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奉贤"江南第一"古腊梅 傲霜斗雪绽放 透出一派岁月静好

2017-1-12 08:51:45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杜晨薇 选稿:王浩也

原标题:奉贤“江南第一”古腊梅,傲霜斗雪绽放,透出一派岁月静好

  上世纪80年代,上海市农科院和植物园的腊梅课题组将它认定为上海地区最古老、最奇特的腊梅。上海市园林管理部门还将它列为“古树名木之最”,誉为“江南第一梅”。

  曹先生家有一本老式影集,封面是绿色灯芯绒布的,内页插满了鹅黄色腊梅花的相片。照片里的腊梅,有枝干粗壮、头冠庞大的,也有旁逸斜出、身姿婀娜的。有的傲霜斗雪地开着,有的则朵朵面朝阳光。

  事实上,泛黄的影像资料记录下的梅是同一株,只是在过去的三十三年里,它的形态不断地发生着变化。而三十三年前的这株梅,则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和资料。以至于当年在考据它树龄的时候,有的人说它百岁,有的人说它远不止百岁。

  上海市绿化管理局为腊梅立的“古树名木保护牌”上显示,这株梅距今有140余年的历史。然而在奉贤当地的史志中,则普遍认为这株梅是清同治庚午年(1870)乡试中举的曹宗鼐所植,距今近160年。

  曹宗鼐,出生于奉贤南桥镇东街,31岁时便中了举人,是曹先生父亲的曾祖。曹先生说,这株腊梅是不是曹宗鼐所植,曹氏后人也不详。这树和原先树后的老屋极有可能在曹宗鼐之前便有了,年代较考据结果更为久远。

老照片中的古腊梅,傲雪绽放。

  若没有曹先生的指引,外人如今很难再见到这株古腊梅。曹先生住在奉贤南桥老城区的楼房里,而腊梅则静静地长在楼房一旁的小院里,四周两米高的围墙将它“藏”了起来,只有透过曹先生家的客厅窗口,才能窥见它的样貌。

  最近一段时间,腊梅开得正盛。曹先生说,与一般腊梅都是一蓬丛生的枝条不同,当年他家的古腊梅有粗壮的主干,根基处的根围达到1.13米,就连距地面1米处的树干也有52.2厘米粗(周长)。行家说,这叫荷花梅,花型较大,属净素心腊梅,为腊梅中的上品。上世纪80年代,上海市农科院和植物园的腊梅课题组将它认定为上海地区最古老、最奇特的腊梅。上海市园林管理部门还将它列为“古树名木之最”,誉为“江南第一梅”。

1987年,上海植物园给曹先生的父亲来信,提出关于古腊梅保护方面的建议。

  如今,这顶“江南第一梅”的桂冠依然戴在它的头上。遗憾的是,那形似虬龙的粗壮枝干却不见了。原来,1997年,曹氏老宅(平房)遭遇动迁,就地重建了现在的多层楼房,原先茁壮的腊梅因东西两侧受高楼遮挡,改变了光照条件,主干日渐萎靡。到2002年,整条主干全部枯死,只剩下那些从根部斜出的枝条依旧繁茂,在每年12月到翌年2月开出鹅黄色花瓣。

1997年,曹氏老宅动迁,腊梅的西侧就盖起了眼前这一栋楼,使得腊梅的光照时间受到影响。不过,当时的腊梅仍有粗壮的主干。

如今的古腊梅开起花来依旧绚烂,只是主干早已枯死,只剩周围旁逸斜出的枝干。

  曹先生说,家里许多相片是人与腊梅、人与老宅的合影。岁岁年年人不同,当年相片里孩子如今都成了大人,而自己也日渐老去。唯有这株古腊梅,即便周遭几经改变,仍然无惧风雪地挺立着,透出岁月静好的味道。

    这是曹家相册里最老的一张相片,拍摄时间是1983年,人物是曹家祖孙三代。其中抱着孩子的老爷子,正是曹先生的父亲。

  曹先生家的老物件儿,均有百年历史。一旁的绿皮相册内页插满了腊梅的相片。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奉贤"江南第一"古腊梅 傲霜斗雪绽放 透出一派岁月静好

2017年1月12日 08:51 来源:上观新闻

原标题:奉贤“江南第一”古腊梅,傲霜斗雪绽放,透出一派岁月静好

  上世纪80年代,上海市农科院和植物园的腊梅课题组将它认定为上海地区最古老、最奇特的腊梅。上海市园林管理部门还将它列为“古树名木之最”,誉为“江南第一梅”。

  曹先生家有一本老式影集,封面是绿色灯芯绒布的,内页插满了鹅黄色腊梅花的相片。照片里的腊梅,有枝干粗壮、头冠庞大的,也有旁逸斜出、身姿婀娜的。有的傲霜斗雪地开着,有的则朵朵面朝阳光。

  事实上,泛黄的影像资料记录下的梅是同一株,只是在过去的三十三年里,它的形态不断地发生着变化。而三十三年前的这株梅,则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和资料。以至于当年在考据它树龄的时候,有的人说它百岁,有的人说它远不止百岁。

  上海市绿化管理局为腊梅立的“古树名木保护牌”上显示,这株梅距今有140余年的历史。然而在奉贤当地的史志中,则普遍认为这株梅是清同治庚午年(1870)乡试中举的曹宗鼐所植,距今近160年。

  曹宗鼐,出生于奉贤南桥镇东街,31岁时便中了举人,是曹先生父亲的曾祖。曹先生说,这株腊梅是不是曹宗鼐所植,曹氏后人也不详。这树和原先树后的老屋极有可能在曹宗鼐之前便有了,年代较考据结果更为久远。

老照片中的古腊梅,傲雪绽放。

  若没有曹先生的指引,外人如今很难再见到这株古腊梅。曹先生住在奉贤南桥老城区的楼房里,而腊梅则静静地长在楼房一旁的小院里,四周两米高的围墙将它“藏”了起来,只有透过曹先生家的客厅窗口,才能窥见它的样貌。

  最近一段时间,腊梅开得正盛。曹先生说,与一般腊梅都是一蓬丛生的枝条不同,当年他家的古腊梅有粗壮的主干,根基处的根围达到1.13米,就连距地面1米处的树干也有52.2厘米粗(周长)。行家说,这叫荷花梅,花型较大,属净素心腊梅,为腊梅中的上品。上世纪80年代,上海市农科院和植物园的腊梅课题组将它认定为上海地区最古老、最奇特的腊梅。上海市园林管理部门还将它列为“古树名木之最”,誉为“江南第一梅”。

1987年,上海植物园给曹先生的父亲来信,提出关于古腊梅保护方面的建议。

  如今,这顶“江南第一梅”的桂冠依然戴在它的头上。遗憾的是,那形似虬龙的粗壮枝干却不见了。原来,1997年,曹氏老宅(平房)遭遇动迁,就地重建了现在的多层楼房,原先茁壮的腊梅因东西两侧受高楼遮挡,改变了光照条件,主干日渐萎靡。到2002年,整条主干全部枯死,只剩下那些从根部斜出的枝条依旧繁茂,在每年12月到翌年2月开出鹅黄色花瓣。

1997年,曹氏老宅动迁,腊梅的西侧就盖起了眼前这一栋楼,使得腊梅的光照时间受到影响。不过,当时的腊梅仍有粗壮的主干。

如今的古腊梅开起花来依旧绚烂,只是主干早已枯死,只剩周围旁逸斜出的枝干。

  曹先生说,家里许多相片是人与腊梅、人与老宅的合影。岁岁年年人不同,当年相片里孩子如今都成了大人,而自己也日渐老去。唯有这株古腊梅,即便周遭几经改变,仍然无惧风雪地挺立着,透出岁月静好的味道。

    这是曹家相册里最老的一张相片,拍摄时间是1983年,人物是曹家祖孙三代。其中抱着孩子的老爷子,正是曹先生的父亲。

  曹先生家的老物件儿,均有百年历史。一旁的绿皮相册内页插满了腊梅的相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