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复旦博士后一年外借图书381册 摘得阅读达人榜冠军

2017-4-21 18:58:42

来源:东方网 作者:刘晓晶 通讯员巩持平 选稿:李佳敏

  东方网记者刘晓晶、通讯员巩持平4月21日报道:在今天下午举行的第五届复旦大学读书节主题活动中,3位学生获评复旦大学2016年度“阅读达人”称号。其中,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的博士后夏庆宇凭借过去一年外借图书381册,位列复旦阅读达人榜第一名。

  当知晓自己被评为“阅读达人”时,夏庆宇直言“出乎意料”。面对这样的成绩,他虽感到有些意外,但也为之欣喜,他说:“这个荣誉称号是我有生以来最为之骄傲的一个称号。”

  夏庆宇表示,自己虽然并未刻意去追求,但这个借阅记录着实是对他过去一年来所付出的勤奋的肯定。“这将是我在复旦留下的最美好的回忆之一”,夏庆宇说。

  从北大取得博士学位后,夏庆宇于2015年进入复旦大学政治学博士后流动站,在郭定平教授的指导下从事“欧洲政党政治”方向的研究。

  提起这一年多的博士后生活,夏庆宇说:“由于工作压力不小,平时都在写论文,我的生活也比较单调。”博士后出站的过程并不轻松,不仅要在核心期刊上发表一定数量的论文,还要通过一系列严格的考核。即便是难得的闲暇时间,他也喜欢把看书作为消遣方式。

  虽然生活方式比较简单,但夏庆宇感兴趣的领域不少,阅读、思考、写作的范围也比较广,正因为如此,他在准备论文过程中需要查找的资料自然更多。但在写作过程中,他也会对资料有所选择。

  在夏庆宇看来,社会科学领域的成果可以分为两种,一种试图建构理论,以解释社会,另一种则在尽力厘清前人并未充分阐释过的一些事实。在这两类成果之中,他更偏爱讲事实的书,因为“人只有对客观世界有了足够的掌握之后才能更好地思考问题,再能在此基础上寻找解释”。但一些书因为太急于构建理论,在解释这个世界的过程中对事实进行选择性的呈现和“裁剪”,他认为,这样的做法就显得有些舍本逐末了,对人类认识这个世界所作的贡献是有限的。

  夏庆宇举例,一些并没有所谓“科学理论”的书也对他启示颇多,例如记录明太祖的言论的《皇明制书》就曾给予他灵感。时人一般认为,古代皇帝可以为所欲为,由于缺乏制度约束,皇帝可以使个人的意志高于一切。但通过朱元璋的自述可知,他是一个整天怀着“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心态殚于政务的皇帝,他反复叮咛自己的子孙也要谨言慎行、勤于政治。朱元璋的不敢放逸的主观心态与兢兢业业的执政行为都改变了夏庆宇对中国古代皇权专制统治的认识。

  夏庆宇还从这本书中看到了“法治”“分权制衡”的观念。一般认为,这些原则最早是由西方思想家提出的,最早是由西方国家实践的。但事实上中国古代在行政管理过程中早就产生了这类思想。在想到这些内容后,他搜集了中国古代关于“法治”“分权制衡”的言论,写成了《论政治领导过程中的非制度性约束》一文。

  阅读面较广是夏庆宇借阅较多的原因之一。尽管主要研究欧洲政治,在被问及最近看的书时,他却取出了携带的一本《中国哲学》。“这是一个系列,有十几本,读后的感觉是老一辈中国学者的学养很深,令人肃然起敬。”

  过去的一年多,夏庆宇发表了二十余篇论文,这也是他借阅的动力。他说:“如果我对某个问题有兴趣,觉得自己有想法,就会试着把我自己的想法形成论文,在这个过程中就要开展研究,就需要通过查找书籍进行了解。”

  夏庆宇将自己在过去一年的阅读心得总结为“心静天下无难事”。“只要心静,少一些杂念,把心思全部集中于一点,用全部力量去实现唯一一个目标,就会更容易取得进展。”他这样说道。

上一篇稿件

复旦博士后一年外借图书381册 摘得阅读达人榜冠军

2017年4月21日 18:58 来源:东方网

  东方网记者刘晓晶、通讯员巩持平4月21日报道:在今天下午举行的第五届复旦大学读书节主题活动中,3位学生获评复旦大学2016年度“阅读达人”称号。其中,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的博士后夏庆宇凭借过去一年外借图书381册,位列复旦阅读达人榜第一名。

  当知晓自己被评为“阅读达人”时,夏庆宇直言“出乎意料”。面对这样的成绩,他虽感到有些意外,但也为之欣喜,他说:“这个荣誉称号是我有生以来最为之骄傲的一个称号。”

  夏庆宇表示,自己虽然并未刻意去追求,但这个借阅记录着实是对他过去一年来所付出的勤奋的肯定。“这将是我在复旦留下的最美好的回忆之一”,夏庆宇说。

  从北大取得博士学位后,夏庆宇于2015年进入复旦大学政治学博士后流动站,在郭定平教授的指导下从事“欧洲政党政治”方向的研究。

  提起这一年多的博士后生活,夏庆宇说:“由于工作压力不小,平时都在写论文,我的生活也比较单调。”博士后出站的过程并不轻松,不仅要在核心期刊上发表一定数量的论文,还要通过一系列严格的考核。即便是难得的闲暇时间,他也喜欢把看书作为消遣方式。

  虽然生活方式比较简单,但夏庆宇感兴趣的领域不少,阅读、思考、写作的范围也比较广,正因为如此,他在准备论文过程中需要查找的资料自然更多。但在写作过程中,他也会对资料有所选择。

  在夏庆宇看来,社会科学领域的成果可以分为两种,一种试图建构理论,以解释社会,另一种则在尽力厘清前人并未充分阐释过的一些事实。在这两类成果之中,他更偏爱讲事实的书,因为“人只有对客观世界有了足够的掌握之后才能更好地思考问题,再能在此基础上寻找解释”。但一些书因为太急于构建理论,在解释这个世界的过程中对事实进行选择性的呈现和“裁剪”,他认为,这样的做法就显得有些舍本逐末了,对人类认识这个世界所作的贡献是有限的。

  夏庆宇举例,一些并没有所谓“科学理论”的书也对他启示颇多,例如记录明太祖的言论的《皇明制书》就曾给予他灵感。时人一般认为,古代皇帝可以为所欲为,由于缺乏制度约束,皇帝可以使个人的意志高于一切。但通过朱元璋的自述可知,他是一个整天怀着“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心态殚于政务的皇帝,他反复叮咛自己的子孙也要谨言慎行、勤于政治。朱元璋的不敢放逸的主观心态与兢兢业业的执政行为都改变了夏庆宇对中国古代皇权专制统治的认识。

  夏庆宇还从这本书中看到了“法治”“分权制衡”的观念。一般认为,这些原则最早是由西方思想家提出的,最早是由西方国家实践的。但事实上中国古代在行政管理过程中早就产生了这类思想。在想到这些内容后,他搜集了中国古代关于“法治”“分权制衡”的言论,写成了《论政治领导过程中的非制度性约束》一文。

  阅读面较广是夏庆宇借阅较多的原因之一。尽管主要研究欧洲政治,在被问及最近看的书时,他却取出了携带的一本《中国哲学》。“这是一个系列,有十几本,读后的感觉是老一辈中国学者的学养很深,令人肃然起敬。”

  过去的一年多,夏庆宇发表了二十余篇论文,这也是他借阅的动力。他说:“如果我对某个问题有兴趣,觉得自己有想法,就会试着把我自己的想法形成论文,在这个过程中就要开展研究,就需要通过查找书籍进行了解。”

  夏庆宇将自己在过去一年的阅读心得总结为“心静天下无难事”。“只要心静,少一些杂念,把心思全部集中于一点,用全部力量去实现唯一一个目标,就会更容易取得进展。”他这样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