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驻村民警陈学飞:帮村民收麦找鸡抓贼都是"大事"

2017-6-19 04:43:11

来源:东方网 作者:黄嘉慧 选稿:熊芳雨

原标题:帮村民收麦找鸡抓贼都是“大事”

  据《劳动报》报道:这几年,练塘镇蒸夏村有了新面貌:乡间的两条路上安装上了监控探头,居民房前停放着各家电瓶车,村里多了一个24小时不熄灯值班的警亭……说起这些,就不得不提这名让村子气象焕然一新的“老陈警长”———青浦分局练塘派出所驻村民警陈学飞。

  完成100%实有人口采集率

  2013年,上海市公安局青浦分局开展“驻村”社区警务建设试点工作,作为曾在沈巷派出所工作多年的社区民警,“接地气”的陈学飞被选上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说他“接地气”是因为他年轻时常在农地里帮着父母干活,从播种、驱虫到插秧、种稻,他都做过,与当地村民有共同语言。同时,在沈巷派出所担任社区民警时,他有着长期与基层打交道的经验,还具有侦查经验。“但是老实说,当时我的内心是拒绝的。”陈学飞说,驻村民警是一个从未有人涉足过的岗位,摆在他面前的是一座“大山”:在人生地不熟的蒸夏村里,该如何开始驻村工作?

  然而,基层工作刻不容缓,为了做好驻村工作,陈学飞决定从实有人口登记入手,在他看来,只有抓好这个源头工作,其他工作方能有序推进。随着开始着手登记工作,现实问题也随之而来:由于临近工业园区,蒸夏村的外来人口数比其他村镇都要多,在11平方公里的辖区范围内有着3000多名外来人口,接近辖区总人口的3/4。

  面对这种情况,除了通过挨家挨户上门登记外,陈学飞找到了村内专项负责人口登记的协管员以及平安工作志愿者,通过他们可以顺利地开展实名登记工作。登记时,他与团队成员们也曾碰到过一些“硬骨头”,“一开始,一些租客不愿意配合登记工作。上门登记从不应门,拨打电话也从来不接。无奈之下,陈警长只能商量采取‘笨办法’———24小时不间断‘盯梢’,在那些不愿意配合的租客屋子附近进行驻点等待,只要看到立马上前进行询问、登记。”回忆陈学飞带领大家一起“盯梢”登记工作时,负责实有人口登记工作的协管员陶梅村连连点头,“陈警长是一个负责任的人!”

  除此之外,陈学飞还抓住当地租房多的情况,做通房东的思想工作,让每一位片区协管员与房东互留电话,时时关注新旧人员的流动情况。通过“盯梢”、互通电话等方式,他让蒸夏村的实有人口采集率达到了100%,远远超过了当时市局对青浦分局提出的要求。

  排除万难安装监控探头

  在做好实有人口登记工作的基础上,陈学飞开始着手村镇犯罪治理工作,“在我们这儿,往往一个晚上,村里就会被偷走6、7辆电瓶车,这让村民特别头疼,都不敢把电瓶车放在门外,只得停在屋子里。因此我下定决心,第二项任务就是要根治这个‘顽症’!”

  在中心城区,查看监控探头早已不是一种罕见的侦查方式,但像在蒸夏村这种农村地区,监控探头仍属于“稀有物种”,布点稀、录像少、覆盖率低的现象让民警们只能采取蹲点、走访排查这类办法。但是一旦犯罪嫌疑人逃出案发地,那么民警们就连影子都找不到,更别提破案。为此,他决定改变这一落后现象,在村内安装监控探头。

  专业安装一只监控探头需要花费数万元的经费,面对村内诸多路口、村口、厂房口,以现有的经费仅仅安装2、3只是远远不够的。怎么办?陈学飞决定自己搭建简易的监控探头。他先在网上货比三家,挑选最经济实惠的监控探头,批发购买。同时,从熟悉的工地里要来了多余的黄沙、水泥、钢管、电线等材料。在对于监控探头的选址上,他与熟悉地理环境的村居干部一同进行了数次实地考察,通过模拟情形,视角比对等方式挑选出了43个视线范围广、角度多的位置。另外,安装监控探头的高度也有讲究,“监控探头尽量装在2.5米至3米的高度,因为这个高度能最清晰地看到全貌,包括嫌疑人的面部特征。”

  就在整装待发,准备安装监控探头之际,陈学飞又遇上了新难题:一些村民担心探头会照到自家的隐私,因此不肯答应;还有些人认为,监控探头连接了他家电表,需要花费大量电费,也不同意安装。面对村民们的种种担忧,他采取逐个击破的方式:对有电费担忧的村民,他承诺每个月固定返还监控探头所花费的全部电费,不用居民一分一毫;对有隐私担忧的村民,他通过实地试点,让村民亲自调整探头角度,做到让他们放心。

  除此之外,除了一些专业的安装技术之外,挖坑、和土、搬钢管这些脏活、累活,全都由陈学飞与协管员们亲自完成。见到一些比自己年纪小的协管员每天直接累倒在值班室内,他庆幸地表示:“这都是托了小时候在地里干农活的福啊!”

  从2013年底开始施工到2014年8月完工,陈学飞仅仅花了6万余元就在辖区内成功安装了43个监控探头。在安装监控探头后,蒸夏村盗窃案发数减至每月3至4起,效果立现。

  让居民成为侦查的“眼睛”

  人多,事也多。这是拥有3000余名外来人口租住的蒸夏村真实写照。自从当上了驻村民警后,“老陈警长”就成了村民口中离不开的称呼,“老陈警长,快下雨了,我家的麦子能帮我收一下吗?”“老陈警长,家里的鸡丢了,能帮我找下吗?”“老陈警长,出租屋里的房租又收不到了,你能帮我讨讨吗?”……这些虽然都是村民的一些小事,但在陈学飞的心中,却都是一桩桩大事,因为在他看来,驻村民警就应该做好这些事,让村民放心。

  去年12月,练塘派出所接到110报案称一名住户在离开暂住地2分钟内,放在屋内的手机就被小偷偷走了。在得知情况后,陈学飞第一时间赶到案发地,通过对案发地进行仔细调查,调取了附近所有的监控资料。经过多次反复回放查看,他发现案发时间内曾有一名男子在附近往返走动,但当再沿着男子步行方向进行监控查看时,该男子却“消失”了,致使案件陷入瓶颈。

  眼看查看监控视频的办法行不通,陈学飞与片区协管员小尤又一同拿着监控视频的截图沿街询问商铺店主,并让大家留心此嫌疑人的踪迹。三天后,沿街一商店老板发现对街拉面店内正坐着一名疑似嫌疑人男子。他二话不说地拨通了陈学飞的手机,“当时接到电话后,老陈警长和我连忙跑了出去。刚开到附近,我们从侧面一看便知这个就是该偷盗案件的嫌疑人。老陈警长若无其事地上前拍拍他的肩,示意查看其身份证。在他准备开溜时,我和老陈警长将其挟住捉回到派出所。”说起这次的破案经过,小尤特别难忘,他表示如果没有之前陈学飞与村里街坊打下的信任基础,也没有事先安装好的监控视频,这次的盗窃案件或许不会这么快被侦破。“我第一次感受到村民们的信任,这都多亏咱们的老陈警长!”

  最近,陈学飞又多了一项工作,给镇里的年轻警官上课,将他驻村的经验传授给他们。“其实,我也没啥经验,我就会告诉他们,其实做驻村警长并不难,只要将心比心地为村民着想,为村民排忧解难,让他们的心头热起来,自然而然地就能成为他们的‘心里人’。”

上一篇稿件

驻村民警陈学飞:帮村民收麦找鸡抓贼都是"大事"

2017年6月19日 04:43 来源:东方网

原标题:帮村民收麦找鸡抓贼都是“大事”

  据《劳动报》报道:这几年,练塘镇蒸夏村有了新面貌:乡间的两条路上安装上了监控探头,居民房前停放着各家电瓶车,村里多了一个24小时不熄灯值班的警亭……说起这些,就不得不提这名让村子气象焕然一新的“老陈警长”———青浦分局练塘派出所驻村民警陈学飞。

  完成100%实有人口采集率

  2013年,上海市公安局青浦分局开展“驻村”社区警务建设试点工作,作为曾在沈巷派出所工作多年的社区民警,“接地气”的陈学飞被选上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说他“接地气”是因为他年轻时常在农地里帮着父母干活,从播种、驱虫到插秧、种稻,他都做过,与当地村民有共同语言。同时,在沈巷派出所担任社区民警时,他有着长期与基层打交道的经验,还具有侦查经验。“但是老实说,当时我的内心是拒绝的。”陈学飞说,驻村民警是一个从未有人涉足过的岗位,摆在他面前的是一座“大山”:在人生地不熟的蒸夏村里,该如何开始驻村工作?

  然而,基层工作刻不容缓,为了做好驻村工作,陈学飞决定从实有人口登记入手,在他看来,只有抓好这个源头工作,其他工作方能有序推进。随着开始着手登记工作,现实问题也随之而来:由于临近工业园区,蒸夏村的外来人口数比其他村镇都要多,在11平方公里的辖区范围内有着3000多名外来人口,接近辖区总人口的3/4。

  面对这种情况,除了通过挨家挨户上门登记外,陈学飞找到了村内专项负责人口登记的协管员以及平安工作志愿者,通过他们可以顺利地开展实名登记工作。登记时,他与团队成员们也曾碰到过一些“硬骨头”,“一开始,一些租客不愿意配合登记工作。上门登记从不应门,拨打电话也从来不接。无奈之下,陈警长只能商量采取‘笨办法’———24小时不间断‘盯梢’,在那些不愿意配合的租客屋子附近进行驻点等待,只要看到立马上前进行询问、登记。”回忆陈学飞带领大家一起“盯梢”登记工作时,负责实有人口登记工作的协管员陶梅村连连点头,“陈警长是一个负责任的人!”

  除此之外,陈学飞还抓住当地租房多的情况,做通房东的思想工作,让每一位片区协管员与房东互留电话,时时关注新旧人员的流动情况。通过“盯梢”、互通电话等方式,他让蒸夏村的实有人口采集率达到了100%,远远超过了当时市局对青浦分局提出的要求。

  排除万难安装监控探头

  在做好实有人口登记工作的基础上,陈学飞开始着手村镇犯罪治理工作,“在我们这儿,往往一个晚上,村里就会被偷走6、7辆电瓶车,这让村民特别头疼,都不敢把电瓶车放在门外,只得停在屋子里。因此我下定决心,第二项任务就是要根治这个‘顽症’!”

  在中心城区,查看监控探头早已不是一种罕见的侦查方式,但像在蒸夏村这种农村地区,监控探头仍属于“稀有物种”,布点稀、录像少、覆盖率低的现象让民警们只能采取蹲点、走访排查这类办法。但是一旦犯罪嫌疑人逃出案发地,那么民警们就连影子都找不到,更别提破案。为此,他决定改变这一落后现象,在村内安装监控探头。

  专业安装一只监控探头需要花费数万元的经费,面对村内诸多路口、村口、厂房口,以现有的经费仅仅安装2、3只是远远不够的。怎么办?陈学飞决定自己搭建简易的监控探头。他先在网上货比三家,挑选最经济实惠的监控探头,批发购买。同时,从熟悉的工地里要来了多余的黄沙、水泥、钢管、电线等材料。在对于监控探头的选址上,他与熟悉地理环境的村居干部一同进行了数次实地考察,通过模拟情形,视角比对等方式挑选出了43个视线范围广、角度多的位置。另外,安装监控探头的高度也有讲究,“监控探头尽量装在2.5米至3米的高度,因为这个高度能最清晰地看到全貌,包括嫌疑人的面部特征。”

  就在整装待发,准备安装监控探头之际,陈学飞又遇上了新难题:一些村民担心探头会照到自家的隐私,因此不肯答应;还有些人认为,监控探头连接了他家电表,需要花费大量电费,也不同意安装。面对村民们的种种担忧,他采取逐个击破的方式:对有电费担忧的村民,他承诺每个月固定返还监控探头所花费的全部电费,不用居民一分一毫;对有隐私担忧的村民,他通过实地试点,让村民亲自调整探头角度,做到让他们放心。

  除此之外,除了一些专业的安装技术之外,挖坑、和土、搬钢管这些脏活、累活,全都由陈学飞与协管员们亲自完成。见到一些比自己年纪小的协管员每天直接累倒在值班室内,他庆幸地表示:“这都是托了小时候在地里干农活的福啊!”

  从2013年底开始施工到2014年8月完工,陈学飞仅仅花了6万余元就在辖区内成功安装了43个监控探头。在安装监控探头后,蒸夏村盗窃案发数减至每月3至4起,效果立现。

  让居民成为侦查的“眼睛”

  人多,事也多。这是拥有3000余名外来人口租住的蒸夏村真实写照。自从当上了驻村民警后,“老陈警长”就成了村民口中离不开的称呼,“老陈警长,快下雨了,我家的麦子能帮我收一下吗?”“老陈警长,家里的鸡丢了,能帮我找下吗?”“老陈警长,出租屋里的房租又收不到了,你能帮我讨讨吗?”……这些虽然都是村民的一些小事,但在陈学飞的心中,却都是一桩桩大事,因为在他看来,驻村民警就应该做好这些事,让村民放心。

  去年12月,练塘派出所接到110报案称一名住户在离开暂住地2分钟内,放在屋内的手机就被小偷偷走了。在得知情况后,陈学飞第一时间赶到案发地,通过对案发地进行仔细调查,调取了附近所有的监控资料。经过多次反复回放查看,他发现案发时间内曾有一名男子在附近往返走动,但当再沿着男子步行方向进行监控查看时,该男子却“消失”了,致使案件陷入瓶颈。

  眼看查看监控视频的办法行不通,陈学飞与片区协管员小尤又一同拿着监控视频的截图沿街询问商铺店主,并让大家留心此嫌疑人的踪迹。三天后,沿街一商店老板发现对街拉面店内正坐着一名疑似嫌疑人男子。他二话不说地拨通了陈学飞的手机,“当时接到电话后,老陈警长和我连忙跑了出去。刚开到附近,我们从侧面一看便知这个就是该偷盗案件的嫌疑人。老陈警长若无其事地上前拍拍他的肩,示意查看其身份证。在他准备开溜时,我和老陈警长将其挟住捉回到派出所。”说起这次的破案经过,小尤特别难忘,他表示如果没有之前陈学飞与村里街坊打下的信任基础,也没有事先安装好的监控视频,这次的盗窃案件或许不会这么快被侦破。“我第一次感受到村民们的信任,这都多亏咱们的老陈警长!”

  最近,陈学飞又多了一项工作,给镇里的年轻警官上课,将他驻村的经验传授给他们。“其实,我也没啥经验,我就会告诉他们,其实做驻村警长并不难,只要将心比心地为村民着想,为村民排忧解难,让他们的心头热起来,自然而然地就能成为他们的‘心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