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春节返城高峰 虹桥站出租车拒载绕路谁来管

2017-2-10 03:23:15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毛锦伟 选稿:费一妍

  原标题:春节返城高峰,本报和12345市民服务热线接到多起旅客投诉虹桥站出租车拒载绕路谁来管

图片说明:返城高峰,铁路虹桥站出租车候车点排起了长龙。毛锦伟摄

  东方网2月10日消息:正值春节返城高峰,连日来,12345市民服务热线及本报接到10多起返城旅客投诉,称铁路上海虹桥站区域的出租车不仅排队时间长、难打,更有可能遭遇司机坐地起价、拒载、绕路等恶劣行为。记者调查发现,虹桥站出租车拒载、绕路早已“名声在外”。春运期间类似做法更屡屡发生,严重影响申城出租车整体形象。

  几十元车程索价200元

  2月7日凌晨零时刚过,湖北武汉的应先生乘坐火车抵达铁路上海虹桥站。在虹桥站到达层,见出租车候车队伍一眼看不到头,他出站想乘公交01路末班车,结果没赶上。

  这时,一辆牌照为“沪FW9469”、顶灯为“金球”的出租车靠了上来。“打车吗?”“去上海南站!”应先生坐上了车。应先生询问司机是否打表计费,司机提议不打表,车费就算200元。由于这段路应先生已打车多次,明白即便夜间价格上浮,打车价格也不会过百,因而坚持“打表计费”。见蒙不着对方,司机又建议收取150元车费,再次遭到拒绝。有些恼怒的司机撂下狠话:“打不打表都是这个价,否则就不走了”。

  应先生要求下车,司机顿时翻脸,要求应先生必须支付一笔18元的起步价才能下车,否则甭想拿到后备箱的行李。应先生哭笑不得:“你都没开,计价器也没翻,凭什么让我付起步费?”见应先生这么说,该司机竟立刻用手将计价器压下,随后又翻起,撕下打印出来的发票,要求支付。应先生只好支付18元息事宁人。在应先生提供给记者的出租车发票上,记者看到上、下车时间均显示为“00:54”。

  任性司机在高架口抛客

  无独有偶,申城市民李先生节后返沪,也遭遇了堵心的经历。2月1日下午4时许,他带着孩子乘火车抵沪。在虹桥站到达层南出租车上客点,他上了蓝色联盟的“沪FM0808”出租车,前往静安区新闸路延平路。车辆开出后,司机提出走延安路高架茂名路下来后,再掉头前往目的地;李先生则建议司机提前一个口即江苏路口下来,这样就不需要绕路了,而且李先生称此前打车都是这样走的。双方随后各执一辞,司机坚持茂名路下来,理由是“不想走太多地面道路”;李先生则认为司机有意要绕路。

  争执不休中,司机一脚刹车,将车停在前往沪闵高架和G50的分岔口,此时驶离虹桥站不过数百米。司机提出让李先生下车,称“不想做他这笔生意了”。李先生拒绝下车,并指出对方这是明显的拒载。僵持中,李先生拨打了“110”。民警赶来后,批评司机“这是在给窗口行业抹黑”,并让李先生付款下车后自行向相关部门投诉。由于僵持产生了20多分钟等待时间,李先生支付了33元车费后下车。

  拨打“12345”投诉后,蓝色联盟衡山车队日前联系了李先生,告之对这名司机处以“停车一天”的处罚。但李先生提出这样的处罚过轻,车队以权限有限为由拒绝作进一步处罚。

  虹桥站拒载投诉最集中

  记者在“12345”看到,近期返城客流集中,铁路虹桥站的“拒载”“绕路”投诉集中。如市民高先生反映,“沪FM5750”出租车在虹桥站出发层揽客,一听高先生是前往9公里距离的龙溪路地铁站,拒载并恶言相向。市民任先生反映,其2月6日坐上“沪FM6226”出租车前往地铁佘山站,地图显示18公里的路程,出租车最终开出32.8公里,收费120元,明显绕路。曾多次在铁路虹桥站打车的市民东先生告诉记者,在站内的出租车上客点打车,遇上“拒载”的几率较小,但短途遭遇绕路的可能性较大;而在虹桥站周边,司机主动搭讪询问目的地,随后坐地起价,若拒绝,乘客定会被拒载。

  相对而言,在铁路上海站和上海南站,出租车则“规矩”不少。究其原因,一方面虹桥站相对远离市区,司机前往此处载客时通常有着接“远差”的心理预期,一旦客人要求前往闵行、松江、长宁等处,司机就会有较为明显的不快。轻的在车上“吐槽”抱怨,重则拒载抛客。另一方面,大环境的影响也不容忽视。随着申城打车越来越难,在一些交通枢纽,出租车挑客、拒载等现象均有明显抬头之势。

  出租车素来是申城的一张名片,上述现象应引起监管部门的重视,并进行整治。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春节返城高峰 虹桥站出租车拒载绕路谁来管

2017年2月10日 03:23 来源:解放日报

  原标题:春节返城高峰,本报和12345市民服务热线接到多起旅客投诉虹桥站出租车拒载绕路谁来管

图片说明:返城高峰,铁路虹桥站出租车候车点排起了长龙。毛锦伟摄

  东方网2月10日消息:正值春节返城高峰,连日来,12345市民服务热线及本报接到10多起返城旅客投诉,称铁路上海虹桥站区域的出租车不仅排队时间长、难打,更有可能遭遇司机坐地起价、拒载、绕路等恶劣行为。记者调查发现,虹桥站出租车拒载、绕路早已“名声在外”。春运期间类似做法更屡屡发生,严重影响申城出租车整体形象。

  几十元车程索价200元

  2月7日凌晨零时刚过,湖北武汉的应先生乘坐火车抵达铁路上海虹桥站。在虹桥站到达层,见出租车候车队伍一眼看不到头,他出站想乘公交01路末班车,结果没赶上。

  这时,一辆牌照为“沪FW9469”、顶灯为“金球”的出租车靠了上来。“打车吗?”“去上海南站!”应先生坐上了车。应先生询问司机是否打表计费,司机提议不打表,车费就算200元。由于这段路应先生已打车多次,明白即便夜间价格上浮,打车价格也不会过百,因而坚持“打表计费”。见蒙不着对方,司机又建议收取150元车费,再次遭到拒绝。有些恼怒的司机撂下狠话:“打不打表都是这个价,否则就不走了”。

  应先生要求下车,司机顿时翻脸,要求应先生必须支付一笔18元的起步价才能下车,否则甭想拿到后备箱的行李。应先生哭笑不得:“你都没开,计价器也没翻,凭什么让我付起步费?”见应先生这么说,该司机竟立刻用手将计价器压下,随后又翻起,撕下打印出来的发票,要求支付。应先生只好支付18元息事宁人。在应先生提供给记者的出租车发票上,记者看到上、下车时间均显示为“00:54”。

  任性司机在高架口抛客

  无独有偶,申城市民李先生节后返沪,也遭遇了堵心的经历。2月1日下午4时许,他带着孩子乘火车抵沪。在虹桥站到达层南出租车上客点,他上了蓝色联盟的“沪FM0808”出租车,前往静安区新闸路延平路。车辆开出后,司机提出走延安路高架茂名路下来后,再掉头前往目的地;李先生则建议司机提前一个口即江苏路口下来,这样就不需要绕路了,而且李先生称此前打车都是这样走的。双方随后各执一辞,司机坚持茂名路下来,理由是“不想走太多地面道路”;李先生则认为司机有意要绕路。

  争执不休中,司机一脚刹车,将车停在前往沪闵高架和G50的分岔口,此时驶离虹桥站不过数百米。司机提出让李先生下车,称“不想做他这笔生意了”。李先生拒绝下车,并指出对方这是明显的拒载。僵持中,李先生拨打了“110”。民警赶来后,批评司机“这是在给窗口行业抹黑”,并让李先生付款下车后自行向相关部门投诉。由于僵持产生了20多分钟等待时间,李先生支付了33元车费后下车。

  拨打“12345”投诉后,蓝色联盟衡山车队日前联系了李先生,告之对这名司机处以“停车一天”的处罚。但李先生提出这样的处罚过轻,车队以权限有限为由拒绝作进一步处罚。

  虹桥站拒载投诉最集中

  记者在“12345”看到,近期返城客流集中,铁路虹桥站的“拒载”“绕路”投诉集中。如市民高先生反映,“沪FM5750”出租车在虹桥站出发层揽客,一听高先生是前往9公里距离的龙溪路地铁站,拒载并恶言相向。市民任先生反映,其2月6日坐上“沪FM6226”出租车前往地铁佘山站,地图显示18公里的路程,出租车最终开出32.8公里,收费120元,明显绕路。曾多次在铁路虹桥站打车的市民东先生告诉记者,在站内的出租车上客点打车,遇上“拒载”的几率较小,但短途遭遇绕路的可能性较大;而在虹桥站周边,司机主动搭讪询问目的地,随后坐地起价,若拒绝,乘客定会被拒载。

  相对而言,在铁路上海站和上海南站,出租车则“规矩”不少。究其原因,一方面虹桥站相对远离市区,司机前往此处载客时通常有着接“远差”的心理预期,一旦客人要求前往闵行、松江、长宁等处,司机就会有较为明显的不快。轻的在车上“吐槽”抱怨,重则拒载抛客。另一方面,大环境的影响也不容忽视。随着申城打车越来越难,在一些交通枢纽,出租车挑客、拒载等现象均有明显抬头之势。

  出租车素来是申城的一张名片,上述现象应引起监管部门的重视,并进行整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