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段子手、老顽童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葫芦爷爷"

2017-2-17 16:21:17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茅冠隽 选稿:王浩也

原标题:段子手、老顽童,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葫芦爷爷”

  花白头发,花白胡子,连眉毛都是白的,笑起来有一双“眯眯眼”。“我看上去像86岁是吧?哈哈,其实我只有68岁。”放下手中的葫芦和针管笔,黄阿金呵呵笑着,捋着胡须说。“别人年纪大了啊,都是染黑头发,我就偏不,老到一定程度就变年轻了。你看动画片《葫芦娃》里,那个葫芦爷爷也是白胡子,这胡子也是我的重要道具呐!”

  这个酷似金庸笔下“老顽童”形象的老人黄阿金,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葫芦爷爷”:不仅长得像动画片里那个“葫芦爷爷”,他和葫芦的缘分也很深。一辈子从事美术工作的他,退休后迷上了葫芦彩绘和雕刻,如今还有了自己的“葫芦工坊”,每个双休日都会去城隍庙附近摆摊,售卖的葫芦工艺品深受市民游客喜爱。

  在横沙岛建了个“葫芦基地”

  尽管黄阿金年事已高,但他耳聪目明、精神矍铄,说起话来妙语连珠,活脱脱一个“老顽童”式的“段子手”。黄阿金告诉记者,他祖籍崇明庙镇,自小喜爱美术,经常和小他三岁的胞弟、画家黄阿忠一起捏泥巴、剪纸、画画。“画着画着,不对了,弟弟越画越好,咋办?我不甘心啊,暗下决心:你在纸上画画,我就要在葫芦上搞出点名堂!”

  退休前,黄阿金在原上海港务局从事美工宣传工作,业余时间不忘研究如何在葫芦上作画,退休后开始一门心思玩起了葫芦。“几年前,一次我在一个小摊上花了三块八买了三个小葫芦,尝试着画画、雕刻,结果朋友们都说好,我就把时间精力全都扑上去了。”

图说:黄阿金的作品。

  要玩葫芦彩绘、葫芦雕刻,首先得有足够的葫芦“打草稿”才行。为了能获得稳定的葫芦“货源”,黄阿金结识了66岁的朋友赵敏。赵敏也是崇明人,如今生活在横沙岛,几年前俩人一合计,在横沙永胜村承包了5亩土地,专门种植葫芦。“横沙有环境优势,水清土净,葫芦产量挺高的,亩均有近一千多斤,去年秋天收获了4000多个成型的葫芦。”赵敏告诉记者。

  葫芦来源有了保障,不过,要把藤上的青葫芦变成工艺品葫芦可不容易。黄阿金告诉记者,第一年收获葫芦后,他非常兴奋,在几个青葫芦上就开始雕刻。“没想到过了几天,这些青葫芦表皮都变得黑不溜秋的,只能遗憾扔掉。后来才知道,采摘下来的青葫芦要用刀刮去表面的青皮,然后晾晒,让水分蒸发出来,最后干透了变成黄色的葫芦,才能在上面搞创作。”吃一堑长一智,后来黄阿金再也没犯过这样的错误。

  “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

  黄阿金的“葫芦工坊”,如今位于虹口区梧州路上。在这间只有不到10平方米的小屋里,三面墙壁架子上密密麻麻摆满了各种各样的葫芦,有葫芦吊饰、葫芦笔筒、葫芦花瓶等,最迷你的是草里金手捻葫芦,也有大如座钟的葫芦,琳琅满目,煞是有趣。屋子里的工作台上放着电锯、刻刀、针管笔、电烙铁等大大小小的工具。“我都快把这儿当成家了,经常一个人睡在这儿。”黄阿金说。

  画纸是平面的,葫芦是球面的,在葫芦上作画、雕刻,线条走向、力度轻重和纸上都不一样。“以为自己画了个正方形,画完一看成椭圆了,这里面的门道需要长时间摸索。”黄阿金告诉记者。制作葫芦工艺品主要有烫烙、雕刻、彩绘3种形式,烫烙就是用烙铁直接在葫芦上将画上的线条烙出来,形成图画;雕刻则是将部分图案或者底色挖掉,形成立体效果;彩绘就是用丙烯等颜料进行涂色,但由于葫芦表面光滑不吸色,不容易出现透视、立体等效果,绘制起来很麻烦。

图说:黄阿金的作品。

  最“吃功夫”的,是镂空葫芦,每个要花了2个多月的时间,比制作一般的葫芦工艺品要复杂得多,先要在葫芦上起稿、勾线,然后用橄榄油将勾画的印记擦掉——不能用水,因为水可能渗进葫芦肉里,然后是雕刻、镂空、上色等工序。

  多年坚持下来,黄阿金已经创作了上万件葫芦工艺品,高山流水、庄周梦蝶、花鸟鱼虫、十二生肖等题材无所无画,还有葫芦制成的咸菜缸、酒壶、茶杯、花瓶。“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我不能做的。”说到这,黄阿金有些得意洋洋。

  希望“葫芦文化”传得更广更远

  每个双休日,黄阿金都会带着自己的“葫芦宝贝”去城隍庙附近摆摊。别看他年纪大,他还是个“社交达人”,每次去摆摊都会套一个黑色围兜,上面印着他自己的微博、微信号和手机号。“以葫芦会友,我乐在其中。”

  黄阿金的摊位前经常人头攒动,其中不少还有金发碧眼的外国游客。摆摊的时候,黄阿金除了售卖已经完工的葫芦工艺品,还接受现场“私人订制”。时间一长,他慢慢总结出了规律:“欧美游客喜欢让我雕刻一些英文的内容上去,日韩游客则更喜欢‘宗教风’浓郁的葫芦,比如让我雕‘心经’上去。还有人会拿着葫芦和我讨论,葫芦在中国代表什么,为什么这么受喜爱,我就告诉他,这是个吉祥物件,谐音‘福禄’,可以避邪、招宝,古时候的帝王将相、贩夫走卒都喜欢玩。”

  黄阿金告诉记者,如今他的葫芦工艺品中,最贵的一个卖了1万多元,一般都是数百元一个出售。“比起卖葫芦的收入,我更享受那种成就感。外国人表达情感比较夸张,他们会在我摊位前连说‘This is beautiful’,我听了就特别高兴。我会坚持葫芦工艺品创作,也希望咱老祖宗留下的‘葫芦文化’能传得更广更远!”

上一篇稿件

段子手、老顽童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葫芦爷爷"

2017年2月17日 16:21 来源:上观新闻

原标题:段子手、老顽童,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葫芦爷爷”

  花白头发,花白胡子,连眉毛都是白的,笑起来有一双“眯眯眼”。“我看上去像86岁是吧?哈哈,其实我只有68岁。”放下手中的葫芦和针管笔,黄阿金呵呵笑着,捋着胡须说。“别人年纪大了啊,都是染黑头发,我就偏不,老到一定程度就变年轻了。你看动画片《葫芦娃》里,那个葫芦爷爷也是白胡子,这胡子也是我的重要道具呐!”

  这个酷似金庸笔下“老顽童”形象的老人黄阿金,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葫芦爷爷”:不仅长得像动画片里那个“葫芦爷爷”,他和葫芦的缘分也很深。一辈子从事美术工作的他,退休后迷上了葫芦彩绘和雕刻,如今还有了自己的“葫芦工坊”,每个双休日都会去城隍庙附近摆摊,售卖的葫芦工艺品深受市民游客喜爱。

  在横沙岛建了个“葫芦基地”

  尽管黄阿金年事已高,但他耳聪目明、精神矍铄,说起话来妙语连珠,活脱脱一个“老顽童”式的“段子手”。黄阿金告诉记者,他祖籍崇明庙镇,自小喜爱美术,经常和小他三岁的胞弟、画家黄阿忠一起捏泥巴、剪纸、画画。“画着画着,不对了,弟弟越画越好,咋办?我不甘心啊,暗下决心:你在纸上画画,我就要在葫芦上搞出点名堂!”

  退休前,黄阿金在原上海港务局从事美工宣传工作,业余时间不忘研究如何在葫芦上作画,退休后开始一门心思玩起了葫芦。“几年前,一次我在一个小摊上花了三块八买了三个小葫芦,尝试着画画、雕刻,结果朋友们都说好,我就把时间精力全都扑上去了。”

图说:黄阿金的作品。

  要玩葫芦彩绘、葫芦雕刻,首先得有足够的葫芦“打草稿”才行。为了能获得稳定的葫芦“货源”,黄阿金结识了66岁的朋友赵敏。赵敏也是崇明人,如今生活在横沙岛,几年前俩人一合计,在横沙永胜村承包了5亩土地,专门种植葫芦。“横沙有环境优势,水清土净,葫芦产量挺高的,亩均有近一千多斤,去年秋天收获了4000多个成型的葫芦。”赵敏告诉记者。

  葫芦来源有了保障,不过,要把藤上的青葫芦变成工艺品葫芦可不容易。黄阿金告诉记者,第一年收获葫芦后,他非常兴奋,在几个青葫芦上就开始雕刻。“没想到过了几天,这些青葫芦表皮都变得黑不溜秋的,只能遗憾扔掉。后来才知道,采摘下来的青葫芦要用刀刮去表面的青皮,然后晾晒,让水分蒸发出来,最后干透了变成黄色的葫芦,才能在上面搞创作。”吃一堑长一智,后来黄阿金再也没犯过这样的错误。

  “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

  黄阿金的“葫芦工坊”,如今位于虹口区梧州路上。在这间只有不到10平方米的小屋里,三面墙壁架子上密密麻麻摆满了各种各样的葫芦,有葫芦吊饰、葫芦笔筒、葫芦花瓶等,最迷你的是草里金手捻葫芦,也有大如座钟的葫芦,琳琅满目,煞是有趣。屋子里的工作台上放着电锯、刻刀、针管笔、电烙铁等大大小小的工具。“我都快把这儿当成家了,经常一个人睡在这儿。”黄阿金说。

  画纸是平面的,葫芦是球面的,在葫芦上作画、雕刻,线条走向、力度轻重和纸上都不一样。“以为自己画了个正方形,画完一看成椭圆了,这里面的门道需要长时间摸索。”黄阿金告诉记者。制作葫芦工艺品主要有烫烙、雕刻、彩绘3种形式,烫烙就是用烙铁直接在葫芦上将画上的线条烙出来,形成图画;雕刻则是将部分图案或者底色挖掉,形成立体效果;彩绘就是用丙烯等颜料进行涂色,但由于葫芦表面光滑不吸色,不容易出现透视、立体等效果,绘制起来很麻烦。

图说:黄阿金的作品。

  最“吃功夫”的,是镂空葫芦,每个要花了2个多月的时间,比制作一般的葫芦工艺品要复杂得多,先要在葫芦上起稿、勾线,然后用橄榄油将勾画的印记擦掉——不能用水,因为水可能渗进葫芦肉里,然后是雕刻、镂空、上色等工序。

  多年坚持下来,黄阿金已经创作了上万件葫芦工艺品,高山流水、庄周梦蝶、花鸟鱼虫、十二生肖等题材无所无画,还有葫芦制成的咸菜缸、酒壶、茶杯、花瓶。“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我不能做的。”说到这,黄阿金有些得意洋洋。

  希望“葫芦文化”传得更广更远

  每个双休日,黄阿金都会带着自己的“葫芦宝贝”去城隍庙附近摆摊。别看他年纪大,他还是个“社交达人”,每次去摆摊都会套一个黑色围兜,上面印着他自己的微博、微信号和手机号。“以葫芦会友,我乐在其中。”

  黄阿金的摊位前经常人头攒动,其中不少还有金发碧眼的外国游客。摆摊的时候,黄阿金除了售卖已经完工的葫芦工艺品,还接受现场“私人订制”。时间一长,他慢慢总结出了规律:“欧美游客喜欢让我雕刻一些英文的内容上去,日韩游客则更喜欢‘宗教风’浓郁的葫芦,比如让我雕‘心经’上去。还有人会拿着葫芦和我讨论,葫芦在中国代表什么,为什么这么受喜爱,我就告诉他,这是个吉祥物件,谐音‘福禄’,可以避邪、招宝,古时候的帝王将相、贩夫走卒都喜欢玩。”

  黄阿金告诉记者,如今他的葫芦工艺品中,最贵的一个卖了1万多元,一般都是数百元一个出售。“比起卖葫芦的收入,我更享受那种成就感。外国人表达情感比较夸张,他们会在我摊位前连说‘This is beautiful’,我听了就特别高兴。我会坚持葫芦工艺品创作,也希望咱老祖宗留下的‘葫芦文化’能传得更广更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