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共享睡眠舱”在沪刚运营即叫停 无法获得消防许可

2017-7-18 03:29:41

来源:东方网 作者:劳动报记者杨舒鸿吉 选稿:吴春伟

  据《劳动报》报道,外型科幻如“太空舱”,睡上半小时仅需6元。一款被誉为“午休神器”的“共享睡眠舱”近日现身沪上引发关注,但昨日记者获悉,这款产品在沪刚刚投入运营就已经叫停。来自警方的消息,因为无法获得消防许可,也没有宾旅馆特种行业经营许可,“共享睡眠舱”将被叫停,并要求拆除搬离。

  当睡眠遭遇共享经济

  据了解,白色外型的“共享睡眠舱”科技感十足,造型似“太空舱”,每组分上下两个床位。打开推拉式舱门后,右侧摆放着免费领用的床品包,内含太空毯、一次性床单、一次性枕巾和湿纸巾等寝具。舱内设置有镜子、睡眠灯、插座以及免费WIFI。舱室外侧还摆放着两个垃圾桶,提示用户将用完的太空毯和一次性用品分别扔进对应的桶内。

  使用时,用户只需用微信扫描二维码,输入手机号码验证注册,点击“打开舱门”即可使用。打开舱门后,仅3平方米的舱内有照明、充电、风扇等设施。费用方面,睡眠舱的价格分为两档,一是高峰期11点至14点每3分钟1元;其余时间每5分钟1元,每日58元封顶。使用完后扫码完成支付。

  7月15日起暂停使用

  上周五,“共享睡眠舱”一经亮相,吸引了不少市民前去尝鲜,但从15日起就表示“系统升级、暂停使用”。

  在恒丰路668号,投放地企业办伴科技有限公司前台对记者表示,“日前投放的两组‘共享睡眠舱’已经停止展示。”在现场的“享睡空间”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目前官网及3处共6组睡眠舱正在升级过程中,暂时不对外开。具体何时恢复开放?这位叶姓商务经理表示“暂时不清楚”。记者随后打开其官网和小程序,主页显示“系统升级,暂停使用”。

  记者获悉,睡眠舱其实从7月15日就停止对外开放了,原因是相关部门前来调查后发现有安全隐患,要求暂停运营并立即撤离这些办公点。上海警方随后向记者证实,因为“共享睡眠舱”是新模式,没有获得消防许可,也没有宾旅馆特种行业经营许可,因此被叫停。

  记者昨日下午在浦东南路360号的投放点看到,睡眠舱已经被“掏空”,仅剩白色塑料的舱室及上下两层木板,用来粘合舱体的乳胶清晰可见。同期,恒丰路投放点也在拆除过程中。

  安全问题让人担忧

  共享睡眠“昙花一现”,引得体验者呈两极化评论。一方面网友认为它解决了白领“午休”最后一公里,另一方面也有不少人对其资质及安全问题感到担忧。

  在陆家嘴优客工场,记者了解到,“共享睡眠舱”投放以来“效果不错”。工作人员透露,优客工场的创业者“平时午休都是在桌子上靠一靠,体验并不是很好。”睡眠舱投放以来,体验者不少,主要是“有一个可以平躺的地方。”

  也有观点指出,共享睡眠舱就是不合标准的“胶囊公寓”。卫生、消防问题如何解决?一旦发生意外能否保证及时逃生?“享睡空间”商务经理叶先生表示,共享睡眠舱是定位于提供办公休息区域,营业时间从上午9点至下午6点。目前,寝具中的一次性产品均会按规定销毁。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共享睡眠舱”在沪刚运营即叫停 无法获得消防许可

2017年7月18日 03:29 来源:东方网

  据《劳动报》报道,外型科幻如“太空舱”,睡上半小时仅需6元。一款被誉为“午休神器”的“共享睡眠舱”近日现身沪上引发关注,但昨日记者获悉,这款产品在沪刚刚投入运营就已经叫停。来自警方的消息,因为无法获得消防许可,也没有宾旅馆特种行业经营许可,“共享睡眠舱”将被叫停,并要求拆除搬离。

  当睡眠遭遇共享经济

  据了解,白色外型的“共享睡眠舱”科技感十足,造型似“太空舱”,每组分上下两个床位。打开推拉式舱门后,右侧摆放着免费领用的床品包,内含太空毯、一次性床单、一次性枕巾和湿纸巾等寝具。舱内设置有镜子、睡眠灯、插座以及免费WIFI。舱室外侧还摆放着两个垃圾桶,提示用户将用完的太空毯和一次性用品分别扔进对应的桶内。

  使用时,用户只需用微信扫描二维码,输入手机号码验证注册,点击“打开舱门”即可使用。打开舱门后,仅3平方米的舱内有照明、充电、风扇等设施。费用方面,睡眠舱的价格分为两档,一是高峰期11点至14点每3分钟1元;其余时间每5分钟1元,每日58元封顶。使用完后扫码完成支付。

  7月15日起暂停使用

  上周五,“共享睡眠舱”一经亮相,吸引了不少市民前去尝鲜,但从15日起就表示“系统升级、暂停使用”。

  在恒丰路668号,投放地企业办伴科技有限公司前台对记者表示,“日前投放的两组‘共享睡眠舱’已经停止展示。”在现场的“享睡空间”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目前官网及3处共6组睡眠舱正在升级过程中,暂时不对外开。具体何时恢复开放?这位叶姓商务经理表示“暂时不清楚”。记者随后打开其官网和小程序,主页显示“系统升级,暂停使用”。

  记者获悉,睡眠舱其实从7月15日就停止对外开放了,原因是相关部门前来调查后发现有安全隐患,要求暂停运营并立即撤离这些办公点。上海警方随后向记者证实,因为“共享睡眠舱”是新模式,没有获得消防许可,也没有宾旅馆特种行业经营许可,因此被叫停。

  记者昨日下午在浦东南路360号的投放点看到,睡眠舱已经被“掏空”,仅剩白色塑料的舱室及上下两层木板,用来粘合舱体的乳胶清晰可见。同期,恒丰路投放点也在拆除过程中。

  安全问题让人担忧

  共享睡眠“昙花一现”,引得体验者呈两极化评论。一方面网友认为它解决了白领“午休”最后一公里,另一方面也有不少人对其资质及安全问题感到担忧。

  在陆家嘴优客工场,记者了解到,“共享睡眠舱”投放以来“效果不错”。工作人员透露,优客工场的创业者“平时午休都是在桌子上靠一靠,体验并不是很好。”睡眠舱投放以来,体验者不少,主要是“有一个可以平躺的地方。”

  也有观点指出,共享睡眠舱就是不合标准的“胶囊公寓”。卫生、消防问题如何解决?一旦发生意外能否保证及时逃生?“享睡空间”商务经理叶先生表示,共享睡眠舱是定位于提供办公休息区域,营业时间从上午9点至下午6点。目前,寝具中的一次性产品均会按规定销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