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后窗风景 当我们在看电影的时候放映员在做什么

2017-6-22 07:03:57

来源:东方网 作者:解敏、实习生汪伟秋 选稿:张侃理

  东方网记者解敏、实习生汪伟秋6月22日报道:“看电影和放电影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体验。看电影是一个安安静静欣赏的过程。而放映电影则要站在所有人的背后,通过放映窗去观察、监控,耳边只有轰隆隆的机器声。”上海影城六厅,是一个普通观众平日里较少机会接触的小厅。这一天,放映员林斌要在这里为上海国际电影节评委看片专场放片,或许这之中就会诞生一部金爵奖获奖影片。

  电影节期间 每天只睡5小时

  导演们在影院里看片的时候,林斌全程都要静候在黑暗、狭小的放映室里。每隔十几二十分钟就要去看一下机器是否正常,如此循环。同时,他手边的对讲机也在不停地发出声响,别的影厅里同步放映着电影节的其他影片,有需要的时候,他就要立刻去协调。

  今年,上海影城在电影节期间放映影片场次超过200场。放映员每天的工作都是从前一天开始计时的,影片的拷贝和秘钥要确保提前1-2天到达放映员手中,此后放映员要将影片拷贝和影片密钥及时载入电影服务器,并验证其可用性。数字化放映的只要将影片文件下载到数字放映机里就可以放映。但放映员的工作远不止点击、播放那么简单。

  “这10天里,我们影城9位放映员全部上岗,一天也不休息。当天正常放映约在11点结束,有的更晚。结束之后,还要检测第二天要放的片子,解决当天放映中遗留的问题。而第二天一早7点就要到岗,开始当天第一部影片的试映,这也是一个电影放映员每天工作必经的工序。检查好影片和声音才能够放给观众。

  一旦检测出问题,如果是影片本身的问题,就要以最快的速度与电影节组委会沟通。而硬件问题则要靠硬件厂商的技术人员来解决。电影节期间,硬件供应商的技术人员每天都会在影院现场提供技术支持。林斌说,其实正式放映中出现状况的概率很少,但数字化的东西永远都有未知风险。死机的现象也是偶尔会发生的,一旦出现只能重启机器。这时就需要跟观众说明,是设备问题,请大家谅解。

  《阿凡达》带来的冲击

  林斌回忆起自己的入行经历时说,2005年当时只是因为影城放映员岗位缺人,他才从别的岗位上调了过来。对放映工作几乎没有了解,完全靠师傅一手一脚带着摸索前行。入行12年,今年他拿到了全国新闻出版广播影视行业电影放映员技能竞赛的全国第一。

  刚开始的时候每年电影节期间有很多片子还是用胶片播放的,那时候拼的是体力和技术。每部胶片电影的放映前都需要经过出库、搬运、放映员检查、装胶片、换拷贝等一系列手工操作,流程繁琐、成本也非常大。有些经典老片本身就存在胶片老化的问题,银幕上还时不时会出现噪点、划痕。放映时必须有人跟片看守,并注意散热。

  2009年,影片《阿凡达》的冲击让林斌至今记忆犹新。那年,一群“蓝皮人”迅速刷新了世人对于3D和视效的认知,也开启了电影产业的3D“疯潮”。当时,由于3D《阿凡达》无法用传统的胶片放映机放映,包括上海影城在内的国内电影院不想错过商机,迅速更新了自身的放映设备。《阿凡达》热潮催促着电影院用最快的速度完成了胶片放映到全面数字放映的转型。从那时起,影城的数字机逐渐多了起来,在使用上也方便了很多。

  电影的数字化,让过去装胶片、换拷贝的手艺操作,变成了如今指尖上的一个动作。近年来,先进的影院操作系统更是大幅削减了放映员的人力成本。以前两个人才能干的活,现在不仅一个人能搞定,而且在非电影节时段,一个人还能负责好几个影厅。

  今天的放映员到底需要哪些技能

  仅仅几年的时间,林斌亲历了电影放映技术的几轮改革,目送着一批老的电影放映从业者被淘汰。但同时伴随着经济的发展,影院数量急速扩张,也导致了从业人员始终紧缺。针对电影放映人员的技能培训其实很少,很多时候都要依靠自学和在工作中摸索。“我们这个行业吧,工资不高,工作时间长,工作环境嘛你也看到了,愿意干的人真的不多。”

  林斌说,把电影放好,并非简单地机器调试,这是一项整体的服务,需要与时俱进不断学习。这次在全国电影放映员技能大赛中与来自全国各地的58名电影放映员同场竞技,最终拿下了第一,对他也是一种鞭策和鼓励。比赛中,理论与实践并重,注重新技术发展,涉及考评项目包括放映机故障排查和处理、播放服务器故障排查和处理、放映机日常维护、播放服务器日常操作与维护等,集中考验了放映员的专业技能、临场心理素质与日常工作习惯。

  很多工作在被机器替代,技术的改革让电影放映的操作含量下降了,但对放映员的个人素质要求却越来越高。作为一个电影放映员,要保证每一场电影放映的质量是好的,必须有能力判断影院的影像颜色是不是对的,声音有没有问题,如果产生问题要以最快的速度去判断问题出在哪里。

  快到中午吃饭时间,同事给林斌捎来一个外卖盒饭。作为每年上海国际电影节主会场,上海影城的放映强度可想而知。林斌说,从他2005年开始干放映员这份工作至今,已经习惯了每年的“电影节高压季”时间。来不及与记者多聊几句,很快下一场影片又要开始了。

  >>>专题:2017上海国际电影电视节观看指南

     黑暗中的守护者 他们可能是电影节被吐槽最多的人

     上海电影节排片人“老王”:打一场一个人的战斗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后窗风景 当我们在看电影的时候放映员在做什么

2017年6月22日 07:03 来源:东方网

  东方网记者解敏、实习生汪伟秋6月22日报道:“看电影和放电影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体验。看电影是一个安安静静欣赏的过程。而放映电影则要站在所有人的背后,通过放映窗去观察、监控,耳边只有轰隆隆的机器声。”上海影城六厅,是一个普通观众平日里较少机会接触的小厅。这一天,放映员林斌要在这里为上海国际电影节评委看片专场放片,或许这之中就会诞生一部金爵奖获奖影片。

  电影节期间 每天只睡5小时

  导演们在影院里看片的时候,林斌全程都要静候在黑暗、狭小的放映室里。每隔十几二十分钟就要去看一下机器是否正常,如此循环。同时,他手边的对讲机也在不停地发出声响,别的影厅里同步放映着电影节的其他影片,有需要的时候,他就要立刻去协调。

  今年,上海影城在电影节期间放映影片场次超过200场。放映员每天的工作都是从前一天开始计时的,影片的拷贝和秘钥要确保提前1-2天到达放映员手中,此后放映员要将影片拷贝和影片密钥及时载入电影服务器,并验证其可用性。数字化放映的只要将影片文件下载到数字放映机里就可以放映。但放映员的工作远不止点击、播放那么简单。

  “这10天里,我们影城9位放映员全部上岗,一天也不休息。当天正常放映约在11点结束,有的更晚。结束之后,还要检测第二天要放的片子,解决当天放映中遗留的问题。而第二天一早7点就要到岗,开始当天第一部影片的试映,这也是一个电影放映员每天工作必经的工序。检查好影片和声音才能够放给观众。

  一旦检测出问题,如果是影片本身的问题,就要以最快的速度与电影节组委会沟通。而硬件问题则要靠硬件厂商的技术人员来解决。电影节期间,硬件供应商的技术人员每天都会在影院现场提供技术支持。林斌说,其实正式放映中出现状况的概率很少,但数字化的东西永远都有未知风险。死机的现象也是偶尔会发生的,一旦出现只能重启机器。这时就需要跟观众说明,是设备问题,请大家谅解。

  《阿凡达》带来的冲击

  林斌回忆起自己的入行经历时说,2005年当时只是因为影城放映员岗位缺人,他才从别的岗位上调了过来。对放映工作几乎没有了解,完全靠师傅一手一脚带着摸索前行。入行12年,今年他拿到了全国新闻出版广播影视行业电影放映员技能竞赛的全国第一。

  刚开始的时候每年电影节期间有很多片子还是用胶片播放的,那时候拼的是体力和技术。每部胶片电影的放映前都需要经过出库、搬运、放映员检查、装胶片、换拷贝等一系列手工操作,流程繁琐、成本也非常大。有些经典老片本身就存在胶片老化的问题,银幕上还时不时会出现噪点、划痕。放映时必须有人跟片看守,并注意散热。

  2009年,影片《阿凡达》的冲击让林斌至今记忆犹新。那年,一群“蓝皮人”迅速刷新了世人对于3D和视效的认知,也开启了电影产业的3D“疯潮”。当时,由于3D《阿凡达》无法用传统的胶片放映机放映,包括上海影城在内的国内电影院不想错过商机,迅速更新了自身的放映设备。《阿凡达》热潮催促着电影院用最快的速度完成了胶片放映到全面数字放映的转型。从那时起,影城的数字机逐渐多了起来,在使用上也方便了很多。

  电影的数字化,让过去装胶片、换拷贝的手艺操作,变成了如今指尖上的一个动作。近年来,先进的影院操作系统更是大幅削减了放映员的人力成本。以前两个人才能干的活,现在不仅一个人能搞定,而且在非电影节时段,一个人还能负责好几个影厅。

  今天的放映员到底需要哪些技能

  仅仅几年的时间,林斌亲历了电影放映技术的几轮改革,目送着一批老的电影放映从业者被淘汰。但同时伴随着经济的发展,影院数量急速扩张,也导致了从业人员始终紧缺。针对电影放映人员的技能培训其实很少,很多时候都要依靠自学和在工作中摸索。“我们这个行业吧,工资不高,工作时间长,工作环境嘛你也看到了,愿意干的人真的不多。”

  林斌说,把电影放好,并非简单地机器调试,这是一项整体的服务,需要与时俱进不断学习。这次在全国电影放映员技能大赛中与来自全国各地的58名电影放映员同场竞技,最终拿下了第一,对他也是一种鞭策和鼓励。比赛中,理论与实践并重,注重新技术发展,涉及考评项目包括放映机故障排查和处理、播放服务器故障排查和处理、放映机日常维护、播放服务器日常操作与维护等,集中考验了放映员的专业技能、临场心理素质与日常工作习惯。

  很多工作在被机器替代,技术的改革让电影放映的操作含量下降了,但对放映员的个人素质要求却越来越高。作为一个电影放映员,要保证每一场电影放映的质量是好的,必须有能力判断影院的影像颜色是不是对的,声音有没有问题,如果产生问题要以最快的速度去判断问题出在哪里。

  快到中午吃饭时间,同事给林斌捎来一个外卖盒饭。作为每年上海国际电影节主会场,上海影城的放映强度可想而知。林斌说,从他2005年开始干放映员这份工作至今,已经习惯了每年的“电影节高压季”时间。来不及与记者多聊几句,很快下一场影片又要开始了。

  >>>专题:2017上海国际电影电视节观看指南

     黑暗中的守护者 他们可能是电影节被吐槽最多的人

     上海电影节排片人“老王”:打一场一个人的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