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卖掉浦东的房子扎根安亭 他一手打造了上汽网红车的强劲“芯”

2017-4-17 06:28:07

来源:东方网 作者:张海盈、刘晓晶 选稿:费一妍

>>>专题:申城美|上汽工程师仇杰:为自主品牌汽车研发最强“大脑”

图片说明:3月31日,在上汽集团安亭基地,仇杰正在电子实验室指导团队进行软件开发。

  东方网记者张海盈、刘晓晶4月17日报道:继首款互联网汽车荣威RX5热卖后,今年2月,上汽再度推出自主品牌车型——荣威i6、名爵ZS,也在业界和市场上同时收获了好口碑,有望成为新一波“爆款”。而在这些自主品牌“网红车”的背后,是仇杰和他的团队给了它们一颗强劲的“芯”。

  仇杰,上汽集团技术中心副总工程师,一个言辞谦逊却坚持梦想的“技术流”;一个热爱创新、懂车爱车的“老顽童”;一个忘我工作却总会“赶”下属回家团聚的好上司。

  爱抠细节,为试验数据奋战“三高”

  对一辆汽车来说,动力总成技术就像CPU之于电脑一样重要,直接决定了汽车的驾驶体验。标定工作则是通过反复试验,将动力总成的输出“调教”到最好的一种方式。

  高寒、高温、高原,是汽车动力标定中最常进行试验的“三高”地区。就拿动力总成的冬季标定来说,低温冷起动与低温驾驶性是工作的重点,这意味着在凌晨4、5点的北方高寒地区,工程师们要冒着零下40℃的低温,在没有空调的车内反复进行3-4个小时的试验。

图片说明:3月31日,在上汽集团安亭基地,仇杰正在发送机性能实验室里指导工作。

  上汽集团技术中心动力总成电控部总监费继兵告诉记者,低温冷起动,每次起动过程对时间、上冲转速、暖机过渡到最终的稳定怠速都有严格的要求。喷油、进气、点火,更是必不可少的检查项目。从0度直到零下30度,每隔5摄氏度必须进行冷起动标定。除此之外,每个温度点还要进行加浓减稀与重复起动的测试。所有这些测试都至少要在两台车上验证标定的一致性与稳定性。这样下来,光一个车型就至少要进行近百次的冷起动试验。

  “仇总总是起得最早的那一个。对于每个车型的低温冷起动,他都一一进行检查,提出要求,给出建议。起动的检查一直持续到太阳升起,仇总又马不停蹄地开始操控性的试驾,直到所有发现的问题都对工程师讲解清楚,明确优化的方向。”费继兵说。寒冷彻骨的天气对于二三十岁的年轻工程师来说都难以忍受,而今年已经50岁的仇杰却毫无怨言、甚至乐此不疲。“他常说,每一个细节都不能放过,一切创新进步都来源于对细节的观察分析。”

图片说明:3月31日,在上汽集团安亭基地,仇杰正在零下20多度的冬季环境试验室里与试验人员交流。

  对于仇杰来说,车子光有强劲的动力还不够,还必须在能耗上一降再降。通过软件油耗优化算法开发,实现了公司全系列发动机2-3%燃油经济性的提升;小排量涡轮增压发动机已经成为全球动力趋势,名爵 ZS搭载的动力系统已经能将百公里油耗保持在4.8升左右。

  玩出境界,“老爷车”变身创新“试验田”

  2014年,仇杰放弃合资企业的“金饭碗”加入上汽自主品牌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花了十万余元买了一辆名爵的“老爷车”,这既是源于他的习惯,也是由于他“爱玩”的个性。在他看来,科技都是从“发烧”开始的。

图片说明:3月31日,在上汽集团安亭基地的试车场,仇杰亲自驾驶并测试整车动力性能。

  如今,两年多过去了,这辆“老爷车”早已被仇杰和团队改造得“面目全非”:发动机被整个换掉,控制器被做成开源的,全部软件自己编程控制……今年年底,仇杰还打算玩一个非常有范儿的事——将这辆车改成前后四驱。

  “玩技术的同时也把工作结合起来了。”仇杰说,对他和他的团队而言,工作之余这样玩既能放松紧张的情绪,又对突破技术难题有一定启发。在仇杰看来,正如玩设计的人一定要了解材质特性,通过在这块“试验田”上的捣腾,他们已经摸索到了动力总成系统定制硬件的路该怎么走,“虽然累,但很享受其中的乐趣。”

  放手培养,用“诗和远方”鼓励下属

  费继兵和仇杰已经共事20多年了,他透露,来到安亭工作后,仇杰卖掉了市区浦东的房子在安亭边上的花桥购房落户,就是为了“离公司近些,有问题能够及时赶来处理”。

  “在我这个团队里,人人都是‘拼命三郎’,这让我感觉回到了十几年前奋斗的时光。”说起自己的团队,仇杰一脸自豪。在他看来,放手是培养的基础。于是,这个团队里一切以数据说话,从不“以经验论英雄”;于是,这个团队里的任何一名成员都可以捧着电脑直接走到仇杰的办公室和他讨论技术问题;于是,每当年轻的工程师在测试实验中出现错误时,仇杰都会蜷在狭小的试验车上帮助工程师一个一个分析校对数据,直到找出问题的根源。

图片说明:3月31日,在上汽集团安亭基地的试车场,仇杰正在与研究人员讨论整车动力性能测试。

  仇杰也并不是一个只懂技术的理工男。他的同事告诉记者,“仇总常给我们推荐人文类的书籍和电影。他总是告诉我们,面对一些技术难题要懂得适时地转换思路,让头脑放空。”人到中年,仇杰也会用自己的人生经历与同事们交流生活心得,比如他规定每周必须有一天不能加班,要回家陪伴家人。

  两年多的奋战,仇杰带领团队,不断积累和创新,在包括发动机、变速箱、混合动力在内的多个领域中,申请专利超过40项。其中绝大多数专利成果都实现了产业化并应用到新车型中,成为自主品牌升级发展的强劲动力。对此,仇杰却谦逊地表示,这是整个团队积累了十余年的厚积薄发,他这两年的工作只是刚好经历了从量变到质变的阶段。

  仇杰说,上汽自主品牌可能并不是工资待遇最优厚的地方,但对自主品牌的研发来说,却是一个最好的舞台。“我还有十年时光,让我为上汽自主品牌再拼搏一回!”仇杰说,他甘当“人梯”,让年轻工程师站在肩上得到更快地成长,聚力实现中华民族的汽车强国梦。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卖掉浦东的房子扎根安亭 他一手打造了上汽网红车的强劲“芯”

2017年4月17日 06:28 来源:东方网

>>>专题:申城美|上汽工程师仇杰:为自主品牌汽车研发最强“大脑”

图片说明:3月31日,在上汽集团安亭基地,仇杰正在电子实验室指导团队进行软件开发。

  东方网记者张海盈、刘晓晶4月17日报道:继首款互联网汽车荣威RX5热卖后,今年2月,上汽再度推出自主品牌车型——荣威i6、名爵ZS,也在业界和市场上同时收获了好口碑,有望成为新一波“爆款”。而在这些自主品牌“网红车”的背后,是仇杰和他的团队给了它们一颗强劲的“芯”。

  仇杰,上汽集团技术中心副总工程师,一个言辞谦逊却坚持梦想的“技术流”;一个热爱创新、懂车爱车的“老顽童”;一个忘我工作却总会“赶”下属回家团聚的好上司。

  爱抠细节,为试验数据奋战“三高”

  对一辆汽车来说,动力总成技术就像CPU之于电脑一样重要,直接决定了汽车的驾驶体验。标定工作则是通过反复试验,将动力总成的输出“调教”到最好的一种方式。

  高寒、高温、高原,是汽车动力标定中最常进行试验的“三高”地区。就拿动力总成的冬季标定来说,低温冷起动与低温驾驶性是工作的重点,这意味着在凌晨4、5点的北方高寒地区,工程师们要冒着零下40℃的低温,在没有空调的车内反复进行3-4个小时的试验。

图片说明:3月31日,在上汽集团安亭基地,仇杰正在发送机性能实验室里指导工作。

  上汽集团技术中心动力总成电控部总监费继兵告诉记者,低温冷起动,每次起动过程对时间、上冲转速、暖机过渡到最终的稳定怠速都有严格的要求。喷油、进气、点火,更是必不可少的检查项目。从0度直到零下30度,每隔5摄氏度必须进行冷起动标定。除此之外,每个温度点还要进行加浓减稀与重复起动的测试。所有这些测试都至少要在两台车上验证标定的一致性与稳定性。这样下来,光一个车型就至少要进行近百次的冷起动试验。

  “仇总总是起得最早的那一个。对于每个车型的低温冷起动,他都一一进行检查,提出要求,给出建议。起动的检查一直持续到太阳升起,仇总又马不停蹄地开始操控性的试驾,直到所有发现的问题都对工程师讲解清楚,明确优化的方向。”费继兵说。寒冷彻骨的天气对于二三十岁的年轻工程师来说都难以忍受,而今年已经50岁的仇杰却毫无怨言、甚至乐此不疲。“他常说,每一个细节都不能放过,一切创新进步都来源于对细节的观察分析。”

图片说明:3月31日,在上汽集团安亭基地,仇杰正在零下20多度的冬季环境试验室里与试验人员交流。

  对于仇杰来说,车子光有强劲的动力还不够,还必须在能耗上一降再降。通过软件油耗优化算法开发,实现了公司全系列发动机2-3%燃油经济性的提升;小排量涡轮增压发动机已经成为全球动力趋势,名爵 ZS搭载的动力系统已经能将百公里油耗保持在4.8升左右。

  玩出境界,“老爷车”变身创新“试验田”

  2014年,仇杰放弃合资企业的“金饭碗”加入上汽自主品牌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花了十万余元买了一辆名爵的“老爷车”,这既是源于他的习惯,也是由于他“爱玩”的个性。在他看来,科技都是从“发烧”开始的。

图片说明:3月31日,在上汽集团安亭基地的试车场,仇杰亲自驾驶并测试整车动力性能。

  如今,两年多过去了,这辆“老爷车”早已被仇杰和团队改造得“面目全非”:发动机被整个换掉,控制器被做成开源的,全部软件自己编程控制……今年年底,仇杰还打算玩一个非常有范儿的事——将这辆车改成前后四驱。

  “玩技术的同时也把工作结合起来了。”仇杰说,对他和他的团队而言,工作之余这样玩既能放松紧张的情绪,又对突破技术难题有一定启发。在仇杰看来,正如玩设计的人一定要了解材质特性,通过在这块“试验田”上的捣腾,他们已经摸索到了动力总成系统定制硬件的路该怎么走,“虽然累,但很享受其中的乐趣。”

  放手培养,用“诗和远方”鼓励下属

  费继兵和仇杰已经共事20多年了,他透露,来到安亭工作后,仇杰卖掉了市区浦东的房子在安亭边上的花桥购房落户,就是为了“离公司近些,有问题能够及时赶来处理”。

  “在我这个团队里,人人都是‘拼命三郎’,这让我感觉回到了十几年前奋斗的时光。”说起自己的团队,仇杰一脸自豪。在他看来,放手是培养的基础。于是,这个团队里一切以数据说话,从不“以经验论英雄”;于是,这个团队里的任何一名成员都可以捧着电脑直接走到仇杰的办公室和他讨论技术问题;于是,每当年轻的工程师在测试实验中出现错误时,仇杰都会蜷在狭小的试验车上帮助工程师一个一个分析校对数据,直到找出问题的根源。

图片说明:3月31日,在上汽集团安亭基地的试车场,仇杰正在与研究人员讨论整车动力性能测试。

  仇杰也并不是一个只懂技术的理工男。他的同事告诉记者,“仇总常给我们推荐人文类的书籍和电影。他总是告诉我们,面对一些技术难题要懂得适时地转换思路,让头脑放空。”人到中年,仇杰也会用自己的人生经历与同事们交流生活心得,比如他规定每周必须有一天不能加班,要回家陪伴家人。

  两年多的奋战,仇杰带领团队,不断积累和创新,在包括发动机、变速箱、混合动力在内的多个领域中,申请专利超过40项。其中绝大多数专利成果都实现了产业化并应用到新车型中,成为自主品牌升级发展的强劲动力。对此,仇杰却谦逊地表示,这是整个团队积累了十余年的厚积薄发,他这两年的工作只是刚好经历了从量变到质变的阶段。

  仇杰说,上汽自主品牌可能并不是工资待遇最优厚的地方,但对自主品牌的研发来说,却是一个最好的舞台。“我还有十年时光,让我为上汽自主品牌再拼搏一回!”仇杰说,他甘当“人梯”,让年轻工程师站在肩上得到更快地成长,聚力实现中华民族的汽车强国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