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松江一村会计挪用数百万元公款 只因“干女儿”频开口

2016-11-28 17:44:11

来源:上海观察 作者:程欢彦 选稿:李佳敏

原标题: 松江一村会计挪用数百万元公款,只因“干女儿”频开口

一次次的投资像无底洞,说好的利息、还款却毫无踪影,老柯终于坐不住了。思前想后,他发现这个叫王萍的女子越来越可疑。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老柯再也顾不上两人之间的不正常关系会不会被曝光了,2016年8月,老柯走进了派出所,报警称王萍以各种借口向其借钱,至今仍欠自己千万元未归还。

因足浴店认识的一名女子,松江区一名村会计老柯的生活有了巨大的转变。原本家庭和睦、衣食无忧的他,逐渐负债累累,最终竟为了满足“干女儿”的要求,将手伸向了公款……

贪婪和欲望让王萍一次次开口要钱,数额越来越大,老柯因听信王萍的话,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终于滑落犯罪的深渊。日前,王萍因涉嫌诈骗罪被松江区检察院依法批准逮捕,而老柯也将面临法律的惩罚,为自己挪用公款的错误行为付出沉重的代价。

一场“名借实骗”的骗局,毁了两个家庭的生活,沉痛的教训给我们再次敲响警钟,不义之财不可贪,法律的准绳一定要时刻牢记,万万不要因一时冲动,走上违法犯罪的错误道路。

足浴店邂逅一见倾心

老柯是一名村会计,收入稳定,工作也不是特别忙,老柯的生活可谓过得悠然自得。然而这种平静的生活,随着一名女子的进入,掀起了波澜……

女子名叫王萍,是老柯在一家足浴店按摩时认识的。老柯第一次见到王萍就被其姣好的面容所吸引,再加上王萍开朗热情,嘴又很甜,老柯一下子便被王萍迷住了。他向王萍要了电话号码,经常与其联系,有时候妻子不在家,老柯便打电话让王萍来自己家中,与其缠绵一番。

这样的“交往”进行了几个月,老柯给王萍买了手机和一个新的手机号,用于两人间的单独联系。一日,王萍找到老柯,提出想向老柯借10万块钱开养鸡场,并保证赚了钱就还老柯,老柯爽快的答应了。没想到没过多久,王萍又急匆匆地找到老柯,说自己的父亲出了车祸,问老柯借18万应急。老柯工作多年,身边存有一些积蓄,见王萍确实遇到了急事,便取了钱给其救急。自己对王萍如此仗义,老柯以为王萍一定会倍加感激,对自己死心塌地,谁知王萍的再一次找上门来,却是告诉自己她怀孕了,并向自己索要30万的打胎费。

老柯有些慌了,自己一把年纪而且有妻有子,他可不想这种不光彩的事被张扬开。为了安抚王萍的情绪,堵住她的嘴,老柯不得不乖乖地掏出了30万。怀孕的事平息了,王萍也消停了一阵,没再问老柯借钱。但好景不长,2013年年中,王萍又开始“操办”煤炭生意,再次问老柯借钱,并信誓旦旦地允诺每年给老柯10%的利息。本身就对王萍充满好感,再加上床笫之欢,老柯对王萍的话一直是深信不疑,于是老柯又分两次借给了王萍近50万。

贪欲渐长胃口越来越大

老柯的好脾气极大的助长了王萍的野心,她把老柯当成了自己的取款机。买车、开办养鸡场、经营宾馆……王萍的理由一个接着一个,把自己包装成了一个做生意的女强人。老柯自己多年积攒的小金库很快被掏空了,他只得开口问身边的亲戚借钱。所幸老柯有不少生活富足的亲戚朋友,这个借30万,那个借40万,富一些的再借50万,也都一次次地满足了王萍的要求。

王萍借钱的要求很特别,她说自己没有银行卡,身份证也弄丢了,所以每次都要求要现金。如此大额的借款,还必须要现金,一般人对这样奇怪的要求一定会起疑心。但老柯却没有放在心上,甚至对于王萍的身份,他都没有仔细查证过,只知道王萍说自己是云南人,一直没结婚。每次要看身份证的时候,王萍都借口说弄丢了,老柯也没有过多的追问。

两人相处的很融洽,为了掩饰两人间的关系,老柯还认了王萍做干女儿。顶着“干女儿”的头衔,王萍更加便利的出入老柯周边,甚至连老柯的妻子也认识了她,听说其未婚还热心地想要给其介绍对象,被王萍以不想嫁到这边来为由回绝了。

2016年7月,王萍又找到了老柯,开口要借600万,理由是自己想投资有机肥料厂和买一套房。她告诉老柯,自己已经相中了一套别墅,就等着付钱了。如此的狮子大开口把老柯吓了一跳,这可不是小数目!为了让老柯安心,王萍说自己在老家有在银行工作的亲戚,只要把房子和有机肥料厂办下来,就能从银行抵押贷款1200万,把之前欠老柯的钱都还上。

已经负债累累的老柯看着王萍胸有成竹的样子,心一横,决定赌一把。他心里清楚,如果这次不给王萍钱,怕是之前借给王萍的所有钱都要不回来了。但是600万这么大的数目,自己去哪弄呢?自己已经再拿不出任何钱,亲戚朋友也都已经借遍了,于是老柯打起了公款的主意。

利用职务之便,老柯将村里的600万动迁款划到了自己外甥的私人账户上,并让自己的两个外甥分三次从银行取了出来。交给王萍时,老柯告诉她这是公款,要及时还上,让王萍一定慎重,王萍向老柯拍着胸脯保证让其放心。王萍拿着箱子将钱拖走了,老柯的心却一直悬着。之后他向王萍提出想去她投资的现场看看,却总是被王萍以各种理由推脱搪塞。

一次次的投资像无底洞,说好的利息、还款却毫无踪影,老柯终于坐不住了。思前想后,他发现这个叫王萍的女子越来越可疑。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老柯再也顾不上两人之间的不正常关系会不会被曝光了,2016年8月,老柯走进了派出所,报警称王萍以各种借口向其借钱,至今仍欠自己千万元未归还。

警方迅速展开了调查,根据老柯所提供线索锁定了犯罪嫌疑人。令人震惊的是,根本就没有叫王萍的女子,这个与老柯来往密切的“干女儿”的真实姓名,叫王萍,而且她早就已经结婚有了家室。民警随即找到了她的丈夫余某,结合两人供述,整件事情的真相逐渐清晰起来。

巨额投入竟是为“小两口”买单

余某与王萍相识于7年前的一次聚会,当时两人在饭桌上只是简单了的聊了几句。真正开始接触交往是一年后余某和朋友来上海,再次见到王萍,两人互留了联系方式并开始电话聊天。王萍称自己开办了一家足浴店,生意好的时候一个月能挣几万块。两个人感情发展的很顺利,没过多久就成了婚。

余某从事的是有机肥料生意,收入也还不错。结婚后不久,王萍就提出想回云南老家开酒店,余某也跟支持。2014年两人一起到云南,着手买地建楼。建设酒店不是一项小工程,从买地到最后完工,余某夫妻俩一共投入了300多万。而这其中,余某只出了约60万元,剩余的钱都是王萍支付的。王萍说这都是自己开足浴店挣的钱,余某也没有多想。

2015年年底,酒店开始了试运营,但效益并不怎么好。眼看着赚不了钱也没什么前景,两人决定将酒店转租出去,但却迟迟没有人接手。后来王萍觉得和父母住在一起不方便,跟余某说想在市区买一套房子,余某有些为难,说自己手边暂时没钱了。没想到王萍轻松地说钱的事不用担心,自己有一笔养老钱,可以拿出来买房。

两人很快就看上了一套别墅,房子紧挨度假区,不仅环境优美,结构造型上也很符合夫妻俩的心意。但一听价格,余某的心凉了半截,总价要500多万,这对于当时的余某来说,无异于一个天文数字。但王萍却自信的说自己有办法弄到钱,让余某去打听有没有优惠等事项。半个月后,王萍真的拿回了600万,她告诉余某这是自己存在银行的500多万加上利息。王萍说为了看看这么多钱拿在手里的感觉,满足自己的成就感,她把600万全都从银行取了出来。两人拿着钱立即去开发商处付了房子的定金,随后几日,又趾高气昂地去结清了尾款。

房子就这样到手了,一切都出奇的顺利。王萍就像魔术师一样,总是能在转手间就变出大把的钱。在王萍带来的一次次惊喜之余,余某并没有多想。他印象中的王萍平时生活很节俭,在上海也只是和别人租住在一个小房间里,这些钱应该都是她多年积攒下来的。

这场“明借实骗”的闹剧落下了帷幕,老柯终于知道自己彻头彻尾被骗了,想想几年来的受骗历程,心里不知道是啥滋味。回想当初王萍一脸委屈的找上门来,说自己怀孕了索要30万的打胎及心理补偿费,原来都是王萍编造的谎话。仔细想想,王萍的骗术又何尝高明,没有拿出过身份证、收钱只收现金、不肯带老柯去实地查看……处处都是可疑之处,漏洞百出。但当局者迷的老柯被感情蒙蔽了双眼,一次次地相信王萍的谎言,被其不断地骗取钱财。甚至把自己想法设法弄来的钱拿去购买和丈夫的“小爱巢”。

老柯因为一时的冲动走上了歧途,之后又一次次地错上加错,最终难以回头。老柯本是受害者,但千不该万不该,他将手伸向了公款。

(人物为化名)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松江一村会计挪用数百万元公款 只因“干女儿”频开口

2016年11月28日 17:44 来源:上海观察

原标题: 松江一村会计挪用数百万元公款,只因“干女儿”频开口

一次次的投资像无底洞,说好的利息、还款却毫无踪影,老柯终于坐不住了。思前想后,他发现这个叫王萍的女子越来越可疑。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老柯再也顾不上两人之间的不正常关系会不会被曝光了,2016年8月,老柯走进了派出所,报警称王萍以各种借口向其借钱,至今仍欠自己千万元未归还。

因足浴店认识的一名女子,松江区一名村会计老柯的生活有了巨大的转变。原本家庭和睦、衣食无忧的他,逐渐负债累累,最终竟为了满足“干女儿”的要求,将手伸向了公款……

贪婪和欲望让王萍一次次开口要钱,数额越来越大,老柯因听信王萍的话,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终于滑落犯罪的深渊。日前,王萍因涉嫌诈骗罪被松江区检察院依法批准逮捕,而老柯也将面临法律的惩罚,为自己挪用公款的错误行为付出沉重的代价。

一场“名借实骗”的骗局,毁了两个家庭的生活,沉痛的教训给我们再次敲响警钟,不义之财不可贪,法律的准绳一定要时刻牢记,万万不要因一时冲动,走上违法犯罪的错误道路。

足浴店邂逅一见倾心

老柯是一名村会计,收入稳定,工作也不是特别忙,老柯的生活可谓过得悠然自得。然而这种平静的生活,随着一名女子的进入,掀起了波澜……

女子名叫王萍,是老柯在一家足浴店按摩时认识的。老柯第一次见到王萍就被其姣好的面容所吸引,再加上王萍开朗热情,嘴又很甜,老柯一下子便被王萍迷住了。他向王萍要了电话号码,经常与其联系,有时候妻子不在家,老柯便打电话让王萍来自己家中,与其缠绵一番。

这样的“交往”进行了几个月,老柯给王萍买了手机和一个新的手机号,用于两人间的单独联系。一日,王萍找到老柯,提出想向老柯借10万块钱开养鸡场,并保证赚了钱就还老柯,老柯爽快的答应了。没想到没过多久,王萍又急匆匆地找到老柯,说自己的父亲出了车祸,问老柯借18万应急。老柯工作多年,身边存有一些积蓄,见王萍确实遇到了急事,便取了钱给其救急。自己对王萍如此仗义,老柯以为王萍一定会倍加感激,对自己死心塌地,谁知王萍的再一次找上门来,却是告诉自己她怀孕了,并向自己索要30万的打胎费。

老柯有些慌了,自己一把年纪而且有妻有子,他可不想这种不光彩的事被张扬开。为了安抚王萍的情绪,堵住她的嘴,老柯不得不乖乖地掏出了30万。怀孕的事平息了,王萍也消停了一阵,没再问老柯借钱。但好景不长,2013年年中,王萍又开始“操办”煤炭生意,再次问老柯借钱,并信誓旦旦地允诺每年给老柯10%的利息。本身就对王萍充满好感,再加上床笫之欢,老柯对王萍的话一直是深信不疑,于是老柯又分两次借给了王萍近50万。

贪欲渐长胃口越来越大

老柯的好脾气极大的助长了王萍的野心,她把老柯当成了自己的取款机。买车、开办养鸡场、经营宾馆……王萍的理由一个接着一个,把自己包装成了一个做生意的女强人。老柯自己多年积攒的小金库很快被掏空了,他只得开口问身边的亲戚借钱。所幸老柯有不少生活富足的亲戚朋友,这个借30万,那个借40万,富一些的再借50万,也都一次次地满足了王萍的要求。

王萍借钱的要求很特别,她说自己没有银行卡,身份证也弄丢了,所以每次都要求要现金。如此大额的借款,还必须要现金,一般人对这样奇怪的要求一定会起疑心。但老柯却没有放在心上,甚至对于王萍的身份,他都没有仔细查证过,只知道王萍说自己是云南人,一直没结婚。每次要看身份证的时候,王萍都借口说弄丢了,老柯也没有过多的追问。

两人相处的很融洽,为了掩饰两人间的关系,老柯还认了王萍做干女儿。顶着“干女儿”的头衔,王萍更加便利的出入老柯周边,甚至连老柯的妻子也认识了她,听说其未婚还热心地想要给其介绍对象,被王萍以不想嫁到这边来为由回绝了。

2016年7月,王萍又找到了老柯,开口要借600万,理由是自己想投资有机肥料厂和买一套房。她告诉老柯,自己已经相中了一套别墅,就等着付钱了。如此的狮子大开口把老柯吓了一跳,这可不是小数目!为了让老柯安心,王萍说自己在老家有在银行工作的亲戚,只要把房子和有机肥料厂办下来,就能从银行抵押贷款1200万,把之前欠老柯的钱都还上。

已经负债累累的老柯看着王萍胸有成竹的样子,心一横,决定赌一把。他心里清楚,如果这次不给王萍钱,怕是之前借给王萍的所有钱都要不回来了。但是600万这么大的数目,自己去哪弄呢?自己已经再拿不出任何钱,亲戚朋友也都已经借遍了,于是老柯打起了公款的主意。

利用职务之便,老柯将村里的600万动迁款划到了自己外甥的私人账户上,并让自己的两个外甥分三次从银行取了出来。交给王萍时,老柯告诉她这是公款,要及时还上,让王萍一定慎重,王萍向老柯拍着胸脯保证让其放心。王萍拿着箱子将钱拖走了,老柯的心却一直悬着。之后他向王萍提出想去她投资的现场看看,却总是被王萍以各种理由推脱搪塞。

一次次的投资像无底洞,说好的利息、还款却毫无踪影,老柯终于坐不住了。思前想后,他发现这个叫王萍的女子越来越可疑。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老柯再也顾不上两人之间的不正常关系会不会被曝光了,2016年8月,老柯走进了派出所,报警称王萍以各种借口向其借钱,至今仍欠自己千万元未归还。

警方迅速展开了调查,根据老柯所提供线索锁定了犯罪嫌疑人。令人震惊的是,根本就没有叫王萍的女子,这个与老柯来往密切的“干女儿”的真实姓名,叫王萍,而且她早就已经结婚有了家室。民警随即找到了她的丈夫余某,结合两人供述,整件事情的真相逐渐清晰起来。

巨额投入竟是为“小两口”买单

余某与王萍相识于7年前的一次聚会,当时两人在饭桌上只是简单了的聊了几句。真正开始接触交往是一年后余某和朋友来上海,再次见到王萍,两人互留了联系方式并开始电话聊天。王萍称自己开办了一家足浴店,生意好的时候一个月能挣几万块。两个人感情发展的很顺利,没过多久就成了婚。

余某从事的是有机肥料生意,收入也还不错。结婚后不久,王萍就提出想回云南老家开酒店,余某也跟支持。2014年两人一起到云南,着手买地建楼。建设酒店不是一项小工程,从买地到最后完工,余某夫妻俩一共投入了300多万。而这其中,余某只出了约60万元,剩余的钱都是王萍支付的。王萍说这都是自己开足浴店挣的钱,余某也没有多想。

2015年年底,酒店开始了试运营,但效益并不怎么好。眼看着赚不了钱也没什么前景,两人决定将酒店转租出去,但却迟迟没有人接手。后来王萍觉得和父母住在一起不方便,跟余某说想在市区买一套房子,余某有些为难,说自己手边暂时没钱了。没想到王萍轻松地说钱的事不用担心,自己有一笔养老钱,可以拿出来买房。

两人很快就看上了一套别墅,房子紧挨度假区,不仅环境优美,结构造型上也很符合夫妻俩的心意。但一听价格,余某的心凉了半截,总价要500多万,这对于当时的余某来说,无异于一个天文数字。但王萍却自信的说自己有办法弄到钱,让余某去打听有没有优惠等事项。半个月后,王萍真的拿回了600万,她告诉余某这是自己存在银行的500多万加上利息。王萍说为了看看这么多钱拿在手里的感觉,满足自己的成就感,她把600万全都从银行取了出来。两人拿着钱立即去开发商处付了房子的定金,随后几日,又趾高气昂地去结清了尾款。

房子就这样到手了,一切都出奇的顺利。王萍就像魔术师一样,总是能在转手间就变出大把的钱。在王萍带来的一次次惊喜之余,余某并没有多想。他印象中的王萍平时生活很节俭,在上海也只是和别人租住在一个小房间里,这些钱应该都是她多年积攒下来的。

这场“明借实骗”的闹剧落下了帷幕,老柯终于知道自己彻头彻尾被骗了,想想几年来的受骗历程,心里不知道是啥滋味。回想当初王萍一脸委屈的找上门来,说自己怀孕了索要30万的打胎及心理补偿费,原来都是王萍编造的谎话。仔细想想,王萍的骗术又何尝高明,没有拿出过身份证、收钱只收现金、不肯带老柯去实地查看……处处都是可疑之处,漏洞百出。但当局者迷的老柯被感情蒙蔽了双眼,一次次地相信王萍的谎言,被其不断地骗取钱财。甚至把自己想法设法弄来的钱拿去购买和丈夫的“小爱巢”。

老柯因为一时的冲动走上了歧途,之后又一次次地错上加错,最终难以回头。老柯本是受害者,但千不该万不该,他将手伸向了公款。

(人物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