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对话网游“冠军主播”:想做高人气 就得竞争

2017-5-20 05:46:21

来源:文汇报 作者:沈竹士 选稿:魏政

  原标题:想做高人气主播,就得竞争

  “卷毛”本名冯卓君,游戏ID:FZZF,1991年生。《英雄联盟》原WE战队辅助、2014赛季EDG战队辅助。2012年随WE战队夺得中国英雄联盟首个世界冠军,被誉为“最强辅助”。2015年宣布退役,现为斗鱼直播英雄联盟60062房间主播。

  在电竞圈,“毛神”是很多玩家的偶像。在现实中,冯卓君话不多,但很随和。他有着理工科男生的面相,很瘦,黑色粗框的板材眼镜、不是卷发。外套是黑的底色,满缀绿色、红色、白色的花纹。内搭的圆领T恤也是花色的。“我们这行不需要西装革履,展现真实的那种感觉就好了。”

  近日,记者对冯卓君进行了专访。他经历了职业电竞的草莽时期,而商业化给电竞行业带来了新的生机。

  记者:你是怎么走上职业电竞道路的?

  卷毛:读大学的时候喜欢打《魔兽争霸》,也打《英雄联盟》。毕业后进入实习单位,后来的队友“诺言”问我要不要一起加盟长沙的一个英雄联盟战队。我说好。当时父母是不同意的,他们担心我被骗进传销组织(笑)。是我一个亲戚的儿子,他知道我,我那时打游戏多嘛,战绩也进了排行榜。他们和我父母一说,父母才勉强同意。

  记者:你原来在什么行业实习?

  卷毛:建筑行业。水利工程建设。

  记者:从什么时候开始,电竞的生意越来越大?

  卷毛:早期搞电竞很苦,也不赚钱。在长沙就遇到了一个黑心老板,说好每个月工资1500元,结果也没发钱,我们就退出来了。后来到上海重新开始,新的老板很给力。电竞发展和老板关系很大,很多老板就是喜欢这个,愿意投钱,这和搞足球、篮球职业俱乐部是一样的。

  随着比赛越打越多,也获得了荣誉,开始有了一些赞助商,主要是电脑外设厂商。当时战队也搞了电商,也是卖鼠标、键盘这些外设产品。应该说现在电竞的大环境比早年有了很大改变,也更加规范了。

  记者:感觉玩多人在线战术竞技游戏的人要比当年玩魔兽争霸的人更多了。

  卷毛:是的,这类游戏更加容易上手,画面效果也更好。尤其像现在手机上的王者荣耀,娱乐性更强了。现在各大直播平台当中,做这类电竞直播的都是大头。

  记者:做游戏主播的感觉如何,和退役前有什么不同?

  卷毛:其实并不轻松。打职业纯粹是竞技的压力,做直播也是有压力的,毕竟高人气的主播只有那么几个,也是存在竞争的。父母陪我在上海租房子住,我的作息相对固定,早上9点起床,刷牙洗脸吃饭,随后开几局游戏热热身。我的直播时段是下午两点到晚上七点,结束以后再处理其他的事务。平时也会接通告参加一些表演赛。

  记者:什么样的主播能吸引流量?

  卷毛:谐星。会搞笑的,说话比较放得开的人。像我平时不太爱说话,所以我也有苦恼。有时我就在直播中唱歌,其实我唱歌唱得不好,但是观众就是喜欢看我唱歌走音,他们叫我“灵魂歌手”。

  记者:怎么衡量主播给平台创造的价值?

  卷毛:谁的弹幕多,谁刷到的礼物多。斗鱼的基本货币是“鱼丸”,“鱼丸”是不要钱的,但是给主播的礼物是用钱兑换的,有的几毛钱,有的贵些。经纪人每个月会帮我统计,最多一个月收到过几万元。这部分收入要根据合同按照一定比例和平台进行分成。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对话网游“冠军主播”:想做高人气 就得竞争

2017年5月20日 05:46 来源:文汇报

  原标题:想做高人气主播,就得竞争

  “卷毛”本名冯卓君,游戏ID:FZZF,1991年生。《英雄联盟》原WE战队辅助、2014赛季EDG战队辅助。2012年随WE战队夺得中国英雄联盟首个世界冠军,被誉为“最强辅助”。2015年宣布退役,现为斗鱼直播英雄联盟60062房间主播。

  在电竞圈,“毛神”是很多玩家的偶像。在现实中,冯卓君话不多,但很随和。他有着理工科男生的面相,很瘦,黑色粗框的板材眼镜、不是卷发。外套是黑的底色,满缀绿色、红色、白色的花纹。内搭的圆领T恤也是花色的。“我们这行不需要西装革履,展现真实的那种感觉就好了。”

  近日,记者对冯卓君进行了专访。他经历了职业电竞的草莽时期,而商业化给电竞行业带来了新的生机。

  记者:你是怎么走上职业电竞道路的?

  卷毛:读大学的时候喜欢打《魔兽争霸》,也打《英雄联盟》。毕业后进入实习单位,后来的队友“诺言”问我要不要一起加盟长沙的一个英雄联盟战队。我说好。当时父母是不同意的,他们担心我被骗进传销组织(笑)。是我一个亲戚的儿子,他知道我,我那时打游戏多嘛,战绩也进了排行榜。他们和我父母一说,父母才勉强同意。

  记者:你原来在什么行业实习?

  卷毛:建筑行业。水利工程建设。

  记者:从什么时候开始,电竞的生意越来越大?

  卷毛:早期搞电竞很苦,也不赚钱。在长沙就遇到了一个黑心老板,说好每个月工资1500元,结果也没发钱,我们就退出来了。后来到上海重新开始,新的老板很给力。电竞发展和老板关系很大,很多老板就是喜欢这个,愿意投钱,这和搞足球、篮球职业俱乐部是一样的。

  随着比赛越打越多,也获得了荣誉,开始有了一些赞助商,主要是电脑外设厂商。当时战队也搞了电商,也是卖鼠标、键盘这些外设产品。应该说现在电竞的大环境比早年有了很大改变,也更加规范了。

  记者:感觉玩多人在线战术竞技游戏的人要比当年玩魔兽争霸的人更多了。

  卷毛:是的,这类游戏更加容易上手,画面效果也更好。尤其像现在手机上的王者荣耀,娱乐性更强了。现在各大直播平台当中,做这类电竞直播的都是大头。

  记者:做游戏主播的感觉如何,和退役前有什么不同?

  卷毛:其实并不轻松。打职业纯粹是竞技的压力,做直播也是有压力的,毕竟高人气的主播只有那么几个,也是存在竞争的。父母陪我在上海租房子住,我的作息相对固定,早上9点起床,刷牙洗脸吃饭,随后开几局游戏热热身。我的直播时段是下午两点到晚上七点,结束以后再处理其他的事务。平时也会接通告参加一些表演赛。

  记者:什么样的主播能吸引流量?

  卷毛:谐星。会搞笑的,说话比较放得开的人。像我平时不太爱说话,所以我也有苦恼。有时我就在直播中唱歌,其实我唱歌唱得不好,但是观众就是喜欢看我唱歌走音,他们叫我“灵魂歌手”。

  记者:怎么衡量主播给平台创造的价值?

  卷毛:谁的弹幕多,谁刷到的礼物多。斗鱼的基本货币是“鱼丸”,“鱼丸”是不要钱的,但是给主播的礼物是用钱兑换的,有的几毛钱,有的贵些。经纪人每个月会帮我统计,最多一个月收到过几万元。这部分收入要根据合同按照一定比例和平台进行分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