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赏灯、猜谜、吃元宵、扎兔子灯 上海市民感受元宵年味

2017-2-12 02:37:37

来源:解放日报 选稿:费一妍

  原标题:满城灯火耀街红

图片说明:元宵节豫园内张灯结彩,满城的灯彩照映着古色古香的楼宇飞檐,中外游客沉醉在浓浓的节日气氛中。本报记者邵剑平摄

图片说明:嘉兴路街道的几十位老邻居相约一起包汤圆,感受老街元宵年味。本报通讯员龙钢摄

图片说明:30多个家庭通过微信相聚,学习制作承载记忆的兔子灯。本报记者海沙尔摄

图片说明:南翔檀园内的灯谜会吸引了许多游客。本报记者张驰摄

图片说明:徐行镇的群众在市民文化活动中心猜灯谜。本报记者张海峰摄

图片说明:2月11日,传统元宵市集在群艺馆举行,各种展示吸引市民眼球。本报记者蒋迪雯摄

图片说明:在三林老街上,舞龙舞狮,民俗行街,手工艺展示,游客和市民纷纷参与。本报通讯员沈诗怡摄

  今年花市灯如昼,又是一年元宵时。大街小巷张灯结彩,赏灯、猜谜、吃元宵、扎兔子灯是世代相沿的元宵节习俗。“闹元宵”在中国至少有上千年的传统,想象下这样的场景:火树银花之下,古人手执锣鼓、且行且击,满街鼎沸,寓意新的一年热热闹闹、红红火火。

  和古代相比,现在的生活方式、物质丰裕程度,均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正月十五,还是要“闹”。都说上海人喜欢“轧闹猛”,这一喜好在元宵节里发挥再合适不过。豫园的灯会,虽然明知人挤人,但还是要去;老字号汤团店的等候队伍再长,也还是要买;扎兔子灯虽然费时费力,让孩子拉出去溜一圈,到底是倍儿有面子的事情。老人们常说,元宵节过完,意味着“年”也过完了,要抖擞精神投入新一年的学习工作了。快节奏的现代社会,其实大多数人早在初七初八就开始上班,但元宵节的“闹猛”,还是要“轧”。这背后,是上海人对于现世安稳的珍视,和对来年万事顺意的美好祈愿。而在传统文化日益受到重视的今天,一个热闹的元宵,也让人欣慰于,千年的传统终究在我们手上传承了下去。

  大凡略读过一些古代诗词的人,都会记得几首和元宵节有关的诗词:“满城灯火耀街红,弦管笙歌到处同”,是对节日气氛的极近铺张和渲染;“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是热闹节日与寥落心境的微妙对比;而辛弃疾更是在宝马香车、衣香鬓影之中,悟到了“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真谛。这也是元宵节的神奇之处。一方面,它是市井的、烟火气的,让人向往热烘烘现世生活的;另一方面,它又是诗性的、疏离的,让人深刻体察岁月人世之苍茫。

  丁酉年的第一个月圆之日,只愿人月两团圆。

上一篇稿件

赏灯、猜谜、吃元宵、扎兔子灯 上海市民感受元宵年味

2017年2月12日 02:37 来源:解放日报

  原标题:满城灯火耀街红

图片说明:元宵节豫园内张灯结彩,满城的灯彩照映着古色古香的楼宇飞檐,中外游客沉醉在浓浓的节日气氛中。本报记者邵剑平摄

图片说明:嘉兴路街道的几十位老邻居相约一起包汤圆,感受老街元宵年味。本报通讯员龙钢摄

图片说明:30多个家庭通过微信相聚,学习制作承载记忆的兔子灯。本报记者海沙尔摄

图片说明:南翔檀园内的灯谜会吸引了许多游客。本报记者张驰摄

图片说明:徐行镇的群众在市民文化活动中心猜灯谜。本报记者张海峰摄

图片说明:2月11日,传统元宵市集在群艺馆举行,各种展示吸引市民眼球。本报记者蒋迪雯摄

图片说明:在三林老街上,舞龙舞狮,民俗行街,手工艺展示,游客和市民纷纷参与。本报通讯员沈诗怡摄

  今年花市灯如昼,又是一年元宵时。大街小巷张灯结彩,赏灯、猜谜、吃元宵、扎兔子灯是世代相沿的元宵节习俗。“闹元宵”在中国至少有上千年的传统,想象下这样的场景:火树银花之下,古人手执锣鼓、且行且击,满街鼎沸,寓意新的一年热热闹闹、红红火火。

  和古代相比,现在的生活方式、物质丰裕程度,均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正月十五,还是要“闹”。都说上海人喜欢“轧闹猛”,这一喜好在元宵节里发挥再合适不过。豫园的灯会,虽然明知人挤人,但还是要去;老字号汤团店的等候队伍再长,也还是要买;扎兔子灯虽然费时费力,让孩子拉出去溜一圈,到底是倍儿有面子的事情。老人们常说,元宵节过完,意味着“年”也过完了,要抖擞精神投入新一年的学习工作了。快节奏的现代社会,其实大多数人早在初七初八就开始上班,但元宵节的“闹猛”,还是要“轧”。这背后,是上海人对于现世安稳的珍视,和对来年万事顺意的美好祈愿。而在传统文化日益受到重视的今天,一个热闹的元宵,也让人欣慰于,千年的传统终究在我们手上传承了下去。

  大凡略读过一些古代诗词的人,都会记得几首和元宵节有关的诗词:“满城灯火耀街红,弦管笙歌到处同”,是对节日气氛的极近铺张和渲染;“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是热闹节日与寥落心境的微妙对比;而辛弃疾更是在宝马香车、衣香鬓影之中,悟到了“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真谛。这也是元宵节的神奇之处。一方面,它是市井的、烟火气的,让人向往热烘烘现世生活的;另一方面,它又是诗性的、疏离的,让人深刻体察岁月人世之苍茫。

  丁酉年的第一个月圆之日,只愿人月两团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