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全能"家庭医生:居民健康的守门人

2017-3-19 18:57:56

来源:东方网 作者:刘轶琳 选稿:王浩也

    东方网记者刘轶琳3玥19日报道:作为全国的特大型城市,上海的社区卫生服务面临着深度老龄化、人口高度聚集、资源配置与利用浪费突出等诸多挑战。2011年起,上海在全国率先试点家庭医生制度。目前,家庭医生制度已覆盖上海90%社区。今年将完成100%社区全覆盖。

  在上海,每个居民凭医保卡,都可以在就近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签约一名家庭医生。同时,在签约家庭医生的基础上,居民还可以再选择一家区级医疗机构、一家市级医疗机构签约,形成“1+1+1”的签约医疗机构组合,签约居民能享受优先转诊、延伸处方等多种医疗服务。签约优先满足上海60岁以上老年人、慢性病居民的需求。

  数据显示,沪上包括中老年人及患有慢性病在内的重点人群,其中近60%已经签约了属于自己的家庭医生。以往,居民看病宁可去大医院“轧闹猛”,也不愿到家门口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社区没有基本药物目录外的药也是主要原因之一。而现在,长处方、延伸大医院处方尤为受到签约居民的青睐。

  在上海,家庭医生可以根据居民的实际情况,一次开具4周及以上“长处方”,并可延续上级医院用药医嘱,在家庭医生处获得基本药物以外的药品。而签约“1+1+1”的居民更能享受到延伸处方带来的便利:只要家庭医生调阅患者三级医院就诊记录,下单开设延伸处方,并输入客户端。客户端将数据直接上传至上药集团、国药集团,由配送公司直接配送至社区卫生服务站点或患者家中。

  李克强总理所作的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2017年,分级诊疗试点和家庭签约服务扩大到85%以上地市。习近平总书记在今年的新年贺词也提到,“现在很多群众有了自己的家庭医生”,签约家庭医生是未来的一种趋势,也是百姓非常欢迎的模式。

  刘玮:古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刘玮

  2010年,刘玮被调入古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他是病人眼中的良师益友,与社区高龄、孤寡、残疾老人结对,用崇德向善的行为,使医患关系和谐温暖。

  2015年,家住上海闵行龙茗路的九旬孤寡老人王福姻,将一封发自肺腑、饱含深情的感谢信寄给了上海市委书记韩正,表达对家庭医生刘玮5年来坚持送医上门的感激之情。王福姻住在龙茗路,“大儿子患严重精神病住院十几年,小儿子病重离世,老伴也撒手人寰……”种种生活打击下,老人脑梗后连去医院的能力都没有。“他来敲门,第一次看病就谈了半个多小时,只要我一个电话,他10分钟就赶到……”而更让老人意外的是,此后每逢过节前,刘玮都会在上门出诊时拎上一袋米一桶油。这令老人感动不已。

  2011年,古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开始试点家庭医生制服务。如何敲开社区居民的家门,让居民熟悉并信任家庭医生,起初确实是一个不小的难题。刘玮说,以前主动上门为居民提供健康教育,却常常吃闭门羹:“什么家庭医生?我们不需要,我们看病只去大医院。”而现在,家庭医生签约已覆盖全社区。“病人对我们不再陌生,满意度也更高了,家庭医生和‘1+1+1’签约制度给居民们带去了真正看病的便利和实惠,”刘玮说,“比如签约居民楼要转诊到华山医院皮肤科,就诊时间可精确到10分钟内,免去了排长队。”

  朱兰:徐汇区斜土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朱兰

  2011年,上海试点家庭医生制服务,朱兰成了首批家庭医生。此前她是徐汇区日晖医院一名专科医生,从事心内科方向。有不少人认为,社区医院里的医生只会开药,看小毛病。上海家庭医生朱兰不仅改变了这样的偏见,更成为了居民们身边的健康管家。

  家住日晖二村的张阿姨是朱兰的签约居民。在一次她无意中说出自己最近大便不太正常,细心的朱兰再次询问病史,发现患者伴有消瘦等症状,便马上建议其赴三级医院肠镜检查,结果诊断为直肠癌,随后进行了手术。现在,张阿姨病情平稳,逢人她总是禁不住感叹“是朱医生救了我这条命啊!”茶陵路105弄赵阿姨的胰腺癌、日晖二村茅老先生的胃癌都在朱医生细致的诊疗中得以早期发现,赢得治疗的黄金时期。茶陵路75弄的周奶奶弥留之际还叫着朱医生的名字。许多老病人已经搬迁到了外区还辗转几辆公交车找朱医生就医,求得就是那份放心。

  朱兰说,这几年,诸多变化发生在自己身上:从坐在诊室病房等病人上门的被动服务到主动走进社区走进家庭的主动契约式服务;从以往以疾病为中心到以预防关口更为前移的全方位的健康管理服务为中心;从以个体为单位到以家庭为单位的注重生物心理社会新模式的服务。她正是全市家庭医生逐步成为局面健康守门人的一个缩影。

  杨红新:奉贤区金汇镇齐贤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杨红新

  杨红新是个不会“准时”上班的医生。门诊挂号都还没有开始,他们就按顺序排队挨个先看诊,等收费处开始工作了再去缴费。多少年了,从未有居民逃账赖账的情况发生。晚上看诊结束,关上诊室门,杨红新的手机号赫然公开在诊室门口。离开医院,他会开车去随访行动不便的老人,看一看、问候叮咛几句。这已是他多年的习惯。

  都说中医越老越“吃香”,名声远扬的杨红新其实只有三十多岁,居民们口碑相传,社区里有个厉害的“老中医”:“找到了杨红新医生就好办了!”许多病人经他一看、一摸、一问便知病况,对症治疗,效果特别明显。浙江丽水有一位长期被失眠症困扰的患者,曾在多家大医院看过,失眠仍未得到改善。他慕名找到齐贤社区医院的杨医生。经过针灸加中药治疗后,很快他睡得特别香。对此,他激动地说:“我多年没有睡得这么香了。杨医生这样年轻,就有这样好的医术,太难得!”似乎杨红新总有办法帮助患者们解除病痛。其实,这名声完全源于他的钻研、认真和勤奋。

  现在,从“1+1+1”签约制度推出以来,半年左右的时间,与杨红新签约“1+1+1”的居民已经有1000多人。签约病人转诊到区中心医院和大医院渠道畅通。不过,杨红新也希望,能有更多的大医院专家资源辐射到郊区,给郊区居民转诊带去针对性。“这样,居民签约的积极性就更高了,郊区老百姓看病就诊将越来越方便。”

  如今,上海正在着力打造家庭医生“2.0”版,主要在三个方面提升,包括提升诊断分诊能力,与专科医生相比,诊断分诊是全科医生的“看家本领”;提升初级诊疗能力,特别是常见病、多发病;提升健康管理能力。改革重点是加强以社区卫生诊断为基础的针对性健康管理,让市民群众在家门口就可以“看好小病、管好慢病”。

  为推进社区卫生服务综合改革,上海加大了二、三级医院优质医疗资源对社区的支撑,比如提出“两个50%”:统一将各市级医院包括知名专家在内门诊预约号源的50%、在预约开放前50%时段内,优先向家庭医生和签约居民开放。目前,医联平台开放可预约专家7705名,开放可优先预约的号源量达12.8万。同时,在糖尿病等常见病、多发病的治疗上,也加大了三级医院专家团队对社区的支撑。

  新一轮改革中,社区卫生服务被具体细化为6大类141项基本项目,强调利用大数据手段进行过程管理,指导督促家庭医生“做什么、怎样做”,并过程监管其“做得怎样”,通过大数据手段保证家庭医生服务的质量:一方面支撑社区诊断,如基于大数据,开发和应用慢病高危人群筛查系统,让健康管理实现连续、动态、个性化。推动社区与市、区、医疗机构、医保之间的信息同步,减少重复检查、支持预约转诊等。另一方面,家庭医生服务水平与评价、绩效、分配相挂钩。

  上海将进一步加大全科医生培养力度,将其纳入住院医师规培。同时推进符合社区卫生服务特点的薪酬制度改革,在分配上重点向家庭医生倾斜;提高社区高级职称比例,从3-5%提高到5-10%,评审中适度放宽学历、科研项目等条件,强化具有社区特点的技能、业绩考核,让全科医生职业发展“更有盼头”。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全能"家庭医生:居民健康的守门人

2017年3月19日 18:57 来源:东方网

    东方网记者刘轶琳3玥19日报道:作为全国的特大型城市,上海的社区卫生服务面临着深度老龄化、人口高度聚集、资源配置与利用浪费突出等诸多挑战。2011年起,上海在全国率先试点家庭医生制度。目前,家庭医生制度已覆盖上海90%社区。今年将完成100%社区全覆盖。

  在上海,每个居民凭医保卡,都可以在就近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签约一名家庭医生。同时,在签约家庭医生的基础上,居民还可以再选择一家区级医疗机构、一家市级医疗机构签约,形成“1+1+1”的签约医疗机构组合,签约居民能享受优先转诊、延伸处方等多种医疗服务。签约优先满足上海60岁以上老年人、慢性病居民的需求。

  数据显示,沪上包括中老年人及患有慢性病在内的重点人群,其中近60%已经签约了属于自己的家庭医生。以往,居民看病宁可去大医院“轧闹猛”,也不愿到家门口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社区没有基本药物目录外的药也是主要原因之一。而现在,长处方、延伸大医院处方尤为受到签约居民的青睐。

  在上海,家庭医生可以根据居民的实际情况,一次开具4周及以上“长处方”,并可延续上级医院用药医嘱,在家庭医生处获得基本药物以外的药品。而签约“1+1+1”的居民更能享受到延伸处方带来的便利:只要家庭医生调阅患者三级医院就诊记录,下单开设延伸处方,并输入客户端。客户端将数据直接上传至上药集团、国药集团,由配送公司直接配送至社区卫生服务站点或患者家中。

  李克强总理所作的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2017年,分级诊疗试点和家庭签约服务扩大到85%以上地市。习近平总书记在今年的新年贺词也提到,“现在很多群众有了自己的家庭医生”,签约家庭医生是未来的一种趋势,也是百姓非常欢迎的模式。

  刘玮:古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刘玮

  2010年,刘玮被调入古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他是病人眼中的良师益友,与社区高龄、孤寡、残疾老人结对,用崇德向善的行为,使医患关系和谐温暖。

  2015年,家住上海闵行龙茗路的九旬孤寡老人王福姻,将一封发自肺腑、饱含深情的感谢信寄给了上海市委书记韩正,表达对家庭医生刘玮5年来坚持送医上门的感激之情。王福姻住在龙茗路,“大儿子患严重精神病住院十几年,小儿子病重离世,老伴也撒手人寰……”种种生活打击下,老人脑梗后连去医院的能力都没有。“他来敲门,第一次看病就谈了半个多小时,只要我一个电话,他10分钟就赶到……”而更让老人意外的是,此后每逢过节前,刘玮都会在上门出诊时拎上一袋米一桶油。这令老人感动不已。

  2011年,古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开始试点家庭医生制服务。如何敲开社区居民的家门,让居民熟悉并信任家庭医生,起初确实是一个不小的难题。刘玮说,以前主动上门为居民提供健康教育,却常常吃闭门羹:“什么家庭医生?我们不需要,我们看病只去大医院。”而现在,家庭医生签约已覆盖全社区。“病人对我们不再陌生,满意度也更高了,家庭医生和‘1+1+1’签约制度给居民们带去了真正看病的便利和实惠,”刘玮说,“比如签约居民楼要转诊到华山医院皮肤科,就诊时间可精确到10分钟内,免去了排长队。”

  朱兰:徐汇区斜土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朱兰

  2011年,上海试点家庭医生制服务,朱兰成了首批家庭医生。此前她是徐汇区日晖医院一名专科医生,从事心内科方向。有不少人认为,社区医院里的医生只会开药,看小毛病。上海家庭医生朱兰不仅改变了这样的偏见,更成为了居民们身边的健康管家。

  家住日晖二村的张阿姨是朱兰的签约居民。在一次她无意中说出自己最近大便不太正常,细心的朱兰再次询问病史,发现患者伴有消瘦等症状,便马上建议其赴三级医院肠镜检查,结果诊断为直肠癌,随后进行了手术。现在,张阿姨病情平稳,逢人她总是禁不住感叹“是朱医生救了我这条命啊!”茶陵路105弄赵阿姨的胰腺癌、日晖二村茅老先生的胃癌都在朱医生细致的诊疗中得以早期发现,赢得治疗的黄金时期。茶陵路75弄的周奶奶弥留之际还叫着朱医生的名字。许多老病人已经搬迁到了外区还辗转几辆公交车找朱医生就医,求得就是那份放心。

  朱兰说,这几年,诸多变化发生在自己身上:从坐在诊室病房等病人上门的被动服务到主动走进社区走进家庭的主动契约式服务;从以往以疾病为中心到以预防关口更为前移的全方位的健康管理服务为中心;从以个体为单位到以家庭为单位的注重生物心理社会新模式的服务。她正是全市家庭医生逐步成为局面健康守门人的一个缩影。

  杨红新:奉贤区金汇镇齐贤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杨红新

  杨红新是个不会“准时”上班的医生。门诊挂号都还没有开始,他们就按顺序排队挨个先看诊,等收费处开始工作了再去缴费。多少年了,从未有居民逃账赖账的情况发生。晚上看诊结束,关上诊室门,杨红新的手机号赫然公开在诊室门口。离开医院,他会开车去随访行动不便的老人,看一看、问候叮咛几句。这已是他多年的习惯。

  都说中医越老越“吃香”,名声远扬的杨红新其实只有三十多岁,居民们口碑相传,社区里有个厉害的“老中医”:“找到了杨红新医生就好办了!”许多病人经他一看、一摸、一问便知病况,对症治疗,效果特别明显。浙江丽水有一位长期被失眠症困扰的患者,曾在多家大医院看过,失眠仍未得到改善。他慕名找到齐贤社区医院的杨医生。经过针灸加中药治疗后,很快他睡得特别香。对此,他激动地说:“我多年没有睡得这么香了。杨医生这样年轻,就有这样好的医术,太难得!”似乎杨红新总有办法帮助患者们解除病痛。其实,这名声完全源于他的钻研、认真和勤奋。

  现在,从“1+1+1”签约制度推出以来,半年左右的时间,与杨红新签约“1+1+1”的居民已经有1000多人。签约病人转诊到区中心医院和大医院渠道畅通。不过,杨红新也希望,能有更多的大医院专家资源辐射到郊区,给郊区居民转诊带去针对性。“这样,居民签约的积极性就更高了,郊区老百姓看病就诊将越来越方便。”

  如今,上海正在着力打造家庭医生“2.0”版,主要在三个方面提升,包括提升诊断分诊能力,与专科医生相比,诊断分诊是全科医生的“看家本领”;提升初级诊疗能力,特别是常见病、多发病;提升健康管理能力。改革重点是加强以社区卫生诊断为基础的针对性健康管理,让市民群众在家门口就可以“看好小病、管好慢病”。

  为推进社区卫生服务综合改革,上海加大了二、三级医院优质医疗资源对社区的支撑,比如提出“两个50%”:统一将各市级医院包括知名专家在内门诊预约号源的50%、在预约开放前50%时段内,优先向家庭医生和签约居民开放。目前,医联平台开放可预约专家7705名,开放可优先预约的号源量达12.8万。同时,在糖尿病等常见病、多发病的治疗上,也加大了三级医院专家团队对社区的支撑。

  新一轮改革中,社区卫生服务被具体细化为6大类141项基本项目,强调利用大数据手段进行过程管理,指导督促家庭医生“做什么、怎样做”,并过程监管其“做得怎样”,通过大数据手段保证家庭医生服务的质量:一方面支撑社区诊断,如基于大数据,开发和应用慢病高危人群筛查系统,让健康管理实现连续、动态、个性化。推动社区与市、区、医疗机构、医保之间的信息同步,减少重复检查、支持预约转诊等。另一方面,家庭医生服务水平与评价、绩效、分配相挂钩。

  上海将进一步加大全科医生培养力度,将其纳入住院医师规培。同时推进符合社区卫生服务特点的薪酬制度改革,在分配上重点向家庭医生倾斜;提高社区高级职称比例,从3-5%提高到5-10%,评审中适度放宽学历、科研项目等条件,强化具有社区特点的技能、业绩考核,让全科医生职业发展“更有盼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