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上海交通违法大整治 顽症从“没法管”到“除病根”

2016-11-10 17:14:08

来源:上海市交警总队 选稿:吴逸敏

原标题: 【大整治】上海多警种联勤联动辅以职业化辅警协助  交通顽症从“没法管”到“除病根”

    >>>专题:上海交通违法大整治

  短短一条荣华东道,随意停放的车辆一度把路面挤得不到两米宽,周边居民出入都成问题。这样一个事关民生的问题,各方都心有余而力不足:这里并非市政道路,交警无权管理;乱停车属交通问题,派出所民警无权处罚。

  交通大整治以来,上海创新机制,把“落实执法管理责任”作为交通管理勤务机制改革的核心目标,在交通管理上打破交警、派出所之间的藩篱,多警种联勤联动,辅以职业化辅警协助——一些过去难以解决的交通顽症,如今在多方合力之下“除病根”。如今的荣华东道,已难觅乱停车的踪影。

  令谁都头痛的道路变了样

  荣华东道靠近古北路一段,宽不足10米,两旁餐饮、中介、银行林立,却不见违法停车的踪影。

  虹桥路派出所社区民警傅开臣还记得过去的乱象——乱停车引发的110报警每天至少两三起,但民警赶到现场也只能调解矛盾,劝离车辆。可民警一离开,这些车又停回来了,“居民意见大,我也很头痛。”

  同样头痛的还有长宁交警支队四责任区大队民警郁昊卿:“这条路靠近古北路,晚高峰时小区的车没法开进去,甚至发生碰擦事故,一直堵到古北路上,连带整片区域的拥堵加剧。”这样一个交通节点,为何派出所、交警都没法管?原来,荣华东道并非市政道路,交警没有执法权;而对交通问题,派出所民警也没有管理权。

  这次上海交通大整治,上海公安部门创新地打开警种间的藩篱,实行“队所联动”新机制——以长宁公安分局为例,他们将交通指挥台作为平台,实时沟通协调交警与派出所,在交通管理中建立起“指挥互动、警情互通、警力互援、违法移交、联合行动、工作例会、联合点评、问题会商”八项具体队所联动工作机制。

  根据新的机制,派出所和交警责任区大队要协作管好道路交通和社区静态交通。郁昊卿与傅开臣现场勘察后,最终确定安装立柱硬隔离杜绝车辆违法停放。两个月后,困扰此地多时的因乱致堵状况彻底改变,居民还联名给街道、居委、派出所写了感谢信。

  把“一亩三分地”管出成效

  过去,各公安分局的交警支队下属分支机构通常称为“中队”,如今却都被称为“责任区”——“责任”二字,正体现出其中变化。

  上海公安把“落实执法管理责任”作为交通管理勤务机制改革的核心目标,在市区和郊区城市化地区划分出96个责任区,每个责任区设立一个交警大队,对应若干街镇和公安派出所;每个责任区下设多个责任岗,具体负责数个路段和路口,将交警管理责任直接落实到大队,分解到岗位民警,责任岗与责任岗之间无缝衔接。与此同时,派出所在静态交通管理、视频巡逻互动方面也承担起明确的责任。

  “责任区里所有和交通管理有关的事情,无论进社区宣传、事故多发地段排摸、路政设施维修跟进,现在我们都要承担起管理职责。”长宁交警支队第一责任区大队大队长张伟民说,以前,交警的职责更多是出现问题后应对问题,现在更要主动发现问题、解决问题,同时协调各方力量把“一亩三分地”管出成效。

  延安西路1030弄佳信都市花园,420户居民,只有不足100个停车位。大整治开始,原本停在马路边的车被居民放到小区出入口的弄堂里、商务楼前,严重影响正常通行。新华路派出所社区民警崔华找到张伟民,与他们一起商量对策,最终确定佳信都市花园小区业主以每月600元价格夜间停放,而商务楼车辆白天则可以进入小区停放。今年以来,商务楼提供了近百个地下车库车位给小区业主使用。

  “过去作为社区民警,我主要做好人口和治安管理,但现在交通管理同样是我的责任。”崔华说,上海交通勤务机制改革也让他担负起社区静态交通管理责任,“是压力也是动力,我就需要不断思考如何解决小区居民交通需求。”

  多项制度创新引导全民参与

  “不是在路口执法,就是在路上执法。”这是郁昊卿对自己大整治以来工作状态的描述。交警有了“自由”,就可以针对自己责任区的特点开展违法整治行动。

  过去,他的主要职责是站在路口中央疏导交通,早晚高峰至少近4个小时“不能动”。如今,代替他们承担路口内疏导和排堵工作的是来自保安公司的辅警。交通辅警是这次大整治的一大亮点。上海公安按照辖区面积、交通管理业务工作量配置辅警,在全市组建了超过4000人的交通辅警队伍,已在全市1100余个路口和相关路段逐步承担起协助指挥交通、疏导拥堵和辅助执法等工作职责,并建立起统一、规范的交通辅警管理制度。

  除了聘用编制外的力量协助管理交通,大整治中上海还逐步形成制度化的全民参与交通管理模式。强生出租汽车公司在交通大整治以来,已经累计发放给守法司机奖金440余万元,得奖率占全部驾驶员的73.6%。截至10月底,上海3800余家运输企业已经建立交通违法内部叠加处罚机制。

  今年5月4日上海公安推出的“交通违法视频举报平台”,畅通了市民群众举报交通违法渠道,数百万有车一族都成了街头“移动探头”。截至10月底,共有近9000余名市民群众参与举报,提供举报视频线索近3万余条。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上海交通违法大整治 顽症从“没法管”到“除病根”

2016年11月10日 17:14 来源:上海市交警总队

原标题: 【大整治】上海多警种联勤联动辅以职业化辅警协助  交通顽症从“没法管”到“除病根”

    >>>专题:上海交通违法大整治

  短短一条荣华东道,随意停放的车辆一度把路面挤得不到两米宽,周边居民出入都成问题。这样一个事关民生的问题,各方都心有余而力不足:这里并非市政道路,交警无权管理;乱停车属交通问题,派出所民警无权处罚。

  交通大整治以来,上海创新机制,把“落实执法管理责任”作为交通管理勤务机制改革的核心目标,在交通管理上打破交警、派出所之间的藩篱,多警种联勤联动,辅以职业化辅警协助——一些过去难以解决的交通顽症,如今在多方合力之下“除病根”。如今的荣华东道,已难觅乱停车的踪影。

  令谁都头痛的道路变了样

  荣华东道靠近古北路一段,宽不足10米,两旁餐饮、中介、银行林立,却不见违法停车的踪影。

  虹桥路派出所社区民警傅开臣还记得过去的乱象——乱停车引发的110报警每天至少两三起,但民警赶到现场也只能调解矛盾,劝离车辆。可民警一离开,这些车又停回来了,“居民意见大,我也很头痛。”

  同样头痛的还有长宁交警支队四责任区大队民警郁昊卿:“这条路靠近古北路,晚高峰时小区的车没法开进去,甚至发生碰擦事故,一直堵到古北路上,连带整片区域的拥堵加剧。”这样一个交通节点,为何派出所、交警都没法管?原来,荣华东道并非市政道路,交警没有执法权;而对交通问题,派出所民警也没有管理权。

  这次上海交通大整治,上海公安部门创新地打开警种间的藩篱,实行“队所联动”新机制——以长宁公安分局为例,他们将交通指挥台作为平台,实时沟通协调交警与派出所,在交通管理中建立起“指挥互动、警情互通、警力互援、违法移交、联合行动、工作例会、联合点评、问题会商”八项具体队所联动工作机制。

  根据新的机制,派出所和交警责任区大队要协作管好道路交通和社区静态交通。郁昊卿与傅开臣现场勘察后,最终确定安装立柱硬隔离杜绝车辆违法停放。两个月后,困扰此地多时的因乱致堵状况彻底改变,居民还联名给街道、居委、派出所写了感谢信。

  把“一亩三分地”管出成效

  过去,各公安分局的交警支队下属分支机构通常称为“中队”,如今却都被称为“责任区”——“责任”二字,正体现出其中变化。

  上海公安把“落实执法管理责任”作为交通管理勤务机制改革的核心目标,在市区和郊区城市化地区划分出96个责任区,每个责任区设立一个交警大队,对应若干街镇和公安派出所;每个责任区下设多个责任岗,具体负责数个路段和路口,将交警管理责任直接落实到大队,分解到岗位民警,责任岗与责任岗之间无缝衔接。与此同时,派出所在静态交通管理、视频巡逻互动方面也承担起明确的责任。

  “责任区里所有和交通管理有关的事情,无论进社区宣传、事故多发地段排摸、路政设施维修跟进,现在我们都要承担起管理职责。”长宁交警支队第一责任区大队大队长张伟民说,以前,交警的职责更多是出现问题后应对问题,现在更要主动发现问题、解决问题,同时协调各方力量把“一亩三分地”管出成效。

  延安西路1030弄佳信都市花园,420户居民,只有不足100个停车位。大整治开始,原本停在马路边的车被居民放到小区出入口的弄堂里、商务楼前,严重影响正常通行。新华路派出所社区民警崔华找到张伟民,与他们一起商量对策,最终确定佳信都市花园小区业主以每月600元价格夜间停放,而商务楼车辆白天则可以进入小区停放。今年以来,商务楼提供了近百个地下车库车位给小区业主使用。

  “过去作为社区民警,我主要做好人口和治安管理,但现在交通管理同样是我的责任。”崔华说,上海交通勤务机制改革也让他担负起社区静态交通管理责任,“是压力也是动力,我就需要不断思考如何解决小区居民交通需求。”

  多项制度创新引导全民参与

  “不是在路口执法,就是在路上执法。”这是郁昊卿对自己大整治以来工作状态的描述。交警有了“自由”,就可以针对自己责任区的特点开展违法整治行动。

  过去,他的主要职责是站在路口中央疏导交通,早晚高峰至少近4个小时“不能动”。如今,代替他们承担路口内疏导和排堵工作的是来自保安公司的辅警。交通辅警是这次大整治的一大亮点。上海公安按照辖区面积、交通管理业务工作量配置辅警,在全市组建了超过4000人的交通辅警队伍,已在全市1100余个路口和相关路段逐步承担起协助指挥交通、疏导拥堵和辅助执法等工作职责,并建立起统一、规范的交通辅警管理制度。

  除了聘用编制外的力量协助管理交通,大整治中上海还逐步形成制度化的全民参与交通管理模式。强生出租汽车公司在交通大整治以来,已经累计发放给守法司机奖金440余万元,得奖率占全部驾驶员的73.6%。截至10月底,上海3800余家运输企业已经建立交通违法内部叠加处罚机制。

  今年5月4日上海公安推出的“交通违法视频举报平台”,畅通了市民群众举报交通违法渠道,数百万有车一族都成了街头“移动探头”。截至10月底,共有近9000余名市民群众参与举报,提供举报视频线索近3万余条。