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地表温度60℃下的机坪人:爬18米高油罐车 徒手矫正“烫手”助航灯

2017-7-14 18:40:12

来源:东方网 作者:王佳妮、汪伟秋 选稿:田雨霖

  东方网记者王佳妮、汪伟秋7月14日报道:火辣辣的太阳当头照,滚滚烫的大地烤双脚,一做就是9个多小时…这,就是上海机场机坪工作人员高温天里的工作情景。伴随着连日高温炙烤申城,上海浦东、虹桥两机场暑运大幕开启,机场人们正经受着一年一度的别样“高烤”。

  爬上18米高油罐计量取样

  上午10:00,东方网记者来到浦东机场2号航站楼停机坪。在飞机引擎所带来的隆隆轰鸣声及滚滚热浪的冲击下,负责对从浦东机场经停或者始发航班加油任务的俞畬正按照规范操作给一架波音777飞机进行加油。此时,机坪温度显示为58摄氏度。

  “早班是6:00至18:00,晚班则是18:00至次日6:00,主要采取做二休二工作制。如果遇上极端天气突发的情况,那就要连轴转啦!”38岁的俞畬在飞机加油员这个岗位已干了十余载,他告诉东方网记者,工作人员日期间他平均每天要为23架飞机加油,其中一架国内航班的飞机加油时间约为20分钟,国际航班则大约要花上50分钟。“我们这个岗位一共有九套排班时刻表,每加一次油的标准步骤有30余项,的确很繁琐,但为的就是确保飞机飞行的万无一失。”

  东方网记者了解到,整个暑运期间,浦东机场包括飞机加油员、油料储运员和设备维修员在内的整个加油保障团队工作基本都在户外,除了需要冒着高温完成加油设备维护保养及巡视库区等日常工作外,检验计量员更是每天都要在闷热难耐的天气下爬上18米高的油罐,对油品进行计量取样操作。

  飞机方圆30米内皆“战场”

  下午14:00,烈日持续炙烤着申城。此时,虹桥机场的机坪温度已升至61摄氏度,飞机发动机旁温度更是高达233摄氏度,东方网记者现场感受到了来自地表的热度。安检监护科监护员葛长君正坚守在岗位上,目光如炬的他扫视着飞机附近的所有情况,汗水从他脸颊边滴落。

  “前段时间南航发生了投掷硬币事件,这为我们监护工作敲响警钟。每一个小细节都会影响航班的正常运行,不容有失。”2006年开始在虹桥机场安检护卫保障部的葛长君每天要在机坪站上9个多小时,以飞机为中心,周围30米范围内是他的“战场”,任何无关车辆和人员都不得进入监护区域。

  据了解,监护科班制为做二休一,监护队员每天早上5:15分就得做好上岗准备,领取当天监护任务,工作至每晚所有出港航班结束。夏季天气多变,航班延误时,他们往往需要通宵守候,直至当天所有航班离港。葛长君介绍,监护员每人每天需要监护6架出港航班,“正常情况下,监护一架飞机约为1-2个小时,每位监护队员从到岗至飞机起飞即完成该架航班的监护任务。”

  进入夏季,机坪热浪滚滚,可无论烈日暴晒还是刮风下雨,监护队员都始终坚守在各自岗位上。据虹桥机场安检护卫保障部介绍,整个监护科现有员工219人。考虑到身体承受情况,科室制定了轮岗调休制度,例如,在航班监护期间,若监护时间超过70分钟,则安排调休轮岗,确保员工获得足够休息,始终保持最佳岗位状态。

  徒手矫正“烫手”助航灯

  3个灯光站,8000余套助航灯具,365块引导标记牌,107个控制电缆回路,450公里灯光电缆,6000多只隔离变压器、灯箱,147台调光器,3台应急备用发电机…这些惊人的数字对于虹桥机场飞行区管理部助航灯光科技术组而言,就是普通的日常工作。

  据技术组班组长於毅俊介绍,白天,组员们每天都要冒着酷暑在机坪巡视约4小时,特别是在箱式变电站等设备密闭空间,空气温度甚至达到70摄氏度左右,仅进门检查一个环节就让人大汗淋漓。若遇到一些设备故障或施工保障任务时,组员们更是需要长时间在机坪作业。

  於毅俊还表示,为确保飞机正常起降,有一些灯光必须24小时开启,“比如跑道两端各4组的PAPI坡度灯,它在一定角度之上看发白光,一定角度之下发红光,正确设置后可帮飞行员确定降落角度,它的校准至关重要”。

  此外,校准时组员们并不能戴手套,眼手脑并用,敏锐感觉每圈螺纹咬合产生的轻微角度和力度变化,每下旋动都可能前功尽弃。由于灯罩外壳为铝制,高温季节十分“烫手”,这更需要组员们的细心和耐心。

  在技术组的不懈努力下,“助航灯光开启率100%,设备设施完好率98%”的高纪录保障了机场航班每次起落的安全与稳妥。

上一篇稿件

地表温度60℃下的机坪人:爬18米高油罐车 徒手矫正“烫手”助航灯

2017年7月14日 18:40 来源:东方网

  东方网记者王佳妮、汪伟秋7月14日报道:火辣辣的太阳当头照,滚滚烫的大地烤双脚,一做就是9个多小时…这,就是上海机场机坪工作人员高温天里的工作情景。伴随着连日高温炙烤申城,上海浦东、虹桥两机场暑运大幕开启,机场人们正经受着一年一度的别样“高烤”。

  爬上18米高油罐计量取样

  上午10:00,东方网记者来到浦东机场2号航站楼停机坪。在飞机引擎所带来的隆隆轰鸣声及滚滚热浪的冲击下,负责对从浦东机场经停或者始发航班加油任务的俞畬正按照规范操作给一架波音777飞机进行加油。此时,机坪温度显示为58摄氏度。

  “早班是6:00至18:00,晚班则是18:00至次日6:00,主要采取做二休二工作制。如果遇上极端天气突发的情况,那就要连轴转啦!”38岁的俞畬在飞机加油员这个岗位已干了十余载,他告诉东方网记者,工作人员日期间他平均每天要为23架飞机加油,其中一架国内航班的飞机加油时间约为20分钟,国际航班则大约要花上50分钟。“我们这个岗位一共有九套排班时刻表,每加一次油的标准步骤有30余项,的确很繁琐,但为的就是确保飞机飞行的万无一失。”

  东方网记者了解到,整个暑运期间,浦东机场包括飞机加油员、油料储运员和设备维修员在内的整个加油保障团队工作基本都在户外,除了需要冒着高温完成加油设备维护保养及巡视库区等日常工作外,检验计量员更是每天都要在闷热难耐的天气下爬上18米高的油罐,对油品进行计量取样操作。

  飞机方圆30米内皆“战场”

  下午14:00,烈日持续炙烤着申城。此时,虹桥机场的机坪温度已升至61摄氏度,飞机发动机旁温度更是高达233摄氏度,东方网记者现场感受到了来自地表的热度。安检监护科监护员葛长君正坚守在岗位上,目光如炬的他扫视着飞机附近的所有情况,汗水从他脸颊边滴落。

  “前段时间南航发生了投掷硬币事件,这为我们监护工作敲响警钟。每一个小细节都会影响航班的正常运行,不容有失。”2006年开始在虹桥机场安检护卫保障部的葛长君每天要在机坪站上9个多小时,以飞机为中心,周围30米范围内是他的“战场”,任何无关车辆和人员都不得进入监护区域。

  据了解,监护科班制为做二休一,监护队员每天早上5:15分就得做好上岗准备,领取当天监护任务,工作至每晚所有出港航班结束。夏季天气多变,航班延误时,他们往往需要通宵守候,直至当天所有航班离港。葛长君介绍,监护员每人每天需要监护6架出港航班,“正常情况下,监护一架飞机约为1-2个小时,每位监护队员从到岗至飞机起飞即完成该架航班的监护任务。”

  进入夏季,机坪热浪滚滚,可无论烈日暴晒还是刮风下雨,监护队员都始终坚守在各自岗位上。据虹桥机场安检护卫保障部介绍,整个监护科现有员工219人。考虑到身体承受情况,科室制定了轮岗调休制度,例如,在航班监护期间,若监护时间超过70分钟,则安排调休轮岗,确保员工获得足够休息,始终保持最佳岗位状态。

  徒手矫正“烫手”助航灯

  3个灯光站,8000余套助航灯具,365块引导标记牌,107个控制电缆回路,450公里灯光电缆,6000多只隔离变压器、灯箱,147台调光器,3台应急备用发电机…这些惊人的数字对于虹桥机场飞行区管理部助航灯光科技术组而言,就是普通的日常工作。

  据技术组班组长於毅俊介绍,白天,组员们每天都要冒着酷暑在机坪巡视约4小时,特别是在箱式变电站等设备密闭空间,空气温度甚至达到70摄氏度左右,仅进门检查一个环节就让人大汗淋漓。若遇到一些设备故障或施工保障任务时,组员们更是需要长时间在机坪作业。

  於毅俊还表示,为确保飞机正常起降,有一些灯光必须24小时开启,“比如跑道两端各4组的PAPI坡度灯,它在一定角度之上看发白光,一定角度之下发红光,正确设置后可帮飞行员确定降落角度,它的校准至关重要”。

  此外,校准时组员们并不能戴手套,眼手脑并用,敏锐感觉每圈螺纹咬合产生的轻微角度和力度变化,每下旋动都可能前功尽弃。由于灯罩外壳为铝制,高温季节十分“烫手”,这更需要组员们的细心和耐心。

  在技术组的不懈努力下,“助航灯光开启率100%,设备设施完好率98%”的高纪录保障了机场航班每次起落的安全与稳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