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中外嘉宾参加上海国际民宿大会欢迎派对

2017-6-20 04:18:43

来源:解放网 作者:吴飞 选稿:吴春伟

  

  昨晚,以“游园惊梦”为主题的2017年上海国际民宿大会欢迎派对在浦东一处苏式园林酒店内举行。白墙乌瓦、飞檐斗拱、亭台楼榭,画舫中杜丽娘与柳梦梅,咿咿呀呀地唱着流传数百年的曲调,而民宿大会的与会嘉宾,则在这场穿越时空的派对中商谈着都市生活、出游心态、旅行方式及其影响的产业在面向未来之时的变局。

  时空错乱的派对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

  一场现代感十足的酒会之后,灯光便打向了画舫之上,廊桥之间。一曲昆曲《游园惊梦》带着来自大明王朝夜空下的一往情深,缭绕在几个世纪后上海初夏的夜晚。天有微雨,打湿凉亭,打乱湖面。在这座处处飞檐斗拱、白墙乌瓦的苏式园林酒店里,由新闻晨报·周到APP主办的2017年上海国际民宿大会用一场充满古今穿越感的欢迎派对拉开了帷幕。

  之所以选择这样一个派对形式,之所以将民宿大会选在这样一处地方启幕,正是为了契合大会想要探讨的主题:本来未来。过去我们曾有什么样的期望?本来我们曾向往什么样的生活?现在我们又拥有什么样的情怀?未来熨帖我们的又会是什么样的温度?

  当我们将钢筋水泥的都市暂抛身后,徜徉在江南园林的一步一景中,静赏曲水流觞,信步拱桥曲径,对亭台、倚水榭,微雨清风,绿柳翠竹——对便捷、高效的现代化生活的依赖到底到了什么程度?对单纯、复古的返朴归真的钟情到底又源自何方?

  缺乏与富足

  “上世纪八十年代,改革开放初期,人们有了一定的经济能力,想要外出旅游,首选的肯定是条件好的酒店宾馆。”在典雅的亭台楼阁、曼妙的昆曲旋律间,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于海回忆着本来的生活,“因为原来的生活缺乏现代化的设备、现代化的感受、现代化的派头。所以当时,他们对于这种现代化的酒店,肯定是趋之若鹜的。”

  然而,时至今日,这些现代化的东西早已不再缺乏,取而代之的,是标准化的、千篇一律的设施。“这些堂皇的、标准化的东西一多,大家肯定是会感觉反胃的。那什么东西不会反胃?日常的、家常的东西永远不会反胃。”于海说。

  “相比本来那个年代,我们现在去旅游,缺的是在当地生活的感受——积极的、探索的、自发的感受,而不是一种被动的,被安排的感觉。”于海说,“所以,我们开始向往民宿——不再去动辄几十层高的高级大酒店,而是去里弄、去街坊、去村寨,体验一种社区生活。”

  台湾桃米村建设者、新故乡文教基金会董事长廖嘉展说,“对乡村、对田园的渴望其实是每个人与生俱来的情怀。在以前,可能我们并没有余裕去关怀土地与人,但当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你可以说这是一种补偿吧,总会特别向往在非现代化的地方,进行自我的修复和治愈。”

  生活的延续

  “所以,这次的民宿大会,我觉得这是一个创新。”廖嘉展说,“把目光放在人文关怀,放在城乡关系上。在这个层面上,城乡不再是彼此对立的二元社会,可以透过关怀,建立互助的人际网络。”

  是的,这也正是本次民宿大会的目的。民宿,除了是一种产业之外,更重要的是一种心理上需求。“我们期望通过民宿,在旅途当中建立一个熟人世界——从一个借宿者的身份,变成一个参与者、创造者。”于海说。

  如果说过去我们向往高档酒店——这是摆脱贫穷的标识性东西——那是因为受制于物质资源的稀缺性。现在我们向往民宿,则是因为受制于人情、互动这些情感资源的稀缺性。

  于海说,“我们体验民宿,正是为了寻找一种人生意义,寻找一种生活的延续。”他举了个例子,当时他去加拿大的时候,和几名同事一起,住的就是一处民宿。在那里,他们享用着民宿主亲手做的点心作为早餐,有一天雪大,还参与了铲雪。

  “现在出去旅游,或者开会,安排再好的酒店,感觉住进去除了看看电视就只好睡觉。但是民宿不一样,你能够参与的,或许是一种生活的新的体验,感觉是从一个家到了另外一个家。”于海说。

  未来的积淀

  “因此,民宿绝不止bed&breakfast那么简单。”于海说。在他看来,民宿包含了三个基本意义:家居生活、社区生活和熟人世界。这是作为一名学者,他从社会学角度对于民宿的定义。

  廖嘉展表示,未来的问题可能是乡村将对这样的潮流做什么样的准备。他以台湾的桃米举例:在那个小村镇,原本缺乏认同、缺乏自信、总是自我否定。在期待新产业发展的时候,终于找到了一条打造民宿社区的道路。

  “我们经历了寻找社区之宝、挖掘社区特色、活化社区这样一步步的道路,”廖嘉展说,“乡村要准备好自己,城市则要加强对乡村的认同,双方一起努力,这可能是未来民宿想要发展,需要走的道路。”

  于海则说,现在的民宿和过去的民宿,在追求上肯定不一样——过去的民宿追求的是一种省俭、一种勉强落脚的朴素。而现在的民宿,追求的则是一种生活的意义。那未来的民宿,则将追求用时间的积累,将越来越丰富的生活的意义,不断沉淀下去。

  江南园林的亭台水榭,昆曲里的曼妙唱腔,杜丽娘对柳梦梅“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亦可生”的感动,这些都是经过千百年的时间沉淀下来的东西。而民宿的未来,究竟该如何积淀,尤其是上海的民宿,如何打造成独树一帜的、有情怀有温度的美宿,在今天的民宿大会上,嘉宾们还将进一步深入探讨。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中外嘉宾参加上海国际民宿大会欢迎派对

2017年6月20日 04:18 来源:解放网

  

  昨晚,以“游园惊梦”为主题的2017年上海国际民宿大会欢迎派对在浦东一处苏式园林酒店内举行。白墙乌瓦、飞檐斗拱、亭台楼榭,画舫中杜丽娘与柳梦梅,咿咿呀呀地唱着流传数百年的曲调,而民宿大会的与会嘉宾,则在这场穿越时空的派对中商谈着都市生活、出游心态、旅行方式及其影响的产业在面向未来之时的变局。

  时空错乱的派对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

  一场现代感十足的酒会之后,灯光便打向了画舫之上,廊桥之间。一曲昆曲《游园惊梦》带着来自大明王朝夜空下的一往情深,缭绕在几个世纪后上海初夏的夜晚。天有微雨,打湿凉亭,打乱湖面。在这座处处飞檐斗拱、白墙乌瓦的苏式园林酒店里,由新闻晨报·周到APP主办的2017年上海国际民宿大会用一场充满古今穿越感的欢迎派对拉开了帷幕。

  之所以选择这样一个派对形式,之所以将民宿大会选在这样一处地方启幕,正是为了契合大会想要探讨的主题:本来未来。过去我们曾有什么样的期望?本来我们曾向往什么样的生活?现在我们又拥有什么样的情怀?未来熨帖我们的又会是什么样的温度?

  当我们将钢筋水泥的都市暂抛身后,徜徉在江南园林的一步一景中,静赏曲水流觞,信步拱桥曲径,对亭台、倚水榭,微雨清风,绿柳翠竹——对便捷、高效的现代化生活的依赖到底到了什么程度?对单纯、复古的返朴归真的钟情到底又源自何方?

  缺乏与富足

  “上世纪八十年代,改革开放初期,人们有了一定的经济能力,想要外出旅游,首选的肯定是条件好的酒店宾馆。”在典雅的亭台楼阁、曼妙的昆曲旋律间,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于海回忆着本来的生活,“因为原来的生活缺乏现代化的设备、现代化的感受、现代化的派头。所以当时,他们对于这种现代化的酒店,肯定是趋之若鹜的。”

  然而,时至今日,这些现代化的东西早已不再缺乏,取而代之的,是标准化的、千篇一律的设施。“这些堂皇的、标准化的东西一多,大家肯定是会感觉反胃的。那什么东西不会反胃?日常的、家常的东西永远不会反胃。”于海说。

  “相比本来那个年代,我们现在去旅游,缺的是在当地生活的感受——积极的、探索的、自发的感受,而不是一种被动的,被安排的感觉。”于海说,“所以,我们开始向往民宿——不再去动辄几十层高的高级大酒店,而是去里弄、去街坊、去村寨,体验一种社区生活。”

  台湾桃米村建设者、新故乡文教基金会董事长廖嘉展说,“对乡村、对田园的渴望其实是每个人与生俱来的情怀。在以前,可能我们并没有余裕去关怀土地与人,但当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你可以说这是一种补偿吧,总会特别向往在非现代化的地方,进行自我的修复和治愈。”

  生活的延续

  “所以,这次的民宿大会,我觉得这是一个创新。”廖嘉展说,“把目光放在人文关怀,放在城乡关系上。在这个层面上,城乡不再是彼此对立的二元社会,可以透过关怀,建立互助的人际网络。”

  是的,这也正是本次民宿大会的目的。民宿,除了是一种产业之外,更重要的是一种心理上需求。“我们期望通过民宿,在旅途当中建立一个熟人世界——从一个借宿者的身份,变成一个参与者、创造者。”于海说。

  如果说过去我们向往高档酒店——这是摆脱贫穷的标识性东西——那是因为受制于物质资源的稀缺性。现在我们向往民宿,则是因为受制于人情、互动这些情感资源的稀缺性。

  于海说,“我们体验民宿,正是为了寻找一种人生意义,寻找一种生活的延续。”他举了个例子,当时他去加拿大的时候,和几名同事一起,住的就是一处民宿。在那里,他们享用着民宿主亲手做的点心作为早餐,有一天雪大,还参与了铲雪。

  “现在出去旅游,或者开会,安排再好的酒店,感觉住进去除了看看电视就只好睡觉。但是民宿不一样,你能够参与的,或许是一种生活的新的体验,感觉是从一个家到了另外一个家。”于海说。

  未来的积淀

  “因此,民宿绝不止bed&breakfast那么简单。”于海说。在他看来,民宿包含了三个基本意义:家居生活、社区生活和熟人世界。这是作为一名学者,他从社会学角度对于民宿的定义。

  廖嘉展表示,未来的问题可能是乡村将对这样的潮流做什么样的准备。他以台湾的桃米举例:在那个小村镇,原本缺乏认同、缺乏自信、总是自我否定。在期待新产业发展的时候,终于找到了一条打造民宿社区的道路。

  “我们经历了寻找社区之宝、挖掘社区特色、活化社区这样一步步的道路,”廖嘉展说,“乡村要准备好自己,城市则要加强对乡村的认同,双方一起努力,这可能是未来民宿想要发展,需要走的道路。”

  于海则说,现在的民宿和过去的民宿,在追求上肯定不一样——过去的民宿追求的是一种省俭、一种勉强落脚的朴素。而现在的民宿,追求的则是一种生活的意义。那未来的民宿,则将追求用时间的积累,将越来越丰富的生活的意义,不断沉淀下去。

  江南园林的亭台水榭,昆曲里的曼妙唱腔,杜丽娘对柳梦梅“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亦可生”的感动,这些都是经过千百年的时间沉淀下来的东西。而民宿的未来,究竟该如何积淀,尤其是上海的民宿,如何打造成独树一帜的、有情怀有温度的美宿,在今天的民宿大会上,嘉宾们还将进一步深入探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