操心,“主要是发动‘一老一小’,社区里的老人和小朋友们一起来参与打理。”而种出来的菜,也由志愿者们自由分配,有的送给了孤老。未来,这样的模式有望推广,到2040年,将在上海建成2040个“都市农园”。

  小区景观虽美但有点浪费

  建“都市农园”的想法,是刘悦来从自身的职业反思“生”出来的。“是可能很多人认为景观设计是造亭台楼阁,种花草树木。实际上,我们是协调人与地的关系,塑造和谐宜居的景观。但现在的景观设计,有一些问题很值得反思。”

  刘悦来说,有些绿地为了快速成景,种了很多绑着支架的大树,但种得实在太密集了,树的生长又不太好,一下大雨还可能会倒塌。而且现在大多数的小区景观,都是“美则美矣、毫无灵魂”的绿化带摆设,实在是有点浪费,还有不少小区的空地荒芜、垃圾成堆。

  对于小区景观的再利用,刘悦来收集了不少国外的成功案例。比如,英国曼彻斯特边上的小镇Todmorden,居民自发地组织起来,利用社区的边角隙地、门前屋后,开辟了很多小菜园。路人如果口渴了,可以顺手摘一根黄瓜,或者尝一个西红柿,而且不用花钱,只要有空来帮着干点活就行。

  收获油菜籽,还榨了油

  “如果把我们的小区景观打造成社区花园、都市农园,到了暑假时间,就能欢乐地在家门口的小区绿地种花种菜抓虫子!”

  2014年,刘悦来主导发起了一个自然教育NGO组织“四叶草堂”,由20多位景观设计师和农业专家组成,“中成智谷火车菜园”则成为“四叶草堂”成立后的首个“都市农园”。它位于长江路军工路路口,这里原是淞沪铁路的支线,此前一直无人看管,一度成为垃圾堆放处。

  “我们和园区一起做了一个设计和运营。”经过土壤改良,这里种了很多农作物,蚕豆、油菜、蓝莓、桑葚、枇杷、丝瓜……后来,我们第一次在都市里面收获了油菜籽,还搞了多次榨油活动。”

  “我们还在旁边做了一个雨水收集系统。我也不知道从哪来的龙虾,有一天我看到一个年轻的爸爸,带着他的儿子从旁边的土里挖了蚯蚓,然后在旁边钓龙虾,一会儿就钓了半桶。”

  刘悦来团队的第二个“都市田园”项目在上海创智天地大学路上。这也是上海第一个位于开放街区的都市农园,前身是小区开发完之后剩下的一块地。刘悦来团队发动小区居民,在其中种了20平方米的水稻。有一次收割时,有一个9岁的小姑娘还为此写了首诗:凡事,看上去很小,但它却在这个星球上,在这个小小的院子里发生……

  后来,这里成为第一个位于开放街区中的社区花园,鼓励企业和个人领养土地。

  杨浦区四平路街道鞍山四村第三小区中心广场旁边的草坪绿化,一到冬季,小草枯萎后就变成了一片泥地。刘悦来团队和街道、居委一起策划,并发动居民特别是小朋友,打造出了“百草园”——百家花草之园,种植各种香草菜蔬,还设有狗大便和蚯蚓堆肥塔。特别是堆肥塔的做法给了不少在场居委干部启发。遛狗的居民有狗大便需处理时,就扔在堆肥塔里吸引蚯蚓来,一周就可降解,不会有臭味,还对周围植物有施肥功效。

  每天有人值班照顾菜园

  “设计,其实就是设一个计,在不知不觉中让大家参与进来;这个场地因为他们的贡献又恢复了生机,增加了产出。”作为景观设计师,刘悦来表示,这是一个良性循环的过程。

  刘悦来说,目前上海已有21个“都市农园”,位于杨浦、徐汇、静安、浦东、虹口、宝山等区,其中有七八个位于居民小区内,还有的分布在学校、公园、创意园区等。

  小区内的“都市农园”中,多由街道提供资金支持,资金一方面用于种子、花苗、培土等硬件,另一方面用于社区培训课程。“如果社区本身就有园艺爱好者,并不用花费太多资金,像我们小区,形成一个100平方米的园子也就花费500元,不过如果没有相关基础,可能要花费数万元不等,这些费用很大一部分是用于社区培力”。

  “我们小区始建于上世纪50年代,小区200多平方米的中心花园,原来是光秃秃的,只有两棵树。一年前,刘悦来团队的到来,让荒芜多年的中心花园变成了‘神奇百草园’,种上了茄子、黄瓜、辣椒、艾草、迷迭香、绣球花、蓝莓……”鞍山四村第三小区居委会社区工作者陈华告诉记者,围绕着中心花园,小区成立了由老人组成的“花友会”和以小孩子为主的“小小志愿者”团队,轮流打理。“花友会”每天有人值班照顾百草园,“小小志愿者”周末帮忙浇水、除草,现在正逢暑假,每天都有孩子来“值班”。“收割的蔬菜也由志愿者自愿分配,有的送给了小区的孤老。其实,园地很小,收到的蔬菜也不多,但这样的形式给小区居民搭建了一个很好的交流平台。”

  刘悦来表示,到2040年,计划在上海建成2040个“都市农园”,“今年我们已和浦东、普陀等区的三个街道合作,每个街道会有20-30个社区有意向参与”。

  这样的都市农园还能出现在什么地方呢?刘悦来畅想说:“除了在园区、街区、小区、学校,还可以在其他地方,包括屋顶、商场等等,这些都可以发挥土地的价值,都可以发挥我们参与的力量。原本要去郊区、公园才能享受到的绿色和欢乐,在自己身边就可以有,相信这样的社区参与性项目会有很大的需求。”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沪已建成21个“菜园子” 发起者希望在2040年建成2040个

2017年7月18日 04:25 来源:解放网

  

  设想一下,有一天你在小区漫步,顺手摘一根黄瓜,再拔上一把香菜,上楼做一盘蔬菜色拉;再过两天,你带孩子下楼,为蔬菜松松土拔拔草。这一切,是不是很赞?

  同济大学景观设计专业老师刘悦来就把这样的“白日梦”做进了现实。2014年,刘悦来发起成立自然教育组织“四叶草堂”,开始在上海尝试发动居民参与建设家门口的“食物森林”。目前已经在上海做出了21个“菜园子”。这些居民小区内的“都市农园”,多由街道提供资金支持,由社区居民志愿者直接参与运营。项目不动用物业基金,不需要物业公司打理,不让居委会街道操心,“主要是发动‘一老一小’,社区里的老人和小朋友们一起来参与打理。”而种出来的菜,也由志愿者们自由分配,有的送给了孤老。未来,这样的模式有望推广,到2040年,将在上海建成2040个“都市农园”。

  小区景观虽美但有点浪费

  建“都市农园”的想法,是刘悦来从自身的职业反思“生”出来的。“是可能很多人认为景观设计是造亭台楼阁,种花草树木。实际上,我们是协调人与地的关系,塑造和谐宜居的景观。但现在的景观设计,有一些问题很值得反思。”

  刘悦来说,有些绿地为了快速成景,种了很多绑着支架的大树,但种得实在太密集了,树的生长又不太好,一下大雨还可能会倒塌。而且现在大多数的小区景观,都是“美则美矣、毫无灵魂”的绿化带摆设,实在是有点浪费,还有不少小区的空地荒芜、垃圾成堆。

  对于小区景观的再利用,刘悦来收集了不少国外的成功案例。比如,英国曼彻斯特边上的小镇Todmorden,居民自发地组织起来,利用社区的边角隙地、门前屋后,开辟了很多小菜园。路人如果口渴了,可以顺手摘一根黄瓜,或者尝一个西红柿,而且不用花钱,只要有空来帮着干点活就行。

  收获油菜籽,还榨了油

  “如果把我们的小区景观打造成社区花园、都市农园,到了暑假时间,就能欢乐地在家门口的小区绿地种花种菜抓虫子!”

  2014年,刘悦来主导发起了一个自然教育NGO组织“四叶草堂”,由20多位景观设计师和农业专家组成,“中成智谷火车菜园”则成为“四叶草堂”成立后的首个“都市农园”。它位于长江路军工路路口,这里原是淞沪铁路的支线,此前一直无人看管,一度成为垃圾堆放处。

  “我们和园区一起做了一个设计和运营。”经过土壤改良,这里种了很多农作物,蚕豆、油菜、蓝莓、桑葚、枇杷、丝瓜……后来,我们第一次在都市里面收获了油菜籽,还搞了多次榨油活动。”

  “我们还在旁边做了一个雨水收集系统。我也不知道从哪来的龙虾,有一天我看到一个年轻的爸爸,带着他的儿子从旁边的土里挖了蚯蚓,然后在旁边钓龙虾,一会儿就钓了半桶。”

  刘悦来团队的第二个“都市田园”项目在上海创智天地大学路上。这也是上海第一个位于开放街区的都市农园,前身是小区开发完之后剩下的一块地。刘悦来团队发动小区居民,在其中种了20平方米的水稻。有一次收割时,有一个9岁的小姑娘还为此写了首诗:凡事,看上去很小,但它却在这个星球上,在这个小小的院子里发生……

  后来,这里成为第一个位于开放街区中的社区花园,鼓励企业和个人领养土地。

  杨浦区四平路街道鞍山四村第三小区中心广场旁边的草坪绿化,一到冬季,小草枯萎后就变成了一片泥地。刘悦来团队和街道、居委一起策划,并发动居民特别是小朋友,打造出了“百草园”——百家花草之园,种植各种香草菜蔬,还设有狗大便和蚯蚓堆肥塔。特别是堆肥塔的做法给了不少在场居委干部启发。遛狗的居民有狗大便需处理时,就扔在堆肥塔里吸引蚯蚓来,一周就可降解,不会有臭味,还对周围植物有施肥功效。

  每天有人值班照顾菜园

  “设计,其实就是设一个计,在不知不觉中让大家参与进来;这个场地因为他们的贡献又恢复了生机,增加了产出。”作为景观设计师,刘悦来表示,这是一个良性循环的过程。

  刘悦来说,目前上海已有21个“都市农园”,位于杨浦、徐汇、静安、浦东、虹口、宝山等区,其中有七八个位于居民小区内,还有的分布在学校、公园、创意园区等。

  小区内的“都市农园”中,多由街道提供资金支持,资金一方面用于种子、花苗、培土等硬件,另一方面用于社区培训课程。“如果社区本身就有园艺爱好者,并不用花费太多资金,像我们小区,形成一个100平方米的园子也就花费500元,不过如果没有相关基础,可能要花费数万元不等,这些费用很大一部分是用于社区培力”。

  “我们小区始建于上世纪50年代,小区200多平方米的中心花园,原来是光秃秃的,只有两棵树。一年前,刘悦来团队的到来,让荒芜多年的中心花园变成了‘神奇百草园’,种上了茄子、黄瓜、辣椒、艾草、迷迭香、绣球花、蓝莓……”鞍山四村第三小区居委会社区工作者陈华告诉记者,围绕着中心花园,小区成立了由老人组成的“花友会”和以小孩子为主的“小小志愿者”团队,轮流打理。“花友会”每天有人值班照顾百草园,“小小志愿者”周末帮忙浇水、除草,现在正逢暑假,每天都有孩子来“值班”。“收割的蔬菜也由志愿者自愿分配,有的送给了小区的孤老。其实,园地很小,收到的蔬菜也不多,但这样的形式给小区居民搭建了一个很好的交流平台。”

  刘悦来表示,到2040年,计划在上海建成2040个“都市农园”,“今年我们已和浦东、普陀等区的三个街道合作,每个街道会有20-30个社区有意向参与”。

  这样的都市农园还能出现在什么地方呢?刘悦来畅想说:“除了在园区、街区、小区、学校,还可以在其他地方,包括屋顶、商场等等,这些都可以发挥土地的价值,都可以发挥我们参与的力量。原本要去郊区、公园才能享受到的绿色和欢乐,在自己身边就可以有,相信这样的社区参与性项目会有很大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