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优秀案例︱凉山彝族地区促进住院分娩实践

2016-11-15 10:49:49

来源:健康中国 作者:健康中国 选稿:解敏

  项目背景

  中国政府一贯重视妇女儿童的健康,把降低孕产妇和儿童死亡率列为优先解决的问题。虽然中国孕产妇和儿童健康状况持续改善,但仍然存在地区差距。全国妇幼卫生监测数据显示,2010年,西部地区孕产妇死亡率是东部地区的2.5倍;农村地区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是城市的2.8倍。

  为进一步促进妇幼健康的公平性,降低孕产妇和儿童死亡率,自2011年以来,中国国家卫生计生委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合作开展“母子健康促进”项目。此项目重点关注生命初始的一千天,即从怀孕到生后2岁,推动孕产妇和儿童对妇幼保健服务的利用和良好家庭实践的形成,进一步促进母子健康的公平性。项目在贵州、甘肃、青海、西藏、四川、云南、新疆等偏远地区的35个县开展,执行期为五年(2011-2015年)。本文主要介绍了凉山地区五个项目县住院分娩促进的案例,展示贫困少数民族地区健康促进的做法、特点和经验。

  主要活动:

  1.引入CBI课程

  2.开发基层健康教育手册

  3.推广新版《生命知识》

  4.开发母子保健核心信息

  5.加强基层专业机构能力培训

  6.促进住院分娩

  图片故事:图片摄于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越西县,该州是典型的少数民族地区,全县有3.9万人生活在国家级贫困线以下。居住人口大部分为彝族,交通条件十分不便,有些村庄甚至没有通电。当地居民基本处于自给自足生活状态,信息闭塞。当地妇女对孕期保健、新生儿护理、儿童保护等知识严重匮乏,住院分娩率低,是开展项目工作的试点之一。

  主要活动

  活动一:引入、改编、开发健康促进技术材料




  活动二:开发母子健康核心信息,翻译改编国际通用的手机短信信息


  活动三:开展社区评估,制定符合当地特点的健康促进计划

  针对母子健康方面存在的主要行为问题,采取专家包省的方式,指导各项目县通过专题小组讨论、现场观察、打分法等社区需求评估方法了解目标人群在相关行为方面的知识、态度和行为现状,了解服务的提供和利用情况及社区资源,为制定有效的健康促进计划提供依据。

  新疆特克斯县、大凉山州美姑县开展专题小组访谈进行需求评估

  活动四: 凉山彝族地区促进住院分娩

  大凉山地区是中国最大的彝族聚居区,也是中国最贫困地区之一。彝族人口超过总人口的50%。受经济、交通、传统习俗、服务不足等条件的制约,住院分娩率偏低,2010年大凉山州五个项目县的住院分娩率仅为30%左右,严重影响孕产妇和新生儿的生命安全。为降低孕产妇死亡率和新生儿死亡率,凉山州昭觉县、美姑县、越西县、木里县、金阳县开展了以促进住院分娩为主题的健康促进活动。




  图片故事:阿西二木在越西县红旗村担任妇女干部已36年,是项目中的健康骨干。3年来,她走街串巷,给村民们讲解产前检查和住院分娩的好处以及住院分娩国家补贴政策。对于居住在偏远地区的家庭,阿西二木还要帮助他们联系交通工具,并护送他们到医院。





  越西县医务人员对母亲进行产后保健和母乳喂养指导,同时为备孕妇女免费提供叶酸片,预防新生儿的神经管畸形。

  昭觉县妇幼人员下乡组织村里妇女和0-5岁儿童看护人进行妇幼保健知识讲座和知识竞赛。


  活动五:开展能力建设

  1.邀请WHO-UNICEF 健康促进专家到中国开展培训、考察及技术支持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两次邀请WHO-UNICEF健康促进顾问到中国对国家级和省级专家开展产生行为效果(COMBI)的培训,共约90人参加培训。同时还邀请国际专家到青海省平安县进行现场考察,开展社区评估,协助开发制定县级健康促进方案。 进理念和策略,注重发挥社会组织的优势。要明确任务分工,加强部门协作,把此项工作与健康扶贫、全民健康素养促进行动等工作有机结合。

  2.开展健康教育能力建设,提升健康教育的方法和技能

  针对县级非健康教育人员开展健康交流方法和技能的培训,培训约550人次。同时,开发媒体包,对省县级40家媒体进行培训,并针对西藏和大凉山重点地区,开展入县培训,培训约90人次。


  3.组织不同项目地区进行经验分享

  为方便各县互相学习、互通有无,项目组织经济条件类似、面临问题相同的四川和西藏的项目县开展促进住院分娩的经验交流,同时还组织不同项目之间进行交流互访,学习发达地区健康促进方面的做法和经验,拓展健康促进的方法。

  流动人口项目经验交流会



  图片故事:36岁的莫洛二部(上图)是3个孩子的母亲,只有最小的孩子是在医院出生的。“生老大和老二的时候,家里没钱送我去医院,所以是在家里生的。”她说。“我生第三个的时候,村里的妇联干部告诉我在家生孩子危险比较大,而到医院生不仅不用钱,还能领到钱。每次产检前她都会提醒我,也陪我去医院去生孩子。”在第三个孩子生下来后,莫洛二部发现“在医院生孩子确实对我来和孩子来说更安全。”

  来源:国家卫生计生委宣传司、中国健康教育中心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优秀案例︱凉山彝族地区促进住院分娩实践

2016年11月15日 10:49 来源:健康中国

  项目背景

  中国政府一贯重视妇女儿童的健康,把降低孕产妇和儿童死亡率列为优先解决的问题。虽然中国孕产妇和儿童健康状况持续改善,但仍然存在地区差距。全国妇幼卫生监测数据显示,2010年,西部地区孕产妇死亡率是东部地区的2.5倍;农村地区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是城市的2.8倍。

  为进一步促进妇幼健康的公平性,降低孕产妇和儿童死亡率,自2011年以来,中国国家卫生计生委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合作开展“母子健康促进”项目。此项目重点关注生命初始的一千天,即从怀孕到生后2岁,推动孕产妇和儿童对妇幼保健服务的利用和良好家庭实践的形成,进一步促进母子健康的公平性。项目在贵州、甘肃、青海、西藏、四川、云南、新疆等偏远地区的35个县开展,执行期为五年(2011-2015年)。本文主要介绍了凉山地区五个项目县住院分娩促进的案例,展示贫困少数民族地区健康促进的做法、特点和经验。

  主要活动:

  1.引入CBI课程

  2.开发基层健康教育手册

  3.推广新版《生命知识》

  4.开发母子保健核心信息

  5.加强基层专业机构能力培训

  6.促进住院分娩

  图片故事:图片摄于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越西县,该州是典型的少数民族地区,全县有3.9万人生活在国家级贫困线以下。居住人口大部分为彝族,交通条件十分不便,有些村庄甚至没有通电。当地居民基本处于自给自足生活状态,信息闭塞。当地妇女对孕期保健、新生儿护理、儿童保护等知识严重匮乏,住院分娩率低,是开展项目工作的试点之一。

  主要活动

  活动一:引入、改编、开发健康促进技术材料




  活动二:开发母子健康核心信息,翻译改编国际通用的手机短信信息


  活动三:开展社区评估,制定符合当地特点的健康促进计划

  针对母子健康方面存在的主要行为问题,采取专家包省的方式,指导各项目县通过专题小组讨论、现场观察、打分法等社区需求评估方法了解目标人群在相关行为方面的知识、态度和行为现状,了解服务的提供和利用情况及社区资源,为制定有效的健康促进计划提供依据。

  新疆特克斯县、大凉山州美姑县开展专题小组访谈进行需求评估

  活动四: 凉山彝族地区促进住院分娩

  大凉山地区是中国最大的彝族聚居区,也是中国最贫困地区之一。彝族人口超过总人口的50%。受经济、交通、传统习俗、服务不足等条件的制约,住院分娩率偏低,2010年大凉山州五个项目县的住院分娩率仅为30%左右,严重影响孕产妇和新生儿的生命安全。为降低孕产妇死亡率和新生儿死亡率,凉山州昭觉县、美姑县、越西县、木里县、金阳县开展了以促进住院分娩为主题的健康促进活动。




  图片故事:阿西二木在越西县红旗村担任妇女干部已36年,是项目中的健康骨干。3年来,她走街串巷,给村民们讲解产前检查和住院分娩的好处以及住院分娩国家补贴政策。对于居住在偏远地区的家庭,阿西二木还要帮助他们联系交通工具,并护送他们到医院。





  越西县医务人员对母亲进行产后保健和母乳喂养指导,同时为备孕妇女免费提供叶酸片,预防新生儿的神经管畸形。

  昭觉县妇幼人员下乡组织村里妇女和0-5岁儿童看护人进行妇幼保健知识讲座和知识竞赛。


  活动五:开展能力建设

  1.邀请WHO-UNICEF 健康促进专家到中国开展培训、考察及技术支持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两次邀请WHO-UNICEF健康促进顾问到中国对国家级和省级专家开展产生行为效果(COMBI)的培训,共约90人参加培训。同时还邀请国际专家到青海省平安县进行现场考察,开展社区评估,协助开发制定县级健康促进方案。 进理念和策略,注重发挥社会组织的优势。要明确任务分工,加强部门协作,把此项工作与健康扶贫、全民健康素养促进行动等工作有机结合。

  2.开展健康教育能力建设,提升健康教育的方法和技能

  针对县级非健康教育人员开展健康交流方法和技能的培训,培训约550人次。同时,开发媒体包,对省县级40家媒体进行培训,并针对西藏和大凉山重点地区,开展入县培训,培训约90人次。


  3.组织不同项目地区进行经验分享

  为方便各县互相学习、互通有无,项目组织经济条件类似、面临问题相同的四川和西藏的项目县开展促进住院分娩的经验交流,同时还组织不同项目之间进行交流互访,学习发达地区健康促进方面的做法和经验,拓展健康促进的方法。

  流动人口项目经验交流会



  图片故事:36岁的莫洛二部(上图)是3个孩子的母亲,只有最小的孩子是在医院出生的。“生老大和老二的时候,家里没钱送我去医院,所以是在家里生的。”她说。“我生第三个的时候,村里的妇联干部告诉我在家生孩子危险比较大,而到医院生不仅不用钱,还能领到钱。每次产检前她都会提醒我,也陪我去医院去生孩子。”在第三个孩子生下来后,莫洛二部发现“在医院生孩子确实对我来和孩子来说更安全。”

  来源:国家卫生计生委宣传司、中国健康教育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