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崇明法院集中发放执行款 113名农民工领工资安心过年

2017-1-12 11:36:41

来源:东方网 作者:毛丽君 通讯员曹彩云 选稿:王浩也

  东方网通讯员曹彩云、记者毛丽君1月12日报道:“爸,咱们过年可以放心地买年货了……”从法官手中接过日盼夜盼的工资,农民工小王激动地给家里的老父亲打了个电话。1月9日,上海崇明法院院长米振荣、副院长陈斌赶在过年前,将上海某电器有限公司拖欠农民工的92万元,发放到113名农民工手中,让他们可以安心过年。

  这家电器有限公司是一家以家庭财产设立的独资公司,2015年12月到2016年间,涉及的执行案件达125件,总涉案金额高达890万多元,其中涉及农民工劳动报酬纠纷的执行案件113件,金额达92万多元。

  案件到执行局后,法官们开始全面调查,但面对的问题却非常棘手:一年多了,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施某像失踪了一般,始终找不到;相关的房产、车辆、证券、银行存款等财产线索更是没有。唯一能查明的就是施某在崇明县新河镇某处5000多平方米的无证厂房……

  113名农民工的工资怎么办?成了执行局法官心头最牵挂的事情。为了能让他们过年前能拿到工资,唯一的希望只能寄托在施某在崇明县新河镇某处1405号5000多平方米的无证厂房上。经过与市中、高二级法院沟通,执行局法官决定立马对1405号的整体财产进行评估,最终对建筑物评估到331万元,对机器设备评估到38万元,共计369万元。

  “评估价并不等于拍卖价,要想对无产证的建筑物拍卖成功,谈何容易?”执行局龚法官说。确实,因为财产权属缺少有效登记,几次拍卖几乎都没有人响应。

  “再拍卖一次,不能放弃”成了执行局法官的口头禅,一次次的流拍,一次次的再拍,最终经过五次拍卖,拍得建筑物价款237万元,机器设备款22万元,总得拍卖款259万元。

  259万元的拍卖款拿到了,但是这笔欠款如何分配却又成了摆在执行局法官面前的难题。被执行人某公司是施某以家庭财产设立的独资公司,公司财产与家庭财产混同,凡是已取得执行依据,向法院申请执行的债权人均可以参与分配。这意味着,除113件农民工劳务报酬外,还有12件金额达805万的一般债券纠纷可以参与分配,而拍卖款仅有259万元……

  从年头盼到年尾,113名农民工打工一年,他们中有的已经是将近五六十岁,每次负责接待的执行局法官总是很耐心认真地安抚他们,看着他们饱经沧桑的脸上充满的期待,“没有什么比让113名农民工拿到工资更重要”成为执行局法官的念想。

  经过多方协调,法院最终决定,在有限的拍卖款中,依法对113名农民工的92万多元的工资作优先全额发放。

  1月9日清晨,天气格外寒冷,而崇明法院的大法庭内却温暖如春。涉民生案件集中执行行动农民工工资发放仪式现场,气氛热烈,不时传来农民工开心的笑声和感激的掌声。

  东方网记者了解到,2012年以来,崇明法院已集中开展多次打击拒执犯罪、涉民生集中执行等专项活动。2016年,更是重点围绕积案化解、案款清理等工作,扎实开展破解“执行难”专项治理。在2016年上海法院审判质效评估数据中,涉及执行质效的6项评估数据位列全市基层法院前四,其中5项数据位列前三。

  “司法为民是人民法院的价值追求,必须始终以民为本,权为民用。”崇明法院院长米振荣说,执行法官要用实际行动去践行为民情怀和不放弃的“钉子精神”,让“老赖”无处遁形。

上一篇稿件

崇明法院集中发放执行款 113名农民工领工资安心过年

2017年1月12日 11:36 来源:东方网

  东方网通讯员曹彩云、记者毛丽君1月12日报道:“爸,咱们过年可以放心地买年货了……”从法官手中接过日盼夜盼的工资,农民工小王激动地给家里的老父亲打了个电话。1月9日,上海崇明法院院长米振荣、副院长陈斌赶在过年前,将上海某电器有限公司拖欠农民工的92万元,发放到113名农民工手中,让他们可以安心过年。

  这家电器有限公司是一家以家庭财产设立的独资公司,2015年12月到2016年间,涉及的执行案件达125件,总涉案金额高达890万多元,其中涉及农民工劳动报酬纠纷的执行案件113件,金额达92万多元。

  案件到执行局后,法官们开始全面调查,但面对的问题却非常棘手:一年多了,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施某像失踪了一般,始终找不到;相关的房产、车辆、证券、银行存款等财产线索更是没有。唯一能查明的就是施某在崇明县新河镇某处5000多平方米的无证厂房……

  113名农民工的工资怎么办?成了执行局法官心头最牵挂的事情。为了能让他们过年前能拿到工资,唯一的希望只能寄托在施某在崇明县新河镇某处1405号5000多平方米的无证厂房上。经过与市中、高二级法院沟通,执行局法官决定立马对1405号的整体财产进行评估,最终对建筑物评估到331万元,对机器设备评估到38万元,共计369万元。

  “评估价并不等于拍卖价,要想对无产证的建筑物拍卖成功,谈何容易?”执行局龚法官说。确实,因为财产权属缺少有效登记,几次拍卖几乎都没有人响应。

  “再拍卖一次,不能放弃”成了执行局法官的口头禅,一次次的流拍,一次次的再拍,最终经过五次拍卖,拍得建筑物价款237万元,机器设备款22万元,总得拍卖款259万元。

  259万元的拍卖款拿到了,但是这笔欠款如何分配却又成了摆在执行局法官面前的难题。被执行人某公司是施某以家庭财产设立的独资公司,公司财产与家庭财产混同,凡是已取得执行依据,向法院申请执行的债权人均可以参与分配。这意味着,除113件农民工劳务报酬外,还有12件金额达805万的一般债券纠纷可以参与分配,而拍卖款仅有259万元……

  从年头盼到年尾,113名农民工打工一年,他们中有的已经是将近五六十岁,每次负责接待的执行局法官总是很耐心认真地安抚他们,看着他们饱经沧桑的脸上充满的期待,“没有什么比让113名农民工拿到工资更重要”成为执行局法官的念想。

  经过多方协调,法院最终决定,在有限的拍卖款中,依法对113名农民工的92万多元的工资作优先全额发放。

  1月9日清晨,天气格外寒冷,而崇明法院的大法庭内却温暖如春。涉民生案件集中执行行动农民工工资发放仪式现场,气氛热烈,不时传来农民工开心的笑声和感激的掌声。

  东方网记者了解到,2012年以来,崇明法院已集中开展多次打击拒执犯罪、涉民生集中执行等专项活动。2016年,更是重点围绕积案化解、案款清理等工作,扎实开展破解“执行难”专项治理。在2016年上海法院审判质效评估数据中,涉及执行质效的6项评估数据位列全市基层法院前四,其中5项数据位列前三。

  “司法为民是人民法院的价值追求,必须始终以民为本,权为民用。”崇明法院院长米振荣说,执行法官要用实际行动去践行为民情怀和不放弃的“钉子精神”,让“老赖”无处遁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