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黑暗中的守护者 他们可能是电影节被吐槽最多的人

2017-6-20 05:27:43

来源:东方网 作者:解敏 选稿:吴春伟

>>>专题:2017上海国际电影电视节观看指南

  东方网记者解敏6月20日报道:上海大光明影城一厅,1369个座位。电影节字幕操作志愿者孟辰辉说,在这里,可能大多数观众看完整场影片都不会知道,电影的字幕是人工敲击出来的。今年是孟辰辉连续第三年参加电影节的字幕工作,在为期10天的电影节周期里,他会包揽整个一厅近50场放映的字幕工作。

  电影节为什么要使用“外挂”字幕

  银幕上人物讲一句话,字幕员在电脑上敲一下,使字幕机上蹦出的字幕和电影中的台词相对应。这种看上去有些笨拙的方式其实是国际主流电影节通用的字幕播放形式。国际性电影节通常要放映几百部电影,这些电影拍摄时会使用五花八门的语种,在国际上广泛放映的时候也势必需要配备多种字幕。于是字幕的存在形式成为了一个国际通用难题。

  曾近电影行业较常用的做法是将字幕印到拷贝之上,俗称硬字幕,这种形式不会存在台词和字幕不同步的现象。但如果影片要在多个不同语种的国家放映,就势必要做多个不同字幕的拷贝。硬字幕要在拷贝洗印时完成,工序较为复杂,费时费钱,一旦生成,就无法修改,而且不方便保存管理,可以说是缺点比优点更明显。从1984年开始,欧洲人发明了外接电子字幕,它拥有成本低、可修改、拷贝可重复使用的优点。但同时也存在缺点,它需要人工操作,随之带来时间同步等问题。人工敲字幕依赖于字幕员的临场发挥,包括字幕员当天的状态,对影片的熟悉程度,以及电脑故障等难以预料的因素。因此在任何一个大型电影节上,要保障所有字幕的完全准确,几乎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镇守大光明一厅 10天包揽50场字幕操作

  今年已经从上海大学英语专业本科毕业的孟辰辉可能是最后一次参与电影节字幕操作的工作了。被问到当初为什么会选择做字幕操作的志愿者,而且一口气干了三年,得到的回答显得简单直白,不带半点掩饰。在两年前和现在几乎一样黏糊糊的梅雨初夏,当时只是因为放暑假闲着没事干,他报名了学校召集的电影节志愿者工作。对字幕操作没有什么经验的他匆匆上场,没有看熟影片,也没有核对字幕台本,影片正式放映一开始,字幕的播放就没有跟上节奏,他整个人都懵了,没有任何操作经验的他完全不知道如何救场,等到影片放完,字幕早已跑偏去了西伯利亚。这场放映几乎成为孟辰辉的一个噩梦,现场观众愤怒地追责,影院经理被影迷指着鼻子骂。

  电影院里放映过的影片就像人生一样无法重新来过。经历了这次严重失误的他仿佛也对自己有了重新认识,此后他暗暗给自己定下目标,只要是自己担当的场次就不允许字幕出错。之后的两年里,他也是朝着这个目标在不断努力。今年已经是“老司机”的孟辰辉说,字幕操作最重要的就是对剧情和台词足够熟悉,同时这份工作也很考验人的临场反应和心理素质,万一出现字幕与台词不匹配的情况,要沉着冷静,力所能及地通过微调做出补救。而每年压力最大的永远是刚刚加入的新手。

  字幕操作是个“高风险”工种

  上海国际电影节今年已经举办到第20届。随着电影节越来越国际化、多元化,字幕的问题也一直伴随着电影节的成长。为提高观众的观影质量,今年上海电影节期间有8家电影院的9个放映厅,首次实行字幕同步技术。字幕同步技术是通过同步字幕软件,读取事先配好时间码的字幕文件,在字幕机上自动显示字幕。本届电影节选取了100部左右影片的中文对白字幕上加装了时间轴,同时派遣“字幕同步”专业技术人员镇守放映厅,以确保影片的字幕做到百分百准确同步。既然有了如此好的技术,为何不能让所有500多部影片都实现字幕同步呢?记者了解到,因为自动同步需要前期花大量时间,但是参加电影节展映的500多部电影拿到拷贝和秘钥的时间有早晚,晚到的电影肯定来不及。当然,组委会对重点影片、获奖影片、畅销影片,也有挑选,尽量保证大家的观影体验。但是,剩下的近400部影片依然需要字幕员的现场操作才能实现。

  正式进入到影院之前,每个志愿者都要单独接受检验,通过安装在电脑里的软件启动字幕机,根据屏幕上影片中的台词,敲出翻译台本上对应的字幕。会操作,只是工作的第一步。放映现场,仍然分分钟存在风险。这种不确定的风险来自拷贝自身的问题,有时候由于片方的拷贝版本和志愿者看的样片会有出入,有的少几段,有的多几段,文本就无法和实际放映的画面同步;还有的影院的字幕机由于老化,或者网络环境的影响,会出现延迟、漏字的问题。栾楚桐说,字幕操作员或许永远无法保证现场100%不出状况,他们能做的只有提前看熟片子,对影片对白、台词了然于心,这样现场遇到突发状况才能凭着自己的经验来补救。

  

  接受影迷“吐槽”第一时间反馈字幕问题

  栾楚桐,上海大学广播电视新闻学专业四年级学生,她今年已经连续第四年参与到上海电影节的志愿者工作中。从前三年字幕操作,到今年负责整个字幕团队的招募、培训、管理,与电影节的关系越来越密切,压在她肩头的责任也越来越重。

  栾楚桐介绍,参与电影节的志愿者工作是上海大学历来的传统。5月初通过校园微信进行志愿者招募,今年报名人数上升到220余人。他们几乎全都是主动报名。有的是出于对电影的喜爱,也有的是为了提高自己的外语能力。她要根据电影节期间影片的排班来安排全部220多名志愿者每个人的工作分配,仅仅是给志愿者排工作表就花了她几个通宵。熟练工多排几场,新手少排一点,有经验的搭配零经验的质量会更有保证。这10天里,平均每个人都会被排到20场以上的字幕操作。而每部影片展映的过程中都有两名字幕员同时在场。一名主操作,另一名做协助,以防各种不时之需。栾楚桐说因为要面对的是全上海的观众,毫无疑问要将质量作为最优先的保证。

  进入到电影节“正片”模式,作为字幕操作组的“领队”,栾楚桐还主动在微信影迷群、微博、豆瓣等平台开启供影迷“吐槽”的平台,实时接收错误字幕信息的投诉,并根据这些信息跟踪,问责,向影迷并作出解释和反馈。

  一张小板凳,两块隔板,不足一平方米的空间,他们总是在黑暗的角落里默默工作,将已经翻译好的字幕逐行敲上电子屏,喝口水都有可能错过几句对白,这就是上海国际电影节字幕操作志愿者的日常。他们的名字会出现在每一场影片放映所有字幕最后的最后,当我们向优秀的电影、电影人致敬的时候,也理应把掌声送给他们。

相关新闻:上海电影节排片人“老王”:打一场一个人的战斗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黑暗中的守护者 他们可能是电影节被吐槽最多的人

2017年6月20日 05:27 来源:东方网

>>>专题:2017上海国际电影电视节观看指南

  东方网记者解敏6月20日报道:上海大光明影城一厅,1369个座位。电影节字幕操作志愿者孟辰辉说,在这里,可能大多数观众看完整场影片都不会知道,电影的字幕是人工敲击出来的。今年是孟辰辉连续第三年参加电影节的字幕工作,在为期10天的电影节周期里,他会包揽整个一厅近50场放映的字幕工作。

  电影节为什么要使用“外挂”字幕

  银幕上人物讲一句话,字幕员在电脑上敲一下,使字幕机上蹦出的字幕和电影中的台词相对应。这种看上去有些笨拙的方式其实是国际主流电影节通用的字幕播放形式。国际性电影节通常要放映几百部电影,这些电影拍摄时会使用五花八门的语种,在国际上广泛放映的时候也势必需要配备多种字幕。于是字幕的存在形式成为了一个国际通用难题。

  曾近电影行业较常用的做法是将字幕印到拷贝之上,俗称硬字幕,这种形式不会存在台词和字幕不同步的现象。但如果影片要在多个不同语种的国家放映,就势必要做多个不同字幕的拷贝。硬字幕要在拷贝洗印时完成,工序较为复杂,费时费钱,一旦生成,就无法修改,而且不方便保存管理,可以说是缺点比优点更明显。从1984年开始,欧洲人发明了外接电子字幕,它拥有成本低、可修改、拷贝可重复使用的优点。但同时也存在缺点,它需要人工操作,随之带来时间同步等问题。人工敲字幕依赖于字幕员的临场发挥,包括字幕员当天的状态,对影片的熟悉程度,以及电脑故障等难以预料的因素。因此在任何一个大型电影节上,要保障所有字幕的完全准确,几乎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镇守大光明一厅 10天包揽50场字幕操作

  今年已经从上海大学英语专业本科毕业的孟辰辉可能是最后一次参与电影节字幕操作的工作了。被问到当初为什么会选择做字幕操作的志愿者,而且一口气干了三年,得到的回答显得简单直白,不带半点掩饰。在两年前和现在几乎一样黏糊糊的梅雨初夏,当时只是因为放暑假闲着没事干,他报名了学校召集的电影节志愿者工作。对字幕操作没有什么经验的他匆匆上场,没有看熟影片,也没有核对字幕台本,影片正式放映一开始,字幕的播放就没有跟上节奏,他整个人都懵了,没有任何操作经验的他完全不知道如何救场,等到影片放完,字幕早已跑偏去了西伯利亚。这场放映几乎成为孟辰辉的一个噩梦,现场观众愤怒地追责,影院经理被影迷指着鼻子骂。

  电影院里放映过的影片就像人生一样无法重新来过。经历了这次严重失误的他仿佛也对自己有了重新认识,此后他暗暗给自己定下目标,只要是自己担当的场次就不允许字幕出错。之后的两年里,他也是朝着这个目标在不断努力。今年已经是“老司机”的孟辰辉说,字幕操作最重要的就是对剧情和台词足够熟悉,同时这份工作也很考验人的临场反应和心理素质,万一出现字幕与台词不匹配的情况,要沉着冷静,力所能及地通过微调做出补救。而每年压力最大的永远是刚刚加入的新手。

  字幕操作是个“高风险”工种

  上海国际电影节今年已经举办到第20届。随着电影节越来越国际化、多元化,字幕的问题也一直伴随着电影节的成长。为提高观众的观影质量,今年上海电影节期间有8家电影院的9个放映厅,首次实行字幕同步技术。字幕同步技术是通过同步字幕软件,读取事先配好时间码的字幕文件,在字幕机上自动显示字幕。本届电影节选取了100部左右影片的中文对白字幕上加装了时间轴,同时派遣“字幕同步”专业技术人员镇守放映厅,以确保影片的字幕做到百分百准确同步。既然有了如此好的技术,为何不能让所有500多部影片都实现字幕同步呢?记者了解到,因为自动同步需要前期花大量时间,但是参加电影节展映的500多部电影拿到拷贝和秘钥的时间有早晚,晚到的电影肯定来不及。当然,组委会对重点影片、获奖影片、畅销影片,也有挑选,尽量保证大家的观影体验。但是,剩下的近400部影片依然需要字幕员的现场操作才能实现。

  正式进入到影院之前,每个志愿者都要单独接受检验,通过安装在电脑里的软件启动字幕机,根据屏幕上影片中的台词,敲出翻译台本上对应的字幕。会操作,只是工作的第一步。放映现场,仍然分分钟存在风险。这种不确定的风险来自拷贝自身的问题,有时候由于片方的拷贝版本和志愿者看的样片会有出入,有的少几段,有的多几段,文本就无法和实际放映的画面同步;还有的影院的字幕机由于老化,或者网络环境的影响,会出现延迟、漏字的问题。栾楚桐说,字幕操作员或许永远无法保证现场100%不出状况,他们能做的只有提前看熟片子,对影片对白、台词了然于心,这样现场遇到突发状况才能凭着自己的经验来补救。

  

  接受影迷“吐槽”第一时间反馈字幕问题

  栾楚桐,上海大学广播电视新闻学专业四年级学生,她今年已经连续第四年参与到上海电影节的志愿者工作中。从前三年字幕操作,到今年负责整个字幕团队的招募、培训、管理,与电影节的关系越来越密切,压在她肩头的责任也越来越重。

  栾楚桐介绍,参与电影节的志愿者工作是上海大学历来的传统。5月初通过校园微信进行志愿者招募,今年报名人数上升到220余人。他们几乎全都是主动报名。有的是出于对电影的喜爱,也有的是为了提高自己的外语能力。她要根据电影节期间影片的排班来安排全部220多名志愿者每个人的工作分配,仅仅是给志愿者排工作表就花了她几个通宵。熟练工多排几场,新手少排一点,有经验的搭配零经验的质量会更有保证。这10天里,平均每个人都会被排到20场以上的字幕操作。而每部影片展映的过程中都有两名字幕员同时在场。一名主操作,另一名做协助,以防各种不时之需。栾楚桐说因为要面对的是全上海的观众,毫无疑问要将质量作为最优先的保证。

  进入到电影节“正片”模式,作为字幕操作组的“领队”,栾楚桐还主动在微信影迷群、微博、豆瓣等平台开启供影迷“吐槽”的平台,实时接收错误字幕信息的投诉,并根据这些信息跟踪,问责,向影迷并作出解释和反馈。

  一张小板凳,两块隔板,不足一平方米的空间,他们总是在黑暗的角落里默默工作,将已经翻译好的字幕逐行敲上电子屏,喝口水都有可能错过几句对白,这就是上海国际电影节字幕操作志愿者的日常。他们的名字会出现在每一场影片放映所有字幕最后的最后,当我们向优秀的电影、电影人致敬的时候,也理应把掌声送给他们。

相关新闻:上海电影节排片人“老王”:打一场一个人的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