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沪上一女子微整形后严重感染 医疗机构负责人赔钱并获刑

2017-7-17 09:31:12

来源:新民晚报 选稿:实习生 陈玥

  近几年,微整形被越来越多的人所接受。不少人也因此盯上了这一新商机,但是微整形不同于一般的服务行业,一旦出现问题,它对人体造成的伤害是巨大甚至是无法恢复的。沪上一女子因轻率选择了一家微整形机构,手术后出现严重感染,连出门都成了难题。为此,她将经营这家微整形机构的负责人蔡旭和为其进行手术的周婧告上法庭。日前,徐汇法院对该案作出判决,要求蔡旭和周婧连带赔偿原告医疗费、误工费、精神损失费等合计3.8万余元。同时,蔡旭等4人也因触犯刑法相关规定被检察机关提起公诉,分获有期徒刑3到5年不等。

  现年34岁的张女士通过某点评网站搜索到一家名为“FACEBOBBI”的整形美容机构,并联系上工作人员周婧。张女士来到位于徐汇区某写字楼内的这家整形美容诊所,由周婧为她做了三项微整形手术。当时,诊所的负责人蔡旭也在现场,他告诉张女士店里针剂和药品都是正规进口、有药准字的。

  手术后,周婧又告诉张女士之前她咨询的鼻内填充物玻尿酸取出手术也是诊所内常见项目,可以帮其操作。于是,张女士又让周婧取出4年前做微整形手术时注射在鼻部的填充物。期间周婧使用了含有消炎及麻醉药物的所谓膨胀针剂,结果却未能取出填充物,反而张女士的脸出现了大面积红肿和淤青。由于手术失败,诊所就没有向张女士收取费用。

  没想到手术后好几天都没有任何好转,见感染情况十分严重,周婧赔偿给张女士1500元。手术后的近一个月里,张女士的脸始终处在严重感染状态,她先后到华山医院、第九人民医院等多家医院就诊治疗,医疗费就花了1200多元。同时张女士还面临日常生活的严重困扰。当时,张女士在上海某网络公司担任人事部经理一职。由于脸部伤情非常明显,张女士无法正常上班,甚至没办法回家面对孩子,不得不躲在宾馆、网吧等地方过夜。为此产生的误工、住宿等费用也是一笔大数额。经过近一个月治疗,张女士的脸终于渐渐好转,她将蔡旭和周婧告上法庭,要求两人共同赔偿医疗费、误工费、精神损失费等7万余元。

  法院查明,2013年9月蔡旭开始以香港某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名义对外经营,他从台湾等地非法采购大量复合维他命B注射液、保肝注射液等药品或针剂,在未获得药品经营许可的情况下销售牟利,同时与周婧合作开展微整形美容、整形中介等业务。

  在张女士诉蔡旭和周婧一案中,蔡旭、周婧的行为造成张女士受到人身损害,对此两人应承担侵权赔偿责任。法院认为,张女士的诉请中精神损失费数额过高,后续治疗费因目前尚没有需后续治疗的依据,暂无必要支付。最终,法院判决蔡旭和周婧连带赔偿张女士3.8万千余元。同时,对蔡旭、周婧等4人非法从事药品批发、微整形注射等经营行为,法院以销售假药罪判处4名被告有期徒刑3到5年不等。(文中人物皆为化名)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沪上一女子微整形后严重感染 医疗机构负责人赔钱并获刑

2017年7月17日 09:31 来源:新民晚报

  近几年,微整形被越来越多的人所接受。不少人也因此盯上了这一新商机,但是微整形不同于一般的服务行业,一旦出现问题,它对人体造成的伤害是巨大甚至是无法恢复的。沪上一女子因轻率选择了一家微整形机构,手术后出现严重感染,连出门都成了难题。为此,她将经营这家微整形机构的负责人蔡旭和为其进行手术的周婧告上法庭。日前,徐汇法院对该案作出判决,要求蔡旭和周婧连带赔偿原告医疗费、误工费、精神损失费等合计3.8万余元。同时,蔡旭等4人也因触犯刑法相关规定被检察机关提起公诉,分获有期徒刑3到5年不等。

  现年34岁的张女士通过某点评网站搜索到一家名为“FACEBOBBI”的整形美容机构,并联系上工作人员周婧。张女士来到位于徐汇区某写字楼内的这家整形美容诊所,由周婧为她做了三项微整形手术。当时,诊所的负责人蔡旭也在现场,他告诉张女士店里针剂和药品都是正规进口、有药准字的。

  手术后,周婧又告诉张女士之前她咨询的鼻内填充物玻尿酸取出手术也是诊所内常见项目,可以帮其操作。于是,张女士又让周婧取出4年前做微整形手术时注射在鼻部的填充物。期间周婧使用了含有消炎及麻醉药物的所谓膨胀针剂,结果却未能取出填充物,反而张女士的脸出现了大面积红肿和淤青。由于手术失败,诊所就没有向张女士收取费用。

  没想到手术后好几天都没有任何好转,见感染情况十分严重,周婧赔偿给张女士1500元。手术后的近一个月里,张女士的脸始终处在严重感染状态,她先后到华山医院、第九人民医院等多家医院就诊治疗,医疗费就花了1200多元。同时张女士还面临日常生活的严重困扰。当时,张女士在上海某网络公司担任人事部经理一职。由于脸部伤情非常明显,张女士无法正常上班,甚至没办法回家面对孩子,不得不躲在宾馆、网吧等地方过夜。为此产生的误工、住宿等费用也是一笔大数额。经过近一个月治疗,张女士的脸终于渐渐好转,她将蔡旭和周婧告上法庭,要求两人共同赔偿医疗费、误工费、精神损失费等7万余元。

  法院查明,2013年9月蔡旭开始以香港某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名义对外经营,他从台湾等地非法采购大量复合维他命B注射液、保肝注射液等药品或针剂,在未获得药品经营许可的情况下销售牟利,同时与周婧合作开展微整形美容、整形中介等业务。

  在张女士诉蔡旭和周婧一案中,蔡旭、周婧的行为造成张女士受到人身损害,对此两人应承担侵权赔偿责任。法院认为,张女士的诉请中精神损失费数额过高,后续治疗费因目前尚没有需后续治疗的依据,暂无必要支付。最终,法院判决蔡旭和周婧连带赔偿张女士3.8万千余元。同时,对蔡旭、周婧等4人非法从事药品批发、微整形注射等经营行为,法院以销售假药罪判处4名被告有期徒刑3到5年不等。(文中人物皆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