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智能手机VS数码相机:大家都在拍照 但谁还在按快门

2017-5-20 05:47:31

来源:文汇报 作者:张晓鸣 选稿:魏政

原标题:大家都在拍照但谁还在按快门

  说到一款产品的命运转折之戏剧化,没有谁能比得过数码相机。在竭尽全力,用差不多10年时间把有着100年历史的胶片相机彻底赶出市场的同时,自己却被后起之秀的智能手机“拍死”在了沙滩上。2016年,全球市场总共只卖出2430万台数码相机,这个数字要比2010年巅峰期的1.2亿台,下跌了80%。

  数码相机完败

  市民金小姐前几天给父亲买了一台智能手机。老金对手机的要求很简单,像素高、拍照好,方便他拍小孙子然后分享照片。没错,这更像是对数码相机的要求,而不是对手机的要求。

  美国专业摄影软件Flickr 日前发布的2016年年度报告称,在“你最喜欢的摄影器材”一题中,苹果已经超越了佳能、尼康,以接近50%的压倒性优势折桂。

  尼康、佳能这些超级大牌尚且如此,其他品牌可想而知。当下,智能手机几乎人手一部,其功能日益强大,特别是高端智能手机不断兴起,让传统的数码相机在消费者层面的影响力日趋减弱。

  拿照相功能来说,视线拉回到2000年,300万像素正成为数码相机市场的开发热点。这一年9月,夏普发布首款内置了11万像素CCD摄像头的夏普J-SH04手机。自此之后,手机厂商们不断为手机配备更加优质的摄像头与先进的成像技术。目前,iPhone7配置的两款摄像头,后置款像素为1200万,前置款像素也提升至700万,对付大部分用户的日常拍照需求已绰绰有余……工艺不断提升的摄像头、越来越快的对焦速度、模仿人眼的双摄、诸多不同拍摄模式等,摄像头已经成为手机创新的最大亮点。

  手机的光学革命还在演进,一是摄像头变多,第二是摄像头变种。其中,前置方面,由于iPhone8或配置3D摄像头,前置摄像头3D方案趋势明确,后置3D方案或成备选。与此同时,鱼眼相机未来可能成为手机的配件,而通过输入、建模和交互,摄像头成为人工智能(AI)的智慧之眼指日可待……这彻底摧毁了数码相机的希望,尤以卡片机为甚。数据显示,近年来,紧凑型卡片机每年销量跌幅为34%-40%。而当越来越多的制造商涌入高端相机市场,数码相机的“寒冬”也逐渐蔓延至可更换镜头的单反相机。数据显示,单反相机2016年的出货量对比2015年也下降了11.41%。

  总之,用上海海鸥数码照相机有限公司董事长曲建涛的话来说,自2010年数码相机市场创下1.2亿台销量登上顶峰后,数码相机市场这几年出现断崖式下滑:2016年全球销量下滑到2430万台,下降幅度高达80%,预计2017年比2016年还会下降10%以上,而且这个下降的趋势已经无法逆转。

  这个情况在中国更严重,因为中国人更青睐大屏幕的智能手机。

  让我们来看2016年的中国智能手机市场表现。民调机构皮尤研究中心2016年5月发表的一份报告显示,中国的智能手机普及率达到58%,远高于全球智能手机普及率43%。相关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7月,中国手机用户总数达到13.04亿户。根据国内第三方数据服务提供商TalkingData日前发布的 《2016年移动互联网行业发展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12月,我国移动智能终端规模突破13.7亿台。

  “受到智能手机的挤压,国内数码相机每年销售量仅有200万台左右的市场,下滑趋势比海外更加明显。”曲建涛坦言,生意真难做!

  现在的海鸥相机是由过去的老海鸥相机经过产权、人员重组后而来的。2009年,深圳的一支数码相机技术研发团队加入到海鸥公司,这支团队集聚光学、图像处理等一批高手,掌握着现代数码相机的核心技术。2011年,上海海鸥数码照相机有限公司在整合上海照相机总厂的品牌、研发、制造优质资源基础上全新组建,成为了一家高新技术民营企业。2014年8月,海鸥相机宣布“归来”。

  不过,消费者最初的热度很快消退,供不应求的局面后劲不足。记者登录海鸥相机官网发现,海鸥相机目前有4种数码消费类产品,其中,家用型数码相机有6款,专业相机有两款,运动相机和VR (虚拟现实) 智能产品也各有两款。在京东商城,这几款数码相机的价位都在1000多元,只有经典款的CM9售价为4999元。记者注意到,在过去三年,海鸥数码相机每年的销售平均在两三万台左右。

  巨头“夺路而逃”

  海鸥的困境,不少老牌的日本相机企业早就已经遇到。毕竟,相机曾是“日本制造”的一张亮眼名片。佳能、索尼、尼康、富士、奥林巴斯、卡西欧、松下等日系厂商均是行业翘楚,后来者难望其项背。

  今年是日本相机品牌尼康诞生100周年,但100岁的尼康日子并不好过———2009年还是世界第一的日本著名相机及半导体元件制造商的尼康,目前业绩出现大跳水。

  根据今年2月尼康公布的最新财报,2016年4月1日至12月31日尼康净利润减少8.31亿日元(约合0.5亿元人民币,下同),而上年同期盈利还高达187.1亿日元(约合11亿元)。公布上述财报的同时,尼康映像仪器销售(中国) 有限公司官网宣布停售“致金DL系列”高端数码相机。尼康 (中国) 在官方网站解释称,停售“致金DL系列”是出于收益的考虑,“随着开发经费的增加以及因相机市场需求下滑而带来的销售预期下降,从收益角度出发,尼康决定中止发售该系列产品。”

  尼康尝试自救,从2016年推出的新品可以看到,尼康不仅更新了单反相机,也正尝试进入全景VR领域、极限运动相机领域。尼康之所以进入全景VR领域、极限运动相机领域,是因为近年来VR市场既火热又庞大、爱好极限运动的人也逐年增加。以2016年VR中国市场的用户增长量来分析,2016年底国家广告研究院等多家机构联合发布了《2016上半年中国VR用户行为研究报告》。报告显示,2016上半年中国VR潜在用户达4.5亿,浅度用户约为2700万,重度用户约237万,重度用户人数较去年增长146.9%。

  相比而言,传统影像厂商尼康的主要优势有两点:一是画质清晰,二是产品不需要保护套即可防水。另外,尼康高端系列产品内置的芯片,可以直接通过相机完成影片的拼接处理。如此,便能减少用户后期处理图片的工作量。

  除了尝试进入全景VR领域、极限运动相机领域,尼康还尝试进入跨界领域。2015年,尼康以478亿日元收购了英国视网膜成像诊断仪器生产商Optos,计划将自身的图像处理技术与Optos的产品及技术整合,开发高精度诊断设备。2016年9月,尼康又投资了美国3D打印公司Carbon3D。尼康全球市场经理曾表示,尼康未来有可能还会在无人机领域拓展其业务。种种迹象表明,曾经被大家嘲讽与时代脱轨的尼康,正努力甩掉“落伍”这顶帽子,并试图通过创新转型的方式,扭转业绩“跳水”的势头。

  相对而言,佳能有着更好的财务表现。办公产品业务一直以来在佳能的收入中占据很高的比重,2016财年,佳能营业额34014.87亿日元,同比下降10.5%。但由于在2016年12月将东芝医疗系统公司并入旗下,预计2017年将实现营业额和净收益的双增长,营业额预计同比增长17.6%。此外,2015年,佳能宣布投资133亿日元用于全自动化生产线的研究和开发,2018年,日本工厂有望实现数码产品生产的全面自动化,提升效率和降低生产成本。

  不同于尼康与佳能对医疗业务的关注,松下当前专注于培育汽车与住宅设备行业。松下已与特斯拉签订了为期三年的电池供应合同,预期汽车部门的销售额将增长50%。索尼则在2015至2017财年的中期计划提到,部件业务、游戏及网络服务业务、影视及音乐业务、金融业务是未来重点业务。

  在转型上,对于数码相机企业来说,普遍的选择是向数码复印机、打印机、扫描仪等商用市场以及医疗等B2B领域转型。但是,转型同样有风险。

  比如,同样遭遇数码风暴,全球两大胶片巨头却命运迥异。美国柯达宣告破产退出历史,日本富士却“二次创业”重获新生。富士胶片将胶片专业技术用于开发薄膜,并将其用于电脑、电视机及其他电子设备的LCD面板。这项业务始于10年以前,现在已经成为富士胶片最具竞争力的业务之一。富士这款全新涂层构造的太阳能电池背板保护膜,其3倍于传统产品的高耐久性让室外的太阳能电池不受伤害,让背板生命力更加持久。

  富士胶片另外一项“跨界”业务是化妆品牌———艾诗缇。这个“出身”于富士胶片公司旗下的化妆品品牌,近年来以有特色的抗衰老功能风靡日本,而其核心机密技术正是来自胶片制造工艺———用来防止照片褪色的抗氧化技术,也是化妆品中不可或缺的基因,因为照片褪色和人体肌肤因缺少胶原蛋白而老化的原因如出一辙……将胶片当中的各种技术加以应用,富士胶片的健康护理事业起步于诊断领域,开发了X光诊断系统、内窥镜、图像信息系统等,并延伸到了包括护肤品、保健品在内的预防领域,以及包括医药品和再生医疗在内的治疗领域。据透露,富士胶片还计划从2018年以后不断上市各种新药,抗癌和抗菌药会是上市“先头部队”,目标是成为对健康护理业务利润贡献的龙头。

  创新之路不好走

  在中国,海鸥同样看到了自己的机会。经过长时间市场调研,海鸥最终发现在3D智能影像数据建模方面,在国内甚至世界范围内,还基本属于空白或刚起步阶段,而这正是海鸥所擅长的。

  创新之路并不好走,由于没有可供借鉴的技术和产品,海鸥的研发人员经过反复的开发、讨论,不断地完善,终于在一年后,研发出了国内领先的“智能3D影像建模平台”。

  曲建涛告诉记者:“目前3D数据建立大体通过两个途径:一、利用设计软件建模;二、激光扫描建模。而这些都面临成本高、效率低、技术要求高、色彩不能真实还原等问题。”

  海鸥研发的智能3D影像建模平台由两部分组成:一是海鸥研发的影像采集设备,使用电脑或手机端的控制软件,控制多台摄取成像装置在可见光波段对物体进行拍照,对物体空间外形、结构及色彩信息进行采集,获取目标物的多角度光学影像照片,并通过网络自动传输到海鸥率先建立的3D数据处理平台;二是通过海鸥3D数据处理平台,从二维图像中计算三维特征并作场景的三维重构,通过标定算法,形成点云信息,并提供场景的三维测度信息,经过后期处理,最终生成3D数据。3D数据可直接应用于3D打印、教学、网上虚拟展示、设计素材等。“和其他建模设备相比,海鸥的智能3D影像建模平台优势明显:色彩还原度高、合成3D图像的效率高、合成的模型精度极高、机动灵活,可根据环境、合成物体大小调节参数,优化控制。”曲建涛表示,一个物体从拍照到合成3D图像仅需要20分钟,而表面越复杂的物体,效率越明显。

  据了解,海鸥智能3D影像建模平台可运用于校园科普教育、医疗卫生、逆向工程 (由实物反向建模),VR应用 (虚拟商城)、3D博物馆等方面。

  目前,海鸥已经与中国工艺品交易所资源交易中心达成战略合作,双方共同努力负责中国工艺品交易所资源交易中心中工艺品的3D数据建立及3D线上展示等,同时与中国人民大学联合组建了“上海海鸥数码照相机有限公司—中国人民大学VR及3D核心研究室”。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智能手机VS数码相机:大家都在拍照 但谁还在按快门

2017年5月20日 05:47 来源:文汇报

原标题:大家都在拍照但谁还在按快门

  说到一款产品的命运转折之戏剧化,没有谁能比得过数码相机。在竭尽全力,用差不多10年时间把有着100年历史的胶片相机彻底赶出市场的同时,自己却被后起之秀的智能手机“拍死”在了沙滩上。2016年,全球市场总共只卖出2430万台数码相机,这个数字要比2010年巅峰期的1.2亿台,下跌了80%。

  数码相机完败

  市民金小姐前几天给父亲买了一台智能手机。老金对手机的要求很简单,像素高、拍照好,方便他拍小孙子然后分享照片。没错,这更像是对数码相机的要求,而不是对手机的要求。

  美国专业摄影软件Flickr 日前发布的2016年年度报告称,在“你最喜欢的摄影器材”一题中,苹果已经超越了佳能、尼康,以接近50%的压倒性优势折桂。

  尼康、佳能这些超级大牌尚且如此,其他品牌可想而知。当下,智能手机几乎人手一部,其功能日益强大,特别是高端智能手机不断兴起,让传统的数码相机在消费者层面的影响力日趋减弱。

  拿照相功能来说,视线拉回到2000年,300万像素正成为数码相机市场的开发热点。这一年9月,夏普发布首款内置了11万像素CCD摄像头的夏普J-SH04手机。自此之后,手机厂商们不断为手机配备更加优质的摄像头与先进的成像技术。目前,iPhone7配置的两款摄像头,后置款像素为1200万,前置款像素也提升至700万,对付大部分用户的日常拍照需求已绰绰有余……工艺不断提升的摄像头、越来越快的对焦速度、模仿人眼的双摄、诸多不同拍摄模式等,摄像头已经成为手机创新的最大亮点。

  手机的光学革命还在演进,一是摄像头变多,第二是摄像头变种。其中,前置方面,由于iPhone8或配置3D摄像头,前置摄像头3D方案趋势明确,后置3D方案或成备选。与此同时,鱼眼相机未来可能成为手机的配件,而通过输入、建模和交互,摄像头成为人工智能(AI)的智慧之眼指日可待……这彻底摧毁了数码相机的希望,尤以卡片机为甚。数据显示,近年来,紧凑型卡片机每年销量跌幅为34%-40%。而当越来越多的制造商涌入高端相机市场,数码相机的“寒冬”也逐渐蔓延至可更换镜头的单反相机。数据显示,单反相机2016年的出货量对比2015年也下降了11.41%。

  总之,用上海海鸥数码照相机有限公司董事长曲建涛的话来说,自2010年数码相机市场创下1.2亿台销量登上顶峰后,数码相机市场这几年出现断崖式下滑:2016年全球销量下滑到2430万台,下降幅度高达80%,预计2017年比2016年还会下降10%以上,而且这个下降的趋势已经无法逆转。

  这个情况在中国更严重,因为中国人更青睐大屏幕的智能手机。

  让我们来看2016年的中国智能手机市场表现。民调机构皮尤研究中心2016年5月发表的一份报告显示,中国的智能手机普及率达到58%,远高于全球智能手机普及率43%。相关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7月,中国手机用户总数达到13.04亿户。根据国内第三方数据服务提供商TalkingData日前发布的 《2016年移动互联网行业发展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12月,我国移动智能终端规模突破13.7亿台。

  “受到智能手机的挤压,国内数码相机每年销售量仅有200万台左右的市场,下滑趋势比海外更加明显。”曲建涛坦言,生意真难做!

  现在的海鸥相机是由过去的老海鸥相机经过产权、人员重组后而来的。2009年,深圳的一支数码相机技术研发团队加入到海鸥公司,这支团队集聚光学、图像处理等一批高手,掌握着现代数码相机的核心技术。2011年,上海海鸥数码照相机有限公司在整合上海照相机总厂的品牌、研发、制造优质资源基础上全新组建,成为了一家高新技术民营企业。2014年8月,海鸥相机宣布“归来”。

  不过,消费者最初的热度很快消退,供不应求的局面后劲不足。记者登录海鸥相机官网发现,海鸥相机目前有4种数码消费类产品,其中,家用型数码相机有6款,专业相机有两款,运动相机和VR (虚拟现实) 智能产品也各有两款。在京东商城,这几款数码相机的价位都在1000多元,只有经典款的CM9售价为4999元。记者注意到,在过去三年,海鸥数码相机每年的销售平均在两三万台左右。

  巨头“夺路而逃”

  海鸥的困境,不少老牌的日本相机企业早就已经遇到。毕竟,相机曾是“日本制造”的一张亮眼名片。佳能、索尼、尼康、富士、奥林巴斯、卡西欧、松下等日系厂商均是行业翘楚,后来者难望其项背。

  今年是日本相机品牌尼康诞生100周年,但100岁的尼康日子并不好过———2009年还是世界第一的日本著名相机及半导体元件制造商的尼康,目前业绩出现大跳水。

  根据今年2月尼康公布的最新财报,2016年4月1日至12月31日尼康净利润减少8.31亿日元(约合0.5亿元人民币,下同),而上年同期盈利还高达187.1亿日元(约合11亿元)。公布上述财报的同时,尼康映像仪器销售(中国) 有限公司官网宣布停售“致金DL系列”高端数码相机。尼康 (中国) 在官方网站解释称,停售“致金DL系列”是出于收益的考虑,“随着开发经费的增加以及因相机市场需求下滑而带来的销售预期下降,从收益角度出发,尼康决定中止发售该系列产品。”

  尼康尝试自救,从2016年推出的新品可以看到,尼康不仅更新了单反相机,也正尝试进入全景VR领域、极限运动相机领域。尼康之所以进入全景VR领域、极限运动相机领域,是因为近年来VR市场既火热又庞大、爱好极限运动的人也逐年增加。以2016年VR中国市场的用户增长量来分析,2016年底国家广告研究院等多家机构联合发布了《2016上半年中国VR用户行为研究报告》。报告显示,2016上半年中国VR潜在用户达4.5亿,浅度用户约为2700万,重度用户约237万,重度用户人数较去年增长146.9%。

  相比而言,传统影像厂商尼康的主要优势有两点:一是画质清晰,二是产品不需要保护套即可防水。另外,尼康高端系列产品内置的芯片,可以直接通过相机完成影片的拼接处理。如此,便能减少用户后期处理图片的工作量。

  除了尝试进入全景VR领域、极限运动相机领域,尼康还尝试进入跨界领域。2015年,尼康以478亿日元收购了英国视网膜成像诊断仪器生产商Optos,计划将自身的图像处理技术与Optos的产品及技术整合,开发高精度诊断设备。2016年9月,尼康又投资了美国3D打印公司Carbon3D。尼康全球市场经理曾表示,尼康未来有可能还会在无人机领域拓展其业务。种种迹象表明,曾经被大家嘲讽与时代脱轨的尼康,正努力甩掉“落伍”这顶帽子,并试图通过创新转型的方式,扭转业绩“跳水”的势头。

  相对而言,佳能有着更好的财务表现。办公产品业务一直以来在佳能的收入中占据很高的比重,2016财年,佳能营业额34014.87亿日元,同比下降10.5%。但由于在2016年12月将东芝医疗系统公司并入旗下,预计2017年将实现营业额和净收益的双增长,营业额预计同比增长17.6%。此外,2015年,佳能宣布投资133亿日元用于全自动化生产线的研究和开发,2018年,日本工厂有望实现数码产品生产的全面自动化,提升效率和降低生产成本。

  不同于尼康与佳能对医疗业务的关注,松下当前专注于培育汽车与住宅设备行业。松下已与特斯拉签订了为期三年的电池供应合同,预期汽车部门的销售额将增长50%。索尼则在2015至2017财年的中期计划提到,部件业务、游戏及网络服务业务、影视及音乐业务、金融业务是未来重点业务。

  在转型上,对于数码相机企业来说,普遍的选择是向数码复印机、打印机、扫描仪等商用市场以及医疗等B2B领域转型。但是,转型同样有风险。

  比如,同样遭遇数码风暴,全球两大胶片巨头却命运迥异。美国柯达宣告破产退出历史,日本富士却“二次创业”重获新生。富士胶片将胶片专业技术用于开发薄膜,并将其用于电脑、电视机及其他电子设备的LCD面板。这项业务始于10年以前,现在已经成为富士胶片最具竞争力的业务之一。富士这款全新涂层构造的太阳能电池背板保护膜,其3倍于传统产品的高耐久性让室外的太阳能电池不受伤害,让背板生命力更加持久。

  富士胶片另外一项“跨界”业务是化妆品牌———艾诗缇。这个“出身”于富士胶片公司旗下的化妆品品牌,近年来以有特色的抗衰老功能风靡日本,而其核心机密技术正是来自胶片制造工艺———用来防止照片褪色的抗氧化技术,也是化妆品中不可或缺的基因,因为照片褪色和人体肌肤因缺少胶原蛋白而老化的原因如出一辙……将胶片当中的各种技术加以应用,富士胶片的健康护理事业起步于诊断领域,开发了X光诊断系统、内窥镜、图像信息系统等,并延伸到了包括护肤品、保健品在内的预防领域,以及包括医药品和再生医疗在内的治疗领域。据透露,富士胶片还计划从2018年以后不断上市各种新药,抗癌和抗菌药会是上市“先头部队”,目标是成为对健康护理业务利润贡献的龙头。

  创新之路不好走

  在中国,海鸥同样看到了自己的机会。经过长时间市场调研,海鸥最终发现在3D智能影像数据建模方面,在国内甚至世界范围内,还基本属于空白或刚起步阶段,而这正是海鸥所擅长的。

  创新之路并不好走,由于没有可供借鉴的技术和产品,海鸥的研发人员经过反复的开发、讨论,不断地完善,终于在一年后,研发出了国内领先的“智能3D影像建模平台”。

  曲建涛告诉记者:“目前3D数据建立大体通过两个途径:一、利用设计软件建模;二、激光扫描建模。而这些都面临成本高、效率低、技术要求高、色彩不能真实还原等问题。”

  海鸥研发的智能3D影像建模平台由两部分组成:一是海鸥研发的影像采集设备,使用电脑或手机端的控制软件,控制多台摄取成像装置在可见光波段对物体进行拍照,对物体空间外形、结构及色彩信息进行采集,获取目标物的多角度光学影像照片,并通过网络自动传输到海鸥率先建立的3D数据处理平台;二是通过海鸥3D数据处理平台,从二维图像中计算三维特征并作场景的三维重构,通过标定算法,形成点云信息,并提供场景的三维测度信息,经过后期处理,最终生成3D数据。3D数据可直接应用于3D打印、教学、网上虚拟展示、设计素材等。“和其他建模设备相比,海鸥的智能3D影像建模平台优势明显:色彩还原度高、合成3D图像的效率高、合成的模型精度极高、机动灵活,可根据环境、合成物体大小调节参数,优化控制。”曲建涛表示,一个物体从拍照到合成3D图像仅需要20分钟,而表面越复杂的物体,效率越明显。

  据了解,海鸥智能3D影像建模平台可运用于校园科普教育、医疗卫生、逆向工程 (由实物反向建模),VR应用 (虚拟商城)、3D博物馆等方面。

  目前,海鸥已经与中国工艺品交易所资源交易中心达成战略合作,双方共同努力负责中国工艺品交易所资源交易中心中工艺品的3D数据建立及3D线上展示等,同时与中国人民大学联合组建了“上海海鸥数码照相机有限公司—中国人民大学VR及3D核心研究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